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狐作仙为

更新时间:2020-02-12 04:54:46

狐作仙为 已完结

狐作仙为

来源:落初 作者:云生海 分类:仙侠 主角:玉帝小道士 人气:

主角是玉帝小道士的小说《狐作仙为》此文是云生海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单纯的小狐妖无法修行,迫于无奈留在道观安心做了个惹是生非的小道姑。日子无聊调戏花妖,热血心肠帮助蛇妖,又引来江湖侠女芳心暗许,这日子用她的话说是精彩,用她师兄的话说是作死!作来作去还真就祸端降临,道观被砸,师父重伤,疼爱她的师兄也要离开!她才不要失去所有,反抗,反抗,反抗!妖族快到口袋来!  新书开坑,《银货难两讫》正在连载,请多多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拒入仙门

智娆缓缓抬起手,那根一只攥在手心的藏蓝色束带轻轻落在地上。

“濯清,濯清,智娆回来了!”

濯清含泪点了点头,轻声笑道:“是啊,智娆回来了!”

智娆咧开嘴笑了起来,眼泪却跟着哗哗落下。“智娆回来了,智娆是个勇敢的娘亲,对不对!”

濯清点了点头。智娆更加开心,看了看立在一侧的积善,张着手要抱孩子。积善看了看对方那条尾巴,犹豫着不敢上前,却被对方太过渴望的眼神打动,缓缓将孩子递了过去。

智娆温柔地看着,抬起手想捏一捏孩子的脸,可那双手,却几近透明,什么也碰触不到。智娆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若隐若现的双手,惊恐地望着濯清,

濯清心中不忍,强行提起一口真气,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噗”的一声,呕出一口鲜血,染湿了前襟。积善急声阻止,“师兄,你将真气全输给了这孩子,若再强行运功,会~”

“积善!”濯清低声呵止,无力叹道:“智娆,对不起!我以为~”

智娆轻轻摇摇头,“濯清,谢谢你救她!”

濯清忍住眼泪,愧疚难当,“智娆,那孩子体内有两股力量在相互撕扯,我勉强用真气暂时压住,只是,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智娆终于明白了,轻声自语:“他说,连云珠是天庭至宝,能化解一切妖邪之气。本以为可以压制我体内的赤金丹,没想到最后竟连同赤金丹一起落入了这孩子体内。”智娆望向濯清,眼中带着恳求,小手想扯扯濯清的衣袖,终是什么也没抓到。

“濯清,濯清,你答应我,帮我好好照顾她,不要让她同我一样,受这些痛苦。好不好,好不好?”

“濯清,濯清,你答应我,明日给我带桂花糕来,好不好,好不好?”

“好!”

“好!”

濯清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以前如此,现在亦如此。

智娆终于放下心来,提在胸口的最后一口气也渐渐散去。她的整个身体已经开始缓缓消散,嘴角却扬起甜甜的笑容,轻声呢喃:“濯清,我困在山洞之中,孤单寂寞了上百年,修得人形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你。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后来才发现,原来不行。再后来~~~~~~,濯清,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爱恨情仇,原来这么疼,这么疼~”

那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濯清捂着脸,他不敢看,不想看。积善动了动站的发麻的脚,忍不住轻声唤道,“师兄,那个~那个,没了!”

如果不是这一室的血腥之气,如果不是那个安稳睡在积善怀里的婴孩,濯清多么渴望,这只是一场梦魇。那个明媚的少女,依旧隔绝在结界之外,快乐无忧地活着。他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她所说的“爱恨情仇”指的是何人何事,他只知道,结界之外,那座空灵的山上,那颗寂寞的心上,再无笑声。

“师兄,你和师父都要飞升仙界了,我、我自己也养不了她啊!我看不如送去山下农户家,你看好不好?”积善咧着嘴试探着说道。

濯清淡淡看着那婴儿,整颗心竟有些冷。“如果找不到化解之法,这孩子必死无疑!”

“难道在此之前,师兄还要次次用自己的真气压制吗?还有啊,那个,那个女~她说的什么珠什么丹是怎么回事?不如我们去请教师父吧,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的!”

“不行!”濯清断然拒绝。心道:听智娆的意思,那连云珠是天庭之物,如果被师父知道,他必定会要我归还。如果真是这样,那智娆的孩子岂不非死不可?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三天后你成了仙,躲在天庭享清福,叫我一个老道士带着个孩子算什么?”积善一想到未来的生活又将再次陷入黑暗,满腹抱怨脱口而出。

濯清一愣,似乎现在才意识到,一旦飞升仙界,他便不能随时照看这孩子。只余下一个修行尚浅的积善,又如何能压制住那两股奇特的力量。

濯清低头看着那个孩子,粉雕玉琢,却如最脆弱的瓷器。他轻轻伸出手,想点一点孩子的脸,却又胆怯地停住,无奈轻叹:“智娆,你看,无论我怎么努力,都逃不开,逃不掉!”

积善抱着孩子躲在自己的屋里,开着半扇窗户,竖着耳朵死命听着。他实在害怕,那两个仙风道骨的人,一个不小心把这青云观掀飞了,那他以后铁定要露宿街头啊。

“剔除仙骨?”玉玄真人不解地看着一进门就跪在地上的濯清,他还以为他是进来感激自己出手救了那个狐妖,却不想竟是要自己帮他剔除仙骨。

“是,徒儿既然决定不入仙门,那这仙骨徒儿受之有愧!”濯清直直跪着,神情坚定。

“不入仙门?”玉玄大惊,紧接着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你、你知不知道,成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来的福分,你竟然、竟然弃如草芥?”

“师父,你可记得徒儿央您教习法术时说过的话?”濯清双眼清明,望着玉玄缓缓说道,“徒儿说‘您在青云山上设下三重结界,我亦在心中设下三重。如果我能自行打开山中结界而使心中结界不破,自此断情绝爱,一心修行!’”

玉玄点头回道:“为师自然记得,当时你只用了短短数日就破了师父的结界,自此潜心修行~”

“我不曾进去!”濯清打断玉玄的话,淡淡说道:“师父,我不曾进去,不敢进去。我站在结界之外,看着再无阻拦的另一边,我连跨入一步都不敢。师父,您还不明白吗?那是濯清的劫,如果我自己跨不过去,即便是飞升仙界也是枉然。”

玉玄怔怔地望着自己养了十九年的徒弟,愤怒,痛惜,无奈,齐齐涌来。梗在心头,宛若重石辗压一般,疼的他滴血,疼的他绝望。

再开口时,声音已苍老无力,“为师无能,渡不了你的劫,也无法帮你剔除仙骨。为师不知道,这凡体仙骨究竟于你是好还是坏!你去吧!为师累了!”

濯清双眼微红,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站了身,整理好道袍,单手置于胸前,行了一个道礼,朗声说道:“无量天尊!徒儿濯清,恭贺师父荣登仙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