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凤华无双

更新时间:2019-12-07 17:40:32

凤华无双 已完结

凤华无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coffee 分类:玄幻 主角:云渡盘木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coffee的原创小说《凤华无双》,主角云渡盘木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突遭变故,船在江上漂泊了数日,被剑客云渡救起,又一路同行,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要去海宫查一下你说的那个可疑女子的身份,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希望你能耐心等待。”

云渡似乎有了主意,先是把李果儿送回了苦柳街,让她安心在家里等待他们的消息,为了她的安全,又派当日跟踪白挽和的剑客保护着她。这个时候白挽和才知道那剑客名叫叶君复。

云渡说,他相信叶君复的实力。

茫江之畔,云渡吹了个口哨,随即一匹银白色马驹踩着云朵从天而降,隐隐能瞧见它一对半透明的翅膀,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气流,白挽和赶紧用衣袖挡住滚滚飞来的砂砾,马驹的喷气声就在耳畔。

“这是……传闻中的白翼之兽?”白挽和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温驯的小马驹,不同于一般马匹的是,它额头中央绽放了一朵淡红色的海棠花。白姑娘刚伸出手去想要摸一下那朵硕大的花蕾,团猫就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它已经稳稳地落在了白翼之兽背上。

两人翻身上马,白翼轻轻踮脚腾空而起,白挽和只听得耳边呼呼作响,再往下看茫江已经成了一条玉带,周围树木入眼只是一片朦胧的绿色。

山河如此,画卷流年。

可惜如今抱着自己的,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人了。也不知道到了哪里,白挽和只感觉到双腿在不停地颤抖,眼风穿过层层云海,淡淡乳白色之间红枫海域的湛蓝色隐约可见。白翼之兽两只前蹄渐渐放低,他们正缓缓下落。

云渡说:“我约了海宫主人宁郡主,她现在应该在海边等我们。”

只是不巧,白挽和重心不稳栽了下去,摔了个狗啃泥。刚吐了一口沙粒甩了甩头发,忽听得有人说:“哟,这不是将军府的林姑娘么?”

白挽和定睛一看,说这话的是一名年轻女子,虽看起来没有多大年岁,但却是风姿绰约,眉眼之间充斥着说不出的妖气。她嘴角浅勾,一个眼神丢过来,满是轻蔑。

云渡张了张嘴,道:“宁郡主,你认错……”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那女子倒是嘴快,又接着说:“几年没见,你那死无葬身之地的父帅是不是安息了?当初你羞辱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有找我帮忙的时候呢?嗯?”

真是冤家路窄。

这一字一句都这么贱,和当年一样一样的。真是风水轮流转,想不到你这么个贱人还能混到海宫主人的地步。白挽和咬牙切齿就想骂她,但还是拼命握紧拳头忍住自己的情绪,生生把这句话咽在了肚子里。

“宁郡主,你恐怕认错人了,这姑娘叫白挽和,并不是你说的什么林姑娘。”云渡嘴上这么说,可白挽和那些细微的表情还是被他尽收眼底。

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

林姑娘。真是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自己了。她明明已经换了一张脸,为什么慕宁还是能认出来?这他乡遇故知,是让她高兴呢还是怒气郁结呢。白挽和呵呵两声,拍了拍衣裳上面的沙粒站起身来,压低声音说:“我来找你是为了慕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慕欢?”宁郡主眉毛拧在了一起,一脸的不解,瞬间一把抓住白挽和的衣角,用力把白挽和拉到她跟前,眯着的眼睛里,满是狠戾,“林瑜!小欢在哪里?!”

团猫一见主人被这么欺负,当下就急了,窜到宁郡主身后就在她腿上抓了两把。血,缓缓顺着那几道抓痕流下来。但转眼间,团猫被一脚踢开。

“她死了。”白挽和和同宁郡主对视,完全没有了当初帮助李果儿时的一腔热情,眼中是说不出的冷漠。她在宁郡主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林瑜,曾经的林瑜已经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了,她跟随着林家,都在那场劫难中消逝了。

现在活着的,只是白挽和。孤身一人的白挽和。

自从听到慕欢这个名字起,她就想到了从前认识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她和她的姐姐慕宁那时不过七八岁,林府曾经救济过她们,但姐姐慕宁却是手脚不干净偷了林家的镯子,当时的林瑜对慕宁拳打脚踢,林瑜的青梅竹马还把慕宁捆起来带到街上游行。臭鸡蛋烂菜叶向慕宁砸过来,也在她心里留下了恨的根。

“你不会是为了做这个什么风风光光的宁郡主,把你妹妹送进了贫民窟吧?”

“我没有!”宁郡主杏眼圆睁,一巴掌打在白挽和脸上,又狠狠拧了她的胳膊一把,长长的指甲嵌进她的肉里。白挽和原本细嫩的胳膊上当即出现了五个明显的青紫色掐痕。

白挽和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笑了两声,一抬脚踢在了宁郡主小腹上,痛得她“哎哟”叫唤一声就立刻捂住腹部,慢慢蹲在沙地上。

“林瑜!你够狠!”

再狠也狠不过你吧。白挽和撇嘴,这句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说出来。或许她已经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跟她说的每一句,都让白挽和觉得恶心。

眼看两个人就要打起来,云渡赶忙握住白挽和的手腕把她拉到一边,试图平息她心里的怒火:“有话慢慢说哈,女孩子家家的闹成这样不好吧。”

“先解决慕欢的事情吧。”这句话,是慕宁说的。

刚说完,她立刻从怀中拿出一个海螺,放在唇边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乐声刚起,海浪立刻翻滚起来,吹奏到高潮部分,眼前的红枫海已是巨浪滔天。

一曲毕,仿佛有什么从天上生生把红枫海劈成一半,一条狭窄的沙路仿佛一条游蛇从天际钻了出来,直铺到三人脚下。手执长矛的巡逻兵昂首挺胸地排列在道路两边,齐刷刷地喊了句:“宁郡主好!”

慕宁点点头,示意云渡他们跟过去。

云渡放飞白翼之兽,期间偷偷问了白挽和一句:“你是林将军的千金?”

白挽和心想他反正已经猜的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于是丢给他一个白眼,直接承认了。

北方望川城的林浣将军,是以昂骁勇善战的名将,云渡也曾听说他以一人之力浴血奋战,击退敌军三百的传言。可就是这么一位赫赫有名的将军,却被处以通敌卖国的罪行,最终落得个抄家的下场。白挽和能够有幸逃脱死亡的厄运,可见林浣为他的女儿做了多么周密的安排。

冷不丁的,云渡趴在白挽和耳边低语道:“我很佩服林将军。”

“那你、你相信他是通敌卖国的罪人么?”不知怎的,白挽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太想要为父帅洗刷冤屈吧,好像多一个人知道父帅是清白的,父帅就能在九泉之下安心一点。

云渡愣了片刻,认真地说:“不相信。”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云渡忽而明白了,自公子上予执政以来,每一夜都在担心坐不稳王位,辗转反侧之际,他一步一步削弱武将的力量,但凡有些能力的武官都被他冠上了或有或无的罪名,就像自己被发配到赤泽一样,只不过林将军的命运更悲惨了些。

果然伴君如伴虎,好在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帝都了,或许能够避免这些浮华的尔虞我诈吧。

云渡百感交集,踏入了海宫。

整个海宫都呈现出一种蓝色调,宫殿的墙壁柱子如同易碎的水晶,摸一下都让人有它会碎掉的错觉。高耸的冰柱刻着龙凤纹,冰柱下面缠绕着墨绿色水草,这样华美的宫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它就存在于世间。

白挽和直入正题:“据一个跟慕欢关系很近的人说,慕欢出事之前她曾经看到过一个海灵族女子,颈部左侧有蓝色蔷薇花的印记,所以我们想来确认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慕宁打了个响指,立刻有衣袂翩翩的侍女端着银质托盘飘然而来,随着她们的步伐,两把冰椅子也缓缓从地面上升起来,待他们坐下来,热气腾腾的茶水便放在了眼前。

那侍女确是在笑,只是她们连嘴角翘起的弧度都是一样的,那笑容看起来甚是僵硬。

“我们海宫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记得什么颈部有花的姑娘,喊她们过来问问吧。”慕宁的言语之间傲慢尽显,轻蔑的表情依旧不改,一副“我们海灵族比你们强多了你们能比么”的样子,弄得白挽和只想上去扇她两巴掌,转念一想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忍忍也就算了。

还没等他们回答,慕宁兀自拍了拍手,“啪啪”两声过后,一队姑娘扭着水蛇腰过来了,一个一个都直冲着云渡抛媚眼,弄得好像是给姑娘找夫婿似的。

白挽和扁扁嘴,看着云渡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心想这家伙定力还真是好,面对这么多美人儿居然能这么从容。正在心里面默默赞叹着,透明的液体从云渡嘴角流出,白挽和直接就甩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姑娘们,你们有没有谁认识一个颈部左侧有蔷薇花印记的人?”

一群姑娘摇摇头,慕宁摆摆手让她们下去,那群姑娘走的时候眼风都还恋恋不舍地留在云渡身上,有一个甚至还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这么俊的一张脸,哎,可惜非要找那脖颈上有花的姑娘干嘛,我就不行么。”

云渡托着腮干咳了两声,冲着那姑娘眨了眨眼,那姑娘顿时眉飞色舞乐开了花。

一拨又一拨的姑娘下去了,没有一个说认识那个姑娘的。就在白挽和怀疑李果儿是不是看花了眼,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脖颈左侧有蔷薇花的,那不是苏楹嘛。”

原本白挽和都快打瞌睡了,听见这话立马精神起来,坐直了就说:“姑娘你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