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枭

更新时间:2019-10-17 03:22:37

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枭 连载中

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枭

来源:落初 作者:新笺 分类:言情 主角:罗魏罗先生 人气:

经典小说《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枭》由新笺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罗魏罗先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人说栾城碰不得,重度洁癖者,能将碰过他的手打断丢到皇溪区的街道。  米白说,这人有病,有病治病,而她,是能逼疯病人的刽子手。  促使栾城得病的源头,栾城这个温柔的母亲,一步步亲手将自己的儿子推向深渊。  栾家夫人优雅的喝着茶,说:“栾城的身边,不是你这种市井女孩可以相伴的。”  米白一笑:“巧了,栾城的母亲,也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当。”  这样市井的女孩怎么了?  哪怕豪门世家旁人的冷嘲热讽,照样护暖栾城早已千疮百孔冰寒的心。  她说:有我在的一天,不会让人伤害你。  敞开瘦弱的臂膀,护着他不受任何伤害,坚强不屈。  他嘴角轻扬,笑了:你的坏话,只有我能说,别人说不得。  指着米白辱骂过的阮家小姐,被整到神经兮兮,每每见到米白脸色骤然发白。  【1v1,双洁,治愈系暖文】  栾城解着扣子,一步一步靠近,幽暗的黑眸深不可测,逼得米白一步一步后退,双手挡在栾城胸膛前。  “呃,你洁癖呢,不是还没好吗。”  他伸手握住在他胸膛前的小手,放到唇上亲了亲,低沉磁性的声音道:“碰到你,它自然而然就好了。”  【注】本文纯属虚构,请不要考究(逻辑死,常识废,作者脑回路异于常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米白走往一边过去坐了下来,原本靠着沙发的男人猛然睁开眼睛扫向她,是危险警告的眼神。

米白动作一顿,坐下的动作比刚才缓慢一些,兴许是被栾城睁开的目光惊着了。

栾城可以察觉她只是坐到那里而已,没有其他目的性的举动,慢慢的收回视线继续合上。

刚才那一下,米白确实被对方眼神中的气势吓到,狮子毕竟是狮子,哪怕是被关进笼子的狮子,一样骇人。

栾城也不会因为被锁在这里就不是栾家的继承人栾城,栾家在帝都与其他世家还是有区别。

在这样的状况下,也许她应该把握机会获取好感,与栾城好歹也算是共患难一场。

米白偷瞄了一下不远处的栾城,额头垂下的几根刘海微湿,紧闭的双眼少了能透彻人心的目光,他的眉头英俊,鼻梁很挺,轮廓还有嘴巴无一不诉说着拥有这些的男人长相很好。

身体肌肤因为隐忍布满着汗雾,栾城卷起的衣袖,属于男人有力的手臂爆着青筋。

侧脸咬肌看起来也有点漂亮,让人想伸手过去看看这人的肌肤是不是也如看上去的这么完美细腻。

大概是米白的目光太炙热,栾城无法忽视她落在他身上的每一道侵犯的视线。

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压抑着某种磨人的痛苦,目光极其不悦。

“你看什么。”

声音低沉而沙哑的冰冷。

“什么?”

米白挪开视线与栾城对上,飘忽的心也因为栾城那一道不悦的声音抖了抖。

有点奇怪,这人虽然摸不清脾性看不透,在外条件无可否认比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出众一些。

米白也知道栾家一点,毕竟是贵族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当然跟寻常人不一样。

人有点恍惚,双眼也因为药物的作用下迷离。

她的情况感觉不太妙。

米白不知道被灌了多少,但肯定没有栾城多,额头青筋暴起,随着沉重的呼吸,忍耐力惊人。

米白没有任何情事经历的人,哪怕一点点,也能被迷失心智。

她嘴巴微张,仿佛某种牵引的力量在催促着她莫名往前靠近。

米白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念头,只是她无法控制事情的走向。

她又坐近了一些,伸手烦躁的拉着领口,脸颊绯红。

“***。”

是不是谁弄了空调,温度更加的燥热。

栾城眸子睁开半边,垂眸淡淡注视着在那里燥热却无处发泄的米白。

米白伸手抓起旁边的枕头猛烈锤了几拳,最后伸一扫枕头掉地,瘫在沙发后垫上。

“是不是真的给我们下了什么?”米白抬眸来往栾城看去。

之前只是猜测,她似乎不太想承认这个事实。

船里面锁紧了,两人被禁闭其中,被灌了什么药物的两人,除非两人嗜血般纠缠起来,就只能一直这么耗着。

她跟这位栾城仅是一面之缘,现在就算第二次,米白很难想象过有一天要和这样的人发生亲密接触。

紧紧闭起微红的眼睛来,五官狰狞在一起,燥热烧心渴望尖叫。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米白从来遭遇要这么憋屈折磨自己的事,她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栾城继续把双眼闭上,干涸的嘴唇微动喉咙滚动着,下一秒的瞬间,另一具热源扑过来时他猛然睁开眼眸瞳孔剧烈收缩。

唇上多了滚烫柔软的触觉。

压挤着有些冰冷薄荷般的嘴唇,行动起来的米白睁开眼睛望着栾城他近在咫尺的眸子。

她压在他唇上,动着含着一下。

下一秒,因为栾城的推开而倒到旁边沙发。

“滚!”栾城低沉的气息吼出声,双眼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充血。

这个时候米白不知道,这个人对人的洁癖已经病入膏肓,容不得其他人的触碰。

米白也是魔障了,红着眼睛喘着气瞪向栾城。

他们都知道因为药物没办法的事,栾城却如垃圾沾身般厌恶的嫌弃不知道戳到了米白什么。

咬紧牙关通红的眼睛,就像发疯的小兽扑了过去。

“你叫谁滚啊,叫谁滚!”

“我不滚你能拿我怎么样?!”

米白坐到栾城身上,双手拼命般扯着他身上的衣服,扒开。

有钱人家衣服的质量没话说,经米白这般摧残愣是一个钮扣也没用来。

双手扶着栾城的脸,米白低下头再次凶猛袭向对方的唇,发泄一般紧紧咬住。

依旧是一股凉凉的触感,明明气息间散发着温热的气息。

身下的躯体不同女人的纤细柔软,是硬朗而灼热。

他们得要自救,对方关他们在这里,不就只能这样了,他们只是正常的普通人啊。

栾城无法控制身体因为另一具身躯靠近而传来的颤栗,厌恶与欲望相互之间横冲直撞。

柔软湿润的唇,像夏暑饥渴的清甜,舒适得令人颤抖。

栾城双手抬起来紧紧用力的抓着米白的手臂,仿佛因为米白的靠近而兴奋,又似心中的厌恶需要剥离这份情欲来恢复理智而挣扎。

明明只是嘴而已,每个人都会有,但唇与唇密不透风的融合在一起,能给人带来如此强烈冲击排山倒海的感觉。

生疏的吮吸着对方那凉凉的下嘴唇,米白专注的闭着眼睛,无知的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

栾城握着米白手臂的力道再次收紧,米白坐在他身上靠在他凌乱的身前,冒着青筋隐忍着身体所有反应,眼眸里痛苦的折磨。

紧密的嘴唇因为米白的抬头分开,抬眸怔愣着望着身下的栾城,栾城也看着她,那双眼眸中倒影着的是她的模样。

两人的嘴唇因为亲吻嫣红着。

他们气息均紊乱着,栾城起伏的胸膛,凌乱的衬衣下的底子不错。

有时候老天爷不是对每一个人都很公平。

喘着气,栾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手臂滑落到腰上,他的手,隔着衣服滚烫了她的肌肤。

栾城所有的努力皆因为眼前的女人欲要前功尽弃,他对米白怒火攻心,“你别碰我。”

米白凑到栾城的脖颈间呼着沉重的气息,她不知道栾城说了什么,她没听清。

“热,热。”本能的贴近,米白只觉得更热。

栾城想死她可不想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