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书剑恩仇记

更新时间:2019-11-24 11:10:04

书剑恩仇记 连载中

书剑恩仇记

来源:落初 作者:雪淞 分类:武侠 主角:叶万松刘孟春 人气:

完结小说《书剑恩仇记》是雪淞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万松刘孟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代著名藏书楼的藏书被盗,书楼主人寻踪觅迹,与各种恶势力斗争,寻找丢失的宝贵书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万松四人离开虎林镇,继续前行。这一日,走上小东山,山不太大,但林木茂密。四人走到山中间,互听有女子呼喊救命。叶万松说:“我们悄悄过去看看,先不要暴露。”

四人悄悄走了过去,只见十来个汉子正围着一个女子调戏。这女子身材苗条,眉清目秀,年纪十七、八的样子。她拼命挣扎呼救,衣服已被凶恶男子撕破,露出半个雪白胸。梅云一见此情景,忍耐不住冲了上去,喝道:“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年轻小女子不觉可耻么?”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看着她说:“你是什么人?敢来管闲事?胆子不小呀。”

“我是女人,看到姐妹受欺负,我就来气,不能不管。”

“哟嗬,你还挺狂,我不但要欺负她,还要欺负你,怎么样?”这小头目说着就上前要捏梅云凸起的胸。

梅云左手挡住他伸过来的胳膊,右手挥起一拳打在他面门上。小头目猝不及防,向后倒退几步。梅云上前又是一个窝心脚,将他踢了个仰面朝天。

另几个匪徒冲上来扑打梅云,叶万松三人也冲上前与匪徒搏击。几个回合,众匪徒就被打得屁滚尿流。小头目见势不好,喊了声“撤”,撒腿就跑,其余的匪徒也连忙跟着逃跑。梅云要追赶,叶万松叫住她:“我们地形不熟,也不知他们后面还有没有人马,不要追了。”

梅云从包袱中拿出件衣服,递给年轻女子,你把衣服换上吧。叶万松三个男子把身子背了过去。

梅云又问年轻女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在此遭难了?”

年轻女子说:“我叫魏晓荷,与父母去给姥姥奔丧,在此遭遇土匪。土匪要劫走我,父母奋不顾身与土匪搏斗,但寡不敌众,都被杀害了……”晓荷说到这痛哭失声……

叶万松等听了也都很难过。他们又安慰晓荷。

晓荷听说他们是跑江湖卖艺的,便说她从小跟父母学了些武艺,现在已父母双亡,要跟他们一起卖艺。叶万松见她无处可去,便同意了。众人帮晓荷埋葬了父母,继续前行。

又走了数日,一行人来到济南城下。正是春暖花开时节,市民们纷纷到郊外踏春赏景。叶万松等乘此机会在郊外搭了个场子卖艺。

演出了两天,他们精湛的武艺,精彩的表演,出众的相貌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来看他们表演的人越来越多。济南城内有名的齐大公子也来观看了。这齐大公子名鹏飞,字向远,父亲是当今朝廷户部侍郞。齐家除在京城有房产、商铺外,在老家济南城也有一大片房产,数间店铺,权势熏天,财力雄厚。在这样家庭长大的独子齐鹏飞自是傲慢骄人,不可一世。他来观看演出,场面也不一般,管家彭显带着十名家丁簇拥着他,在场子边立起一把遮阳伞,伞下放一方几,两把椅子。管家陪着齐鹏飞坐在方几后。十名家丁分列左右守护。方几上摆放着美酒、果品,齐鹏飞一边吃喝一边观赏演出。

演出没开始,管家彭显就对叶万松说:“今日我们齐大公子来看演出,希望你们格外卖力气。如果看得还满意,有五十两赏银,若是看得高兴,赏银一百两。”

叶万松也听观众谈论过这齐家和齐大公子的声势。既然银子给得多,他也点头答应,并吩咐众人都加把劲。

齐鹏飞来之前就听说万松班这班人中有两个小女子模样俊俏,身段窈窕。这也是他来看这个班子表演的主要原因。这齐大公子长相不错,身材匀称,面容秀美。他是个花花公子,家里妻妾成群,还经常在外寻花问柳,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魏晓荷先出场表演,叶万松给她起了个艺名“尖角荷”,是从“晓荷才露尖尖角,便有蜻蜓落上头”这段诗引来的。她着一身粉色绸缎紧身衣裤,油黑的长辫子盘在头上,英姿飒爽。手中拿着两把薄铁片串成的铁扇做武器,舞得摇曳生风。两把扇子忽张忽合,合起来时如短剑冲、刺,张开来如蝴蝶翩翩。

齐鹏飞两眼直直地盯着魏晓荷,好,这小妞真是不错,身段好,模样俏,功夫也不错。自己玩的女人多是柔弱女子,这样清丽又健美的女子还鲜有遇到,今日遇到了,便不能让她溜过呀。

管家彭显看到齐鹏飞直直的眼神,已知道他动了心思。

魏晓荷表演完毕,观众一片掌声,叫好声。

接着是梅云上场,她穿着蓝色短绫上衣,青缎子背心,腰间系一条大红绉纱汗巾,下身穿绿绸裤子,五色绫子袜套,花红鞋子。头上挽了一髻,耳边戴着一双金耳环。她不慌不忙来至马前,用手按住鞍子,不踏镫,将手一拍,双足一纵跳上鞍桥,左手扯住缰辔,右手将鞭子在马上连击几下,那马飞快绕圈跑起来。正跑之间,那女子将身一纵,跪在鞍桥之上,玩了个童子拜观音,赢得满场喝彩。接着又做了个镫里藏身,一个太公钓鱼,桩桩出众,件件超群。又赢得满场喝彩。女子下得马来,坐下歇息。

片刻后梅云站了起来,走上架起的软索。她在软索上前走后退,如同在平地一般。又在软索上做金鸡独立,一条腿直立索上,另一条腿直立起,脚扛在肩膀上。接着她又来个鹞子翻身,翻过后又稳稳站在软索上。众人都看得不错眼珠,连声叫好。

齐鹏飞也高声喝彩,又对管家说:“这小女子也是美人,身手功夫又胜过前一个,真是招人喜爱。你要想办法将她们招进家里,让我一亲香泽。”

管家彭显回道:“公子放心,我保证让公子随愿。”

齐鹏飞咧嘴笑:“你点子多,要抓紧办。”

“公子就等着好戏吧。”彭显也咧嘴笑。

梅云表演后李小虎上场表演醉拳,再接着孙乐表演猴拳,最后是叶万松表演剑术,各各精彩,观众一片掌声,一片喝彩声。

表演结束后,彭显走上前对叶万松说:“班主,我们齐大公子说你们的表演精彩,技艺高超,看得高兴,特奖赏纹银一百两。”说着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叶万松。叶万松接过说谢谢。

彭显又说:“我们齐大公子还说要请众位武林高人到舍下赴宴,犒赏诸位。”

叶万松本来就非趋炎附势之人,又见那齐大公子在看魏晓荷、梅云表演时眼神色迷迷的,便不愿接近他,于是说:“谢谢齐公子盛情,我们还要回去歇息,就不叨扰齐公子了,还请齐公子见谅。”

彭显忙说:“齐公子性情豪爽,喜欢结交天下高朋,现在是真心相请,请班主务必给个面子,屈驾赏光。”

叶万松仍然推脱:“多谢了,就不麻烦齐公子了,等以后有机会再到府上拜访。”

彭显果然点子多,又说:“你们不是还要收购古籍名画么,我们府上最近就收购了一些,是书香楼流失出来的,都很有分量的。”

叶万松一听这话,眼睛放光了,“如果有书画可以收购,明日我们可以到府上看看。”

“那就请各位明日光临府上吧。”彭显没有撒谎。齐鹏飞财大气粗,喜欢收购古董,最近收购进一批书香楼流失出的古籍、古画。

第二天上午,叶万松一行人来到齐府门前,彭显出来迎接,他对一名家丁道:“王路,将他们邀进门房坐坐,待我先进去通报齐公子。”

彭显来到书房,见了齐鹏飞道:“公子恭喜!万松班一行已过来了。”

齐鹏飞道:“好,好!如今人在何处哩?”

彭显道:“在下方才让王路等留他们在门房坐坐。在下先来通知大爷,要怎样玩法?”

齐鹏飞道:“我不过要与那两个女子玩玩,你安排一下吧。”

彭显道:“如此说,叫家丁拿些酒饭,在门房里给那一班男子去吃酒。再摆一桌在书房,叫一女仆出去,将那两个女子叫进来,只说是里面大娘唤她们玩耍。谁人敢进书房?两个小女子既到了公子这里,公子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齐鹏飞于是吩咐家丁:“拿些酒肴送到门房去。再吩咐一个女仆出去,说内室大娘唤二位女将里边去玩哩,暗暗引她们进书房来。”

家丁闻命,不敢迟慢,到门房将魏晓荷同梅云引进书房来,然后退了出去。

梅云、魏晓荷进了书房,抬头往室内一看,见室东首摆列一桌酒席,有两个男人在那说笑:一个是方才那个姓彭的管家,另一个头戴公子巾,身穿桃红缎子长衫,足下穿了双粉底乌靴,手拿一把大白纸扇,扇儿下系一个白脂玉的扇坠,也不扇扇,转过来将扇坠绕上来、调过去将扇坠摆开,一团心高气满的光景,原来是齐家大公子。两女子见室内并无妇女,便将脚步停住。

齐鹏飞道:“老彭,你看她两人怎么站下了?”

彭显道:“此辈戏子多善于做势拿腔。本不害羞,偏要扭捏出害羞的光景。现她们走着又停住,正是扭捏拿身分,叫我们下去迎她们的意思,我们何不就去迎迎,与她们携手而进,岂不快乐也!”

齐鹏飞高兴道:“使得,使得!”

二人走上前,到了梅云二人跟前。

齐鹏飞对梅云说道:“昨在郊外观见你二位表演,姿态确实非常美,看了令人难忘。今天特邀你们到家里,我们一起玩玩。”

梅云闻得齐鹏飞言语,觉他心怀不善,心中不快。说道:“刚才听说是大娘唤我们到内庭,于是同小妹来到里面,不知大娘在哪所房屋?望指引一下。”

彭显说:“昨日公子在郊外看了二位技艺,整整渴慕一夜。今日请你们的人,就是此位齐公子,说大娘相请,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齐鹏飞又接道:“说大娘请你们玩把戏,不过是个借口,实为请二位前来一块玩一玩,交个朋友。谢仪自然少不了,多于你们耍把戏数倍。”又说:“你们如果愿意,室内现备着酒席,请坐下我们共同边吃边玩。”说着他就来抓梅云之手。

梅云怒目圆睁,将齐鹏飞手打开,大骂一声:“好大胆的匹夫!敢来调戏姑娘!。”卷袖持拳,要打齐鹏飞。

魏晓荷也怒不可遏,抓住彭显衣袖要责问。此时门外边跑进几个家丁,拦挡二位女子。齐鹏飞、彭显看事不好,躲入后面房子去了。梅云、魏晓荷见众家丁相拦,以致放走了齐鹏飞、彭显二人,不禁大怒,便将众家丁乱打一番出气。

这几个家丁哪里是二位功夫女子的对手,被打得东跑西逃。二位女子为出气又将书房内摆设的酒席踢翻,将四只桌脚取下,把书房之内的古玩、器物、桌椅、条案,打了一个乱七八糟!

二位女子自内里打将出来,叶万松在门房内听得声响,连忙走出来观看,见二位姑娘各持桌脚两条在奋力击打物品。他忙问为什么,梅云如此这般把缘由诉说了一遍,叶万松听了气得跺脚。其它弟兄也都走出来相问,叶万松将情况一一说知。几个弟兄听罢也怒从心头起,将陪酒的王路等家丁痛打一番。王路等哀求道:“此事是彭管家与公子做的,跟我们不相干。我们都在此奉陪诸位,实在是不知里面情况,望英雄暂息雷霆之怒,饶恕我们吧。”

叶万松也不想跟地头蛇纠缠,以免把事情闹大,误了寻找书画的大事。遂带一行人回住所来了。

王路等见叶万松一行人离开了,便进到里边观看,只见书房及前面客厅已被打砸得一蹋胡塗,就如存放垃圾的地方一样。走到公子卧室门前,见门紧闭,用手连敲几下,里面无人答应。王路明白了,齐大公子还当是那二位姑娘来打,因此不敢答应。于是叫道:“那玩把戏的众人都已经走了,我们是王路等人,特请公子出来。”

里边听得是家丁的声音,彭显同齐鹏飞才放心开门,走了出来。到了书房,抬头一看,室内各种摆设都给打坏了。又听得有人在角落里呻唤,齐鹏飞命王路去看,原来是家丁李龙。他是被梅云一脚蹬在脚上,脚骨蹬折了两根,不能动弹,瘫在地下呻唤。齐鹏飞对彭显说道:“幸而你我逃得快,不然也要被她们打得起不来。没想到这两个小女子这般利害,怎样才能出今日这口气呢?”

彭显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清晨,合府男丁,不拘护院、家丁,都集合起来去到西门外马家店,将万松班这伙狗男女打他一个筋断骨折,然后拿个帖子送县里,让县太爷重重处治,显出大公子的手段。”

齐鹏飞依了彭显的话,吩咐家丁、护院、保镖等做好准备,明早前往西门外万松班一伙所住旅馆厮打复仇。

第二天吃过早饭,彭显便带人到万松班住处寻衅复仇。可到旅馆一看,万松班人等已离开,人去房空。

原来昨晚回到旅馆后,叶万松便同伙伴商议。叶万松说,今日我们打了齐府的人,砸了齐府的物品,齐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明日定来打架复仇。他们是地头蛇,人多势众,又能得到官府支持,我们硬扛必定吃亏。所以我们暂息一晚,明天清晨要离开此处,避避风头。伙伴们都点头称是。于是他们一清早就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