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白夜诡案录

更新时间:2019-11-01 01:04:22

白夜诡案录 已完结

白夜诡案录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七两 分类:其他 主角:王雨安静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白夜诡案录》的小说,是作者七两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菜鸟女警初入刑侦科就遇到华阳市有史以来最恶劣的两起凶杀案,爆裂的刑侦队长,神秘腹黑的高富帅嫌疑人,菜鸟表示,只想安静的回户籍科待一会儿。隐藏在平静背后的波涛,黑暗中的使徒行者,在一场场离奇的凶案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命运的齿轮亦然开始转动,在荆棘丛生的黑暗中,总有一道光能指引人们找到真相,破除弥彰,真相总有一个,凶手不能放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始于悲剧

白日里喧闹的万隆农贸一旦过了八点就俨然成了一个充满着各种复杂气味的巨大黑洞,偶尔凉风吹过,带着一股子腐败的气息。

唐泽的车子绕过农贸市场,阿妹的发廊还亮着灯光,从窗外的玻璃窗看过去,阿妹穿着短裙在给一个中年男人洗头。男人的手不规矩的流连在她饱满的臀上,阿妹的笑声回荡在不大的小店里,让推门而进的白夜忍不住皱眉。

“呦,你们怎么来了?”阿妹看见白夜一乐,低头在男人耳边呢喃几句,男人神情惶然的看了白夜和唐泽一眼,灰溜溜抱着钱包往出走,连头上的泡沫都没来得及洗。

“唉!钱呢!”阿妹一把拉出男人的手。

男人估计以为是扫黄的,吓得把钱包打开,抓出一叠钞票塞进阿妹手里就跑。

阿妹笑眯眯的把钱收进抽屉里,转身锁好抽屉,目光灼灼的看着唐泽,“我说二位,你们这大晚上的来干嘛啊!我这做生意呢!”

白夜臊了个大红脸,尴尬的拔了拔卷发,好半天才找回声音,“那个,生意好么?”

“我说白警官,你以为我卖白菜呢啊!”阿妹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我就知道,你们早晚还得来找我。”

白夜拉了张椅子坐在她对面,头顶的白炽灯晃得眼睛发疼。她看着阿妹那张还算年轻,却又饱经风霜的脸,突然间心头窜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她想起这个年岁的自己,虽然父母过世得早,但她被舅舅舅妈照顾的很好,她从来没想过,人在这样的年纪,经历了那么多不平之后,反而还会落入更加不堪的境地。

“说说你和张成吧!”她尽量放松语气,低头看着灰突突的鞋尖,“张成房间里的女性用品根本不是左春欢的,是你的吧!我一开始就先入为主的认为左春欢和张成之间的关系,又被你误导,以为左春欢和张成是情侣关系。可是我后来很奇怪,房间里有浴袍,却没有拖鞋,左春欢总不会是穿着皮鞋洗澡的。所以最合理的解释是,要么是有人故意把左春欢的东西放到张成房间里,要么就是东西的主人就住在楼下,她穿着拖鞋上来,又把拖鞋穿走了。”

阿妹面上的表情迅速的龟裂开来,穿着夹脚凉鞋的双脚用力并拢。

“梳妆台上有修眉刀,我们可以验dna的。”白夜抬头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复杂。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种话,而且很可能因为她的推断而定了一个人的罪。

她默默的看着阿妹,这样一个农村来的小姑娘,即便她在龙蛇混杂的地方混了这么久,可终究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她面对唐泽一样,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一旁的唐泽没有说话,他似乎隐约也感到了什么,微微敛着眉,目光落在白夜发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阿妹没有说话,只是抿着火红的嘴唇率先出了洗头房,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下,阿妹的脸上露出一种恍惚的表情,而此刻,白夜清楚的意识到,面前浓妆艳抹的女子眼中流露出一丝忧伤,那是一种沉入无底深渊一样的绝望。

她静静的望着二楼的漆黑的窗户,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薄薄的烟雾模糊了她的五官。“有时候我都恨不能把他千刀万刮了。”

白夜的心微微发凉,她凝眉看着阿妹,想象着这个姑娘的愤怒,双手紧紧绞着裤线。

“他死了吧!我就知道,这混蛋做了那么多坏事早晚得死。”说着,阿妹狠狠的掐了烟头,“你们昨天来找我,我就知道了,这混蛋肯定出事了。那混蛋从来没有一个星期不出现过。”

白夜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感觉夏夜的凉风吹进领子里,脊背骨发凉。

阿妹扭头看着白夜,眼眶发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火红的嘴唇却裂的很开,笑得格外妖艳。白夜看着她这种极端的模样,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轻轻的握了她冰凉的手一下,“你知道些什么就说吧!他死了,现在我们想找到凶手。”

“哈哈哈!哈哈哈!他真死了,真死了。呜呜呜,真死了。”阿妹突然放声大哭,整个人蹲在地上,黑色的影子在路灯下拉得有点长,却更显得落寞,嘤嘤的哭声仿佛夜里的夜莺,每一嗓子都那么的让人心寒。

白夜蹲下去从旁边揽住她的肩膀,“阿妹,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阿妹从膝间抬起头,一边吸了吸鼻子,一边抽噎着道,“张成就是个混蛋,王八蛋。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个么?愿意当鸡么?我是他从湖南老家骗来的,他说要带我来找工作,结果一到华阳市就把我关在这里逼着卖,我那时候才多大,我才十八,十八啊!”她说着,哭得越发的撕心裂肺,好像隐藏在骨子里的所有悲伤一下子找到一个宣泄口,“我被逼着接客,有时候一天七八个,我那时候小,害怕,每次逃跑被他抓回来都是一顿毒打,他还拍了我的照片,威胁我不听话就告诉我家里人。”

白夜默不作声,突然觉得心中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她说不出安慰的话,说不出询问的话,或许在阿妹看来,像张成这样的人,就该死。

“他还拐了别的人?”唐泽修长的身影罩住阿妹,昏黄的路灯下,俊朗的五官不怒而威,天生浑厚的嗓音如金属般掷地有声。

阿妹抬起头,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白夜,冷冷一笑,“是呀,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呢?”

“左春欢,也是么?”白夜大胆的问出口,果然见阿妹脸色一白,点了点头,“嗯,她比我还早来华阳,只是长得出众,在洗浴城那种地方总好过我这种野店。而且张成对她不错。”

白夜愕然,她所说的不错指的是什么?

威胁利用,买卖肉体么?

“至少他还愿意哄左春欢。”她笑的如同开败的花儿,还没在恰当的时候盛放,却已经枯竭败落。

白夜心里难受,轻轻抚了抚她柔软的发,“以后,你可以重新开始的。”

“重新开始?”阿妹的身体距离的震了一下,仰头看着白夜,“我能么?”她望着黑暗中没有尽头的街,哭声越来越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