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穿入洞房:夫君别乱来

更新时间:2019-10-17 03:07:39

穿入洞房:夫君别乱来 已完结

穿入洞房:夫君别乱来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火凤 分类:玄幻 主角:麦狄龙玉 人气:

完结小说《穿入洞房:夫君别乱来》是火凤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麦狄龙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到洞房,被美男吃干抹净。荒唐公主留下好大的烂摊,家有四驸马,个个帅得离谱,对她恨之入骨!脸上笑兮兮,是谁派来的潜伏?裹床单时的深情,转身化成烟云!阴险阴险,狡诈狡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朝中斗,家中斗,商场斗!谁才是她生死与共的真命天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不铭突得回头,惊喜渐渐地浮上了嘴角。龙依依淡笑道:“看到你的笑容,真不容易!那就算我这件事办对了!以后,你要好好努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如果你觉得做驸马有损你的自尊,你可以离开公主府。或者,你写张休书给我也行!总之,现在的百里云罗不是以前的百里云罗!不过,你得教我武功!走了!” 龙依依说着,抢先一步,背着他挥了挥手!萧不铭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回神!耳际里只响着一句话,现在的百里云罗不是以前的百里云罗?什么意思?她居然让他写休书?她变了,可是她为什么变了?怎么就变了?是啊,从昨天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人能一夜间就变的吗? “不铭,怎么了?公主……”梁子秋看着院中失神的萧不铭,轻拍了下他的手臂,关切地道。那个刁蛮公主,又责难他了吗? “没什么!”萧不铭说完,提了提剑,转身离去。梁子秋抬了抬眼睑,萧不铭自从进公主府,跟谁都不多语,他是谁的人?梁子秋招来了侍卫,侍卫在他的耳际,轻声嘀咕了一声。梁子秋紧蹙着眉,诧然地道:“真的?没有听错?” “千真万确!公主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是笑着说的!”侍卫也觉得不可思议。 梁子秋还是不信,难道这个女人有了新宠,想休了萧不铭?梁子秋往她院里而去,欺人太甚。她以为,他们是愿意呆在公主府吗?梁子秋进了院,厅里传来了说话声,圣廷枫哈哈大笑道:“公主,果然是厉害,这么说,我可以出公主府了,也没有人敢抓我了?”“不过你可记住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否则,我要说句话,还是要抓你的!我向皇上保证,你已金盆洗手了。如果你再惹出事,那我也救不了你!” “知道了,你放心,我圣廷枫答应的事,绝不食言!以后有公主在,谁要去做强盗,金盆洗手,金盆洗手了……”圣廷枫被关了几天,已经双脚发痒了,急着想出门去了。 “好,不会让你白做事的,三年后,我会给你一笔本钱,让你做正经的生意!” “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公主有情有意,我圣廷枫愿为公主效力!” “哼,别跟我提什么夫妻,从现在起,我们不是了!你只是公主府的一个门客!” “啊?为什么啊?我们可是说好的……”圣廷枫蹙眉,不要,他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了。“协议不是改了吗?本公主一个男人都不想要,你可以走了!”龙依依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面无表情。丫的,别再跟她提什么,他上床的合同,听着让人倒胃口。还动手动脚的,恶心…… “好,好……这事以后再说,我先出去逛一圈,都快憋死了!”圣廷枫一阵风似的,出门去了。反正,这个女人他要定了,就死赖着不走!龙依依吁了口气,这些男人她需要的不是床上功夫,而是真功夫!正想着,一个身影缓步进门。背光而立,但一手负后,一手持前,书生意气,俊美不凡。龙依依诧然地盯着他,难道这个人就是梁子秋?又一个帅哥,龙依依现在觉得,没准这个百里云罗是个疯狂的追星族,看到美男就想追! “公主,刚刚听说,你要休了萧不铭?这是何意?你可知,这样做,他会更加被人嘲讥?”梁子秋上前,一脸严肃地道。 “道听途说!真奇怪,我是给他一个机会,你们不是都觉得当驸马很憋屈吗?” “是,可现在……”梁子秋语塞,她一脸无辜地盯着他,让他说不出话来。他这是在干什么?以大丈夫的身份来给别人讨说法吗?丢人…… “我根本没有你想的意思!愿意留下就留下,反正公主府大的很,不能做夫妻,也可以当朋友!我是让他休了我,你也可以休了我,我只是不想你们怨恨我。表面上委曲求全,心里却恨不得我死!你们随时都可以提出来,我绝对不会强求的!”龙依依正色地道。是的,这些美男想留就留吧!至少养眼!而且都是人才,要是真想暖床,哼,也不错嘛! “你以为这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吗?好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有时好心也会害死人的。”至少现在不是时候,谁敢休公主?被公主休了,还能立足于世吗?萧不铭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否则他怎么会忍下来? 龙依依紧蹙着眉,就是说他们继续过一女几夫的日子?切,休了她,不就是当不成官了吗?切,这些男人,个个都阴险,都没有那么简单。是啊,他们当初要是不答应,皇帝会强行逼婚吗?逼一个说的过去,逼二个不太可能吧!说来说去,他们是相互利用。龙依依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随你们吧!” “公主,我看好铺……大哥也在啊!”欧阳逢春兴冲冲地奔进了房,满头汗水。 “逢春,你这是?”梁子秋望了望欧阳逢春,又望了望龙依依,奇怪! “哪里?不是让你给我一个计划书的吗?这样好了,我来出资,算你们每人一份!”“啊?不是要开我欧阳家的布庄吗?我借你的钱,会还的!”欧阳逢春愠怒,他忙乎了。还给她的男人忙乎,真当他是妾男了。可恨…… “欧阳家的布庄你觉得还可以用吗?你家人能活下来,是本公主出面保下来的。按礼说,这是皇上循私。难道你想让天下人以为,皇上冤枉了你们吗?如果是冤枉的,皇上为何不将抄没的产业还给你们?如果没有冤枉,欧阳家的布庄为何又开业了?你觉得合适吗?”龙依依的话问欧阳逢春哑口无言,怔怔地盯着龙依依。另一个惊讶的人,便是梁子秋。眸子微敛,说不出的诧然。 “不就是一个名号吗?江山都可以改名,你欧阳家的布庄改个名又如何?本公主决定,在京城开一家最大最豪华的布庄,要么不做,要么就是最好的。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第一,去找四间门面连在一起的,给足钱,他们一定愿意搬!若是有茶楼酒楼这样的房子更好!二,去联系货源,这个应该容易吧!三,去各地物色最好的绣女与做衣工。这里面,本公主占五成,你占二成,其余三人各占一成!以后赚什么钱都是这个规矩!有意见吗?”龙依依双手执后,正色道。 “没……没意见,可是公主,咱们是开布庄,要茶楼这样的房子有什么用啊?”欧阳逢春被震憾了,晕,谁指点了她?是梁子秋?可是梁子秋为什么也一脸惊讶的表情啊?还有这个淫女,怎么要经商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要开全京城最大的布庄,我们做的是有钱人的生意。不是扯扯布,等着做衣就行的!嗯……还有要有茶厅,还要有更衣室,还要有做工的地方,还要有做好的衣服的陈列地方!一时间,我跟你说不明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你先去看铺子吧!至少四间,什么生意都要有个排场!不过,我跟皇上说过,不会以皇家的权势压人的。除非有人以权势欺侮到我头上……” “明白了,公主也懂经商?怎么比我还熟路呢?”欧阳逢春忍不住问道。 “呵呵,天下没有学不会的,只有不想学的。本公主突然想学了,出去转转就学会了!本公主想学的东西,没有学不会的,皇上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各位,本公主若是认真起来,也许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哟!”龙依依勾起了得意的笑,负手出门。笑嚷了声:“春天,我饿了!” “春……天?大哥,你觉不觉得公主怪怪的?怎么回事啊?”欧阳逢春轻声道。 梁子秋紧蹙着眉,若非他亲耳所听,绝然不信。难道说这个女人番然醒悟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人还能这样变的?他从来都不怕她,也不愿意跟她同房。只所以不爱,所以也无谓她有几个男人。可是今日看到她这样,梁子秋的心里反而有些担忧,不会是皇帝跟她说了什么吧?皇帝承诺将皇位传给她了吗? 午后,龙依依小睡了片刻,起来时,听春天说萧不铭已经来了,在门外等着。龙依依急忙下了床,穿着一身内衣就出门去了。龙依依淡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今儿我们学什么?” 萧不铭拧了拧眉,这个女人怎么不穿外衣就跑出来了?她这是真的要学武吗?还是又借口调戏?可是她居然说的这么客气,像是朋友相见!萧不铭真的不懂了,他想了许久,觉得回来时她说的话,一定是在试探他!他的秘密是不能泄露的,所以他不能离开公主府,忍辱负重是他要做的! “公主,快将衣服穿上!”春天拿着衣服上前道。“我要练武,穿这个不方便,你们有空帮我做两套衣服,长裤就是这样,衣服盖住臀部,或者长一点点,系腰带的。”“可是公主,这是穷苦百姓才穿的衣服啊!”短衣长裤的,哪里是公主穿的! “什么呀,我这是练功服!又不是去街头招摇,在府里有什么关系?去院子里,你不是拿着剑吗?先使套剑法给我看看好不好?”要想在这个冷兵器的年代混,必须得有点本事!她不知道现代的那些防身术,到了古代有什么用! 萧不铭点了点头,到了院中,萧不铭拔出了剑,快速地使了一套剑法。龙依依几乎都没有看清招数,剑速之快一气呵成,比电视里的合成还要高超。龙依依拍手赞道:“好剑法,让我试试!”龙依依跃跃欲试,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剑。刚一拿过,手腕一沉,晕,这么一把长剑,这么重啊!萧不铭笑意难掩,接过剑道:“改日再学吧,配把女剑!”“那你教我轻功,真的有轻功吗?能飞上屋顶吗?”龙依依已好奇地,将她的冷面俱扔到一边,露出少女的天真好奇心。 萧不铭似只是蹬了下地,腾空蹬了几下,嗖地上屋顶去了。稳稳地站在房檐上,身体微倾。龙依依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笑赞道:“牛,怎么办到的?人怎么可能这样脱离地球引力呢?”她的夸张表情反而让萧不铭觉得愕然,不就是上个屋檐吗?她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样夸张吗? 萧不铭轻轻松松地跃下,衣袂飘飘,加上他那些酷酷的俊脸,简直是夺人双眸啊!龙依依跺了跺脚,急声道:“怎么上的?怎么用力?” 萧不铭挑了挑眉,淡淡地道:“气沉丹田,将力聚在脚上!”“怎么沉啊?什么聚脚上啊?”龙依依跺了跺脚,最多助跑一下,像老高一样,飞上去吧!怎么可能只是一用力就上去呢?地球的引力是明摆着的啊! “慢慢学,勤练就会了!”萧不铭轻描淡写地道。“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啊?大道理就要说了!气怎么沉?你学了几年?”龙依依急切地道。用力跳了跳,晕,她似乎没有天份!本来就是,难道要像练杂技一样? “五年,五年脚上捆着沙袋、铁片练习!”“你是说,你先学会负重,如覆平地了,然后才会飞的?晕,不早说,就是说我学不会了!那点穴呢?”龙依依一脸黑线,什么嘛,她可没这个耐心去捆沙袋。说来说去,还是一种技巧,恐怕她学不会! “那得先懂穴位,手要有力!”萧不铭伸手用力一指,龙依依只觉得后背一阵痛楚,麻得瘫乱在了地上!龙依依轻吭出声:“你……这哪里是点穴,分明是刺人!”只是用力道将人给痛楚了嘛!这么重的力,不给戳死算不错了!看来电影就是电影,那么轻轻一点,就点了住了,是假的。 萧不铭眸底掠过了惊讶,这个女人居然没有大喊大叫,居然忍住了这样的麻痛。萧不铭扶起了她,歉意地道:“对不起!难道不是你说的点穴?” “啊呀,痛死我了,当然不是!你这点穴跟拳头半斤八两,只不过受伤面积小,有时候更容易伤人!好痛啊,还不给我揉揉……”龙依依拉着他的用臂,依然觉得后背火辣辣的。萧不铭见她龇牙裂嘴的,却没有责怪她,心里又是惊奇,又是歉疚。还有一丝丝的自责,与心疼!他的确是想试试她,用的力重了些。 几个丫环惊呼上前,龙依依挥了挥手,众人退到了一边。痛楚轻了些,龙依依突得抱住了他的腿,用力一掀。没有防备的萧不铭,身体一晃,被她撂倒在了地上。后背着地,萧不铭心里猛得一惊。她刚刚用的是什么手法,速度这么快,而且他的腿一麻,像被点了穴一样,一时间失去了还击的最好时机。正要起来,龙依依一个翻身,将腿压在了他的胸口,手臂抵到了他的脖子。笑哼道:“怎样,小看我,轻敌了吧!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女人,以牙还牙是女人的天性,也是女人的权力!” “你会武功?”是,他是轻敌了,就是现在,就她也挡不住他。只是他太震惊,震惊到忘了抵抗了。“不会,我只会防身术!当然我这样赤手空拳的,现在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的手里如果有刀呢?你的脖子早就断了,起来吧!”龙依依轻了手,趴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眸光扫过几个丫环,全都像冰雕一样,盯着她。龙依依笑嗔道:“不要以为我的功夫比萧不铭好,是他让着我!眼珠掉地上了……” 萧不铭怔怔地望着龙依依,都忘了起身了。龙依依回头,扯了扯嘴,扇动着长长的睫毛道:“怎么?难道本公主就不能变个好?在你们眼里,只配是个荡妇?” 萧不铭鱼跃而起,这话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奇怪!可是这个女人跟以前为什么完全不一样了?她根本不会武功,还是她装得太好了! 萧不铭淡淡地道:“公主刚刚一招是什么招式?” “不是说了吗?是防身术!紧急之时,见机行事!不过我也会一点武功,你看着啊!”龙依依扎上了马路,打起了太极。老爸的拿手好戏,太极拳。可以养身,运到战术中,也是以柔克刚的。可是她不会,她只会养身的。 她的动作轻柔又似有力,柔中带刚,刚中带柔,似舞非舞,如白鹤亮翅,如行云流水!萧不铭紧蹙着眉,眼里塞满了她的身影。龙依依却很清楚,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要这些男人改变对她的态度,让这些男人以嫁她为荣。至少,如果有一天,真的生死相见时,能手下留情吧!反正,这样的投资,一定是有回报的。降服这些男人,没有手段是不行的。 “公主的武功好好看哟!”丫环、太监都聚了上来,赞叹声声。 “你觉得我的这个自创太极拳如何?”龙依依探向了萧不铭,眸光坦然,笑容诚然。“太极拳?”“对啊,你没看出来,我走的是八卦阵,太极图吗?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不过要达到这个境界,是要加以应用的。练了这一套拳,可以去病强身的!”龙依依淡淡一笑,有着女将的风范。 萧不铭伸起了手,柔柔一个转,用力一挥,惊喜地道:“果然!” “哇,你有点叶问的味道了!果然是习武的高手,拳术都是高手精心潜修,再加以融合的。就好比书法,总是临摹别人的,是一般水平,真正的书法家,都是加了自己的特色,才形成自己的风格的!这才是高手!” “是!”萧不铭轻应了声,他不爱说话,可是此刻他是说不出话!龙依依淡笑道:“所以,我的这套强身健体的太极拳,也许对你有用哟!” 萧不铭勾了勾嘴角,到底是他来教她武功,还是她在教他?只到他肩头的女人,在阳光里,白里透红,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那样的美。风姿卓卓,莫名人真的可以脱胎换骨?萧不铭忍不住道:“你还会什么武功?” “我没有武功,我只有防身术。呵,我不需要武功,我只要有逃命的功夫,身手敏捷就可以了。我只要躲过了,不就有人来救我了吗?”龙依依灿然一笑,是,她不能太暴露了自己。留点余地,也好吓唬吓唬别人。她相信,她在公主府里的一切行为,肯定会立刻传送出去。这样的环境中,不可能没有奸细! “防身术?谁教的?”“防身术还需要教吗?受了攻击,人本来就会有反应啊!有些人灵活,就躲过。有些人迟钝一点,就得死啊!你不是一个好师傅,轻功教不了,点穴我也使不了。那你能教我点什么?剑吧……来人,给我一根竹竿!” 萧不铭拾起了剑,走到墙角,砍下一枝梅枝,递给了她。龙依依笑着含首,萧不铭这才教起她剑术,龙依依惊声道:“你慢一点,太快了,一招一式慢慢来,我不是武学天才!”萧不铭勾了勾嘴角,心情居然是畅然的。以前,跟她在一起,就像泰山压顶,让他透不过气来!她偶尔的笑容,那样的美,填满了他的眼睛!萧不铭慢慢地比划,然后上前纠正她的动作。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的手臂,刹那间,心里竟凌乱了起来。龙依依却学得认真,笑道:“我要学会了,我就改为玉女剑法!” 萧不铭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她也好意思用玉女两字?龙依依也似察觉到了他的细微变化,突得回头,唇瓣拂过了正低着头,给她纠正的萧不铭的脸颊。一慌乱,再一次地碰到了他的唇瓣。龙依依的脸涨得通红,愣了愣,急忙退后,讪笑道:“我……是失误,我……”萧不铭的眉头紧蹙了起来,不是因为她吻了他,而是因为她此刻的表情。失误?他可是她的男人。萧不铭微微一攥,搂住了她的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心里只有一团怒气,他是她的男人。虽然只是她男人之一,可是她不能这样挥之即来,挥之即去。 所有人急忙退了出去,众人不敢置信,萧驸马居然当众吻公主!众人躲在了墙角,不知小卓子轻声道:“果然是不叫的狗,最会咬人……” “你找死啊,快走吧!要是被公主听到了,扒了你的皮!”夏天嗔怪道。 “我……我嘴贱,我是打个比方……”“公主真的好奇怪啊?公主跟萧驸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梁驸马也好啊!”“欧阳驸马也很好啊!”“还说我,你们这些女人,要是让公主听到了,扒了你们的皮!”小卓子终于找到了还击的话,心里顿时安心多了。要告状,他也告状!这些女人要不是公主凶,铁定都狠不得给驸马做小的! 他霸道地吻让龙依依快要窒息。害她一时间,有些陶醉。可是不对啊,她怎么就跟这个男人接吻了?该死,这个身体是狐狸精的吧?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居然有种异样的悸动。只到他的手,探到了她的柔。龙依依的身体一颤,猛得别开了头,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恼火地道:“你……干嘛啊?我说了不是故意,你……啊呀……” 萧不铭怔怔地盯着她,不敢置信,他会这样做!他居会吻她,他想要她。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愤怒地给了他一个巴掌,难道她找他来,真是为了学武?他真想打自己几个巴掌,他居然会对这个女人起了念想。他的心居然会狂乱的跳动,居然……萧不铭阖了阖眼睑,将她一甩,暴步离去。 “你……可恶的家伙……”龙依依抚了抚嘴,该死的,他还生气了。男人怎么这样难养啊!他还生气了不成?古人不是很自持的吗?居然当众吻她,还摸她的胸。龙依依一想到这些,捂住了脸,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感觉。天啊,难道她的这俱身体,真是性欲极度旺盛者。她居然……不会的,不可能,人是由大脑指挥的,怎么可能由身体指挥大脑?那可真是没脑子了……不欢而散,龙依依甩袖进房去了…… 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萧不铭。龙依依又没有理由问,也没有出府,正在筹备布庄的事。那个欧阳逢春给她的计划,且不说这字,她看着眼晕。看明白了,也不过是老套套,没有什么新意。只有自己写了!冬天回禀道:“公主,三王爷来了!” “三王爷?他说有什么事吗?”龙依依抬头淡淡地道。 “哟,我的天啊,这是我的妹妹吗?逢春说你改性子了,真是嘿!在给哪个美男写书信呢?”百里无风跨进了书房,身后跟着欧阳逢春。龙依依一脸黑线,想不到这三王爷一表人材,果然是个混妓院的嫖客样!居然说的出口,百里云罗有这样的哥哥,有这样的娘,不好男色才怪呢! “三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妓院里最近没有新人?”龙依依早有心里准备,面不改色。她所以不急着出门,也不想碰到这些人,怕不认识,被人责问! “是啊,那些女人没劲!凤都没有了妹妹的消息,安静的有些吓人!”百里无风邪笑道。 龙依依微微蹙眉,冷哼道:“我就是这样名声在外吗?还是三哥哥,想让妹妹为你遮遮丑?”“嗯?这是怎么说的?哥哥有什么丑让你遮的?”百里无风的眸中闪过了惊色,百里云罗什么时候,嘴如刀剑了? “难道不是吗?当黑色与灰色放在一起时,人们总是先看到黑色!这就是遮丑,以别人的丑遮自己的丑啊!不过,这些我玩腻了,不想玩了!以后,哥哥可得小心,过火了,母皇会生气!”龙依依勾着笑,也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哼,小心你老母生气。 “玩腻了?”百里无风愕然,她说这样的话怎么意思?以前她是玩给他们看的? “是啊,玩腻了!再说了,我有四个驸马了,个个貌比潘安,才华横溢,还有什么男人超过他们的吗?本公主看不上眼了,不想玩了!本公主现在想玩商道了!等我赚了钱,买几个美女送到你府上去!”龙依依笑道。 “玩商道了?云罗?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兴趣?”百里无风扇子啪得一收,诧然地道。“呵……我的欧阳驸马是商界奇才啊!”“什么,欧阳逢春,你什么时候成了商界奇才了?你真能吹啊!”百里无风扯了扯嘴角,上下打量着欧阳逢春。晕,跟他一起混妓院的奇才,浪子回头了? “呵呵……三王爷,你们兄妹斗嘴,别将我当靶子行不行?我不是商界奇才,也是商业世家的弟子吧!”欧阳逢春笑容僵硬,百里云罗干嘛这样损他!昨儿还说他的计划,一文不值的,现在夸他商业奇才,他有自知之明! “逢春,你招待三哥吧!我等会儿就来!”龙依依正色表情,极具威力。 “三王爷,走吧!咱们喝酒去!”欧阳逢春拉着百里无风出去门去了,他可不敢招惹这个公主。以前不敢,现在更不敢。以前这女人好色蛮横,可现在,这个女人处处说的他无地自容。龙依依冷哼了声,纨绔之弟!龙依依写好所有的计划,暮色已经降临。伸了伸懒腰,探问道:“三王爷回去了?” “没呢!跟梁驸马还有欧阳驸马下棋呢!”春天拨了拨蜡烛,淡笑道。 “还没有回去?”龙依依恶寒,玩到哪里就睡到哪里了吗?不想春天道:“三王爷说,今晚就住府上了!”“真住上了?”“公主不允吗?三王爷以前来时,跟欧阳驸马一起下棋,就住下的呀!”春天诧然地道。 “他住欧阳逢春的院?”晕,这两人该不是什么同性恋吧?欧阳逢春这个臭男人,不会兄妹同睡了吧?虽然她不反对同性恋,可也不能恶心地男女统吃啊!不,百里云罗做的事,不关她的事。 “公主,三王爷说等公主一起用晚膳,问公主好了没有!”小李子回禀道。 “他们在哪里?”龙依依虽然很不情愿也很反感,可是如果她不理百里无风,又怕惹出事来。圣廷枫这个该死的家伙,放他出去,不知死哪里去了!情报一个没给她,人连枪都打不着!没准又滚到哪个女人的床上,起不来了,死了才好呢! 随着丫环,穿过了围廊。到了梁子秋的院里,院里点了灯,梁子秋、百里无风还有欧阳逢春围坐桌子,桌上佳肴美酒。翠竹倚墙,风过处,少少作响。正中处还有一个巨石挖的小水槽,小鱼儿戏于青草之间。 “云罗,你可来了,快点,就等你了!”百里无风唤道。 “来了!”龙依依淡淡一笑,在桌边坐下。龙依依瞟了三人一眼,难道这梁子秋是百里无风的人?难道这个三王爷的玩世不恭,是给别人看的?晕,她是否抢了他的创意?她成了百里云罗,倒似玩了一手。 “等你很久了,老规矩自罚三杯吧!可别跟哥哥说,你什么都变了!那你就不是百里云罗了?”百里无风半天玩笑的话,落入龙依依的耳龙里,却是那么的刺耳。在试探她,怎么怀疑她了? “呵,不就是三杯酒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龙依依一手端起一个酒杯,仰头喝下,豪爽至极。既然这个百里云罗这样喝酒的,那这个身体应该也能承受。 “你……你真喝啊?不怕醉啊?怎么了这是?”百里无风惊讶地道。 龙依依柳眉一蹙,可恶,什么意思啊?耍她?百里无风惊声道:“云罗你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咳……”龙依依被酒辣得直呛,趴在桌沿,嗽个不停。梁子秋轻抚着她的背,关切地道:“没事吧,来人,快端杯水来!” “三王爷,你干嘛呢?明知云罗不能喝酒,你还……云罗,你没事吧!”欧阳逢春轻嗔了声,急忙接过了水,站在了一旁。 “啧啧……不是你们说的吗?云罗跟以前不一样了,我这不开个玩笑吗?你们不用这样紧张吧?”百里无风的眸子里掠过了惊讶,百里云罗变了,的确是变了。只不过变的不止是她,欧阳逢春居然这样关心她,还有梁子秋,他们是怎么了?他们不都是厌恶她的吗?还是装给他看的? 龙依依只觉胸口都烧了,头晕眼花的,全身发痒!抬起头来时,众人吓了一跳。龙依依整张脸红斑一块块的,梁子秋听说她喝酒会起红斑,洞房那天,只是沾了沾,让他喝了。没想到只喝了三杯酒,严重到这个程度! 百里无风一时也傻眼了,想不到这样严重。母亲从小不让她喝酒,只因儿时她偷喝了一杯酒,全身发红。梁子秋扶起了龙依依,惊声道:“快去宣御医……” “不行,这样会惊动皇上的!云罗,三哥哥不是有意的!”百里无风惊声道。 “算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龙依依头晕脑胀,这酒好劣啊!该死的,眼前重影叠叠的。百里云罗这个女人,留给她真是一俱残破的身体!三杯酒算什么,以前她可以喝半斤的高度白酒的。死惨……好痒啊…… “不行,快去找大夫,找个大夫来!”梁子秋惊呼,万一惹出更大的事,皇上怪罪下来,全都倒霉。 “好……我去找!”百里无风奔出了院,飞奔而去。 龙依依紧紧地抱着梁子秋,只觉得天旋地转,往下滑落。梁子秋将她抱了起来,进了房。欧阳逢春放下了碗,也急忙跟进了门,惊声道:“不……会有事吧?怎么这样了……好可怕啊?”“你将府里的事,都跟三王爷说了?怎么?你们还疑她不是公主吗?”梁子秋将龙依依轻放在了床上,轻嗔道。 “我怎么敢啊?虽然不知道公主为什么变了?可是她就是公主不是吗?只是人真的可以一夜间变了性情的吗?你不觉得公主很奇怪吗?不会是妖孽附体了吧?” “欧阳逢春!你闭嘴,你胡说什么?你不懂就少开口,这话要是让皇上听到了,你必死无疑!”梁子秋从未有过的严厉,眸光一凛,直直地盯着欧阳逢春。 “我……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用这样吓唬人!”欧阳逢春不由地恼火,什么时候他梁子秋也护起这个女人来了? “我还真不是吓唬你,我只是看在咱们同住屋檐下,才好心劝你!云罗公主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难道你不想想,皇上为什么这样宠她?”梁子秋淡淡地道。 “为什么?”欧阳逢春不服地道。“不知道,但一定是有原因的!别的女人只能一夫,唯独公主……”皇帝由她,皇帝应该知道,世人还是接受不了。就算她是皇帝,也只能养个男宠,且也不是宣扬的事。百里云罗却这样明目张胆,朝中不是没有人抗议,可是皇帝却说,这件事就这样办了!公主例外,现在她是皇帝。虽然众臣没有办法,可是皇帝深知这件事触了众怒了,挑战了众人的底线,为什么还是由着她?现在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以皇帝的性格,决不是因为宠爱她这么简单! “你都不知道?你不是礼部尚书,皇上的红人吗?”欧阳逢春斜了梁子秋一眼,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梁子秋说的,还有什么古怪吗? 梁子秋紧蹙着眉,懒得搭理他。龙依依扯着衣服,已经醉得糊涂,挠挠着,痛楚地呜咽:“痒……难受……爸……爸……” “扒……扒……唉,她说她痒,难受,让你扒了她的衣服!”欧阳逢春抬了抬下额,示意道。梁子秋冷然地道:“大夫马上来了,你要让她脱光见人,你脸上就有光了吗?”“呵……我去看看来了没有!”欧阳逢春莫名的觉得酸酸的,梁子秋什么意思,以老大自居?就因为他是皇帝挑的人?可恶……不就是一科的状元吗?就当上礼部尚书了,还不是因为有这个女人?他当然要护着她了,还一副自鸣不凡的样子! “别抓脸,会抓破的!来人,拿根绳子来!”梁子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春天急忙去拿了一条锦带,梁子秋将她的手捆了起来。百里无风攥着大夫飞奔进门,气喘喘地道:“快……看看,快点医好了!” “是,王爷!王爷……公主得的是酒斑,可是我没见过这么严重的酒斑……公……主晕过去了!”大夫一听是云罗公主,早就腿都软了。且这么严重,脸上全是斑,要是有一点的不妥,肯定脑袋没有了。 “本王知道这是酒斑,你是不是大夫啊?该死的,你到是快治啊!”百里无风恼火地道。“小的……王爷饶命,王爷还是请御医吧,小的不配给公主治病……”大夫跪地磕头,吓得直哆嗦! “什么?公主都晕过去了,你还敢在这里给本王打马虎眼!”百里无风抬腿踢了过去。梁子秋拦阻道:“好了,快去请御医吧!这是什么酒啊?怎么这么厉害?” “来人,去问问,这是什么酒,会不会有毒啊?滚……”百里无风怒喝了声,大夫吓得屁滚尿流地逃命似地跑了! “回王爷,这是五十年的陈酿,是皇上赐到公主府的!” “什么?五十年的陈酿,皇上为什么赐到公主府啊?皇上不是明知公主不喝酒的吗?”“是端午那天,皇上赐的!赐给二位驸马的!”太监怯怯地道。 “梁子秋,你说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太医来了再说吧!”梁子秋深叹了口气,在他的院里,公主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真怀疑,这个三王爷别有用心! “三王爷,听说……皇上的鸾驾往公主府来了,马上就到府门了……” “啊?皇……上已经知道了?”众人皆是一脸惊色!梁子秋切了切牙,淡淡地道:“好了,你们快去迎圣驾吧!”欧阳逢春愣了愣,难道梁子秋说的真有其事吗?皇上居然连夜出宫,前往公主府!不管怎么样,公主府里恐怕发生了什么事,皇上都一清二楚!公主府里,有皇上的眼线。欧阳逢春只觉得手心冒汗,还好……只是在心里诅咒百里云罗,未曾做什么出格的事。否则肯定死定了!可是今天,是百里无风做的,又在梁子秋的院里,不管他的事吧!还好,不是他的院里,否则不敢想…… 御林军严阵护送,宫灯高悬。马车抵达了公主府,公主府大门敞开,众人跪迎门前。马车在二进门前停了下来,太监扶着皇帝下了车。 “皇上万岁万万岁!”“来人,快去给公主看病!”皇帝冷漠的声音响起,理也不理地上的人,急步往后院去了。她的脸冷若冰霜,此刻皇帝并不知公主已经晕过去了。太医随着丫环,飞奔先行。进了门,立刻把脉,眸子微惊,随后开了方子,急声道:“立刻去煎,公主中了酒毒……” “酒……毒?王太医,酒里有毒?”向来处事不惊的梁子秋,此刻惊得舌头发直。“不是有毒,而是中了酒毒,公主的身体天生不能喝酒,最多不能过杯吧!公主为何喝这么多酒啊?”王太医气喘吁吁地,拭着额头的汗水。 “皇上驾到!”门口这时响起了皇帝的声音,随后皇帝快步进门。看到龙依依满脸的红斑,还有些发紫,惊声道:“云罗,醒醒……太医,公主中毒了?” “回皇上,公主是酒喝多了!”王太医想了不想,说是酒毒,没准会死好多人。梁子秋感激涕淋,急忙跪地道:“臣有罪,臣未能及时制止……” “梁子秋,朕以为你稳重知礼,让你打理公主府,让你好好照顾公主!你是怎么照顾公主的?这是在你的院里喝的酒?公主为何要喝酒?给朕一个理由,说……”李楠凤凤眸一瞪,眸光如剑,直逼梁子秋。 “臣该死,臣……”“皇上息怒,都是儿臣的错!儿臣几天没有见妹妹了,就来公主府探望她,我们一起用晚膳。妹妹来晚了,我们玩笑说,自罚三杯。没想到,妹妹一手一个酒杯,一饮而尽,还说……今明有酒有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我们想阻止都来不及了……就……这样了……”百里无风跪地回禀,反正皇帝都会知道。皇帝最恨是别人欺骗他,他不如实话实说。 “你身为王爷,只知玩乐,你何时能替朕分点忧啊!连云罗都知上进了,你……给朕回三王府,一个月内不许你出王府一步!”李楠凤愤怒地道。 “是,儿臣遵旨!”百里无风战战兢兢地行了礼,退出门去了。 “最好公主没事,否则朕让你们陪葬!梁子秋,让你做驸马,是不是委屈了你?” “皇上,臣不敢!”“不敢?你们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对公主怨恨多多吗?还有你们这些奴才,最好听着,公主的命就是你们的命,你们九族的命……” “是,奴才遵命!”“出去!梁子秋留下,萧不铭呢?”李楠凤冷然地道。 “臣在!”萧不铭提步上前。皇上驾临,他岂敢不来。再者,他听说她晕过去了,竟是坐立难安!“你们两个,是朕赐的婚,一文一武。朕是希望,你们能教好公主,保护公主!朕就这么一个女儿,朕希望你们日后能一直辅助公主。朕知道,因为你们,公主最近越来越懂事了。虽说委屈了你们,可是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为何就不可以?朕不也当了皇上,天下不也太平,国家更加繁荣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与云罗不快,外面还有许多可以释怀寻欢之地,不是吗?” “皇上英明,臣等定当好好守护公主!”梁子秋与萧不铭施礼道。 心里却是一惊,皇帝说这样的话,是要将皇位传给公主了吗?还说他们可以寻欢,萧不铭从未进过妓院,梁子秋心里一紧。难道是说给他听的?他……只是去坐了坐…… “起吧!公主与你们成亲多时,若是能让公主怀上子嗣,成了母亲,她才真的长大了!母凭子贵,父亦能凭子贵……”李楠凤轻抚着龙依依的手,连连嗟叹! “是!”萧不铭与梁子秋一脸黑线,说不出的感觉。愤?恼?还是憋屈?现在已经分不清了!“云罗?你不能喝酒,你这丫头!”“皇上,药来了!” “拿来……”李楠凤接过了碗,吹了吹药,将勺子凑到了龙依依的嘴边。梁子秋急忙上前,将她微微扶了起来。萧不铭立在一边,心里黯然。 龙依依品到了苦味时,摇头拒绝。梁子秋怔怔地看着怀里的人,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这纯真的一面。李楠凤强行将药喂入,龙依依依然醉得不醒人世。李楠凤再三叮嘱,留下太医,这才起身回宫去了。送走了皇帝,所有人都轻吁了口气。萧不铭淡淡地道:“我送公主回房!” “可是公主这样……”“吹吹风,也许酒醒了,斑也退了!”萧不铭不等梁子秋开口,将她抱了起来。梁子秋拧了拧眉,但没有阻止。萧不铭出了门,侍从沈剑诧然地道:“爷,萧不铭是不是喜欢上公主了?还是另有目的?” “依然没有一点他的消息吗?”梁子秋立在门前,淡淡地道。 “是,他的确是临河县萧家的,不过萧家没落了,已经没有人了。再说他说师傅已故,咱们没处查啊!不过,萧不铭真这么简单吗?他不会是奸细吧?” “不要胡说!”梁子秋淡淡地道。“可是爷,刚刚皇上说让你们辅助公主,该不会是皇上已经……”“你又胡说了,我们只有听着,看着,小心隔墙有耳!”梁子秋深叹了口气,如果皇帝真的要传皇位给百里云罗,为何先前又由着她荒唐?皇帝的心真是难测啊!这个女人倒底是什么打算?是拿百里云罗当靶子,让人将茅头都指向她呢?还是真的有意要传位给百里云罗?就算是,李建能也不是剩油的灯。皇帝真是狠,招招狠辣,让人猜不出意图!无招胜有招啊! “爷,公主万一怀上了萧不铭的子嗣……”“静观其变!”“是!” 星空闪烁,晚风送凉。 萧不铭抱着龙依依回到了她的紫临殿,将她轻放在了床上。龙依依轻哼了声,手又探向了脖子。好痒……皇帝来时,谁敢让皇帝看到她的双手被绑,早就被解开了。萧不铭看到颈间的抓痕,将她的手紧紧地抓住。萧不铭一瞬不瞬地盯着龙依依,看这张红斑的脸。淡淡地道:“你们退下吧!将门关上,我来照顾公主!” “是,驸马!”春天等人施了礼,退出了门。萧不铭一直盯着她,她不可能是易容的。易了容脸上就不会有酒斑了,这也是他们证实了她就是百里云罗的原因吧!萧不铭心里揪结,这些天他思来想去,依然分不清哪个才是她?他是跟她在一起最久的男人,陪着她出去,陪着她回来,形影相随。他居然看不清她了,是她太高明,还是他太愚钝了! “好热……好痒……”龙依依扭动身体,又在酒力之下,身体越发的热,越发的痒,就像千万只虫蚁叮咬。萧不铭紧蹙着眉,阖上了眼睑。天啊,她这是醒了,还是依然迷糊!好像是醒了一些,她喝的是醒酒的药。 “醒醒,你别抓了!”萧不铭抓住了她的手。龙依依抬了抬眼睑,呜咽出声,用力一拉,将他拉至了胸前,身体用力地蹦达:“啊……难爱死了……”萧不铭吻住了她的唇。她是他的女人,为何不能?为何要听候她的招唤?他无法把持,他也疯了……这一次,他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享受着权力的欢愉,做男人的权利。而迷糊的她,只是顺应着本能,回应着他。将此刻的欢愉当成了缓解痛苦的良药……罗帐晃起了一汪春水,遮住了帐内的无限春光…… 萧不铭汗水涔涔,无力地翻过了身,仰躺在一边。欢愉过后,怔怔地盯着床顶。是不是他也与别人一样,被她的美色所迷。也沉浸在她的肉欲之中?不,她不是以前的百里云罗了?可是那又怎么样?不,他要离开,他不能这样!他不能沉迷。他还有深仇大恨要报,她也是他的仇人。萧不铭端坐了起来,看着身边此刻安静的女人。身上的红斑似乎淡了,她抿了抿小嘴,那如玉般的胴体,那样的美…… 他从来没有用正眼欣赏过,这样的胴体。从前的她让人无法接受,可是今天……萧不铭摁着额头,他是接受了这荒唐的关系了吗?萧不铭思忖了一下,帮她穿上了短裤与肚兜,打扫了战场,穿上了衣服,离开了房间。觉得今夜的自己,反而有些卑鄙。趁人之危,他没有勇气面对,因为她拒绝过他,给了他一个耳光。萧不铭苦笑了声,消失在了夜色里。 “春……天……头好晕啊!春天,我渴死了……水……”龙依依摁着额头,趴在了床上,脑袋沉沉的! “公主,你醒了!谢天谢地,你身上的红斑退下去了!”春天后半夜,前来看看。见房门虚掩着,萧不铭不知何时早就回去了。便照顾到了天亮! “公主醒了吗?药来了!”夏天端上了药,欣喜地道。“公主喝药吧!”“什么药啊?这么难闻!”“公主忘了吗?公主昨儿喝了酒,醉倒了,还长了满身的红斑!这是太医配的药,皇上让太医在府上照顾公主!”春天倒是吁了口气,真怕公主醒来时,突得又心情大变了。这些天,每天一早,她还是提心吊胆的。 “太医?那皇上也知道了?”龙依依皱眉道。“皇上昨夜驾临公主府,公主你晕过去了,不知道!皇上大发雷霆,还罚三王爷软禁一个月!” “真的?百里无风这家伙活该!一个月是轻的,应该关他三年!”龙依依咬牙切齿,害她难受的要死。居然给她下套,不是什么好鸟! “奴婢该死,没有照顾好公主,请公主责罚!”春天与夏天见她那恶狠狠地样子,下得噗嗵跪在了地上。“起来吧,该你们何事啊?水呢?给我喝水,药就不喝了!” “公主,这是太医配的药!”“我都没事了,还喝什么药啊?是药三分毒!好了,将它倒了,就说我喝过了!”龙依依知道,太医肯定是要去回禀的!她不想为难别人,多为难别人,多一份怨。“那,要不要让太医来再看看?”“嗯,看了,让他好回宫回禀!”“是,夏天你去吧,公主,奴婢帮你穿衣!”春天暗自吁了口气。 “你怎么了?好像紧张的很?这么怕本公主?本公主不是说了吗?以后本公主一是一,二是二,不会像以前一样!”龙依依可不想这些人,见她都像老鼠一样。她要亲信,不管身边的这些人,是否有别人的眼线。不过,她希望让她们感动,至少关键时刻,关乎她生死的时候,她们给她一个自救的机会。 “奴婢知道了,公主!”春天莞尔一笑!龙依依倚在床上,又问了春天皇帝前来的事。春天轻轻地一一回答,龙依依却没有太高兴!皇帝现在年轻着呢!也就四十来岁,皇帝现在将她捧这么高,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古代先当上太子,被废的多去了。一旦失宠,就算活着,比穷人还凄惨!越是受宠,她越是要小心! 太医进了门,正要请安。龙依依急忙道:“免礼!”一白胡子老头,她怎么好意思让他下跪!晕,她会折寿的。太医作揖道:“谢公主!”老医把了脉,起身道:“公主玉体已经好转,酒劲也退了,应该没有大碍了!只是,公主以后切不可喝酒了!公主的体质弱,不宜喝酒!” “啊?我体质弱?我有弱吗?”龙依依愕然,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啊! “回公主,公主其他并无大碍,就是不能沾酒,跟先皇一样,沾酒必醉!喝多了,会伤身!公主切记!”“记下了,春天送太医!”龙依依撇了撇嘴,晕倒,这什么遗传啊?居然粘不得酒,借酒消愁都不可!比人少一个权利,破身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