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风满孤云

更新时间:2019-11-08 02:04:06

风满孤云 已完结

风满孤云

来源:落初 作者:重阳小道 分类:武侠 主角:敬辰敬翔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重阳小道的原创小说《风满孤云》,主角敬辰敬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五代乱世,天下纷争,国破家亡,生灵涂炭,侠义少年,千古两帝,义结金兰,效仿三英,为生民立命,为太平尽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敬希宁又向丁语心和乐云起辞行,众人一一告别后,丁望舟、韩寻一行人往少林派赶去,敬希宁和舒怜伊也离开了彦山派。

舒怜伊看敬希宁一路上默不作声,觉得好生无聊,便道:“怎么啦,瞧你这一脸的失落,是不是想人家丁姑娘了?”

敬希宁正色道:“你怎么老是丁姑娘丁姑娘的,我郑重的告诉你啊,首先,丁姑娘和他大师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其次我和丁姑娘就是认识不久的普通朋友,就像我跟你一样,你呀整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舒怜伊听后继续笑呵呵的玩笑道:“哎哟,哪里来的这么大一股酸味。”说着还做起了手势,把鼻子凑到前面四处闻了起来。

敬希宁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看到丁姑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想起我娘来,所以她给我一种很特别的亲切感,每次在她面前我就感觉特别温暖。”舒怜伊撇了撇嘴道:“你少来,这编的都是什么理由,还拿你娘说事,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你知不知道你看丁姑娘那眼神,我都受不了。”

敬希宁突然停下脚步,盯着舒怜伊,一步一步朝她靠近,舒怜伊往后一退,双手挡在胸前,“你想干什么?”敬希宁道:“我看丁姑娘什么眼神?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丁姑娘?原来你平时这么注意我?”

舒怜伊一把将敬希宁推开,“你少自作多情,谁注意你了,本姑娘才看不上你这样的穷小子。”

敬希宁合起双手,仰头望向天空,“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舒怜伊瞪圆了双眼,咬牙切齿的看着敬希宁,一掌拍在他背后,敬希宁边跑边叫道:“怎么会有你这么野蛮的姑娘,太粗鲁了。”舒怜伊在后面追打着敬希宁,“你站住,别跑”。

夜色降临,敬希宁和舒怜伊来到一处客栈落脚,二人用过晚饭后各自回房歇息。走了一天的路,敬希宁有些乏了,躺在床上,一点也不想动,闭目养神,不多久的时间便迷迷糊糊睡去。突然门外有人敲门,声音很轻,敬希宁正在睡梦中,以为是店小二,勉强起身撑开睡意打着哈欠走向房门,然后缓缓将门打开,还没来得急抬头睁眼,门外一红衣女子突然向他袭来,敬希宁来不及细想,右手伸出抓在红衣女子手腕上,那红衣女子左手一掌打来,敬希宁伸掌回挡,两掌相对,那红衣女子退了一步,敬希宁闻到一股异香,只觉清香扑鼻,情不自禁深深吸了一口,不一会儿便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全身无力,勉强站立了一下,瞬间倒在地上。敬希宁内力深厚,虽然倒在地上,却没有昏过去,一时间如在梦中,隐隐约约感到红衣女子一掌向他劈来,但是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只准备听天由命。就在这时,迷迷糊糊看到一女子白衣素妆,身形矫健,脚法轻快,从外面直奔了进来,一掌挡在那红衣女子手上,两人在房间内打斗了一番突然从窗户一跃而去,之后敬希宁便完全昏睡了过去。

那两女子从窗户跳下之后便进了客栈外的一处竹林。只见那红衣女子身子柔软得像没有骨头,妖娆妩媚,假温柔的眼神下透着令人胆颤的寒意,两眼放着冷光喝道:“你的武功招数为什么和我的如此相像,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坏我的事?”那白衣女子道:“我可没有你那么狠毒的招数。我问你,云华派掌门黄淮是不是你杀的?你这次为什么又要加害这位少侠?”那红衣女子突然仰头大笑道:“哈,我做事难道还要向你说吗,这些事情与你何干,少多管闲事。”那白衣女子道:“你如此滥杀无辜,我岂能不管。”那红衣女子冷笑道:“管我的闲事,那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话音刚落,那红衣女子便一掌打去,连攻数招,周围弥漫着一片异香,连驻足停留的鸟虫都晕头转向,落在地上,却见那白衣女子毫发无损立于前面,大为不解,停下手来道:“你居然能接住我的‘温柔暗香掌’,究竟是何人?”

那白衣女子道:“练‘温柔暗香掌’之前需将独门秘制的奇香吸进全身,融入血液,而这香味会使人丧失力气,却不致人死命,在与他人打斗时,香气从掌心散发而出,会使人丧失知觉甚至昏迷。”

那红衣女子听得一愣一愣的,自己的独门武功被人如数家珍一般讲出,既恐慌又不解,不敢贸然出手,“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到底是谁?”

那白衣女子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叫明月谣。”那红衣女子见对方道了名字,也毫不隐藏,自报姓名道:“我叫孟思悠,今天算是认识了,咱们来日再会。”说完踏着草丛如同魅影一般在黑夜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明月谣没有追去,见孟思悠已走,也独自离去。

第二天一早,舒怜伊早早起来,经过敬希宁房间,发现房门大开,敬希宁躺在当中,急忙进屋叫醒敬希宁。敬希宁听到有人叫他,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睡在地上,缓缓起身,仍觉浑身无力,舒怜伊问道:“你怎么睡在地上,还不关门,咦,真受不了你。”敬希宁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昨晚有个红衣女子闯进了我房间,不知道使的什么邪门武功,把我迷倒在地上,然后好像又有一个女子进来,之后两人打了起来,最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舒怜伊装作一副嫌弃的样子指着敬希宁道:“咦···,你不会被···?”敬希宁道:“你一个姑娘家脑袋里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信就算了,下楼吃早饭吧。”

敬希宁吃饭的时候拿着筷子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想昨晚的事情,舒怜伊道:“别想啦,快吃饭吧,我看你呀说不定见鬼了。”敬希宁放下筷子,想逗一逗舒怜伊,双手变成爪子,学着说书里面的样子,两只手对着舒怜伊的脸比划着乱抓,发着低沉的声音道:“鬼来啦,鬼来啦。”舒怜伊被敬希宁这声音弄得后背发凉,赶紧推开敬希宁的双手道:“别弄啦,大清早的,装神弄鬼吓人。”敬希宁见舒怜伊居然被这样的玩笑给吓住,不禁觉得好笑:“没想到舒大小姐也有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舒怜伊故作娇羞地说道:“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小女子好吧。”敬希宁故意笑出声来:“就你还小女子?”舒怜伊瞪道:“你再说小心我揍你。”说着握起拳头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样子,敬希宁躲在一边道:“好好,我不说了,小女子,弱女子,行了吧。”舒怜伊听罢又噗哧笑了起来。

再说丁望舟和韩寻领着众人往少林赶去,剑门、善武两派接到智远方丈的书信之后也赶往少林。丁望舟和韩寻先到一步,住了下来,接着善武、剑门两派也于次日赶到。五大门派掌门齐聚少林,除了丁望舟和韩寻,还有善武派的不如道长,剑门的掌门常汉贤和他的三师弟尚元韦。一大早就有小僧敲响了房门请各派掌门前往大厅议事,五派掌门正坐在木椅上,不一会儿智远方丈进来,走到中间双手合什施礼道:“仓促之下劳烦各位掌门千里迢迢来到敝寺,实在是迫不得已,辛苦大家了。”各位掌门起身回礼,韩寻道:“智远大师为武林之事尽心操劳,我等实在是自愧不如啊。”

智远方丈道:“韩掌门过誉了,当今武林暗流涌动,大事不断,前不久彥山派遭到清风教公然挑战,然后大家都已收到我的来信,知道云华派的遭遇,凶手下手之狠毒,手段之残忍实在是令人发指,老衲惊动各位掌门不远千里来到少林,就是想与大家商议一下我们该如何为之?”

丁望舟道:“很明显杀害黄淮掌门的是清风教的人,不灭清风教武林将再无安宁之日。”

尚元韦也站起来大声说道:“不错,最近这些年清风教在江湖上悄然兴起,活动频繁,前面还公然向彥山派宣战,荼毒云华派无非是敲山震虎,最终目的就是称霸武林,我们五大门派身为江湖表率,绝不能让他们奸计得逞。”

韩寻道:“我看不然,清风教虽有称霸武林之心,但并无屠毒五派之意,之前萧云选择向彦山派挑战乃是因为彦山派在五派之中力量最弱,其目的是为了以此试探五大门派的实力。”

尚元韦道:“抛开云华派不管,清风教司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知。”

丁望舟道:“不管黄掌门之死是不是清风教所为,清风教野心勃勃,对五大门派虎视眈眈,从近几年的所作所为来看,已然对武林构成了威胁,若不早日初之,必成大患。”

智远方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丁掌门说的不错,如今清风教已成大患,再放任不管,将有更多的武林同仁受其所害。黄掌门的伤势我仔细看过,凶手所用武功极其阴柔,像是女子所为,江湖上有这等身手的女子,我还从未听说过。而据我所知,清风教的高手当中并没有女子,所以此事相当蹊跷,现在还不好判断到底是清风教所为,还是有仇家寻仇或者其他之类的。”智远方丈见善武派的不如道长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便道:“不如道长,你有什么看法?”

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白眉长须的老者开口道:“依贫道之见,云华派的事情不宜妄下定论,免得放走真正的凶手,而清风教我们也不能轻敌大意,宜早作准备主动出击。”

剑门的掌门常汉贤道:“既然清风教已成了江湖大患,当务之急就应该集合五派之力,一起剿灭清风教,免得它再贻害武林。”

丁望舟道:“常掌门所言极是,既然各位掌门都在,不如今天就定下计划,择日出发一举扫荡清风教。”

智远方丈道:“少林派定当全力以赴。”

韩寻道:“若如此,那就在决战坡会合,至于时间可选在两个月之后,不知大家意下如何?”韩寻虽然武功在五派掌门中不算高,但是为人善谋,心思缜密,众人皆表赞同,于是又连续几日讨论了具体事宜,然后各自返回本派为攻打清风教做准备。

敬希宁和舒怜伊走了一路,舒怜伊满头大汗,两人走到一树荫下歇息,敬希宁道:“舒姑娘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这附近好像有一条小溪,我去打点水回来。”舒怜伊将两只水壶递给了敬希宁,敬希宁拿着水壶来到了一条小溪边,身子扑在地上,捧起溪水喝了个够,脑袋一头栽进小溪洗了把脸,顿觉神清气爽,炎热不在,之后将两只水壶灌满,兴高采烈地走回去。敬希宁来到树荫下,却不见舒怜伊的人影,大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又到附近找了一圈,仍然不见踪影,以为是舒怜伊贪玩好奇跑走了,便回到树荫底下等她,可等了许久,仍不见回来,渐渐有些不安,正准备起身寻她,发现地上有一根细长的银针,捡起一看,见那银针一边像是鱼头,一边尖尖的,正是是舒怜伊平时惯使的暗器飞鱼针,而飞鱼针的中间弯曲,很明显是被外力所折,敬希宁料想舒怜伊定是出了什么事,望了望周围却没有打斗的痕迹,很可能是被人掳走,而对方能够将如此坚硬的飞鱼针轻易折弯,一定是内功行家。

敬希宁加快脚步,往前寻去,走了不多久,发现路旁有一块手帕,觉得有些眼熟,捡起来仔细瞧了瞧,回想起与舒怜伊一路擦汗所用的手帕相似,而上面还有汗水浸湿后留下的痕迹,敬希宁凑到鼻尖闻了闻,断定是舒怜伊之物,再看这丢弃的地方,半隐半现,应该舒怜伊故意丢下,以便敬希宁寻她。敬希宁继续往前走,碰到一路人打听了一下,这条路正好是通往城中。敬希宁边走边想,虽与舒怜伊相识不久,但以这些日子相处的了解,舒怜伊即使有些任性玩闹,但内心善良真挚,就算与人结仇,也不过是一些小事,绝不至于有什么深仇大恨,因此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想着想着来到了城内。

敬希宁漫无目的地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希望能够寻找到什么线索,走了半天却一无所获。突然一人急匆匆从他身边撞过,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开,敬希宁有些生气,准备与他理论,转念一想,找舒怜伊要紧,便打消了念头,却看见半道冲出一衣衫褴褛的乞丐,左手拿着一只破碗,右手持一根破竹竿,拦住那人去路,跪在地上向他讨要,那人行色匆忙,准备用脚将其踢开,哪只那乞丐紧紧抱住他大腿不放,一个劲地磕头道:“大爷行行好,赏点吃的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您好人有好报,可怜可怜我吧”,那人不但不为所动,反而有些不耐烦,见那乞丐又臭又脏,仍抱住他的腿不放,又踢了几脚没用,便一掌往下打去,敬希宁见状迅速冲到前面,一把抓住那人手腕,那人瞪了敬希宁一眼,手掌用力往下压,敬希宁紧紧抓住他手腕,那人使尽全力手掌却不能移动半分,便一把将手甩开,从身上掏出一些碎银子,扔到地上,又瞪了敬希宁一眼,没有说话,匆匆走开。那乞丐见到银子,生怕别人抢去,直接抱在地上,小心地归到中间一处,然后收到身上。敬希宁蹲在地上问道:“你没事儿吧?”那乞丐笑逐颜开的答道:“没事儿,没事儿,多谢大爷”,头却埋在地上,生怕漏捡了地上的碎银。敬希宁站起身来,刚才的情景再一次闪过脑海,仔细回想,方才抓住那人手腕与他斗力之时,其手法和内力与在彦山派见过的冷月峰的人极为相似,想到这里,敬希宁立马追赶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