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帝情缘

更新时间:2019-11-24 10:58:11

仙帝情缘 连载中

仙帝情缘

来源:落初 作者:龙啸客 分类:仙侠 主角:王陈 人气:

《仙帝情缘》为龙啸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凌星城,一位小乞丐名唤阵耀祖为了给心爱的妹妹青儿弄一只鸡腿吃,把讨饭的地盘让了出去,为了养活生病中的爷爷和幼小的妹妹,去罗山砍材,遇到受伤的魔狐兽而被追至悬崖,人兽双双掉落,福缘深厚的他得遇上界逃亡在此的紫真教创派祖师紫阳道君,传授神功秘法,许以铲除上界紫真教叛逆,还三界安宁之责。后被翼仙门掌教重阳发现青儿身怀黄鸣之体,和哥哥及五个小伙伴带上翠微山,可惜六年后凝练不成气海被赶出翼仙门,后才知自身被恩师把气海开拓过大,又没练习洪钟罡气这种不世神功,以至浪费了六年时间,下山后几经苦练修为大进,在一帮修真之士扶助下,创建了紫真教,耀祖宅心仁厚,为朋友赴汤蹈火的情义感动下,紫真教吸引了八方修士,定鼎黎承大陆,最后功成得道升天,在上界又几经磨难终于统一了仙界,形成一个稳定的仙家乐园,而我们的主人公更是被推举为一代天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哇!好肥的野兔啊!要是逮住了,妹妹和爷爷就有肉吃了。心里一阵狂喜,拿着砍刀猛追过去,野兔一受惊,就往林子深处跑,一个孩子拿着把砍刀,径直往森林深处跑去,什么魔兽吃人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跑着跑着,野兔一个窜身跑了个不知所踪。该死的!耀祖火气大发,那还管什么危险不危险,拿起砍刀就往草丛里挥去,一边挥着刀一边用嘴喊着,想把野兔给轰赶出来。

吼!一声大叫,浓烈的野兽气息迎面扑来,一只似狐却长着独角的大家伙正呲牙咧嘴的对着他,这家伙还受了伤,现在后腿还在流血,血红的眼睛泛着青光,瞅地耀祖一阵哆嗦。

这不会就是魔兽吧!心里暗暗道,狐狸好像没有长这么大的,以前见过有钱人家杀狐取皮来着,再说也没有长角的狐狸,自已不是见到有人进山猎杀魔兽吗,肯定是被人打伤的魔兽了,一想到此冷汗直冒,终于扛不住心里的害怕大叫一声妈呀!赶紧掉头就跑,此时恨不得多长二条腿,那还管东西南北,往前狂窜而去。

这只魔狐兽正是近期罗山传出吃人的魔兽,它们是群体动物,来到罗山外围总共有好几只。这只还没成年的幼兽,被围猎的人打伤,正惊惶失措离群逃到外围养伤,被耀祖打扰正是犯了它的逆鳞,吼!的一声追着耀祖,一口咬了过来,耀祖弯腰一窜躲过了兽口,吓得哇哇大叫。

要不是魔狐兽受伤,那还有让他跑路的时间。耀祖一边躲着兽口,一边拼命往前跑,慌乱中已往大山深处驰去,罗山处处沟壑此时耀祖已跑到一片断涯处,往下一看深不可测,雾气蒙蒙中让人产生胆颤心惊之感。

退路已断,回头魔狐兽的红眼就在不远处,深长的舌头正流着口水。惶恐地瞪着魔狐兽,一人一兽对峙着。耀祖瞅着头皮发麻冷汗直流,心想照此下去非丧生兽口不可,情急之下把砍刀往身前一挥,再弯腰拿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一手拿刀一手拿着石头想吓唬住魔兽。

魔狐兽一跛一跛地逼了过来,呲着牙,红眼对着陈耀祖已恨不得马上香下他,那会怕一把小砍刀和石头,吼叫一声猛扑了上来,耀祖此时不知那来一股猛劲侧身一闪,猛地抱住魔狐兽的头,一刀朝着魔狐兽的头狠狠砍了上去,嘴里大骂“老子让你吃我,我让你死”,说完还一口使劲咬向魔兽的头颈。

魔狐兽吃耀祖一砍刀,头上已受重伤,又给咬住头颈疼地在地上翻滚了起来。耀祖双手死死抱着兽头狠命地咬住头颈。魔狐兽吃痛之下,一只后腿往前使劲一蹬,想甩掉耀祖,巨大有冲力让整个身子腾空而起正好落在了悬崖边上,跟地上的棱石相撞,发出嘭地一声。一人一兽顿时失去重心,嗖!的就往山下掉落了而去。腾云驾雾的眩晕感让他晕厥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耀祖苏醒了过来,眼睛刚想睁开看一下,突然一阵巨痛袭来,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里还喝着一种很腥味的酒,睡在一张软软的皮毛上,好舒服啊!。。。。。。

啪!啪!一阵冰冷的雨水打在了身上,激的全身一哆嗦,耀祖从梦里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自己正趴在魔兽的身上,嘴到现在还咬在魔兽的脖子上,不知喝了多少兽血,由于长时间的咬合,嘴巴都僵在那了,费劲的用手把嘴从魔兽脖子上拔了下来,双手按着腮部按摩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擦了下嘴边的血渍。起身一看,旁边一大段树技,身下一只血肉模糊的魔兽,这才想起从高处掉下来的事,抬头往高处一看隐隐约约,老天这么高!,再往地上看摔得不成样的魔兽,苦笑一声,不知该谢谢你还是要恨你。不是你挡住树枝,垫在身下,我可能就摔死了。得!你也算死得其所了。

咕噜噜!肚里一阵轻响,也不知多长时间没吃过东西了,往身上一摸,幸亏王大娘给的打糕还留有一点,随便往口里一塞,看到砍刀就掉在魔兽头的边上,拿了起来。嘻嘻!这么大的魔兽可不能浪费了,拿起砍刀几下就把魔兽的角给砍了下来,放在了怀里。看从如此之高的空中摔下来居然没把这魔兽皮摔散了,用手摸了摸还这么柔软,心里一阵窃喜,可以给妹妹做个皮袄外套。用刀慢慢把皮拨了下来,顺便还砍下二只兽腿,心里美滋滋地。一想全家人可以吃好几顿肉了兴奋不已。到旁边砍来几根藤条,把皮毛和兽腿捆绑起来背在自己身后,看了看周围,原来是一条峡谷,植物茂密,宽有几十丈,视线之内还算平缓,抬头透过树梢往上有如刀削一般。峡谷往二边廷伸开来,不知尽头,拿起砍刀挡在胸前,想了想往一边走去,没走一会就已到了尽头,心里一愣,没路了,老天爷!你没把我摔死不会想困死我吧!,耀祖站在绝壁前无力的坐在地上。

猛的一拍头,哎呀!不是还有一边吗?心里升起了希望,身上马上激发出了力气,赶忙往另一个方向急驶而去,越往前走峡谷就越小,走着走着,二边的崖壁就只能容一人通过了,再往里走二边的巨石挨在了一起,当中只有一条小缝能通过,幸亏耀祖是个孩子,身材细瘦。但也使尽了吃Nai的力气才从石缝里挤了出来,一看前面突然开阔起来,只是雾气蒙胧,看不到几丈外去,也不知尽头是那里,赶快向前跑去,一面巨大的石壁横在眼前一看心里凉了大半截,飞快往旁边跑去,转了一圈又来到刚刚站立地石壁前,原来是一座天然的桶型盆地,这下是彻底绝望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毕竟才八九岁的孩子,遇到如此绝境那个不慌啊!。

哭着哭着想起了自己生病的爷爷,和自已最为疼爱的妹妹,他们如果知道自已出了事该着急成什么样,爷爷又走不动,不知才五岁的妹妹如何活得下去,一时悲从中来,越想越伤心,越哭越想哭,哭累了,坐在地上,抬眼望天。此时雨已经停了,雾气慢慢的散了开来,周围的景致也露了出来,四面全是高耸入云的绝壁。彻底绝望的他出现了幻觉,恍惚中眼前好像看见妹妹正对着自已哭泣,他想走过去安慰,但妹妹越哭越远,自己怎么都追不上,只听见妹妹的哭声越来越凄婉。内心一阵呼喊,我不要妹妹哭,我不能死。求生的欲望强烈的升了起来。

头脑一下清醒了过来,我要想办法出去,整个人重新有了力量,站起身仔细围着崖壁找了起来,那怕一丝缝隙都不放过,找着找着就在希望渺茫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的崖壁没有前面的直,而是有不少的石块突出在外面,朝上一看十几丈以上有一棵很大的松树横跨出来,再往上有云雾的遮蔽看不太清楚上面的情况。

耀祖上来用手攀了一下突出的石块,非常的结实,这处崖壁突出的石块非常多,倒是可以用力攀登上去,就不知松树上面还有没有可以攀登的石块,也不知上面有多高,反正已经没有退路,横下心也要攀上去看一下,用手拽紧石头整个身体贴近崖壁,象壁虎一样慢慢地向上攀去。

从小东奔西走讨饭,虽然瘦弱但小身体还是挺灵活。登上几丈后越往上攀体力消耗越大,已然累的满头大汗,想把身上的皮毛兽腿扔掉轻松点,一想自已还要给妹妹炖肉吃和做皮袄又是啥不得。小孩的心Xing一但使出,六头牛也拉不回来,此时也不瞧瞧自已身在何处,命都快没了还想着给妹妹的皮袄。可见对妹妹的爱有多深。

咬了咬牙坚持着往上攀,突出的石块异常的锋利,不一会双手已经流出了血,眼看越来越接近松树,能让手抓住的石块也越来越少,而且不是在树的下面,有点向树的一边偏离开去,等攀到和树一样高的高度时,和树已有一点不远的距离了,往树的方向一看,大树好象是从一个山洞长出来横越在外面,此时自已和松树有点距离,再抬头往上看,一眼望不到边际,崖壁的突石已没有几个,心里不禁一凉,想去树洞看一下又和树有一些距离,险险地伸过去一只手,只差一点就是抓不住树干,思来想去往上再攀了一点上去,再无可让抓手的突石,狠了狠心见石壁上有一条裂缝,脚上一用力,伸手抓了进去,被石缝中锋利的石片割地鲜血直流,啊!的一声痛地差点松开了手,幸好强烈的求生感让他稳了下来,牢牢贴在石壁上。此时比树已高了大半个身子,探身一望,确实这棵松树是丛一个山洞里横跨了出来,洞里黑呼呼的看不清楚里面的景物。

要想抓住松树只能横着跃身过去,才有可能去到洞里,往下一看山谷里的景物变得很小,看得人一阵炫晕。咬了咬牙把心一横。

拼了!猛地往松树的方向一跃,双手紧紧抓住松树的树干,树干吃得重物上下颠簸了一下,吓得耀祖双手双脚死死的扣在了树干上,幸亏这树是从山洞里长出来的,树干也比较粗,只是晃了几晃就停住了,耀祖双手双脚来回缩动,象猴子似地爬到了洞口,呼呼地喘着大气,一想刚刚的情景真是悬而又悬。

休息了有大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打量了起来,此处正是悬崖的中心处,正好被大树所挡,如果没有攀上来根本就看不清,这树的后面居然是别有洞天,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个山洞,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洞里有没有路通向外面了,带着满身希望,整了整身后面背着的皮毛,从腰间拔出砍刀,小心翼翼的摸向洞里。

山洞只有一人来高,非常的窄,里面黑不见底,用刀在前面挥着走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两边好像开阔了起来,里面有一些亮光闪了出来,心里一喜,急步往前走去,越往前走越亮,一到尽头才看到是一扇石门,亮光就是按在石门上的一颗宝石,发出的荧光,如此光彩夺目的宝珠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用手轻推了下石门,吱!地一声石门应手而开,里面空空的一间大石室,四角嵌着和石门外一样的宝石。亮如白昼。

再往里走看到几间小石室,每一间都是关着门,推开一间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依着边上的一间石屋打了开来,一阵药香传来,一看一座巨大的药炉散发出淡淡的药香,一排木架子由于年代久远已有大半腐朽,上面的坛坛罐罐摔落在地上,有大半破碎开来,露出一些丹丸,虽已腐朽,还是散发出浓厚的药香。这间想是以前主人炼制丹药之所,退出石屋来到中间的一间石室,用手轻推了一下门,也象外面的石门一样轻轻一碰就开,好像这里的石门是纸做一样,不费什么力气。

走进了里面,感觉象是主人居住的寝室,一张石榻上面放着一只蒲团,由于时间的长远,已经腐朽。蒲团的前面放着一个盒子,也不知是何种材质所制,古色古香。除了这些,里面空空如也,走上前去想打开盒子看看是什么,手刚一确碰盒子,石室的石门刷的一声关了起来,嗡地一声,整个房间震荡了起来!。石榻慢慢下沉到地面平齐,一具黑亮的人体骨架带着森森地死亡气息,由蒲团下方升了出来,二只空旷的眼窝闪着丝丝红光,嘴巴上下开合着喷出一缕缕白气,二排牙齿碰撞发出地声响让人头皮发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