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见鬼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24 11:11:34

见鬼的爱情 已完结

见鬼的爱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晏雨语 分类:其他 主角:筱琦姐徐子岳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晏雨语原创的其他小说《见鬼的爱情》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筱琦姐徐子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说:“季纯月,我爱你,你为什么不肯回头?” 他说:“季纯月,只要你想,我就一直在。” 一个是她少年时代深深喜欢的男人,一个是以干哥哥的身份,陪伴在她左右的男人,一个轰轰烈烈,一个平静如水,他和他,谁才是她最后的归宿与选择?当爱情被偏执扭曲,当沉默撞上疯狂,她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记得当初那纯纯的爱吗?我,还记得当初那幸福的承诺。怎么幸福……离我们如此的遥远……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该死,热地要死!炎热的天气,晴空万里,太阳依旧炙热的可怜,很怀疑着后羿为什么可以生存在九个太阳的世界里,不会成了人肉干了吗?今天是开学日,正要踏入那所谓半成年地带的高中日,穿戴整齐,带着一副交错复杂的心情,我非常认真的上课去,非常!踏入这辈子我该存活三年的陌生校园,我无所事事的悠哉模样,往分班布告栏走去,寻找着自己的名,看是活在哪个班级里。这所学校是中学,有国中、高中、高职,而我,念的则是人人都说的“不爱念书的高职部!”“信息、信息……”手里拿着资料,不忘地要比对哪一班“乙班!”,布告栏写着,找到了自己的班级,对着自己的座号,心里惦记下来,准备往这拥挤的布告栏离去,人小就是这样,没人知道前面会站着一个小矮人,所以一直被当成沙丁鱼摧残着,或许我存在本身就是个渺小,我想。我不曾主动与人打交道,因为我没那么和蔼可亲?大概吧,叹口气,走到了阴凉的地方乘着。什么鬼天气?想热死我的毛?拿起手中比对的资料扇阿扇着,半点风也没!不知道明天头条会不会登上“某某私立中学,某位女同学因为太阳过大,热死她的毛,死死晕厥过去!”啧!真希望快点到教室,或许教室有冷气还是电风扇的可以吹,并不用在这受灾难!“各位新生请注意!”或许是发呆久了,莫名的大声公惊醒了我,让我转头望向发音源“都看过自己的班级在哪里了吧?不知道的请赶快在到公布栏查看自己的班级位置,然后站到举着班级牌号的学长姐后面,稍后他们会带往你们所在的班级。”教官的大声公,顿时让刚刚的吵杂声瞬间消失。第一次觉得教官你酷呆了!一个人的好处,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听我想听的歌、看我想看的书、去我想去的地方,世界一切绕着我打转!听完教官所说,我走到举牌学姐的后方,这又是一个人的好处了,不需要等后身旁的人,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直接过去,轻松无比,“信息科乙班”牌子上写着,往后的三年,我得安分地待在这班度过。其实,一个人很好,只不过死寂了点,没人说话的世界,很沉闷。大概……教官只耗掉了我十来分的时间,但也足以让我黑掉好大一半的肌肤,美白锭又得在多买几盒了!带着优闲的步伐,跟着举牌的学姐,走到了我的班级,想到可以吹亲亲电风扇、冷咻咻冷气,刚刚的烦躁早一扫而空,心情黑皮的不得了!“信息科──一年乙班”有冷气的房间果然不一样,只有“爽!”,虽然老妈每次都说,女生就要有女生的样,可是凭什么男生可以这么说,女生却不行?现在不是讲求男女平等的世界吗?“你也是这班的吗?要不要一起坐啊?”就再我一边找寻空的位子,一边研究着男女平等言论时,一位女生走来拍我的肩膀,她笑笑地对我说着,还不忘找寻空的位置,我吃愣了一下,不过有人主动来跟我说话,当然是件好事,肯定的是──我并不是非常的渺小。“来啊,坐这!”她向我挥了挥手,指着一旁空的座位。“谢谢!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纯月,季纯月。”我坐了那个位置,微笑兼礼貌性地问了她,妈妈说过在问别人名字前,要先把自己的名字报给人家听,这我知道。“我叫思璇,陈思璇。你一个人喔?没有认识的人?”思璇似乎很喜欢说话,对于陌生人,她好像一点也不怕,思璇顶着一头俏丽的短发,穿着打扮很中性化,是位很外向的女孩,这是我第一眼对她的印象。“各位同学!”台上传来了班导的声音“都到齐了吗?麻烦先按照黑板上的座号来坐你们的位置,等等我们才能继续下个动作。”班导嘴里下达着她的指示,手中不忘翻动她的资料,多亏班导的福,我跳过思璇这尴尬的问题,我一直都是一个人阿。靠着墙壁我望着这诡异的班级,为什么清一色都是男人?女人都死光了?“都没有女生呢,纯月。”思璇伸长了颈子,对坐在她前面的我喊着,毕竟我跟思璇中间还空了一个空位,不知道是男还是女。“也许等等就有了吧,隔壁班好像有女生,我们应该也会有吧。”我瞎掰。果真……还是有女人的,而且就在我们这排,依序地坐满着。不多也不少,七个,加上我这女人家,就那么七个!其余生物完全都是男人,完全。活在男人堆里,这是福还是祸?星期六,熬过那尴尬的陌生校园,我终于能解放一下,开启我的荷包,打算将我囤积已久的财产,一次大把大把地挥霍掉,弥补我这礼拜的烦闷。安份地坐在简爱餐厅,等待着筱琦姐的到来,说到筱琦姐,她可是位女车神呢!从跟她认识以来,她就一直对机车很有兴趣,改装、烤漆……等等,只要是机车的事情,问她就对了!顺道一提,筱琦姐也可是个飙车手,不过她总不喜欢我跟着她去,因为她觉得那里根本就不适合我,或许是姐姐想保护妹妹的心态吧。“等很久了?”正当我还在回想筱琦姐的风光伟业时,筱琦姐的出现让我回了神“要吃些什么吗?”筱琦姐快速坐下,对着我说着。“牛肉火锅加一杯绿茶。”我对着服务生说着。“一样,绿茶改玫瑰茶。”筱琦姐道。“好的,两位稍待一会儿。”服务生彬彬有礼对着我们笑着,行个礼,便回身而去。筱琦姐点餐还是一如往常的迅速敏捷,曾经想过是不是因为她总是修理机车速度才会那么的快,不过现在想想,应该不是。“今天这么有空,可以出来逛街?不是开学了?”筱琦姐喝了口水,开口问我,毕竟前一阵子我一直在忙碌着开学的事,连出门的时间都没有。“别提了,像地狱般的课。”上课?罢了!无聊的要命!摆了个无谓的样子躇在椅背上,望着窗户外那些正在厮杀这遍广场的游客们,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提着他们的战利品,扬起十足的笑容,多么伟大的成就感。此时,一位熟析的身影朝我的视线内晃过。“徐子岳?”望着他走过我的身旁,似乎没发现到我的存在。“你们班的?”筱琦姐问我。“嗯……不过他应该不记得我。”我耸肩,也是,才一个礼拜,要记住全班的长相大概也不容易。徐子岳,是位刚开学一个礼拜,五天内只有一天没有迟到的人,不久之前,因为误听了班导与徐子岳的谈话,班导似乎认识徐子岳很久了……“子岳,你工作归工作,但上学还是要来的,不要因为迟到,使你的操性不及格,这样会影响你的学业的。”班导温柔的语气中,还带点母亲担心孩子的心情规劝“嗯,我知道,我下次会注意。”徐子岳一副很酷又很跩的样子,脚呈现着三七步,要我不注意也难。“不好意思,小心烫。”正当我在努力回想徐子岳这人时,服务生便送上了美味的食物。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能吃、能喝,不会拉肚子,就是个美味的食物。我边吃着边跟筱琦姐谈谈最近的近况,以及回顾着从前的快乐时光,今天不把自己的荷包炸干,绝不回家!好一个精神意志。吃完了美味的食物,也休息够了!准备起身要去柜台结账时“碰!”的一声,我跟一位美丽的女人相撞了。“你没事吧?”她好心的伸出手来,把我扶起来。我的屁股阿,怎么可能没事!“没,没事!”拧紧了眉,干笑两声,边说边揉着我的屁股。“你呢?没事吧?”还是要有礼貌的问候一下别人,看看她的样子似乎跟我差不多同年,不过怎么身高差那么多阿。“嗯!我没事,不好意思!”她一脸抱歉对我说。怎么好像是我该跟她说抱歉,因为是我要起身结帐,可是没看到她才撞到。“不会,不会。那……先走了!”尴尬的向她挥挥手,赶紧行个礼走人。结帐后走出餐厅,不忘往透明窗里看看那个女人,赫然发现她跟徐子岳同桌!难道他们两个认识?总觉得那个女人好像在哪见过,但就是没有印象。那女人挺漂亮挺美的,难道是徐子岳的女朋友?人家总说俊男美女,应该就是像他们两个这样子。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我很久,毕竟不是我自己的事情,因为前面等着我的是一番厮杀,在荷包没有给它干瘪瘪以前,是不会停手的。好好的挥霍下去吧!“我到了现在仍然思念着你啊,纵使多少时光流逝……”手机传出阵阵的日文铃声,“嗯……是谁?”才几点而已,竟然在这天假日吵老娘我睡觉。蠕动身躯,伸伸懒腰,慢慢爬起来,接起吵醒我的电话。“你还在睡唷?”是筱琦姐。“嗯!怎么了,筱琦姐?”是筱琦姐的声音,赶紧柔柔惺忪睡眼,让自己清醒一点。“今天晚上我这边有一场友谊赛,你要来吗?”飙车的友谊赛?我没听错吧,不然就是筱琦姐说错了,她从来都不带我去哪种地方的,这次怎么会问我呢?“友谊飙车赛?”确保不是我听错了,再度问一次。“嗯!放心,友谊赛会开放民众近来,所以我才带你去,久久才有这么一次,要不要?不去,你可能又有得等罗!”筱琦姐以为我害怕,便解释给我听。害怕?我怎么会怕,一听到可以去看看,黑皮的心情都可以盖过害怕了。“要、要、我要去!晚上几点?”连说好几个要字,就怕筱琦姐没听到。“晚上七点,我去你家接你,别忘罗!”筱琦姐交代完时间,便挂上电话。“嘟——嘟——”拿着结束对话的手机,继续躺在床上睡我的美容觉。晚间七点——“早点回来啊!”家里美丽的公主,笑容满面的送我出门。“知道了!”刚刚都不知道跑几次的厕所,我发誓以后三餐我决定要靠自己。向美丽的公主挥挥手,便跟筱琦姐出发去紧张又刺激的友谊赛场!赛车场——轰隆——轰隆——重型机车的声音,每一台都非常的劲爆,看来是各路人马都到齐,有观赏的人也有参加的人,各个兴致都是High到最高点。在我东张西望同时,远方有一处很熟识的人,仔细看那不是——徐子岳!奇怪,他怎么会在这?他的女朋友呢?怎没有一起。“小纯,走吧!我们去前面。”正当看的入神,筱琦姐的声音把我呼唤回来。“嗯。”走时,不忘一直回头看徐子岳。为什么会一直在意他呢?他到底有什么魅力存在,自己也搞不懂,只觉得他有一种吸引力,让人想不去注意也没办法。“友谊赛准备要开始了!”筱琦姐贴着我的耳边说着,这里人多又非常吵杂,没在耳边说话可能听不到。我站在前头,看着一台台劲爆的重型机车在那轰隆—轰隆—,油门不停的催着,象是在跟裁判说“我们已经随时待命,可以出发了!”这时,一位身上只穿三点式的劲辣美女,走到了比赛场中央,难道不会危险吗?这是我第一个闪过的念头,但一旁的人却不担心反而更高亢,还出现阵阵口哨声,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位美女,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突然,美女的手举高,手上的手帕掉下来了。轰隆——轰隆——重型机车一台台的往前冲刺,难道那位美女是裁判?边看紧张又刺激的友谊赛,筱琦姐边在我耳边讲解给我听,原来他们重型机车正式比赛也是这样,好像是这样比较公平吧!我是有听没有懂的,因为太吵了实在是不想要在去动那颗恼人的头脑。看完友谊赛,差不多十二点多了!场边观看的人也消散一大半。筱琦姐临时要我一个人先去她停车的地方等她,听她说是她朋友出赛时,车子撞坏了,需要筱琦姐去帮他看看,所以看完我一个人孤拎拎的往筱琦姐停车的方向走去,路上我不停的到处乱看,头一次来这里当然要给它看个够。走到筱琦姐停车的地方,望着远方黑凄凄只有微薄的灯光在那闪阿闪。“别跑,站住。”一群人就站在我不远处的地方,打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打群架?这里有人打群架。“给我打。”一群拿着棒球棍、木棒……等可以打人的东西都拿出来。“马的,吼拎杯争笑威?”那之间年纪稍微年长的男子,说话夹带着台语跟台湾国语。我在旁紧张的看着,那些人是以多欺少耶!仔细瞧,被打的那群里怎么会有他——徐子岳。怎么,他怎么会在哪?徐子岳,怎么连他都在那里。正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看到前不久找筱琦姐修理机车的男人。“不好意思!我是筱琦姐的妹妹,那边,那边有人打架,以多欺少,可以去帮忙吗?里面有我的朋友。”手舞足蹈的跟一个称不上认识的男人求助。“嗯——我记得你,那时你跟在筱琦旁边。你说那边唷……常常有的事情啦!不用在意,等等就没事了!”原来他知道我,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什么叫没事?他不怕出人命?这么轻松的回我。“什么叫没事,万一出人命怎么办?我朋友也在里面,快去救,我说快去救……”失控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吼大叫。“知道了,知道了,不要这么大声行不行。”他双手盖住双耳,彷佛已经把他的耳膜给阵破。我随他走往那处,看他手插在口袋,一副这种事情是家常便饭看多了,没什么。“都住手!”他一开金口,所有人都不敢动。奇怪,他是谁?怎么他一开口,所有人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连根毛都不动,还向他鞠躬敬礼,难道他是老大?“这事就到此为止,往后也不要在追究,听懂没?听懂了就滚!”命令的语气,让在场的每个人就连我,都被吓住。“是。”原本脸上爆满了青筋想要把人打死,现在像个缩头乌龟般走人。“谢,谢谢你。”礼貌的向他鞠躬道谢便赶紧看那受伤的徐子岳。“你没事吧?徐子岳。”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把他扶起来,问题是他太重了,他到底有几公斤啊?“嗯——”徐子岳那双疑惑的眼神,盯着我看。想也知道他根本不认识我,毕竟我不像他一开学就有“超级”优良的纪录,不想让人注意也难。当我想再一次把徐子岳给扶起来,他——那个男人,一手就把徐子岳往肩膀扛,好大的力气。“走吧。”他扛着徐子岳,走回刚刚停车棚。那个男人,他是谁?就像老大训斥小弟,可以大大的威吓。但我却没有因为他的这种感觉,而吓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