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术师秘记

更新时间:2019-11-04 01:07:55

术师秘记 已完结

术师秘记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雪冷凝霜 分类:其他 主角:武侠越来越近 人气:

雪冷凝霜新书《术师秘记》由雪冷凝霜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武侠越来越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真实的经历,恐怖的怪谈,神秘的风水,玄奇的秘术,尘封的历史档案,诡异离奇的集体死亡事件,尽在术师秘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残灵

在我看的时候,高凉将一张很薄的白纸铺在刚才罗盘指针跳动的那位置的瓦片上,然后打开一个包有灰色粉末的纸包。

“这又是什么?”我问。

“骨灰。”

“哦哦…什么?!”

高凉不再理会我,从我手里抓过那什么雷公印,用刻有图案的那一面,轻轻沾了一下纸包里的粉末。然后,他拿着那印,就像拿把刷子一样,在那白纸上来回刷了几下,拿起白纸,凑在眼前看了看,朝我递过来。

“看…”

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来。

“倾斜一点。”高凉说。

就这么斜着一看,我差点把纸给扔了,如果不是高凉把我拉住,我人都掉下去了。我看到什么?…脚印!白纸上,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脚印…

“看到了吧?”高凉问。

“这…”

高凉表情冷冷淡淡的,他把雷公印跟那粉末收起来,再次拿起罗盘,四下里探测,指针没再跳动过。

“有东西,昨晚越过这瓦棚,进到了厕所里。”高凉说。

“越过瓦棚?”

“嗯。”

我看向白纸,“你是说,那东西在这瓦棚上踩了一下,然后跳厕所里了?”

“嗯。”

“那…它是从哪里过来的?这底下么?”我往下面看。

高凉抬起头,目光落在不远的老城墙上,用手指了指,“应该是这上面。”

我幻想昨晚的情景…猪哥当时正在女厕所里站着撒尿,忽然间,一个东西‘嗖嗖’的顺着城墙而来,一跃而下,落在女厕的瓦棚上,随后跳进厕所…我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

这城墙早就没有了城墙的样子,倒像是一座南北走向的土山,上面长有树和草,经常会有学生爬上去玩儿。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城墙顶上黑乎乎的,那些树看着张牙舞爪的,让人瘆的慌…

我正幻想着,高凉碰了我一下,“走。”

“去哪儿?”我问。

他指指城墙,“上去看看。”

虽然我心里发怵,但这高木头看样子有点本事,他能用纸把那东西的‘脚印’给弄来,应该就有办法对付那东西。

高凉把罗盘收起来,我随着他一步步往东来到瓦檐边,朝下看了看问,“怎么下去?”

高凉指指这女厕所后面的一窝草,“跳。”

我两手扳着瓦檐,右腿一点点往下伸,伸下去,缩上来,连续几次,犹豫道,“这太高了呀。”

“我帮你。”高凉说。

我以为像先前一样,他用那布条把我放下去的,点点头,“行。”

我话音都还没落,高凉腰一弓,两手伸进我胳肢窝里,往上一托就把我扔了下去。当我从草窝里爬起来时,高凉落在了我旁边。

“你就这样帮我的?”我道。

高凉看了看我,“我见你不敢跳。”

“我…”

“走吧。”

两人往北走了一段,顺着一条学生踩出的小路,来到城墙顶上。我紧张的跟着高凉,眼睛往四处看。来到正对女厕所那位置,高凉停下来,像之前一样,蹲下身子,两手平端着罗盘,测来测去的。我像练蛤蟆功一样撅着屁股,两手撑地,他测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忽然,罗盘的磁针再次上下抖动起来。

我朝底下的女厕所看了看,“那东西果然是从这城墙上下去的!”

高凉点下头。

“它到底是个什么?”我问。

高凉起身站了起来,“是阴灵。”

“阴灵?那就是鬼喽?”

“嗯。”

“那这东西是从哪里过来的?”我问,“要不要顺着这城墙再测一测?”

高凉不答,往四下里望了一圈,说道,“你懂风水吗?”

我摇了摇头。

“听我爹说,你那个张叔挺厉害的,他没教你么?”

“没有,我小时候缠着他教,他说我太小,不肯教我…”

“你们这学校风水有问题,所以会闹鬼…”

我后背凉飕飕的,往四处看,“那鬼现在在哪儿?”

“先不找它。”高凉说,“走,下去。”

下了城墙,我问高凉去哪儿,他说去学校大门口。穿过空荡荡的校区,我们出了学校。校门外是一条沥青路,很冷清。

“帮我拿着。”

高凉把罗盘递给我,站在学校大门口的正中,往两边看了看,然后就像练功一样,吸了口气,抬脚往北走,走了七步,他停住脚,转身面对校门。

“罗盘给我。”

跟我要过罗盘,高凉平端在手里,两手的大拇指推动罗盘上那个圆形的东西,中间那磁针就转动起来。

磁针停止转动以后,高凉盯着罗盘看了一会儿,收起罗盘,抬头跟我说,“你们学校往南是什么地方?”

“往南?路啊!”

“再往南呢?是不是有洗澡堂什么的?”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以前来过这里?”

“没。”

“那你怎么知道那里有个澡堂子?那澡堂挺大的,去年我刚转校过来那时开的,门就隔着路冲着我们学校南墙,我还去里面洗过澡的。”

高凉点点头。

“怎么了?”

高凉说他刚才用罗盘测我们这学校的坐山跟朝向,得出结果是‘丁山癸向’,丁五行属火,癸五行属水,现在学校闹鬼,肯定是南边的‘丁火’被五行属水的事物给克制,导致北方‘癸水’越来越旺,癸代表‘阴灵’…不过,这只是我们东北角那里‘闹鬼’的其中一个原因…

这高凉看起来跟块木头似的,但说起风水来头头是道的,听的我眼睛都直了。

“那还有原因呢?”我问。

“还有就是你们学校里那城墙…”

我们学校坐南朝北,如果站在学校正中,背朝南,面向北,那老城墙位于右边。根据天象风水,左青龙右白虎,右边是白虎方位,城墙高高立在那里。而左边青龙方位,是我们学校的操场。如此一来,白虎高,青龙低。青龙克制不住白虎,而白虎是属阴的…如果不是学校人多阳气旺,就这种风水格局,早就出事了。

人的阳气把白虎的阴气逼在城墙那里,没法扩散,越聚越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个积阴的地方,风水里叫做‘聚阴池’。高凉说就在女厕所那里。聚阴池不光吸纳阴气,还吸纳附近的阴物…

“阴物?”

“对,比如残魂。”

“残魂是什么?”

“就是残缺不全的,人的魂魄。”

有些人死的很惨,比如被炸死的,身体炸的稀巴烂的同时,魂魄也跟着稀巴烂,就叫残魂,残魂没法轮回,一直在死亡地附近飘游。如果聚阴池吸纳了众多残魂,那些残魂就会彼此组合起来,变成一种叫做‘残灵’的东西。残灵是一种似鬼非鬼的东西,它们徘徊在聚阴池底,随时等待机会出去…

高凉说,昨晚那暴雨天气,便是残灵出来的机会,再加上周六学校人少,阳气不旺。一个‘阴灵’顺着城墙过来,进到女厕所里,把那些残灵给召了出来。

“你们学校这里以前肯定死过人,而且很多,那些人死后,都变成了残魂…”

我呆呆的往学校里,女厕所那个方位望了一眼。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问。

高凉又变木头了,把那花布包袱解开,将罗盘放进去,起身把包袱往肩上一挎。

回想昨晚的情景,我问,“照你这么说,昨晚就是那些什么残灵,上了我寝室那些同学的身?”

“嗯。”高凉说。

“那他们会不会有事?”

“暂时没事,三天以后会发病。”

“发病?”

“嗯,你那个在女厕所撞鬼的同学就不一样了,上他身的是个阴灵。”

“那他会怎样?”

“今天就会发病,过去看看吧。”

两人往学校走,来到我们寝室,只有几个人在里面,团团围坐在床上吹牛。

我朝每个人的脸上看去。

“冷雨你回来了,把班花看了,你得对人家负责任啊,把她娶了吧…”那‘公羊’说。

众人都哄笑起来。

我脸一热,“别瞎扯,猪哥呢?”

“猪哥?”公羊说,“上医院打针去了。”

“打针?他怎么了?”

“他说身上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热。下午的时候,我见他趴在床上,跟生孩子一样,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可能是妒忌你把班花给看了,然后就妒忌出毛病来了。你今晚睡觉小心点儿,他万一那什么…妒火攻心,把你给阉了…”

众人又笑。我回头看了看高凉。

“他是谁啊?”公羊问。

“他是…我表哥。”

从寝室出来,高凉说人的魂魄属阴,身体属阳。那些灵体天亮离开我那些同学的身体时,会带走他们魂魄的一部分阴气,导致阴阳失衡,阴虚沉,阳亢浮,所以就会发病。猪哥最先发病,是因为上他身的是个‘阴灵’,能量较强。而上我那些同学身的那些‘残灵’的能量则较弱。

“那…那些鬼东西天亮离开他们身体后,去了哪里?”

高凉说,那阴灵不知去了哪里,至于那些残灵,肯定还在我们学校里,只是不知道躲在哪个地方。每过一天,它们的能量就会增强一些,直到可以离开它们的‘脱生地’为止,也就是我们学校。到时候,它们就会到处跑去害人…

“那它们今晚还会出来吗?”我问。

“不知道。”高凉说。

“你有办法收伏它们吗?”我问。

“医术讲究对症下药,秘术也是,想要收伏它们,得先知道它们生前是些什么人,怎么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