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亲亲老婆夫投降

更新时间:2020-02-11 02:42:03

亲亲老婆夫投降 已完结

亲亲老婆夫投降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春田花花 分类:女生 主角:陈娅婧韦翰键 人气:

经典小说《亲亲老婆夫投降》由春田花花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娅婧韦翰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陈娅婧本是一个迷糊少女,每天都要睡过头,但是这一次却因为睡过头,反而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我约了她吃晚饭。”“那你也一早约了我,放学一同回中心的。”“不行。”“这次你不回去的话,你不用指望我会把英文功课借给你。”说毕,陈娅婧便提着袋子离开课室,走到升降机前。“娅婧,你不可以用这个作为条件。”“我不管。”陈娅婧狠心地说。升降到来,陈娅婧走进去。“我不可爽约的。”“那么,你可以放我鸽子吗?”“诺诺老早在楼下等我了,我怎可以忍心出去叫她一个人回家呢?”“我没有说过诺诺不可以随我们而行呢!”“不是这样。”“最多让你带同诺诺一起回中心。之后,我们三个一同吃晚饭。”韦翰键立即面有难色,对于陈娅婧的安排不多满意。“不是吗?”“就这样决定。”陈娅婧拖着韦翰键的袋子,把他拉着走,走出升降机。大堂上,只有一个女生天黑了仍在等待人,她就是诺诺。一头曲发的她,穿着短裙子,站在大楼内等候韦翰键。陈娅婧一见诺诺马上热情起来。她向诺诺挥着手,“诺诺。”“你是…”诺诺很斯文。对于陈娅婧的热情,好像不适应。“我是陈娅婧,韦翰键的好好好……朋友。”“你好,我是诺诺。”“我知道,韦翰键有向我提及过。”“大力亦经常在我面前提及你。”“他一定经常说我坏话。”陈娅婧狠狠地瞪着韦翰键。“没有。”“我才饶恕你。诺诺,我们一同走。”陈娅婧挽着诺诺的手,她明知故问:“你们有没有地方要去呢?”“没有,我只是待他放学,一同吃晚饭罢了。”“这就好极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哪儿呢?”“总之是一个好地方。”“好。”说毕,她就拉着诺诺走了。陈娅婧只顾拉着诺诺。“你可知道韦翰键是个极有爱心的人呢!平时他最爱到社区中心当义工的。”“我知道。”“他一直想带你去我们当义工的中心,看看他的工作,当中还有些是他的杰作啊!”然后她又回头看着韦翰键问:“韦翰键,是吗?”韦翰键卷起双手跟在她们的背后,喃喃自语说:“一直以来都是你硬着我去。”“你喃喃地说什么话?”“没有。”她们继续走。一路上,陈娅婧不停地抓着诺诺谈天,问东问西。陈娅婧热情,诺诺很快就被她的热情融化了。是夜,陈娅婧、韦翰键和诺诺与一班义工在中心为星期六下午的活动作好准备。女的负责包礼物,男的负责游戏的道具,每个人都分工合作。陈娅婧一边包礼物,一边跟站在身旁的诺诺说:“诺诺,真的劳烦了你。”“不用谢。”诺诺含羞答答地笑着回应。“其实你这么害羞、斯文,你怎会拣韦翰键做男朋友呢?”此时,韦翰键刚刚搬着桌子。“这个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像我怎样?”“粗鲁、粗心大意。”陈娅婧提着包装的花纸拍打着韦翰键。她怒喝着:“韦翰键。”诺诺见状不禁笑了出来。“你看,你粗鲁得连诺诺也取笑你。”“你再说。”陈娅婧再提起花纸,装着要打他的模样。“我不跟你说了。”“你还是小心搬你的桌子吧!”十时许,韦翰键提议外出买夜宵。于是,他便牵着诺诺一同外出。韦翰键提着一袋袋食物回来。“夜宵来了,大家齐来吃吧!”“好极了!”大伙儿齐声说。陈娅婧高兴地说:“谢谢韦翰键请客。”“我不是请你的,你要夹钱的。”听毕,陈娅婧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舌头装出一个鬼脸,提着糖水走开了。大家吃了少许东西后,又继续工作。工作好似没完没了,但为怕没有车回家,其他义工也逐一离开。“夜了,我送诺诺回家,先走。”最后连韦翰键也离开了。诺诺关切地说:“娅婧,你别做得太晚了,我们一同离开吧!”“行了,我把这些东西放回储物室才离开。”“我来帮你吧!我们一起离开。”韦翰键走过去,想把陈娅婧手中的纸箱。但,陈娅婧却把韦翰键推开,说:“你走吧!我独自可以应付得来。”“那我把诺诺送回家,就回来接你回去。”“不用了。”“夜晚危险啊!”“行了…”陈娅婧把韦翰键和诺诺推出活动室。“你们还不走,难道你打算天光才回来接我吗?”“你别独自回去,留在这儿等我,我尽快回来接你。”“走吧!你很唠叨啊!”听毕,韦翰键二人便离开了。陈娅婧继续留在中心准备活动的东西。不一会,陈娅婧的手机响起来。“有缘人,这么晚还未睡。”这是林劳远的来电。“是的。要不是就不能致电给你。”林劳远说:“这么晚,你还未睡呢?”“我这种人习惯了夜生活,没有这样早上床就寝。”陈娅婧补充问:“你也不是这么晚也还未睡呢!”“我跟你是同一种人。”“你明天不用开工吗?”“不。”“你是不是失业?”“不是。”“当临时演员是一份不太稳定的工作。”陈娅婧仍是当他是临时演员。听毕,林劳远又笑了出来。他问:“你在做什么?”“我在中心执拾东西。”“你这么晚还在中心,你吃过晚饭没有?”“吃了少许东西。”“要不要吃夜宵?”“我想吃,难道你买给我吗?”“你在中心等我。”说毕,林劳远就挂了线。陈娅婧喃喃地说:“他又会这么快挂线呢!”她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所以没有把林劳远的说话放在心上,于是她又专心工作。没多久,她终于把壁布做好了。这时候,中心门外有人敲门,陈娅婧跑了出去应门。“是你。”陈娅婧对出现在眼前的人不多满意。“你似乎对我的回来不太满意。”原来只是韦翰键的折返。“我还以为是他而已。”“哪个他?”“朋友吧!”“你的朋友不是我吗?”“你别以为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吧!”“但是会在两时半还回来接你的,我看就只有我一个呢!”“最伟大是你,好吗?”陈娅婧看看手表,说:“不经不觉又到两时半。”“走吧!”“好的。”陈娅婧没有等林劳远的到来,她便随韦翰键离开。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林劳远便驾车到来了,他的确提着夜宵到来,他并不是信口雌黄。他在门外透过玻璃窗向内探,拍了拍门。可是,没有人回应。“她走了。”他再拍了拍门,还是没有人应门。“她怎会等我呢?”最后,他只好离开。登回私家车里,他打开夜宵糖水的盖子,独自把两碗糖喝光。一夜,申玉外出了。她的外出林劳远已习以为常,他甚少和申玉出席这种应酬。没有外的他平时爱留在家中,睡不着时,他在书房开着电脑,四周留览,他播放音乐,刚刚播放着陈娅婧手机的铃声。另一边厢,陈娅婧坐在书桌前。电脑的啦叭播放着陈娅婧近期的热爱歌曲。这阵子,她无时无刻都听着护首歌,做功课时也不例外。她的手机又震起来,手机来电显示着林劳远的名字。她说:“劳远。”“丫头,你还未睡?”“你别时常把丫头挂在嘴边。””“我习惯了。”陈娅婧没有出声,林劳远识趣地说:“好了好了,我以后不再叫你做丫头,叫你做娅婧,行吗?”“算你吧!你在做什么?在开工还是已经下班了呢?”“我没开工,留在家。”“你这阵子是不是没有工作?”“可以这样说。”“当临时演员真的不稳定。”林劳远笑了出来,他心想:“傻丫头,你还以为我是临时演员。”“你在笑什么?”“没什么。那你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在读书呢?”“我在准备下星期要交的功课。”“你挺勤力啊!”“我免得像上次一样临急抱佛脚。”“会不会因为我来电而阻碍你呢?”“不。即使你没有致电找我,我也是拖慢完成的进度。”陈娅婧笑说。“你的家十分宁静,你的家人已睡了吗?”“不。”林劳远想了一想,然后说:“我一个人居住的。”他配在的情况根本和一个人没有分别。陈娅婧隐约听到一点熟悉的声音,好奇地说:“这首歌我也正在听着,让你听听。”说毕,她就把话筒放近在啦叭前。“原来你也有听过这首歌。”“有一次,我在街上听到,觉得蛮好听啊!地点就是你的中心附近。”“是吗?”“是的。对了,上次我来找你,为什么你不在中心呢?”“我的朋友来接我回家,我就走了。”“你的男朋友来接你。”林劳远有点在乎。“不,朋友而已。”陈娅婧诧异地问:“你真是来了找我?”她意想不到林劳远竟然说真的。“难道你当我随便说说?我真的带了夜宵来探班的。”“是的。那结果如何?”“结果就是我一个人吃掉两糖水。”“你挺傻!”陈娅婧说起来有点娇嗔,跟平时硬朗的她绝不一样。“这真是辛苦你。最多下次我不走。”“下次?还下次吗?”“下次我不会走了,我一定会等你到来。”“下次你别走了,知道吗?”“好的。”陈娅婧说。“难道你不用开工吗?怎会有这么多时间是找我呢?”林劳远想了一想,说:“这阵子我放假。”“原来如此,你何时再拍新片呢?下一齣电影又是什么呢?”“几星期后。什么电影也不重要,况且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如果你再和林劳远合作的话,你可否替我拿到他的签名呢?”陈娅婧终于忍不住要说出一直想他替自己做的事了。“其实我想提出这要求很久了,不过不知道如何开口呢!”“我不知道何时再遇上他呢!”“我不急的!”陈娅婧哀求着:“只是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他,就帮一帮我吧!你就当是帮一帮我这个小影迷,好吗?”“好的。”林劳远爽快地答应了。这晚,他们二人东拉西扯,又聊了不知多少个小时。林劳远平时不多说话,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和陈娅婧竟有聊不尽的话题,甚至连与他相对了十多年的申玉也不及。他很珍惜与陈娅婧这段关系。【青叶刊头条】申玉与俪河富商拖手出席珠宝展。【生果报头条】俪河富商送赠近千万手饰给申玉。一早起来,林劳远从门口取报纸,拿到餐桌前打算一边吃早餐一边阅读。怎料,当他看到申玉的新闻后,他连早餐也吃不下了。“原来这几天她又飞到俪河。”林劳远自言自语。他越来越不喜欢这种看报张才知道自己女朋友的消息的方法。此时,家中的电话就响起来。“喂。”他走到沙上旁,接过电话。“囝,你看了报纸没有?”这是林妈妈的来电。“现在正在看。”林妈妈着紧地问:“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妈,我也不知道。”“申玉呢?”“她在俪河吧!”林劳远不肯定地答。“申玉是不是如报张所讲呢?你和申玉是不是又分手呢?”“不,妈。你别相信报张所说,它们总爱夸大。”“真的。你相信你的儿子,我在这行工作很清楚这行的运作。”林劳远安慰着说:“如果报张杂志不抄作新闻,他们是不能生存的。”“这样就好了。”听过林劳远的辩解,林妈妈才放下心头大可。林妈妈又说:“不过,囝,这世界并不是只有申玉一个女人,你何必一次又一次吞这些气呢?虽然我们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她这样多花边新闻,我怕影响你的面子。”林妈妈对申玉颇有微言。“妈,我的事我会处理了。”“囝,你听听我话吧!申玉这个女人不好的。”“行了。”“真的吗?”“行了,妈。我们都一起这么多年,不是说分手就分手。”“囝,我知道你重感情……”林妈妈还未说完,林劳远便抢着说:“行了,我自有分数。”“行了行了…我知道你长大了,我也不烦你。你看看你何时有空,就多多回来吃饭,好让我给你一点汤水。我知道你搬了出去,一定缺少汤水的。”“好的。”林妈妈挂线后,林劳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此时,他竟想起了陈娅婧。他想致电给她,但是他又停止了。可惜到了晚上,他驾着车子,不由自主地又来到社区中心前。他把车停泊在一旁,他看着中心里有一点光,他又想起了陈娅婧,便拨了个电话给她。“你在哪儿?”陈娅婧利用免提接了来电。“我就在中心。”“我还怕你不在。”“苏儿,我的朋友,临时说她的家中有事,赶不及弄好明天探访老人院的东西,所以我赶回来整理。”“其他义工呢?”“不用了,这些工作一个人也可以完成的呢!”听着陈娅婧的声音,林劳远的心竟突然舒泰许多。他安心得,只想听着陈娅婧的声音。“你干什么不出声呢?平时你致电来便有说不尽的话。”“是吗?”林劳远诧异地问。他向来都是沉默的,连申玉也说他可以一天都不说话的。但是,今晚陈娅婧居然说他会有说不尽的话。“你是不是有点不高兴?”陈娅婧听得出来。她又说:“如果你视我为朋友,有什么不开心也不况对我说。看看,我能否替你分担。”“我只是为了和女朋友的事而不忐忑不安。”听到林劳远说有女朋友时,陈娅婧的心竟感到有些不安。“原来你已有女朋友。”说话中带有一点酸溜溜的味道,连她也察觉不到。“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们不会吵架,因为我不喜欢吵架。”“你们有没有沟通。”“有吧!”“是不是你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可能是。”“是你还是她?”“是她。”林劳远冷静地说。“其实我本应习惯。”“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是吗?”“是的。”陈娅婧失落地说:“但你还可以忍下去,证明了你很爱她。”“是不是我的事令到你也不开心?”“是的,我会为朋友不开心,自己也会不开心的。”“真不好意思。不如别谈我的事吧!你回家了吗?”“回了,和你挂线后我就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