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颜为相

更新时间:2019-11-22 10:23:21

红颜为相 已完结

红颜为相

来源:落初 作者:高楼望月 分类:言情 主角:张小芹赵剑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高楼望月原创的言情小说《红颜为相》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张小芹赵剑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念差成千古恨,  再回首时已重生。  她原以为人死债了,重生后可以开始新生活,  谁曾想,前世的债主竟如影随形的追过来。  纠缠至最后,她只剩下叹息:“我不求官居一品,只求你开口原谅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科状元为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为编修,这是历来的老规矩,太子虽然任Xing,但这点还是照本宣科的来。

而且朝廷管理也挺人Xing化的,考虑到这些新科进士都是外地人,还特意放他们三天假,让他们在京城安置住所。

考完试自然不好意思再白住客栈了,赵剑秋谢绝了柳易生和江天暮“大家一起租房子做邻居”的提议,拿着当状元的一百两赏金,在京城的永泰街租了个独门独院的小宅子。然后利用假期,自己动手大扫除。

新租下来的屋子有一间正房,两间偏房,还带一个小院子,附带家具,一个月的租金才五钱银子,这让赵剑秋很满意。

花了一个上午大扫除,房子已经焕然一新了,她又拿出当日状元游街时得到的绢花插在瓦罐里,“家”的气氛就逐渐呈现了。

想不到那天居然得了这么多绢花,赵剑秋终于明白宣和帝为什么禁止摘花了,不然光一个游街,热情的女孩子们就能把所有树给摘秃了。

干活累了靠着院里的躺椅上,晒着午后的Chun日暖阳,闻着墙外飘进的阵阵花香,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的,让人想继续活下去…

……

上班第一天,赵剑秋早早起身,收拾好一切,还做了早点吃饭,然后带上房门。皇城的翰林院距她家有半个小时的步行时间,她可不想头一天就迟到。

赵剑秋刚锁好自家的房门,隔壁的门就开了,一个穿着和她类似官服的人走出来,一看到她就热情的打招呼:“赵兄,早啊。”

看着那灿烂的笑脸,赵剑秋却有一种无力感:“柳兄,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是我新租的房子,没想到居然和赵兄住的如此邻近,还真是好巧啊。”柳易生笑道。

是巧合才怪?赵剑秋颇感无奈的叹息:“是巧啊,那在下先走一步了。”不是她不近人情,实在是她身上背负太多的事,不想再累及无辜。

“大家如今同在翰林院就职,又是同路,赵兄何不稍等我们一下。”柳易生又去隔壁的隔壁敲门。

我们?这个词语加上柳易生的动作,赵剑秋感觉更不妙,果然,隔壁的隔壁门开了,走出的人正是江天暮,他一脸没睡饱的样子,不过官服倒是整整齐齐穿在身上。

“快走吧,你看赵兄等你等得都不耐烦了。”柳易生拉着江天暮过来。

她哪里是等得不耐烦了?在一分钟之前她还根本不知道新邻居是这两人呢。赵剑秋再叹气:“江兄,早。”

“早。”江天暮笑得温文尔雅,“昨天我就打算拜访赵兄了,可易生兄非要今早再和赵兄你打招呼。”

“咳。”柳易生不自然的轻咳,“快走吧,头天迟到可不好。”

……

状元、榜眼、探花,听起来是很荣耀,但在翰林院,他们就是三个新人,在过了几天,确定这三人都没有靠山照顾后,前辈们的打压手段就上来了,最常见的就是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他们完成,大伙儿提前下班。

赵剑秋前世有过职场经验,这种打压新人的事也亲身轻历过,其实翰林院的工作无非是抄抄写写,比起办公楼里还要跑腿送文件、订盒饭、影印材料,已经轻松多了。

赵剑秋受得了这个,让她意外的是柳易生和江天暮也丝毫没有抱怨。柳易生看上去就是极洒脱的Xing子,看他居然能安安静静埋首文书一整天,这还让人看了有点不习惯。

更出人意料的是江天暮,以江家富可敌国的财势,他完全不用受这个罪,也应该受不了这个罪,但江天暮却是三人中最好说话的那个,据传言,他是江家嫡子不假,但却是不受宠爱的,所以才被人踢出来自谋生路。

看来哪家都有不受父母喜爱的孩子,赵剑秋看江天暮的眼神里,多了点同病相怜的感情。

……

“这是必须在今晚交给太子的文卷,我去送吧。”赵剑秋拿起桌上的一堆文卷,对仍埋头苦干的江天暮说道。今晚仍是他们新人加班,不过柳易生说与秋蕊香有约,便提前回去了,当然也不是白提前的,明天他请客。

“嗯。”江天暮头也不抬的回答,“我快写完了,等你回来我们就能回家了。”

……

赵剑秋也曾往太子所在的勤政殿送过文卷,但像今天这么晚送文卷还是头回,不过,这次是她主动要求的。

“太子殿下,这是你要的文卷。”赵剑秋捧上一堆文卷,看应天宏也是埋头工作的样子,她每回过来,看到的都是太子在努力工作,这让她对太子的印象多少好了些。

“放这儿吧。”应天宏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他放下笔,抬起头来,才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是你啊。”说起来,他都快忘了这位新科状元。

“太子殿下,这是你要的湖广风物志,还有明天要发给刑部的公文。”赵剑秋将文卷一一呈上。

“赵状元在翰林院待得还好吧?”怎么说这人也是他提拔的,应天宏觉得有必要关心一下。

“还可以。”赵剑秋不是来告状的,职场中打压新人虽是陋习,但也是惯例,她可不认为如果自己如实说了太子就能给主持公道。

“那就好。”应天宏点点头,其实对这些新科进士的处境他多少也有耳闻,不过那和他关系不大,没人请他出面更好。

“殿下,还有什么文卷要下官带回的吗?”赵剑秋恭恭敬敬请示。

“没有了。”近看这状元郎的脸还真是好看,而且真的有点眼熟,但应天宏就是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了?

“下官记得,前日有山西忻州府的公文呈上,不知是否需要翰林院记录归档。”赵剑秋再请示道。

“那个啊,”应天宏对公事记Xing倒不错,“那件事得父皇回来才能决定,先放一放吧。”他不在乎的挥挥手,这种头疼事不是太子能解决的。

“是,那下官告退了。”赵剑秋低头施行道。

看着她出门,应天宏再提起笔,却没了批改公文的兴致,那张脸,到底他见过没有?

……

提着灯笼准备回翰林院,烛火摇摇,一如赵剑秋此刻的心情,她今晚是故意提那份公文的。

山西忻州府卢阁老的独生孙子日前强抢民女不成,害死了一家五口人,而卢阁老却是三朝元老,其独生子是以总兵的身份为国捐躯的,这样的身世背景,当地官府哪敢判决,所以才呈上给朝廷。

卢家的情况与王大少颇为类似,所以赵剑秋才提出来试探太子,可应天宏不在乎,面对冤死的五条人命,他居然无动于衷?!这样赵剑秋彻底打消找太子做主的念头,看来只有等宣和帝返京了,而如果皇帝对这事的态度和太子一样,那她告状还有希望吗?

赵剑秋心里沉甸甸的,她已经过了当时的冲动期,冷静下来后也知道,如果皇帝不能为李氏一家申冤,那她就是死了也是白死,于事无补啊!

除了寄希望于皇帝,赵剑秋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改朝换代吗?她自问没这个本事。那么找人暗杀王大少,那样是报仇了,可李氏要还在王家受罪怎么办,如何能救人出火坑?更何况她哪知道这儿有没有杀手集团?

闷闷不乐的赵剑秋还要仔细脚下的道路,经过一处转弯,她无意发现柱子上的几道划痕,这个是?!

提着灯笼细看,赵剑秋又吃了一惊,怎么“暗影”的记号会进了皇宫?!她下意识的四处看看,周围只有宫道上石灯座里昏暗的烛光闪烁,一个人也没有,但她却有草木皆兵的错觉,再看那记号,虽然她仍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不过记号下还有个小小的箭头指向左边,按惯例,应该是示意往左走吧?

想了想,赵剑秋就往左走,她如今是宛露的相貌,还有着赵剑秋的身份,就是和“暗影”的人面对面,他们也认不出她是张小芹,这发现带箭头的记号可是机会难得,她不想错过。

走到下一个转弯处,果然她又找到记号和箭头,仍然是往左,可赵剑秋有点犹豫了,再走下去就是后妃住的内宫了,她目前可是年轻男子的身份,夜晚偷偷进去,被发现了怎么办?但这线索她又不忍放弃,权衡利弊,赵剑秋吹灭手中的灯笼,就借着石灯座的烛光,躲避巡夜的御林军,她大着胆子摸进了后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