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猛虎公主

更新时间:2019-11-14 15:55:11

猛虎公主 已完结

猛虎公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蟑螂弹簧 分类:玄幻 主角:斯布鲁诺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猛虎公主》的小说,是作者蟑螂弹簧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这个大陆上唯一的女武神,冷艳妖娆绝色锋芒,她是高贵的公主殿下,一步步踏上蔷薇王座,被冠以猛虎之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切!再比也一样~不如我们来比马术吧?”辛雯张大了眼睛,问道。“马术?好啊!我先来。”弗森驾着马快速的飞奔起来,不时做出些危险的动作,但却始终都是只有那么几种样式的变换,辛雯看的无聊,笑了笑也策马飞奔而出,在与弗森的马相交时猛的一个翻身,双手撑着马背现出倒立的姿势。随后还进行了一连串的变换运动。弗森缓缓停下了马,看的揪心,看的也为辛雯捏了把冷汗。这些动作他没有一个是能够进行完成的。在心中对辛雯更是多了几分爱慕。辛雯做了最后一个动作便坐回了马背上,嘴边带着灿烂的笑容,却突然看到一匹马向自己奔来,却又一个巧妙的转弯,那坐在马背上的人便跳到了马背上,半蹲着策马飞奔,又是几个翻转动作,辛雯感到一阵兴趣,又上了马两人较量起来,弗森看着那边较量着的两个人,眉头紧紧的皱起,他如果没看错的话,刚刚驾马而来的人好像是当今三皇子……辛雯一个巧妙的连翻又站到了马背上,余光瞄向那边,动作也很流畅。她加快了马速,而那边也紧跟着。弗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辛雯保持着最后一个动作跳下了马,“你的马术很不错”她对着那个男人夸赞道。“姑娘的马术也很好,只是不知道你对于控马是否能如你在马背上跳舞一样的好。”男人始终没有下马,看样子还真想和辛雯分个胜负才罢休。辛雯挑衅的笑了笑,“那你就等着看吧!”她一个翻身上马,“驾!”男人几乎在辛雯扬起马鞭的同也扬起了马鞭,两人同时驾马奔出,一前一后,一追一赶。“哈哈!驾!”辛雯感到心里一阵舒爽,用力的抽了马屁股一鞭,又拉长了一截距离。可随后那男人就很快的追了上来,并且隐约有反超之势。两人简直不相上下。“算了!这样也分不出个胜负来。”辛雯驾着马说道。“恩,”男人放缓了速度,两匹马的蹄子轻快的在草原上踢踏。“还不知姑娘芳名”男人说道。“辛雯,你呢?”“黄岩”男人又转头说道“姑娘的马术如此精湛,不知是何人所教”辛雯微微一笑“自个儿琢磨出来的,小时候对骑马特别感兴趣,看着那些在马上还可以行动自如的人,就很想和他们一样。一开始还真的吃了不少苦”鲁诺了然的点了点头“姑娘真是天赋过人,那些塞外在马背上生活的人也不一定都有精湛的马术,而姑娘自学却能学的这么好。佩服佩服!”“哈哈!你就别夸我了,你的马术和我不相上下,你夸我不就等于夸你自个儿么?”辛雯笑道。不过,她倒真的很欣赏黄岩,能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其实很难遇到。黄岩愣了一下,继而大笑“有意思,不过我并没有你那样的天资,我是由老师教导的。还真的不能与你相比。”辛雯歪了歪头,不置可否。“我们回去吧,有人等着呢。”黄岩点了点头“好,姑娘府上是?“就在离这儿不远的辛族总府”“辛族总府?下次我去找你,再切磋切磋马术”黄岩说道。“好啊!我也是整天无聊,这次骑了马我也起了兴趣。”两人一路策马回到原地,远远看到弗森在围着打圈,辛雯挑了挑眉,弗森该不会一直在这等着吧?“你看,弗森都等的无聊了,一脸愁云满布的模样”黄岩语气有些轻快,看来看到这个画面也是有些愉悦。“呵呵,谁让他马术不如我们呢?只能等着了”辛雯笑道。黄岩哈哈大笑,“的确的确,谁让他马术差”弗森看到辛雯回来,焦虑之感消失,却看到那两人有说有笑的,心情顿时跌落低谷,辛雯何时对他这样过?一直都是自己讲一句她应一句的。何况,现在和辛雯聊得正欢的是当今三皇子,自己什么都比不上人家。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弗森,等急了?”辛雯问道。“呵呵,哪有,我只是无聊罢了。”弗森勉强笑道。“呵呵,我们随处逛逛吧。”辛雯对着两人说道。弗森脸色暗了暗,只得应是。黄岩看了眼弗森,转过头对辛雯说道“我就不逛了,那边还有朋友等着,下次我单独找你出来,今天打了个平手,下次一定要分出胜负来!”“好啊!下次我可不会让你了!”辛雯欣然应是。弗森看着一脸心不在焉的辛雯,郁闷的垂下了头,照辛雯这样的态度来看自己想要获取美人芳心,那真是很悬的事情。“辛雯,和我一起出来很无聊吗?”弗森问道。“不会啊,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辛雯笑了笑,说道。弗森叹了口气,和自己在一起还想事情想的出神,那不是无聊是什么?“你觉得那个黄岩怎么样?弗森小心翼翼的看向辛雯,犹豫着说道。辛雯看了眼弗森“挺好的啊,感觉上似乎挺温文儒雅的,倒是看不出来会这样精湛的马术。他的技术与我相差无几。而且,你们好像是认识的?”弗森脸色黯淡,点了点头,说道“他是当今皇朝的三皇子,而我的姑姑在宫中也甚受圣上宠爱,我时常被宣进宫,渐渐就和那些皇子们玩在一起了。”辛雯了然的笑了笑,果然是人以类聚,这些地位崇高的人交往的都是地位崇高的人。想来黄岩所说的等着他的朋友应该也是皇亲国戚吧?如果不是实力到了一定的令人仰视的地步,权利终究还是要大于个人的实力的,除非所有的武者武师甚至更高强武艺的强者都团结起来,否则这个世界还是那样,没有权利,实力再高也没有用。她有些不适,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认识弗森和黄岩这样地位非同凡响的人物,从小,她都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自己和那样的人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弗森看到辛雯又在神游,不禁有些气恼。却也只得忍着那股气,脸色阴沉的可怕。辛雯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想来爹应该是对自己充满希望的吧?希望自己能够攀上弗森这棵大树,若是他知道自己又结识了黄岩,他又会怎么选择?想到这里,辛雯一阵烦恼。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却没有一分半点的放松了。两人在草原上沉默的逛着,辛雯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她看向弗森,只见对方一脸阴沉,辛雯不明所以,怎么好好的就成这个样了?被谁气的啊?她脑中不断想着,突然想起之前弗森问自己对黄岩的看法。难不成……弗森和黄岩其实是有仇的?那自己还那么回答!“弗森,弗森?”弗森猛的转头“怎么?”辛雯愣了下,说道“你和黄岩,是不是有仇啊?”“恩?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那你一副臭脸怎么回事?”“……没有啊”弗森脸色一僵,强笑道。辛雯飘去一白眼“好吧,你没有!”弗森心情好了些,这人就是犯贱,前一刻还气愤的恨不得放弃追求辛雯,辛雯一和他讲话他就马上什么不高兴都没有了。弗森转过头,却看到边上来了一群人,他有些惊讶,那边一群人竟然都是平时玩的那些皇亲国戚。里面显然也有黄岩。他很是无奈,这第一次和辛雯出来玩还真得被这群人给破坏了。那边的人越来越近,辛雯打量着他们,有些惊讶的说道“是黄岩!”辛雯心下顿时了然,想来那边的应该都是地位崇高的皇家公子哥。黄岩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弗森驾马上前去,辛雯只看到弗森和那边的人说了几句,大家的视线就都转向自己。一副充满兴趣的模样令辛雯很是不舒服。“辛雯”黄岩上前来,辛雯注意到那边的人刚刚收回的视线又聚集了过来。她不自然的笑了笑“真巧……”“哈哈!你这副样子和刚刚完全不一样啊!”黄岩调笑说道。辛雯恨恨的看着黄岩道“这么多皇亲国戚在,你叫我怎么自然的起来?”黄岩笑着转头看了看那边的一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能够把这个小霸王弗森制得服服帖帖的,这样的女人绝对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果然,这句话说完黄岩就看到辛雯的一记白眼,他无奈的笑了笑“我介绍你和他们认识认识”黄岩掉了个头,向着他们去,辛雯不愿,但也只好跟上了前。“呦,三哥,你和那姑娘认识啊!”他们显然已经看到了黄岩和辛雯一直在那边,其中一人笑着说道。“我刚刚所说那个马术很高的姑娘就是她,她叫辛雯”黄岩说道。“哦~原来是辛雯姑娘”众人一副热情的样子,辛雯装作热情的对着他们绽开了一个比菊花还灿烂的笑容。“这是我二哥,黄俞”黄岩指着一个长的很英俊的男人说道。“这是我六弟,黄英”辛雯看去,这男人和黄岩一样,温文儒雅的模样。“这是左卫大将军的儿子,穆染”“这是……”辛雯听的暗自咂舌,果然都是物以类聚,这群人的身份地位没有一个是自己能比拟的,辛族势力在各大家族中也算庞大,可和这些人一比起来,简直就是平民一个。一轮介绍过后,辛雯感到有些紧张,黄岩笑笑,说道“你不用去在意他们的,这些人啊,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哪里有点身份尊贵的公子少爷们的模样”“三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还不是整天和我们一起,那这么说,你不也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黄英面带笑容,一副调侃的模样。辛雯才意识到,人不能看表面,黄英绝对是一个腹黑的男人。黄岩不置可否,“没错,所以,才会和辛雯玩在一起啊!”“你的意思是我也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咯?”辛雯凤眼眯起,危险的看着黄岩。“我可没有这么说啊!是我无所事事,我游手好闲!”黄岩感到危险,策马后退了几步。辛雯绽开笑容,逼近几步。“辛雯姑娘!教训教训三弟!看他还说什么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黄俞起了兴趣,眉毛挑的老高,说道。黄岩扭头怒瞪黄俞“你这家伙!看我待会儿不收拾你!”黄俞正想开口,辛雯就说道“哈哈!你还是先保好你自己吧!”马鞭重重的挥起,带起了一阵幸灾乐祸的欢呼声,黄岩措手不及的挥起马鞭,两人一前一后的追赶着。不一时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三哥是看上辛雯姑娘了吧?”黄英说道。弗森脸色猛的沉了下来。“我看像是,岩什么时候这么开心过,还有兴趣去调侃人家。”话音一落,众人心中都有了个底。弗森缓舒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难受,心中苦不堪言,自己能反驳吗?自己也看的出来吧?黄岩明显对辛雯有兴趣,那么,自己要和三皇子抢吗?自己……“这分明就是!岩从来不对一个女生假以辞色,现在这看来,说不定是他人生第一春到来了呢!”“哈哈哈……”众人大笑,今后终于有可以调侃黄岩的理由了。“我说,弗森对那姑娘也有意思吧?”黄英突然转过头看着脸色黯淡的富森,意味深长的说道。众人也看向弗森,猜测起来。“是有那么点意思,开始弗森和辛雯姑娘一起过来的,我还以为他们俩才是一对呢!”“是诶!弗森看那姑娘的眼神你们注意到没有?”气氛顿时沉寂下来“弗森,你对辛雯姑娘有意思?”黄英凑了过去,问道。“怎么可能!我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的,她马术那么厉害,我想让她教教我,我也觉得岩和辛雯很适合”弗森强笑,心中苦苦的,自己暗恋一年好不容易能约出来的女生,难道这么轻易就要打断自己这段感情了吗?虽然,这真的只是自己单方面的相思而已……黄英同情的看了弗森一眼,眉头微微皱起“弗森,现实就是这么残忍,既然没有可能了,那就尽快的放手吧。何况,我们这样身份的人,是没有资格去真心爱一个人的”弗森好笑的看了眼黄英“还是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他话音一转“我也没有真心爱上她啊,只是,她长得那么漂亮马术又好,这样的女人娶进门不亏吧?既然岩想要她,天下女人又多得是,我只是觉得要找到一个像她这样的有点困难而已”说罢,他笑容满面的看着黄英,管他信不信,至少,给自己那莫名的伤心找了个合适的理由了吧?黄英也不点破,看弗森的状态明显就不是所说那样,不过,这事也只有无可奈何了。地位摆在那儿,就算黄岩不知道弗森的心意,就算辛雯对弗森也有意思。弗森也只有拱手先让的份。不一会,黄岩和辛雯就回来了,却发现大家都很安静,两人对看一眼,疑惑的下了马。辛雯看向弗森,正巧看到弗森也笑着看着她,除此之外,大多数人都齐刷刷的盯着辛雯看。“这,怎么都看着我啊”辛雯尴尬的说道。“呵呵,大家都觉得辛雯姑娘简直就是美若天仙。”黄英笑道。“是啊是啊,辛雯姑娘的确长得是倾国倾城,就连我这样眼光极高的人也是禁不住眼前一亮啊。”辛雯转头看向黄岩,却见对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怎么?难道你认为他们说的没有道理吗?”“不是啊,我在想为什么我和大家的感觉都是一样的”黄岩故作疑惑道“哼!”辛雯臭屁的转过了头,黄岩心中想什么完全无需在意,重要的是结果讲出来的是什么,辛雯挑了挑眉,笑容更甚。弗森强打起精神,挂起一丝笑容,看着那两个笑容满面的家伙,一颗心,缓缓掉了下去。这一个笑的很开心的面具,就让它一直戴着吧。大家乐呵呵的策着马在草原上游荡,辛雯心情无限的好,这一群人的确很好相处,没有那些公子哥的高傲神态,也不会话里带刺的讽刺人。但辛雯不知道,三皇子和弗森都对她有意思,那么,还有谁会找死的对辛雯作态?辛雯一转头便看到了一群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辛族家仆的陪同下在马上摇摇晃晃的模样。那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简直可笑之极,至少,中间那个穿着十分显眼的杨卉面上那副表情就令辛雯感到十足的搞笑。“这么一群女人,不会骑马还要来这里,不过,中间那个长得倒还是不错”辛雯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样的女人,在华丽的外表之下,内里是怎样的浑浊不堪,总是有人会被她的外表所骗。“那些是什么人?”有人问道。“你看教导她们的人就知道是今年的秀女了”辛雯一听,疑惑的看向那些身着暗绿色短衣的女人,心下终于了然,她记得在这个时间段,穿着暗绿色短衣的人大多都是教导礼仪的人,不过,与进宫时的秀女训练不同,档次上还是其次,这些宫外的与宫内的所了解的东西都有很大的差距。宫内训练的不仅要教导礼仪,还有处事。而外面,只是教导这些秀女们在各种情况下怎样能显露出女人的各种美……就比如,那边正在马上的一群人。疑惑解了,众人也没了心情去看那些秀女,纷纷转过头来,接着他们之前的那些对话。不时讲到开心之处便哈哈大笑起来,辛雯听得也是忍俊不禁,那边的人终于注意到了这边。隐隐声音也传到了这边来。“不要分神,你们这水平还敢分神,一不小心摔下了马简直就令人耻笑”那训导秀女的人声音尖锐的说道。辛雯好笑,这些秀女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吗~她看向中间那个衣着显眼的女人,正巧对方也转过头来看她。辛雯幸灾乐祸的看着她,气的杨卉双目怒瞪。“你!就是你,你在看什么,我不是说了不要分神吗?难道你认为你有几分姿色就一定能竞选上吗?认真点!”杨卉被骂,脸色乌黑尴尬的转过了头去,辛雯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是能瞪吗?你瞪给我看看啊。同时辛雯心中也松了口气,好在自己没有参加秀女的竞选,否则自己也得受这样的苦,更不用提进了宫还得提心吊胆举步维艰了。又逛了不短时间,众人也要散了。“我送你回去吧”弗森和黄岩同时说道,辛雯顿时僵化,气氛顿时尴尬起来,这样的事情怎么就给她遇上了?“我本想着也只是顺路而已,那就让岩送你吧,那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了”弗森笑道,随即头也不回,掉过马头便拍马而去。辛雯和黄岩面面相觑,辛雯无奈的笑道“你看,你把人家给吓跑了”“哈哈!这是你惹出来的祸,我也是受害者啊!”辛雯怒瞪着黄岩“好吧,那你现在,迅速送我回去。反正你要来自找祸受”黄岩一听,又是哈哈大笑,辛雯心中发虚,这人的弱点是什么?怎么对他他都要笑是不是?黄岩正色,在马上恭敬的俯下身,说道“那么,小的义不容辞”辛雯终于看明白了,这人原来就是腹黑的主,感情自己还把他当成是什么斯文的人了。外表什么的都太假了。黄岩送辛雯到了辛族总府门前,辛雯道“多谢三皇子,不送了”“什么不送了?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黄岩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辛雯倒吸一口气,这人脸皮还真行!“辛府地儿小,容不下三皇子这尊大佛!”辛雯委婉道。“这话说的,以后可别叫我三皇子了,叫我岩就行。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地方能不能容下我。”黄岩说着就抬脚向辛府走去。看着黄岩那挺拔的背影,辛雯总算明白,和这家伙来软的自己只有投降的份!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我可不会让你了!辛雯想着马上跟上了黄岩,她可不想让黄岩“先入为主”“你想看些什么?”辛雯一脸黑线,跟着黄岩绕着辛府走了一圈,被异样的目光盯了一路,而对方却没有半点意见,辛雯简直想要动手打人。“这院子不错”黄岩背着手,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辛雯知道肯定是欠拍的微笑。辛雯可没那心思去欣赏自家的景色,她四处环顾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熟悉的人,比如鲁诺……好巧不巧,辛雯头一转就看到了斜面低着头走来的鲁诺,她心一紧,这要是被看到还真少不了误会什么的,又要一番解释……趁着鲁诺低着头,她快步走到黄岩身侧,不使自己显得那么突出。鲁诺本来没想抬头的,只是感觉到对面人快步走到另一人身边不禁疑惑的抬头看去,这一看倒是有些惊讶了,那不是辛雯吗?而且,还陪着一个男人?辛雯心下一惊,暗自悲叹很倒霉。“这是,新认识的朋友,黄岩,这是鲁诺”她笑着给他们互相介绍。鲁诺这才打量起这个男人,看起来皮肤倒是细腻的很,面上微微的笑容显的很是刺眼,因为鲁诺意识到这男人有种不一样的魅力,“你好”鲁诺伸出手去,浅浅的笑道。黄岩点了点头,伸出手象征性的握了握便放下。黄岩无意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长的倒是俊朗,只是,自己却感觉到隐隐的不自然。对方似乎对辛雯有意思。“鲁诺,你带着黄岩看看辛府的环境吧,我有些累了,回去歇息一下”辛雯说道。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把这两个男人放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她只想快一些离开黄岩这个家伙,说到底她还真的是有些累了。鲁诺点头答应了下来,目送辛雯离去,他看向黄岩“我于辛雯年纪相仿,不知……”黄岩笑道“呵呵,我似乎要比辛雯大上几岁,不若我称你一声鲁诺贤弟”鲁诺自然应好,“岩兄对辛府的环境很感兴趣吗?”黄岩愣了愣,其实他只是想要和辛雯多接触一下而已。想了想说道“呵呵,只是想看看”鲁诺闻言道“呵呵……辛府的景色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黄岩一听,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这也太直接了吧。鲁诺也觉得自己有些口直心快了,但也无法挽回,只好不言语,“景色的确不咋地,只是陪同欣赏景色的人的确是令人心旷神怡”黄岩也不输一筹,既然对方够直接,那么自己也不需要委婉了。“……”鲁诺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只是真的想说辛府的景色不怎么样,难不成对方误会自己?既然误会了,难不成还试图挽回?“辛雯心思很单纯,希望你不要试图去玩弄她,这样,下场很会悲惨”鲁诺沉声道。黄岩失笑“我并没有玩弄的意思,你可不要误会了。我觉的辛雯是个很有意思的女生,我不是随意的人。”鲁诺苦笑,他自己似乎又有退缩的意思了,总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感情,或许是因为,辛雯对他实在是没有半点暧昧可言,一切都像是兄妹的感觉。送走黄岩之后,鲁诺默默的回到了房间,他想,自己是时候该走了。“咚咚咚……鲁公子,有你的信”门外突然响起声音,鲁诺疑惑,还有谁会寄信给自己?“辛雯,可以吗?”鲁诺站在辛雯面前,面上一副企盼的模样,刚刚母亲寄信来说要自己尽快赶回家族,最近家族要举办一个盛宴,族内的人必须参加,而这场盛宴也会有众多的人参加,身份高低的都有,但是都有限量,比如一个族就会限制人数的,鲁诺的母亲考虑到这点,就让鲁诺带着辛雯一起回去,鲁诺自己当然是愿意的,不过还不知道辛雯的意见。于是就找上了辛雯。一番话解释完后,鲁诺紧张的看着辛雯,毕竟辛雯不是自己的谁,她会同意去吗?“当然好啊!”辛雯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坏处,何况,鲁诺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令人难以拒绝。鲁诺惊喜的撑大了眼睛,自己和辛雯独处的时间又要多一些了吗?“我娘说过两天就要我过去,你要做好准备哦”鲁诺笑道。“好的!”辛雯去找辛父,辛父在交代了几句交涉多用心之外还是给辛雯说了些族内的情况,听得辛雯一阵烦躁,父亲简直就是在给自己加压力,说的他在族内多么的岌岌可危的样子。难不成还要自己随便找一个有财有势的家伙嫁了?两天内,黄岩黄俞还有黄英结伴来找过辛雯,都是去赛马,辛雯觉得生活也没那么糟糕,毕竟有吃有喝又有玩乐。两天后,辛雯在李雅治的陪同下和鲁诺离开了辛府,到了鲁府,辛雯看到门前那样喜气洋洋的门卫也不禁心情大好。跟着鲁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门。不用请柬的感觉还真是好。“呦,瞧瞧,辛雯这丫头长得那是越来越漂亮了”刚一进大门,鲁诺的母亲就马上迎了上来,拉着辛雯上下打量,一副很是满意的模样。“辛雯姐姐,你终于来了,我可一年没见你了呢!”跟在鲁诺母亲后面的那个小女孩激动的扑进辛雯的怀抱。“呵呵,小鲁默,姐姐也想你一年了呢”辛雯微笑着蹲下对着鲁默说道。“辛雯,我们先进去吧”“哇哦~这么多人”满大堂的都是人,辛雯暗自咋舌,这么多人的确不是很好玩,各型各色的人都有,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惹到什么大人物了。“呵呵,人不多怎么办宴会啊”鲁诺笑着便走了进去。顿时就有一大群人围住了他,叽叽喳喳满面笑容的,辛雯有些羡慕鲁诺,至少他还有这么多可以相处的朋友,而自己……“辛雯,不进去吗?”鲁诺的母亲问道。辛雯回头看了眼鲁诺的母亲,得到对方鼓励的眼神后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这次来的目的,除了是自己没什么事,只想不拒绝鲁诺之外,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是真的要来打通人脉的,自己这两天也算结识了皇宫贵族,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让那些皇宫贵族帮助父亲做小小的族长?那些,只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何况,这些稻草还不一定会不会突然溜走。只有广交人脉才能让自己完成想做的,比如,脱离现在这种随时可能被父亲作为商品嫁出去的困境。只要成功令父亲达成目的就好。“你好,我是鲁垣,很高兴这次宴会能够见到你这样美丽的女子”刚进大堂,就有一个男人迎了上来,长得一表人才,语气很是诚恳,听不出一点轻佻的感觉。“我叫辛雯,鲁公子过奖了”辛雯客气道。“呵呵,这哪是我过奖,分明是辛姑娘过谦了”“呵呵”辛雯干笑两声,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辛小姐拥有如此惊艳的容貌,怎么还会参加此次会宴?”鲁恒拿起酒杯,立即就有丫鬟来倒酒,他轻轻抿了一口问道。“恩?什么意思?这个宴会还有什么特殊的吗?”辛雯倒是的确不知道这个宴会有什么,她想该是普通的交际宴会吧,让年轻人多结识一些伙伴,应该是为了家族子弟广结朋友的宴会吧。“辛雯姑娘竟然不知道?!”鲁恒看着辛雯一副我的确不知道的模样,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难道辛姑娘来参加宴会之前,竟然不知道这次宴会的性质吗?“来参加这次宴会的人,基本上都是尚未婚嫁的男女,而少数也是替代子女来相看的。”鲁恒说完,辛雯也终于明白了这场宴会的性质,这分明是未婚男女“猎物”宴会……“……”“那么辛雯姑娘现在有什么打算?”鲁恒见辛雯不言语,便开口说道。“既然来了,那就算是看看也得留下啊”这本来就是来交友的,类型上的区别可以纠正。“呵呵,男未婚女未嫁的,看看也没有坏处。”鲁恒笑道,辛雯干笑两声,走进了人群内。鲁恒马上跟上,无论如何,这个女人他看上了。“姑娘,我叫蓝羽”一个男人走上前来,一副斯文的模样。鲁恒看见有男人找辛雯搭讪他便立即走上前去,却在看到对方容貌时顿了顿脚步,走到了一边。“我叫辛雯”“我父亲是本县的师爷,我目前已经是一名秀才”此话一说完,周围羡慕的目光纷纷投来,蓝羽腰背挺得更直了些,毕竟这样的背景在这里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他相信,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一定会对他产生兴趣。辛雯心中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顿时一落千丈,这点背景目前来说对辛雯实在起不到什么震撼作用,更何况这样一见面就介绍这种东西实在有些肤浅。“蓝公子真是前途无量,小女子实在佩服,自身的家庭真是无法与您比拟,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与您交谈,显得有些高攀,那么我就先走了”辛雯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总之,只是一个意思,她不想呆在这男人的身边。“诶诶,你别走啊”辛雯加快步伐,感到身后那男人在追自己,她烦躁的避过拥挤的人流,穿身过去,又挤入另一堆人群当中,她不停的走着,转过头,身后,没有了半只苍蝇。“诶!姑娘”感到撞到了人,辛雯马上转过头来,目光顿时有些呆滞。虽说自己见过长得俊朗的男人已经很多,并且早以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可是这个男人还是无法不吸引辛雯的眼球。棱角分明的轮廓,幽雅深沉的眼眸,再加上高挺的鼻梁,整张脸立体性感。还有那裹身的衣服下隐约突起的肌肉,天哪!辛雯都快被这男人迷死了。她可以不在乎长得好看的男人,但是她不能不在乎力与美结合的男人,她喜欢充满实力的男人,何况是这样的形象,并且,这男人天生一副好皮囊,就算褪去了那层肌肉也是一个迷倒万千女性的祸害。她顿时起了“收纳”之心。“抱歉!实在是对不起,小女子如此冲撞真是失礼了”辛雯看着这个男人,心中不住感叹,嘴上说的话完全没想过。“没事”那男人笑了笑,爽快的说道。“小女子辛雯”“我叫司徒梓。呵呵,辛雯?一县之花也需要来这个宴会吗?这可令我很不解哦”司徒梓笑道。“呵呵,这只是朋友夸大说的,何况,就算是倾国倾城的女子也不一定就能够在身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啊。对了,司徒公子莫不是本县县长之子?”辛雯记得司徒梓这个名字在本县一点都不低调,常常听到“司徒梓做什么就怎么怎么,你就不能学个一丁半点吗?”诸如此类的话。简直要超过自己这个“一县之花”了。“是的,我父亲正是司徒正宇,本县的县长”男人柔和的说道。辛雯对这个男人更是多了几分好感,无论怎么说,能够那样的广受好评也绝不是毫无所长之人。“辛雯姑娘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只是却不曾见过,今日一见,一个小小的镇子可真是容纳不下辛雯姑娘这样的明珠了”司徒梓眸光闪闪,看着辛雯身侧的手说道。辛雯举起手,瞧了瞧说道“我的手很有趣吗?司徒公子看什么呢?”司徒梓兴奋的抓住辛雯的手,伸出他自己的手说道“辛雯姑娘看来已经到了死亡五级了吧?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成就,而且你还没有说出来。实在令我咋舌。你知道吗?只要达到了一定的级数,手上就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就比如,死亡五级,手的右侧会显得有些许臃肿,不注意是不会察觉的。而辛雯姑娘你,现在看看,想来也可以观察到你手掌出现的变化了吧”辛雯挣开手,脸红了红,看了看自己的手,右侧的确有些肿。她疑惑的说道“你怎么看得出来的?从来没听说过实力提高后手掌会出现变化的”“呵呵,这还是我太爷爷研究出来的。只是一直没有公告于天下而已。想不到辛雯姑娘竟有这样令人羡煞的实力。实在令我惊诧”司徒梓也平静了下来,继续笑道。“哇,你太爷爷?他就是曾经在宫里任职太医的司徒伍是吗?”“呵呵,正是”“哈哈,你们司徒家还真是代代官僚。你的实力应该也不弱吧?想来,你应该能把你司徒梓的名号打的响亮。不仅是在这个小镇”辛雯说道。“呵呵,我敢肯定,辛雯姑娘绝对会比我出人头地,能够在成年之前达到死亡五级的人,似乎少得可怜。更别提是女人了”司徒梓一脸羡慕,肯定的说道。辛雯不置可否,这一代的类似自己这样的人可不在少数,就比如,斯布和鲁诺,可都要比自己实力高。想到斯布,辛雯只觉得有那么些许的伤感和可悲,她其实明白了,这样的伤感和可悲只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这种不由自主的命运。“司徒公子怎么也会来参加这种宴会?你这样的条件,投怀送抱的女人应该不计其数吧?”辛雯疑惑道,自己只是完全不知道这场宴会的性质,难道司徒梓也和自己一样?在心中果断否定这种很微小的可能性。“我是被朋友拉来的,到了这里才知道他竟然拉我来参加这样的宴会。呵呵,宴会移开我就躲在了角落里,都还没人注意到我,就被你撞到了。”司徒梓笑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