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九域仙尊

更新时间:2019-08-18 15:55:19

九域仙尊 连载中

九域仙尊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夕阳若别 分类:玄幻 主角:凌影安静 人气:

夕阳若别新书《九域仙尊》由夕阳若别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凌影安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州大地,山灵水秀,地大物博,尤以中原地带最为肥沃,人气鼎盛。修真炼道,自古恒有之;门派之争,千年如一日。方今之日,魔教退居幽谷已不理凡尘;正道则大昌于世傲立神州。而正道诸派中,尤以“天道门”、“梵音宝刹”、“龙幽谷”为三大支柱,是为领袖!这个故事,还要从地处中原以北,连绵千里的落霞山脉讲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概一刻钟的功夫,三道身影从远处的一扇小门走进了院中。 其中一人正是南宫雨霏,此刻的她正依偎在一个女子身上,女子看起来有四十来岁,但是容貌却如花季少女,风韵犹存。 在女子的身边,则是一个高出她一头的男子。男子长相温顺,年纪约莫五十来岁,两束刘海垂在额前,多了几分英气。在其手上,握着一把三尺长的仙剑,虽然隔着剑鞘,但依然可以感觉到剑上的凌厉。 注意到三人步步临近,凌影之急忙起身,将阿紫放在地上,一双小手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这孩子,资质甚好,怎奈身上戾气如此之重?”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凌影之,心中微惊,看了身子女子一眼。女子不语,一双秋目不断的在凌影之的身上扫过。 南宫雨霏走上前,指着凌影之道:“爹娘,他叫凌影之,就是大师兄在云川边发现的。”说着,连连向凌影之使了个眼色。 凌影之会意,暗骂自己太笨,连忙躬身抱拳道:“凌影之见过二位前辈。” “嗯!”男子点了点头道,“进屋再说!” 走进房中,凌影之站在桌前,恭敬道:“不知二位前辈尊如何称呼?” “咯咯。”南宫雨霏嬉笑一声,“我爹名唤南宫歆宇,乃天道门长老之一。我娘名唤冰清,嗯,当然是我爹的夫人啦!” “霏儿,不许胡闹!”冰清轻嗔道。 “本来就是嘛!”南宫雨霏委屈一声,不再言语。 “好了!”南宫歆宇摆了摆手,看着凌影之道,“你先坐下吧。” “谢谢前辈!”凌影之将身坐下,看着二人道,“我是来天道门学习道家真法的。” 南宫歆宇的眼中露出一丝疑惑,问道:“你是如何渡过云川的?” 凌影之答道:“我也不知!只是掉进云川大河中后,等我醒来便出现在这里了。” “奇怪!”南宫歆宇心中有些不解,“这云川之上,有道家阵法与结界,寂静城的百姓是万万不能跨越的,怎他小小年纪,孤身一人会渡过?” 冰清同样不解,但还是问道:“你这番急着到天道门,仅仅只是为了学习道家真法吗?” 凌影之摇了摇头,颤声道:“我是奉师父之命前来找天道门掌门的。” “哦?”南宫歆宇微微一惊,忙问,“你师父是谁?” 凌影之应道:“我师父名唤空一心。” “什么?” 南宫歆宇“腾”的一下从木桌前站起,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凌影之,吓得凌影之一下子站了起来。 冰清同样是一脸的震惊,好久才缓过来,道:“那你师父现在人呢?” “师父他……”凌影之沉吟片刻,低头道,“他老人家死了。” “死了!”闻言,南宫歆宇一下瘫倒在了桌上,不敢相信的注视着凌影之,神色有些慌乱道,“大师兄修为甚高,平常人想杀死他何谈容易,他怎么会死呢?” “大师兄?”凌影之心中微惊,但也没有多想。他红着眼睛声音微颤道,“师父是为了我,和一个黑袍人打斗,才被那人击杀的。” 南宫歆宇冷静下来,一字一句道:“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说来,不要遗漏一点。” 凌影之点头,便将“逍遥峰”上发生的一切细细讲来,但却隐瞒了他身具天魔血脉,和偶得“幻灵”的经过。 听完凌影之的陈述,南宫歆宇和冰清相互看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 冰清问道:“匣子中的东西可在你身上?” 凌影之忙道:“师父之命,弟子不敢耽搁,此物一直被弟子贴身保管。” 说罢,凌影之在怀中一阵摸索,一块紫黑色,一面刻太极图案,一面刻一“道”字的玉佩被他放在了桌上。 “哇!”一边的南宫雨霏惊道,“天道门长老的信物哎,爹,你不也有一块吗?” 南宫歆宇没有说话,伸出手来,颤抖的将玉佩拿在手上,几经抚摸,一颗泪水瞬间滑落下来。 冰清连忙将手搭在南宫歆宇的手背上,然后对南宫雨霏道:“霏儿,你带小影去好好洗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和你爹有要事商量。” “哦!” 注意到二人的神情,南宫雨霏懂事的点了点头,拉着凌影之的手向门外走去。 目送着二人离去,冰清叹气道:“歆宇,事情都过去了,看开点吧!” “唉!”南宫歆宇将玉佩握在拳中,哀叹道,“大师兄怎么可能会背叛师门,他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天道门啊!” 冰清又是叹了口气,道:“当初的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控制的,这么多年了,放下吧!” “我怎么放下!”南宫歆宇激动道,“你没听那孩子说吗?大师兄是被我天道门的“阴魂矢”杀死的,你我都知道,能够习得“阴魂矢”的人,除了我们的依澜师兄外,还有谁能习得!” “但是……”冰清忙道,“那黑袍人还会幻化之术,明显就是魔教中人!而且从那孩子口中的描述,那人手中长剑,定是“七大魔剑”之一的“死灵之语”,而且那人还手握番天印,你何时听过依师兄曾拥有过番天印?即便那黑袍人会使用“阴魂矢”,但凭这一点也不能说明就是依师兄做的。” “呵呵。”南宫歆宇苦笑一声,眼中流出几分不忍,“想当年,要不是依师兄百般阻挠,大师兄他又岂会被师父逐出师门。大师兄不是神仙,他不过是修真炼道的一个普通人罢了,他也有七情六欲。正道如何?魔教又如何?难道只是因为爱上一个魔教女子,就要背负“叛徒”的名头吗?难道仅仅因为如此,就要为我天道门所不容吗?” “歆宇!”冰清眉头蹙起,忙将双手捂在了南宫歆宇的嘴上,双眼泛着泪光道,“隔墙有耳,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了。我知道你和空师兄之间的关系,我也说了,当年的事情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不好受啊!空师兄在我心里,一直都像亲哥哥一样,但是现在,他走了,真的走了,而且天道门内的复杂,你应该比我要清楚,万不可意气用事啊!” “罢了,罢了!”南宫歆宇深呼吸一口气,黯然道,“这件事情我要先去向掌门师兄汇报一下,毕竟事关重大,不是我自己可以决定的。至于这孩子……大师兄如此看重他,与我也算是有缘,待他一番洗净后,我便带他一同前去。” 冰清点了点头道:“一切就依你所言,但是你要答应我,万不能和依师兄有过多争吵,毕竟大家都是同一师门,而且这件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你千万不能鲁莽!” “我心里有数!” 南宫歆宇呢喃一声,望向门外的眼睛中多了几分凝重和彷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