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夫色撩人:邪凰归来强上榻

更新时间:2019-11-20 10:39:55

夫色撩人:邪凰归来强上榻 已完结

夫色撩人:邪凰归来强上榻

来源:落初 作者:妖紫月 分类:言情 主角:宁可温馨 人气:

主角叫宁可温馨的小说是《夫色撩人:邪凰归来强上榻》,它的作者是妖紫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一身异能连同弟弟被冷血父亲卖到异能研究室,研究成功她也失控。  为救沉睡弟弟背叛组织;  诡隐,一手未卜先知绝掉所有杀手渴望自由的梦。  异世重生,刚出世就因为一则万年的预言险些被自己母皇亲手掐死,装死被扔乱坟岗逃过一劫。  荒野中,被萌萌大叔捡回家;  琉月堡,美貌爹爹帅哥哥,虽是捡回来的弃婴却集千万宠爱于一身。  原本只想逍遥快乐一世,可是皇宫中却还有为自己不惜私换皇嗣的父后,如此恩情,又该如何回报?  闯异世,创势力  女皇归来!是她的终究会拿回来!  乱战中,两人椅背相依;  月倾城笑道“后悔吗?”“不后悔!至少这一世!不后悔”斩钉截铁的回答,因为是你,所以不后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低下头,不管如何,随机应变即可。

“吱呀”舱门打开。

“啊~”外边的女子明显被地上的人下了一跳,尖叫一声,像是被这里的人吓到。

抱着自己弟弟的月倾城也像是被女子的出现下了一跳,眼神不自然的四处乱看。

“我、我、呜呜~”

话有点语无伦次,还没有说完眼里的泪水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瑟瑟发抖的身体,赫然是一副无措的样子。

微微张着粉唇,门边的女子似乎还在惊讶中没有回过神来双手依旧保持的开门的姿势。

也只是几个呼吸,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我、对不起,我弟弟的生命危在旦夕,可是我们家却没有钱为他看病,他说最大的梦想只想坐上这飞机看看高空下的景色、我这……我这……呜呜~”

话未说完,眼里的泪水再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看着女子挺拔的身影,月倾城乞求的爬了过去。

“小姐,我求你可怜可怜我们这姐弟俩吧!不要将我们赶出去,求求你了,只有这一次,只有这一次!”

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子,月倾城苦苦哀求。

女子略皱眉头,不过对上月倾城可怜兮兮的眼神只好叹了一口气。

“看你们也是苦命的姐弟俩,这飞机的速度也快,这次就帮你们一把”

只是在飞机上藏两个人而已,应该没什么事。

“谢谢,谢谢”月倾城感动的热泪盈眶,演戏还真不容易啊!可怜了她的膝盖。

女子摇摇头,看着女子怀里的男孩;

“这男孩的脸上如此苍白,你先去与我一起去拿些吃的吧!看他瘦成这样子,若是再不吃东西的话恐怕也撑不下去了”

瞳孔收缩,月倾城抱着月倾君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怎么了?”

“没事,没事”月倾城摇摇头,温柔的笑了笑。

扶起沉睡中的倾君。

“你不是要抱着他去吧?”

看着女子的动作门边的女子眼里有点惊讶和疑问。

月倾城语塞,貌似是她太紧张了,生怕自己弟弟出一丁点事,不过已经上了飞机,而且现在已经开始起飞,应该安全了。

心下微微放松,将手里的人放回地上,回头挠着头向女子憨憨的笑了两声。

“呵呵,弟弟一直生病身体老是睡觉,我这太紧张了,不好意思了”

女子只是笑了笑便在前面带路,只是转身之后,那一抹笑容立刻消失不见。

女子转身,月倾城憨厚的笑意也化作没有温度的冰颜,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跟着女子出门,脑子飞快转动,问题出在哪里?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到底是哪里?

单手紧握自己一只手臂,眉头紧皱,微低的头看到身上破损的衣物,脑中的一切都明了起来。

衣物,衣物,还有对话!

就是对话,一个人看到他们不应该是发善心的帮他们而是该问他们是如何躲过检查来到这里;

还有就是她身上的衣物,即使面容换了,可是自己身上是一身黑衣根本没有来得及换。

心中松弛的弦瞬间绷紧,大意,大意,是她大意了,以为上了飞机就足够的安全,六日逃亡毁于一旦,该死的!

懊恼的咒骂一声,右手衣袖中滑落出一只匕首,时间紧迫顾不得保留实力,黑藤腾空出现,绑住女子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下手毫无留情。

女子惊愕回头,看着匕首挥下,大睁的人眼睛似乎看到了自己头顶鲜红的血液混合着白色的脑浆迸溅而出。

妖艳的身体缓缓倒下,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扔下手中匕首,顾不得手上恶心的液体,顺着来时的路线快速回奔。

嘭~

撞开舱门的瞬间,脚步戛然而止,如自己所想的看到某人。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被几个黑衣人围在中间的紫眸男子。

“一直盯着别人看可是很不礼貌,月,见到主人要下跪,几天不见,怎么连基本的礼仪都忘记了?”

渡步到女子身边,紫色的眸子里带着点点戏虐,诡隐缓缓说道。

以她的头脑不会来才不正常。

直直的站在门前,月倾城的身体有些隐忍的颤抖,眼神冷冷的盯着眼前男子。

月,他赐给她的名字,她喜欢,也讨厌。

“倾君哪?”

“你该知道,我不喜欢背叛,所以,所有想要离开冥阁的人都要死”

没有回答月倾城的话,诡隐说出了自己心里最霸道的禁忌。

如自己所想,看到女子的身体颤抖加剧了一分。

“我只是按照幽冥殿的规矩在努力追求自己的自由而已,倾君哪?”

握紧自己的拳头,月倾城清冷出声。

“可是你失败了,七日逃亡失败!”

摊开双手男子耸了耸肩,看着月倾城眼里的眼神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我问倾君在哪!”

两次问话都没有得到自己的答案,月倾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名为恼怒的表情。

诡隐嘲讽一笑,估计也只有这个倾君能挑起她真正的情绪。

拍了拍手,一个机器后面露出一个魁梧的汉子,怀里抱着一个沉睡中的少年。

“倾君”

呼吸一窒,腰间拿出匕首,话音未落匕首就要飞射向那名大汉,她的弟弟,别人怎么可以触碰,那么黑暗,那种人的手怎么可以沾染她的弟弟!

“你是想要他死吗?”后退几步,诡隐的单手掐上倾君的脖颈,另一只手挡住月倾城飞刺而来的匕首。

恼怒的放下紧握的匕首,其实发现那个女子不正常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让我抱抱好吗?”

或许是头一次,清冷的语气里带满了沧桑,

只是强硬的语气却不容置疑,只要他一句不同意她不介意鱼死网破;

霸道如她。

那是她的弟弟,他的身体她不喜欢让第二个人触碰;

那是她的弟弟,那么可爱,那么单纯,那么善良的他怎么可以让如此黑暗的人沾染!

诡隐向后面的大汉试了一个眼色,大汉会意,抱着怀了的人走到女子身旁。

接过手里的人,,看着安静犹如睡莲一般的男子,闭上眼,下颚轻轻磨蹭着倾君的额头。

对不起,对不起许诺给妈***诺言,也对不起你!

看着女子对待男子少有安静的温柔一面,诡隐紫色的眸子暗了暗。

“这是你刻意设计的?你怎么会算到我会来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