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之谁解谜局

更新时间:2019-12-30 01:01:26

江湖之谁解谜局 连载中

江湖之谁解谜局

来源:落初 作者:江云梦飞 分类:武侠 主角:韦孟 人气:

《江湖之谁解谜局》为江云梦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十几年前皇宫内丢了一块蕴含机密的刻铁石国相家里丢了两岁的小女儿跃过高墙回首一瞬,那张没有脸的脸被一个作客的小男孩记住多年后,他踏入江湖寻找答案才发现谜局难解江湖之外,还是江湖江湖是人生之始,也是你的宿命结局人在江湖,哪里能离开水———友红亚的未之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总管府内。

下属和幕僚散去,屋内突然寂静下来。

柯博虎靠在桌案边:“云儿,十三年前,京城皇宫中丢那件东西的事情,你还时常想起么?”

柯云吃了一惊。

他是个听话的孩子,平日爹爹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问的,他绝不会去主动提起。

但他也不是个庸碌的,只知服首帖耳的青年,他十四岁上战场,驰骋疆场八年,现在也只有二十二岁,却一把冰钢剑威震边关,流过的血像河一样。

他对父亲更多的是信任,他和父亲之间更多的是不用言语就彼此心灵相通。

十三年前那件事,他知道事关重大,爹爹不提,他也从不说起。

“爹爹,是孩儿没有用,那次失手,误了爹爹的大事。”

柯搏虎沉吟片刻,父子密谈,也没有仆人来点灯,父子俩就这样共处在昏暗中。

朝堂之事,比战场上更血腥,更凶险,也更阴暗龌龊。

所以,他一直致力于把柯云培养成一个简单的军人。

“怎么能怪你呢?好在你活着回来了,也没有受伤,不然爹会多内疚。但是,那件东西自此从宫中失去,也有十三年了。虽然表面平静,但十三年来,各方势力都在暗地里紧锣密鼓的查探,从来没有放松过。”

柯云低下头,那时他才只有九岁,当时失败而归,父亲只是后怕他遇到危险,因此这件事很长时间父亲都不太提起。他又想了一下道:“可惜孩儿功力尚浅,辩不出交手之人的武功路数。”

柯搏虎摆摆手:“当时只是因为你个子小,容易溜得进去爹才狠心让你去。为父在想,你交手的那那个人,为什么可以进到皇宫?”

他转而道:“最近北燕那边有一些动向,甄受商已经离开京城。”

柯云从父亲的口气里猜到了什么:“爹爹的意思,是说甄受商已经有了方向?”

他说着,无端地觉得有些冷,书房外风吹树叶的声音传了进来。柯云不由心绷得紧紧的。这里是边塞,紧临大漠,风沙是常见的事,只是黑暗中听着很是瘆人。

柯搏虎在黑暗中笑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你当年就已经告诉我了。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提起,是怕你心里有阴影,毕竟那时你年纪太小,受到的惊吓太大。”

柯云心里突然有些温暖,父亲要求他极严格,冷脸的时候多,这让他从小在父亲面前更像一个下属,而且是被要求更严格的下属。对于父亲,他更习惯的是被命令,而不是这样家常似的聊天。

他不由问道:“爹爹,您是不是还想让我再回忆当时的情景,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柯伯虎嘉许地笑了:“说你没聪明机灵,其实你也是很聪明的,只是不机灵罢了。”

柯云差点乐了,想不到爹爹还这么有幽默感。只是他觉得自己既不聪明也不机灵,但罕见地被父亲夸奖了一下,一时有些不好意思。他用力回忆着,想找些新的线索:“今日再想,还是有奇怪的地方,扔我出宫墙的那个人,他没有杀我,而且……”他更用力地回忆,似乎进入一个冥想的境界,“他似乎是不想杀我,甚至不想让我受伤,只是不想让我妨碍他。当时情形紧急,我没有细想,现在忆起,他拿捏的太好了,应该武功很高。虽然我被摔蒙了,但他将我扔过宫墙竟然没有让我受伤,应该在最紧迫的时候仍然十分小心。而且,他的动作……似乎还有点……”

柯搏虎的眼睛盯在儿子的脸上:“还有点什么?”

柯云还在回忆着:“还有点温和?”

柯搏父倒吸了一口气:“你是想说,温柔吧?”

柯云搔搔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是个清秀而英气勃勃的青年,十四岁上战场,作战勇猛,不知道受了多少伤。和他的清俊外表不同,他的剑令北燕军队闻风丧胆。他虽然年轻,但在敌人眼里,形容他的,只有稳,准,狠,快几个字。

他是个标准的青年武将。所以,他甚至想不到用温柔这个词来正确形容。

柯擒虎沉吟道:“那人扔你出来,显然是拿准了力道,让你一时爬不起来又不会受伤,而且算好了时间,等你爬起来,里面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你说这人是不是很可怕?”

柯云愣了一下,他突然喃喃道:“没有觉得可怕,那一瞬间的动作,现在回想,弥漫着一种很温和的气息,总觉得可怕不起来。”

他似乎还是不会说温柔这个词。

柯搏虎十分了解儿子,今天柯云说的,无疑是多年前未曾讲过的新的线索,也许对他十分有用。

这个人,显然不仅是简单的不想伤害柯云,甚至心里对他是怀有关爱的。能是谁呢?进得了皇宫,要和他抢那个东西,是敌人;但,又对柯云很关爱。

柯云轻轻道:“爹!”

柯搏虎眉头一挑,嗯?了一声。

柯云道:“爹爹,玉怜珠……”

柯搏虎猛地打断他:“打住!”

柯云一惊,柯搏虎道:“你对付不了玉怜珠,就干脆不要去想这个人。爹还有聪明。”

柯云吃惊地睁大眼睛:“爹!今天我看到聪明的武功,他确实很灵性,但绝不会是玉怜珠的对手。”

柯搏虎一脸的无可如何:“说你不机灵吧,你就真的马上表现给爹看。和玉怜珠纠缠,靠的是武功么?是这里!”

他指着自己的大脑袋。

父子俩长得一点都不一样,柯搏虎高大魁梧,剽悍如一头猛虎,而儿子柯云虽然英气勃勃,有武将的风采,却五官清秀。

柯云虽然恍然,却仍然不放心:“可面对面对决的时候,智商就不够用了,否则吕蒙可以直接和关羽打了。”

柯搏虎放声大笑。

半晌才止住笑道:“说你不机灵,但你终究还是聪明的,真是爹的儿子!”

柯云心说,这又绕回来啦!

柯搏虎道:“聪明不再是官家子弟,他已经是江湖中人,还是个孤儿。单从武功来讲,哪里有绝对的天下第一。江湖本来就是凶险倍至,他必须自己解决问题。当然,”

他又搔搔大脑袋:“当然聪明必须将武功迅速再上好多个层次,因为,还有一个人需要他对付。”

柯云好奇道:“爹爹,是谁?”

柯搏虎看着柯云:“孤鸣鹤。”

一向沉静的柯云嘴巴都张大了。

孤鸣鹤!

他突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不仅是孤鸣鹤这个人。

而是这个人的动向,预示的是国朝与北燕的战争动向。

沉寂已久的孤鸣鹤,难道……

柯搏虎拍拍柯云的肩膀,大约今天孟聪明来了,他十分的高兴,他平时跟儿子可没有这种亲昵的举动。他对柯云道:“我们去借聪明的光吃宴席吧!你娘对咱们父子俩可没这么上心。咦,今天没有见到灵儿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