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不灭元神

更新时间:2019-11-07 01:56:42

不灭元神 连载中

不灭元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百世经纶 分类:玄幻 主角:安泽泽 人气:

主角叫安泽泽的小说是《不灭元神》,它的作者是百世经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轮回重生,是偶然还是必然?陆弃,带着国术最高境界的领悟重生到了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在这里,他获至宝、寻天道;降神魔……让我们一起去踏上这元神不灭,天道永生的世界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的,没有机会,那么就创造一个机会!

  “是这个时候了!”陆弃脚下突然一滑,一个明显的破绽卖了出去。安泽自然大喜,反手就斜斩了出去,兽口大环刀呼啸着,带着死亡的气息抹向陆弃的脖子。

  好个陆弃,身子猛然沉了下去,右腿滑高之际,以左腿为单独支点支撑住身子,竟然是高难度的单腿铁板桥,在刀身贴着他面门扫过,余力未消之际,陆弃的左臂骤然如猿臂一样,灵活地搭上了安泽持刀的右手。

  “呵哈!”这是陆弃在战斗中第一次喝叫出声,双目怒瞪,杀气迸现。他那后仰的身子骤然如倒挂在树上的灵猿一样灵活地躲开了安泽急挥过来的左掌,身子借助安泽右手挥动的离心力骤然窜上了安泽的后背。

  图穷匕见!就在安泽反手想要将陆弃摔将出去之际,陆弃手中突然多了一根尖利的木刺,狠狠地刺入了安泽的脖子。

  “噶……”安泽只觉一股剧痛袭向脑海,喉口似乎被刺破,叫都叫不出声,死亡的阴影顿时覆盖在顶,他只想尽快将这该死的小子给甩出去。生命的潜能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多年修炼力诀所积蓄的力能骤然爆发了出去。

  陆弃感觉贴着安泽肩背的胸口如招重击,他闷哼一声,身子被生生震了开去,不过他手中的木刺却也被顺势拔了出来,留下一个惊心的血洞,血流如注。

  “咔……”力量陡泄的安泽抛开了兽口大环刀,死命按着右边颈脖,踉跄地转身,看着跌落在地站稳的陆弃,眼中满是不甘和愤怒。

  陆弃的武器似乎别有妙用,安泽的双手根本止不住血,甚至转瞬就被狂涌的鲜血染成了腥红之色,身子晃动了几下,安泽那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塌,身子抽搐着,眼睛却一直死死地盯着陆弃手中那带血的木刺。

  所有的人都懵了,因为这一下的突变实在是太快了,谁也没能想到,那原本应该是后力不济的陆弃竟然突然反败为胜,而且还击倒了大户头安泽。

  西图是反应最快的人,他几个纵步就走到安泽身旁,看了眼伤口后,面色惊讶地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着陆弃:“安泽死了,虎头,你赢了!”

  “哇……”陆康和慧娘夫妇身子骤然一松,软倒在地抱头痛哭,这么一会,她们的精神绷得太紧了。

  众泽奴哗声大作,看着屹立在场中间的陆弃,绝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惊诧和恐惧的眼神。是的,恐惧,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竟然能击杀一个勇力七重的武者,这绝对是奇迹。想到平常自己那样对待他和他的家人,要是虎头报复起来……这的确是让人心惊肉跳的事。

  尤其是虎头那把“血刺”,还有那最后一击的狠辣,无疑让人心有余悸。只是刺中颈脖一下,几秒的时间人就死亡了,虽说颈脖是要害,也不至于让一个生命力强大的武者死得那么快吧?

  “他竟然杀死了大户头!”大古惊怖地看着陆弃:“他竟然杀死了安泽大户头,老户头,快让大家将他抓起来,要不然我们西北户永无宁日了……”

  人都是无知的,那些原本就担心陆弃会报复她们的人,一听这话,心中大动,纷纷叫嚣着,俨然有像把这危险扼杀在摇篮的趋势。

  “抓我?我看谁敢抓我?”陆弃手中“血刺”一扬,双眸精芒四射,顿时将群奴震慑住。然后他森冷地看着大古:“我是光明正大地挑战大户头,双方生死有命,就算是主家管事来,也只会嘉奖我,你是那根葱,竟然想要唆使人对付我?”

  原本冲得最前的大古,近距离地感受着陆弃散发出来的煞气,心头浮起一阵恐慌,他从来没有想过,他有一天在面对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时,会害怕成这样:“我……我……”

  不过当大古目光落在足下不远的兽口大环刀时,他突然恶向胆边生,猛然屈身拾起刀,跃身朝陆弃斩去,刀光迅疾,虽然比之安泽有很大的差距,却也颇有几分威势,毕竟是西北户实力仅次于安泽和西图的勇士。

  “白痴!”陆弃冷笑间,身子猛然向前踏了一步,轻巧地侧身避开刀锋,右手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柄“血刺”刺入了大古的胸口,然后顺势一带,将大古那粗壮的身子甩将了出去。

  鲜血洒落间,砰然摔倒在坡上的大古虎地站了起来,却是目光惊恐地瞪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一个血洞,就如决堤的泉洞一般,血水从中汩汩而出,止都止不住。

  “你……”指着陆弃,大古数秒没能说出话来,轰然倒地。

  就这么兔起鹘落间,大古又死了,陆弃的铁血手段,完全震慑到了群奴,原本表情阴晴不定的大风,这下也彻底老实了。

  “大古违规偷袭虎头,死有余辜!”西图表情未变,在旁款款说道:“虎头挑战安泽大户头成功,是我们西北户的勇士,主家必然会奖赏下来。从现在起,虎头的口粮标准泽按照大户头的标准来,大康和慧娘的口粮提升一级,不准再有人议论大康拿取食仓食物之事,违者杖责二十,听明白了么。”

  拿取和偷取,一字之别,差之千里。众泽奴轰然应诺,现在安泽大户头已死,老户头西图无疑是西北户最有威望之人,而虎头泽变成了最有震慑力之人,这两个人不闹矛盾,又有谁敢忤逆?

  “谢老户头!”陆弃朝西图点了点头,虽然西图并未真的教他什么力诀,可是对于这个平日也能说上几句话的老头,他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不用,这是你以自己的实力赢得的!”强者总是受人尊重的,西图丝毫没有架子地回了一个小礼节,然后环首继续说道:“安泽死了,在主家管事到来之前,将由我暂代大户头之职,这次冬猎,则将由虎头带队。虎头,你可有什么意见?”

  陆弃摇了摇头:“没意见,享受什么权力,就要相应承担义务,这样简单的道理我也明白的。老户头请放心,我爹时常跟我提过狩猎事宜,这方面我做得不会比安泽差的!”

  这个时候,再没有人会笑话陆弃不知天高地厚,也没有人会觉得他在吹大气,成王败寇,天经地义。安泽都死在陆弃手上,就算冬猎到时候成绩不如以往,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西图目光熠熠地看着陆弃:“希望如此,如果冬猎能有大的收获的话,等主家管事来,这大户头的位置可就是你的了,赐予大名和传授力诀那是绝对没问题,甚至,很有可能会将你带出去!”

  “带出去?”在众奴议论纷纷间,陆弃也是有些错愕地看向西图,情绪微微有些波动。

  作为一个在地球那样的科技文明世界呆过的人,是明白“走出去”才能有好发展的硬道理,龟缩在这种偏远的沼泽森林,撑死了当一辈子的大户头,这有什么用?

  西图点了点头:“我看你,绝对是千年难遇的好苗子,还没有炼习力诀,就靠平时自己琢磨出一些像动物一般的搏斗本事,就能击杀勇力七重的安泽,要是学了力诀,那还了得?我想,主家管事那样有眼力的人,恐怕不会放过你这样好的苗子,很有可能会给你一个身份。”

  陆弃双目陡然一亮:“虎头先谢过老户头吉言,如果虎头真有如此造化,他日必然以酒肉招待老户头,以报老户毫不偏倚的维护之恩。”

  “好说,好说!”西图这个不苟言笑的老头却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他拾起那兽口大环刀,重新插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中气十足地朗声道:“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不要因为大户头的死亡而乱了阵脚,大风、大康,村落的防护措施就交由你们两人负责,务必在冬猎之前做到最好,免去后顾之忧。”

  缓过神来,脸上有喜色的陆康连忙应是,而原本有些颓靡的大风,却也精神一振,错愕并感激地看向西图,随后偷瞄了陆弃一眼,见对方并没有太在意他,连忙收拾心情,组织人去修缮防护设施。

  而陆康和慧娘,在和陆弃含泪激动地交流了一阵,也各自去忙活分内的事情,即便就算陆弃日后当上了大户头,除了吃穿会好一些,她们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依然要按量劳作,否则将会被剥夺生存的权力。

  在众人都散去后,安泽和大古的尸体也被拖走,安泽作为原来的大户头,倒是拥有下葬的权力,至于大古,决计摆脱不了做迷饵的命运,这已经是果槛密林各个村户不成文的规定了。

  东口土坡上,就剩下陆弃和西图这一少一老,还有那把在余晖中闪着暗芒的兽口大环刀,与土坡上新的血渍相辉映,告示着这片土地上的沧桑。

  “虎头,想不到之前的一句戏语,竟然真的成为现实!”西图突然开口,目光望着陆弃手中的血刺:“不过,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你这把武器。如果我没看错,是铁力木所制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