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更新时间:2019-11-29 11:18:42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已完结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来源:落初 作者:秋风不语 分类:言情 主角:如玉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秋风不语的原创小说《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主角如玉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新文《神医农妃:病夫独宠小丑媳》已开。穿越有失水准,成了后妈不说,婆家还穷到家了。没事斗斗挑事儿的家公家婆,无礼的小叔小姑,多管闲事的远亲近邻,空了陪陪孝顺懂事的小包子,钻研一下美事,研究一下药理, 这日子过得也是逍遥自在。只是这男人有事没事就爱大白天拉她上榻……“喂,注意影响,还没天黑呢,”沈如玉拨开搭在他腰间的手,一脸嗔怪。“谁让你撩为夫的?”男人一张俊脸满是委屈。“我没……”“算为夫撩你,”男人二话不说吻上去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爹……爹爹……”杨元宝不知道怎么回事,兴奋地扭动着小身板,沈如玉吃不消,便把她放下了。

转身一望,一抹挺拔魁梧的身影阔步走了过来,弯身抱起杨元宝,紧紧地搂紧了怀里。

“爹爹!”杨元宝甜甜地叫了一声,验证了沈如玉心中的猜想。

这男人身板很挺,粗布褂子遮不住身上的精壮腱子肉,强壮的身形,看着就是干猎户这门行当的。

杨天生察觉有人窥察自己,便抬眸望了过来。

眼前,女人一身黄色棉布束腰裙,绑着很简单的发髻,朴素得连一只发簪都没有,脂粉未施的脸庞白里透红,一双眼睛又大又圆。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当初在提亲的时候,远远见过一面的,不过看她眼睛的狡黠灵动,仿佛又有些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见杨天生凝视自己,沈如玉有一丝尴尬,可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大大方方回望了过去。

脸庞黝黑,目光凌锐,英挺的鼻子下薄唇紧紧地抿着,右脸颊有两条酷似蚯蚓一样的疤痕,但不如传说中的恐怖,相反,她觉得还挺有男人味的。

“玉娘,这几天辛苦你了,我们回家,”杨天生唇角微微扬着,多了几分憨实,说完,便转身要下山。

“慢着,”沈如玉扬声叫了出来,看到杨天生转身,她蓦地垂下了头。

“怎么了?”杨天生说完,折身走了回来,一步距离远的地方站住了。

沈如玉看到,杨天生的裤子短到遮不住满是粗长腿毛的小腿儿,鞋子沾了不少泥污,甚至从鞋面的破洞里钻出一根绿草。

发现沈如玉在仔细端详自己,杨天生有些局促,红着脸低头看向了自己的鞋面,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太着急出来找你们了,没来得换鞋。”

“无妨,”沈如玉知道杨天生没多余鞋子,便不纠结这个,思忖后,将那方休书帕子拿了出来,朗声说道,“今个儿我已经收下了你的休书,所以你带着宝儿回家就好。”

“嗯?”杨天生抬眸,墨眉似蹙非蹙,半响,才莫名其妙地问道,“什么我的休书?”

装傻充愣?沈如玉不由地恼了,“你临行前给你娘留的休书,今日她把它交给我了。”

说完,把帕巾丢进了杨天生的怀里,这边接过了杨元宝。

杨天生拿着帕巾一番仔细辨认,而又不由自主地扬唇笑了出来,明媚得犹如早春的晨阳,“原来是这个啊,没错,是我的帕子。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沈如玉喜欢杨元宝,分开前忍不住嘱咐了两句,“宝儿乖,以后听爹爹的话,没事儿离奶奶远点,可以找小姑姑玩……”

“嗯,娘,宝儿知道了,宝儿躲着二叔和大姑的,”杨元宝急不及待地接了话,眯着眼睛,十分可爱,“宝儿还会听娘的话。”

沈如玉听了最后一句话,心都要酥了,“乖孩子,娘以后不和你们住一起了,但是你想娘了,可以找娘玩,听到没有?”

不知道这话太难理解还是杨元宝故意装作没听懂,回过头去,朝杨天生稚声声地喊道,“爹爹……”

许是杨天生也听到了沈如玉的话,他抬眸看了过来,正好和她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沈如玉不着痕迹地撇开,看向了别处。

“玉娘,你看过里面写了什么没有?”

听见杨天生喊自己,沈如玉看了过去,只见那帕巾被杨元宝的鼻涕给黏住了,皱巴巴得十分不好看。

话说回来,还真没看过里面是什么呢。

“这是我给你的婚书,而不是休书,”杨天生小心翼翼地拉扯了开来,嘴上忙着解释,“我们成亲那天,我赶着上山,将婚书交给天余,让她得空转交给你的。”

是婚书?沈如玉不信。

“你自己看,”杨天声大步跨了过来,展开帕巾,指着上头的字,一字字念道,“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还真是!可是为什么王春梅会说是休书呢?

沈如玉抬头看向杨天生,只见他裂唇一笑,露出了皓白晶亮的牙齿,对比黝黑脸庞,显得更白,有些滑稽。

“扑哧!”沈如玉见状没忍住,掩嘴笑了出来,心中的郁气消散了几分。

杨天生脸一红,有些莫名其妙,“玉娘,你笑啥?”

“咳咳,”沈如玉清了清嗓子,应道,“没啥。”

“那……”杨天生弯身抱起天元宝,兴奋地扬声说道,“走,我们回家喽。”

沈如玉踌躇着,没有跟上去。

杨天生没听到脚步声,回眸望了过来,“天快黑了,再不走就看不到路了。”

“你娘已经休了我,我回去不大好,你带着宝儿回去吧,”沈如玉环视了一周,晓得晚上怎么安置自己了。

“我娘说了不算!”杨天生脸庞一沉,神色微微有些生硬。

想到王春梅那迫不急待赶她出门的样子,沈如玉有些烦躁,“那行吧,你现在给个话,把我休了。”

“这叫啥话,好端端地我休你干嘛,都说了,我娘说了不算,赶紧跟我回家,”杨天生的脸更黑了,“我自个儿的事情能作主,别人插手没用。”

“那是你娘,不是别人,”沈如玉忍不住提醒。

上辈子她没结婚过,可是知道亘古不变的是婆媳之争时,无动于衷的丈夫是枚不胜数。

“我娘也不能破坏我的亲事啊,再说了,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不回去,怎么弄得清楚呢。”

说得好像挺在理的,沈如玉思忖后忍不住点头,那认真的模样落入杨天生眼里,令他心里不由地多了丝异样。

当初说亲时,媒人可没少说,沈家养女玉娘嗜书如命,可为人木讷愚钝,胆小怕事,最不讨家人喜欢。

他这才有机会用了一头野猪把一个黄花大姑娘给娶过来了。

可现在看看,这沈如玉看起来不仅不木讷愚钝,反而机灵得很,尤其是那双那眼睛,忽闪忽闪地仿佛会说话,让他忍不住地想盯着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