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称霸武侠异世

更新时间:2019-11-24 11:04:23

称霸武侠异世 连载中

称霸武侠异世

来源:落初 作者:龙门之桐 分类:武侠 主角:刘毅吴刻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称霸武侠异世》是龙门之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毅吴刻,书中主要讲述了:刘毅本是21世纪的一名大学生,为了救人被车撞飞,却来到了一个神秘的武侠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毅接过那本小册子一看,只见封面上写着“海沙心法”四个小字,翻开里面则是一张张小人图,旁边有着各种标注。

他问那青年道:“这是给我的?”

青年点头道:“副帮主让我把这个给你。”

刘毅心想:“他怕我通不过考验,学不到柴僧的武功,就派人送了门武功心法过来,用心还真是良苦。”便对青年道:“请兄台帮我向副帮主转达我的感激之意。”

青年淡淡地道:“你确实应该感激副帮主。这门心法向来只有本帮的高级帮众可以学的,你这个新入帮的根本没有那个资格。现在你既然得到了心法,那就是副帮主的恩赐。无论如何,心法是真的。”

刘毅心中一凛:“这家伙是个聪明人。”便道:“请兄台放心,也请副帮主放心,我始终忘不了他老人家的恩情。”

青年看了他两眼,转身离去。

他一离开,刘毅就坐在树桩上,迫不及待地翻开小册子,把小册子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

看到最后,神秘的声音在他的脑袋里响起:“武功《海沙心法》等级F,符合修炼条件,是否修炼?”

他在心中说了声“是”,就感觉气海中忽然多了些气机。他心念一动,就有一股气流在他的体内流动。

这股气流虽然极为微弱,但是流到哪里,哪里就会变得充满力量。

他忍不住大喜,这样一来,或许就能把柴劈完了!

他把书揣进怀里,拾起钢刀握紧,将海沙心法的真气布满整个手臂,对着树桩上的木头劈了下去。

只听“嚓”的一声,钢刀的刀身竟然全部劈了进去!

要知道他劈了一下午的柴,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俗话说“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然而有了真气的加成,竟比他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厉害!

他精神一振,便又是手起刀落。

他完全地沉浸在真气给他带来的兴奋之中,停下来时已是半夜,海沙心法已经二级了。

他这一停下来,就觉得肚子饿得好像半年没吃东西了一样。正想去餐馆看看还有没有东西吃,却见柴僧提着许多吃的回来。

柴僧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刘毅,笑道:“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是不是学到了海沙心法?”

刘毅吃了一惊:“您怎么知道?”

柴僧脸上一副了然的神色:“这有什么难知道的?那老狐狸一门心思想让你学到我的武功,自然会千方百计地帮你通过考验。你以为我出去这么久是干什么去了?”

刘毅恍然道:“原来您是故意离开,让他们有机会把心法给我。”

柴僧笑道:“不错。你练得怎么样了?”

刘毅笑道:“稍有一点起色。”

柴僧道:“你劈一刀我看看。”

刘毅手里正握着钢刀,闻言就运起真气,朝树桩上的木头劈了一刀。

这一刀把木头劈开了三分之一,和他之前只劈进去半个刀身相比,简直差了有十万八千里。

柴僧却摇头道:“虽有进步,还差得远呐。你要是只有这个程度,是通不过我的考验的。”

刘毅闻言并不气馁,只问他道:“我要是能把海沙心法再练上去一点呢?”

柴僧一怔:“武功心法哪有那么快就能练上去的?”

刘毅心想:“我在从傍晚到半夜的这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就已把海沙心法练到了二级,虽说越往上好像升得越慢,但是过了今晚,怎么说也有三级了。可是听柴僧的意思,他觉得能让我通过考验的并不是心法。那又会是什么呢?”

便问柴僧道:“如果我的心法练不上去,我该怎么通过考验啊?”

柴僧呵呵一笑:“那就是你的事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吃饭。”

刘毅无奈,只能放下钢刀,接过柴僧递来的馒头、熟肉大嚼起来。

这一顿他吃的比以前的任何一顿都要多,吃得肚皮都鼓起来了。吃完他继续劈柴,柴僧则回屋睡觉。

他回屋之前扔下一句:“今天早点睡,明早去校场看看,对你有好处。”

刘毅不明所以,但还是决定相信他说的话。

他劈到第二天凌晨才去睡觉,海沙心法果然已经三级。

他现在劈柴的速度已经比之前快了好几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没底。

这也许是一种直觉吧,他想。

虽然他学武的速度比柴僧预想的要快,但是这里面果然还是差了些关键的东西。而这关键的东西很可能就在校场之上。

早上起来,他忍着浑身的酸疼,走向海沙帮的大校场。

他边走边想:“海沙心法似乎并没有快速恢复的特效,也许是等级太低的缘故吧。不知道那些高等级的武功心法是什么样的?”

他走到校场西边,发现校场上站满了人,看样子是各个堂口新入帮的弟子们正在练习刀法。

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莫非我所欠缺的就是刀法?所以柴僧才让我来校场看看,因为他知道这里有人练刀?”

就在这时,他的脑袋里又响起了那个神秘的声音:“武学《海沙刀法》等级F,符合修炼条件,是否修炼?”

他欣喜若狂,心想:“这要是以后看到什么武功都能学会,还愁成不了武功高手?”

可是他心里其实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之所以他在旁边看着就能学到海沙刀法,那是因为海沙刀法太过低级的缘故。

吴刻和沙成象的武功他也看到了,就没有学会。

他忙在心里说了声是,然后就想马上回小院去劈柴。

然而他在校场边上站了半天,早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在他旁边不远处有几个低级帮众,正围着一个二十多岁、身形彪悍的青年。其中一个帮众道:“屠老大,你看见那小子了不?前天就是他搂了秀儿姑娘。可惜了秀儿姑娘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趴在他的身上……”

那青年扬起手,“啪”地给了他一个耳光,直打得他双颊肿起,有若猪头:“你胡说些什么?”

那帮众乱嚼舌头被打,却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到了刘毅的身上:“屠……屠老大,我又没说错,你打我干嘛?要不是因为这小子,秀儿姑娘怎么可能拒绝老大你?”

青年本来还想打他,听到后面却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秀儿喜欢他?”

那帮众小心翼翼地道:“这我不敢说,但是秀儿姑娘被他救过,怎么着也会想着点他吧?现在的小姑娘啊,就喜欢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

青年一脚把他踹开,道:“你***知道的倒挺多!”

旁边有那帮众的好哥们,这时候就凑上来道:“屠老大,那小子跟秀儿的关系倒还是其次,你看他站在边上干什么呢?是在看秀儿,还是在偷学本帮的武功?我听说他现在只不是柴院的一名伙计,应该没有资格学武的啊。”

青年皱眉道:“这倒是,我去看看。他叫什么?”

那人道:“好像是叫刘毅。”

这时候刘毅正要走,青年便喝道:“站住!”

刘毅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青年问道:“你就是刘毅?”

刘毅点头,反问道:“你是?”

青年本不想回答他,身边却有人道:“这位是我们刑堂的香主,屠禄、屠老大,还不快过来行礼?”

刘毅听到这些人都是刑堂的,这才想起前天选拔的时候,这些人好像都在校场上,把人往台上赶的就有他们。

他对这些人就连一点好感都欠奉,但还是保持了最基本的礼貌,问屠禄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屠禄道:“你是不是柴院的伙计?”

刘毅一想,自己可不就是柴房的伙计么?只不过这个柴房比较大,所以叫柴院而已,便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屠禄皱眉道:“你知不知道本帮的武功,只有本帮的帮众能学,你这样的杂役是不能学的?”

刘毅老实道:“我不知道。”

屠禄哼道:“不可能!任何新人入帮,都会由香主告知帮规。你既然入了帮,怎么可能不知道?”

刘毅道:“那日吴刻……”

屠禄喝道:“你说话小心点!吴堂主的名讳是你能叫的?”

他不知为何,一见到刘毅那镇定的神态,就会想到那名帮众说的“秀儿姑娘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趴在他的身上”,然后就会怒气勃发。

刘毅看他这么咄咄逼人,心想哪来的这么多规矩?也不禁有了火气,冷冷地道:“那日你们吴堂主突然到来,徐香主本来要说帮规的,被他打断了。后来副帮主把我带走,带到柴院,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屠禄踏前一步,厉声道:“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偷学本帮的刀法?”

刘毅道:“学了会怎么样?”

屠禄道:“学了我就把你拿下,带到刑堂!”

刘毅想到吴刻,心道:“现在不能落在吴刻手里,还是息事宁人为妙。”便道:“我没学。我只是在旁边看了两眼,怎么可能学得会?”

屠禄冷笑两声,从腰间抽出刀来,扔到刘毅面前的地上:“把刀拿起来,和我过几招。如果你学了,我肯定能看得出来。”

刘毅知道事已至此,已无可避免,就拿起刀,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来:“请屠香主……手下留情。”

屠禄把刀鞘解下,一招“怒海狂沙”向刘毅攻了过去。

这招“怒海狂沙”名字虽然霸气,却是海沙刀法里面比较简单的一招。就算是刚学海沙刀法的新人,也知道该用下一招“风平浪静”来拆解。

刘毅也想用“风平浪静”,可是他手腕一动,就反应了过来,此时最要紧的是蒙混过关,可不是炫耀武功的时候。便举刀过头,就像他劈柴时那样,不管不顾地劈了下去。

这一刀他连内力都没敢用,看起来就跟普通人一样,帮众们纷纷笑了起来。

只听“噗”的一声,屠禄的刀鞘砍在他的大腿上,疼得他“嘶”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屠禄皱眉看着他:“你真的没学?”

刘毅点了点头,疼得说不出话。

屠禄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帮众们却道:“这小子真逊。”“就这武功,还能英雄救美?假的吧!”“废物一个!”

他叹了口气,扭头就走。帮众们也一起走了。

刘毅一瘸一拐地回到柴院,柴僧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看见他的样子,问他:“怎么了?被人打了?”

刘毅点点头,拿起钢刀。

柴僧又问:“被谁打的?”

刘毅道:“刑堂的一个家伙。他说杂役不能学武。”

柴僧嘿嘿笑道:“那你学到了没有?”

刘毅也笑:“当然学到了,否则岂不是白挨打?”

柴僧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有我当年的风范。你跟那人打起来了没有?”

刘毅摇头:“我感觉我现在跟他还有段距离。再说我也没有必要跟他打起来。”

柴僧连连点头,站起身来,道:“好好练,把刀法和心法都练起来,我去睡觉了。”

刘毅嗯了一声,举起钢刀。

他这一回劈柴,与之前又有不同。

一般人劈柴都用斧子,柴僧叫他用刀,其实很不趁手。但是学会了海沙刀法之后,这种不趁手的感觉就消失了。他一刀劈下去,就将一块木头劈开了一大半,只剩一小半连着。

他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曙光,越发地坚持不懈。

到了这天夜里,他的海沙心法已经到了四级,而海沙刀法却只有两级,整整一天时间竟只升了一级。

照这样下去还是有可能劈不完,他想。

可是他又想不出为什么刀法竟然比心法升级还慢,只好去问柴僧。

柴僧道:“刀法是讲究招式的,你劈柴时那样举刀、劈下、举刀、劈下的,能练得了什么招式?”

刘毅想让柴僧陪他拆招,柴僧却道:“你武功太低,太没意思。你找别人去吧,我不陪你玩。”

刘毅无奈,想起来王一山,他现在应该也已经学过刀法了吧?就决定明天去刑堂找他。

虽然那个地方对他来说有点危险,但是为了通过考验,也顾不得那许多,他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次日已经是考验的第三天了。早上他向柴僧打听了刑堂新入帮的弟子的住处,就拿上钢刀,问柴僧讨了个刀鞘出门。

王一山他们的住处在校场西南,从柴院直接往南,穿过一片小树林就是。

树林里有一条小径,许多横生的树枝挡在路上,他就抽出刀来,边走边砍。

在海沙心法和海沙刀法的配合之下,即便是脖子那么粗的树枝也是一砍就断。

他着实地为自己的进步感到高兴。

快出树林时,他听见道旁林中有人说话:“王一山,你到底肯不肯去把那个小子叫出来?”

他停住脚步,就听见王一山的声音道:“楚南,咱们这样做不好吧?”

那个叫楚南的人道:“有什么不好?他惹堂主不高兴,咱们这些弟子当然要为堂主分忧。”

王一山不悦道:“如果不是刘毅闹了一场,咱们这些人都免不了要被堂主从台上扔下来,现在你为了讨好堂主,竟然要去欺负他?”

楚南哼道:“堂主饶过我们,那是堂主大发慈悲,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救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齐秀那小娘皮,我们这些人又不欠他什么?”

王一山怒道:“就算咱们不欠他什么,又怎么能为了自己去欺负别人?”

楚南似乎失去耐心,大声道:“少说废话,你去还是不去?”

王一山道:“不去!要去你去!”

楚南威胁他道:“你不去的话,我就先把你打一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海沙刀法连第六招都还没有学会,可我却已经学完了!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好好想想吧!”

王一山毫不犹豫道:“我说不去,就是不去!”

刘毅心想:“这哥们倒是讲义气,我万不能让他吃亏。”就想过去把两人劝开。

却听林中响起乒乓之声,两人已经抄家伙打了起来。

他拨开树枝一看,王一山果然不是楚南的对手,被他打得节节后退,眼看就要被刀划伤。

他忙叫一声:“别打了!”

两人大吃一惊,都停下手,转过头来看他。

王一山看到他,先是大喜,又是大惊:“刘毅,快走,这混蛋要欺负你……”

刘毅却有些无奈地想:“你不说他可能还不知道我是刘毅,你这一说他不就知道了?”

果然楚南听见王一山叫刘毅,就仰天打了个哈哈:“这可真是瞌睡送枕头,天冷送衣服。我正要让他去叫你,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还不快给爷乖乖地跪下,好让爷把你打一顿?”

刘毅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他忍不住问王一山道:“这人是不是有病?”

王一山担忧地看着他道:“刘毅,你快走吧,这混蛋刀法很高的,你又没学武功……”

刘毅一愣,心想:“莫非这玩意儿是知道我入柴院做了伙计,以为我没学武功,所以才敢这么嚣张?可是我在台上的时候跟吴刻对了几招,他们应该都看见了啊?”

实在是想不通,干脆问楚南道:“我可是能接住你们吴堂主三招的人,你前天难道没有看见么?你怎么还敢这么嚣张?是什么给了你自信?”

楚南冷笑道:“堂主那天根本就没用内力,接住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没机会上去,否则我肯定也能接住。我还学成了本帮的刀法,你呢?你只不过是一个劈柴的杂役,顶多也就会举起刀来劈两下罢了。你说我能不能嚣张?能不能自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