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青衿问道

更新时间:2019-11-01 00:54:18

青衿问道 连载中

青衿问道

来源:落初 作者:青衫吟 分类:武侠 主角:青衿岳不群 人气:

《青衿问道》为青衫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青衿在武侠世界中,追寻武道极致的故事!  半卷青书,小楼煮酒看烟岚!  一箫一剑,浪迹江湖笑轻吟!  白衣卿相,天下谁人不识君!  太上坐忘,青灯问道悟全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山虽是剑派,但入门之初,需从扎马拳脚功夫学起。

入门后每日早晚需各扎一个时辰马步,其他时间则练习华山入门筑基功夫“八锦缎”,和一些粗浅的拳脚步法。

除了为以后修习剑法扎下根基,也能磨砺弟子心志,考察心Xing!

和那些外门弟子有资深弟子传授不同,青衿的八锦缎功夫是岳不群亲自传授。

给青衿感受最深的不是如何难学,相反这套功夫十分浅显,不过三天青衿已经练得有模有样。

而是岳不群要求极为严格,每一招每一式,每一个动作都要不差分毫。每日更是不厌其烦,耐心的指正青衿每一丝错误和疏漏。

青衿不敢怠慢,要知道每个门派,特别是扎根基的功夫,都是经过历代前辈高人千锤百炼,去芜存菁,慢慢演化而成。这也是名门大派弟子,比之江湖野路子出身之人根基稳固,基础扎实的原因!

青衿每日勤学苦练,更是牢记岳不群所言,每一招一式都练得十分用心,使得分毫不差!

时光匆匆,转眼间青衿入门已愈三月!此时秋高气爽,万物肃穆,玉女峰上微风轻拂,好不畅快!

天刚蒙蒙亮,正气堂前练武场上,青衿双脚不丁不八,含胸拔背,扎了个马步。体内默运内功。上身微动,两脚却稳如磐石,看似松松垮垮,却又有一种奇异的贴合,顺乎自然,仿佛本应如此!

岳不群见了,不禁点点头道:“好!已经练出些味道了。扎马要牢记空、松、稳三字。上身要空,浑身要松,下盘要稳,自然而然,方合乎道!

青衿等真气汇入丹田,长呼一口气,恭声道:“谢师傅提点!”

岳不群身着青袍,踱了几步言道:“本门功夫,以气为体,以剑为用,气是主,剑是从,气为纲,剑是目。内功不成,剑法再好也是无用。倘若内功练到高深处,飞花摘叶,俱能伤人!”

半晌又言道:“你八锦缎火候已足,也算有些根基,接下来我便传你我华山派一百零八式入门剑法!”

入门三月,青衿除了扎马步,练习八锦缎外,只习了些基础的拳脚功夫,此时听得能修习剑法,也是喜不自胜!

岳不群行到一处宽阔之地,持剑而立,并不急着出剑,而是缓缓运气,渐渐身与气和,气与神和,轻轻呼出一口气。一声轻吟,长剑出鞘,肩头一耸,一路剑法展开,看似极快,却又彷如极慢,每个动作变化都看的清清楚楚!

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忽前忽后,斜挥侧击,姿态潇洒,神情自若,剑光纷纷如雨洒下,却又如闲庭信步,信守拈来!

岳不群一路剑法使完,长吐一口气,袖袍一挥,负手而立道:“怎样,可看清楚了?”

青衿微微蹙眉道:“看倒是看清楚了,不过弟子愚钝,还得请师父指教!”

岳不群呵呵一笑,此番演练一百零八式入门剑法,只是让青衿更直观的感受一下剑中的意蕴。

对于一个尚未学过剑法的童儿,本就不指望他看一遍能学到什么,他岳不群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便抚须道:“嗯!你要明白,习剑之法没有捷径可走,需日日苦练,循环渐进,这入门剑法,不但是我华山各门剑法之基,乃至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也包括在内。若只是会使,不用一月,便能学全。但若真正学精,非下苦工不可,以后我每三天传你一式,用个一年时间教会你这门剑法。”

岳不群又慢慢演示第一式白云出岫,为青衿详细讲解了这一式的发招和收势,及内里种种精妙变化,这一式里所蕴含的剑意、剑理!

青衿也学得认真,拿着岳不群带来的松木剑习练,直至把这式剑法学得精准通透,岳不群才微微点头,嘱咐青衿勤加练习,若有不懂之处,可以寻他和师娘宁中则,或是找师兄令狐冲也无不可。

随后从怀中取出一本发黄的书籍,言道:“这是一百零八式入门剑法的剑谱,你拿去私下好好参悟,必能得益不少,记住,法不传六耳,这门剑法虽说派内人人会使,但剑谱却不可拿于第二人看!”

青衿接过,见上面写了“华山入门一百零八式”八个字,便塞入怀中,心中感慨,岳不群对自己还真是不错。

不过既然剑谱在手,虽然深知岳不群剑法高超,于入门剑法造旨更是炉火纯青,不必担心代代相传走了样,不过能见到原版剑谱也是不错!

看看天光已入辰时,早课该结束了,便收起木剑,朝紫竹院行去!过得一方山石,紫竹院隐然在望,又走几步,便看到采药在院门口立着!

“少爷,少爷……!”采药一路小跑过来!接过青衿手中的木剑!

此时的紫竹院与三月前相比,已是大大变了一番模样。院里假山怪石,花坛盆景,点缀其间,与紫竹相映得宜。

两边游廊之间,安放了一个紫檀木架子的大理石屏风,转过插屏就是客厅。游廊上挂了几只鹦鹉、画眉,见了青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五间正房,中间是中堂,也是客厅,青衿每天都在此用餐。

左侧两间,挨着客厅的一间被改成了暖阁,是青衿的卧室,另一间是书房!

右侧两间,一间是苏先生的卧室,一间是课堂,青衿每日都要抽出三个时辰,随苏先生于此学文习字。六间偏房,右边三间厢房是王氏夫妇的住处和厨房,左边三间厢房有一间是浴室,每晚青衿都要在此泡药浴!

本来有一间让采药住,采药胆小,青衿只好在暖阁里隔了个外间给采药!

进了暖阁,采药放下木剑,手脚麻利的倒了一杯清茶。

青衿接过轻嘬了一口,吐在了痰盂里,一口气把剩下的喝干,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手脚发酸。

唉……!毕竟还是年幼,踩着金丝楠木脚蹬,仰躺在床上。

床是精雕细琢紫檀木镶玉牙床,纱幔低垂,锦被绣衾。

床角还挂了个香囊,散发着淡淡幽香!

青衿收敛心神,真气随着一呼一吸在体内运转,疲劳渐去。

采药,今早吃什么?

采药一愣,掰着手道:“补虚壮气粥、人参燕窝粥、茯苓莲子粥、灵芝银耳粥、哦……对了,今天是血参虫草粥。”

青衿听了叹了一口气,虽然听着不错,但每天早上嘴都淡出鸟来了。

想到现在每日习武,特别是往后日日都要练剑,身体的消耗量大增,早饭不能在像家里那样,每日早餐皆以粥饱腹了。

自己这几年一日三餐的食谱,都是老爷子请几位名医和药膳大师按岳不群的意思定下的。

若是常人补也能补出一身毛病,但自己有功夫在身,反而对内功修行有极大补益。

想必这也是师父故意为之,连同那固本培元的药浴,一般人家可是用不起的。自家自是拿的出这些灵药可供挥霍,由此也可看出岳不群用心之深,但也确实为自己着想,自己内功修炼进境之快,这些灵药功不可没。

想想华山派现在的家底可不厚实,门下弟子自是用不起,这也是岳不群的一招阳谋。

想到这里便起身招来采药道:“吩咐王师傅,以后早饭加两个小菜!在传信给老爷子说一声!”

采药应了一声,小跑着离去!

阳光从缕空雕花窗中照入,在紫檀木桌上映出斑斑点点的细碎光点。青衿伸了个懒腰,缓步来到书房!

青衿这间书房,装饰显然颇费了一番心思,靠墙处有一张画屏,屏前设画案,案上摆放文房四宝、笔洗、笔注、笔筒和镇纸。

画案后面是花梨木扶手椅,案旁设绣墩,东头一张红木藤面贵妃榻,壁悬大理石挂屏;旁置案几,几上置棋盘。

西端靠墙的红木琴桌上搁古琴一架;北墙嵌三个花窗,两侧墙上挂有岁寒三友、竹林七贤的书画对联,青衿估计多半是后人临摹,不过装点门面却是够了。

青衿好歹随苏先生读了几年书,知道此时讲究“几榻有变,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审美观与后世不同,二十一世纪不但是个变革的时代,更是个浮躁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文人,有人少年得意,追求治国平天下的豪言壮志。

更多人科举无望,追求的是一种与世无争、悠闲安逸的生活状态,即所谓"宁为宇宙闲吟客,怕作乾坤窃禄人"。诗书就是他们的寄托所在,平时洁净幽雅,须尘无染。

书房就是他们的小天地,文人雅士在这里逍遥自在,闲倚床榻览古籍,挥毫泼墨绘丹青,或约上三五同好,齐聚于此,摩挲古鼎,品鉴古画,或抚琴弹奏清曲一首,逍遥自乐,以终天岁,也不虚此生。

青衿心头忽然浮起文天祥的一首正气歌,想到华山派内有正气堂,不知有何联系,忽而兴起,于紫檀如意几案前端坐,案面长方平直,上铺有一张云纹宣纸。旁边放着一个紫金香炉!

采药献宝一般的捧出一个精致木盒,小心翼翼的放到案几上道:“这是老爷特意给少爷定做的,昨天刚派人送来。”

青衿打开木盒,原来里面是一只毫笔、一方砚台,一只笔架。

此笔自笔套由上而下以贯穿相应的心形纹装饰,而在握笔处用卷草纹作突节,制作精细,周身漆衣,黝黑乌亮,极饶华贵之气。

笔架以大块水晶琢成夔龙形。夔龙探足回首,其背上的披毛作灵芝状卷起!

砚台青衿倒是认识,乃是龟山砚,此砚坚而不顽、柔中有刚、滑不拒笔、涩不滞墨,且上布黄金斑点,纵横银线,极为珍贵!

青衿豪气顿生,下笔入流,挥洒自如,一气而呵!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