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丑后

更新时间:2019-11-29 11:19:17

神医丑后 已完结

神医丑后

来源:落初 作者:妖若惊鸿 分类:言情 主角:池墨阳杨夫人 人气:

《神医丑后》是妖若惊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医丑后》精彩章节节选:一朝魂魄互换,某女成了变态冷王爷。被情郎害得满门抄斩却不愿意相爱相杀。  又一不小心重生成了丑女,某女这回暴躁了,原本我是倾国倾城美娇娘好不好!  离奇身世,怪事纠缠。好在小小异能傍身,这神医自强之路还算顺畅。  一条人生小路正走得绚烂多彩,某男奇葩从天而降,被他连哄带骗入了宫墙。  被骗了婚,这才知道某男的烂桃花是何其多!  某些人,少打我男人的主意,小心我一针一针戳死你们!  ************************************  已有完结《降身女配》,正在连载《逃命在仙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池墨阳回身看看怒气冲冲离去的城阳郡主,又转回头看看屋里自己那个替身。嘴角不自觉撇了撇。

屋里的人正怒气冲冲要摔东西,可刚举起来的书又被稳稳地放了回去。扯过一张纸,又提起笔不知道在那画着什么。这种发火方式倒是有趣,池墨阳饶有兴致地看着。如果放在林州那几个小妾身上,恐怕这屋里都不知道摔破多少杯盏了。她这好,只要准备好笔墨纸砚就行了,挺省钱,更省心。

看着屋里那人的气消得也差不多了,池墨阳推门进去了。

“阿卿,做什么呢?”步履轻盈走到了云卿瑶跟前。

一时没来得及销毁证据,云卿瑶抬头看看头顶那张有些变化莫测的脸。

竟然是这么发火的!云卿瑶,胆子不小啊!池墨阳的手指都把那张画给抠漏了,把心里的火气又压了压,细细瞧了瞧上面画着挨打的小人,再看看旁边写着自己的大名。云卿瑶,挺好,挺会想的。你等着,本王早晚有找回来的时候!

“下回你把本王画得好看点。”池墨阳最后幽幽地抛来这么一句。

云卿瑶木然地看着飘过来的那张小人画。没发火!他没发火!等缓过神来,云卿瑶立刻屁颠屁颠跟了过去,低头看着那冷脸的人。“墨阳,你别生气,我就画着玩的。”

“生气?我生什么气?”池墨阳挑眼看看那一脸的惶恐。“你不是看到城阳了吗?她和你说什么了吧?该生气的不是我吧?”

对啊!该生气的是自己啊!可云卿瑶可不敢说。这王爷的脾气属于顺毛驴,得哄着。

“我没气可生。哪个男人还没个过去呢!你在林州有那么多小妾,如果都生气,我生得过来吗?”

池墨阳睨了一眼云卿瑶。“城阳是平安公主的女儿,一向深受太后的宠爱。她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大,离远点,别惹她就是。”

“城阳郡主?晋国的第一才女?诶呀,早知道刚才我和她好好说话就好了。这样我也见识见识这晋国第一才女到底是真是假。”云卿瑶搓了一下手,有些后悔的样子。

这女人今天绝对有病!从宫里回来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就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本王的话,你当耳边风了吗?让你少沾惹她!”原本清澈见底的眸底渐渐浮起怒意。

“你别生气嘛!开玩笑的。”云卿瑶忙伸手替池墨阳捏着肩。“今天在宫里遇到那么多贵人,高兴得脑子有点没转过来呢。而且我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

“什么事?”池墨阳还挺享受云卿瑶的捏肩,闭着眼,一脸的惬意,等着她继续问。

“你到底想不想夺皇位?”

有这么直白问这个问题的吗?池墨阳真不知道该对这个笨女人说什么好了,有点哭笑不得。可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难道进宫这么一次她就和云贵妃搭上了?

“不想。”

“不想?真的不想?”云卿瑶惊喜地反问,一双深邃的眸子闪烁着喜悦。“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得罪我爹了。”

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那皇位本来也没什么好的。做个自由自在的王爷多好,也不用算计来算计去。他们谁愿意争谁争呗。”

“够了!”池墨阳忍了半年的火今日终于因为云卿瑶提到她爹而忍不住了。云侯,云成彦,那个男人永远是池墨阳的禁忌。只有那个男人会让他如此疯狂,哪怕提到他一星半点都不行。池墨阳一听到那个男人的一星半点消息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将他挫骨扬灰!

不用得罪你爹?你爹让你监视我的吧?你爹让你控制承王府的吧?你爹!云成彦!云侯府!

刚刚还安静似一潭深水的人突然狂躁起来,在房间里开始暴走起来,时不时地盯着云卿瑶看上一眼,看得云卿瑶的心里直发慌。

瞧着池墨阳那怪异的眼神,云卿瑶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她原本以为自己脱离了云侯府那机关算计的地方,她就不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不用每日如履薄冰。可这是承王府,不是寻常百姓家,照样是机关算计,照样是勾心斗角。还是升级版的,不是吗?

在林州杨家大宅,杨靖元是嫡长子,所有一切都有他的父亲摆平,他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所以在杨家大宅的那半年时光,云卿瑶是快乐的,是惬意地在享受生活,是在自由自在地呼吸。想必以前的杨靖元也该如此。所以自己曾经接触的池墨阳不像外界所说那样冰冷寡言。

可回到了这承王府就不一样了。不管是他池墨阳也好,还是自己这个冒牌货也罢。每日都在悬崖峭壁边上艰难蜗行,时不时要防备其他人给上自己一脚,把自己踹下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之前在杨家过得太惬意了,安不忘危,自己竟然忽略了这点。还好,不太晚。

可是池墨阳这反映也太大了吧。自己与他是夫妻,要同甘共苦之人,他该这么防着自己,质疑自己吗?

从成亲以来,云卿瑶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和池墨阳的关系。原本以为自己阴差阳错觅得一个有情人,今日看来这情字如何写下去,还得好好思量一番。

他想夺帝位!刚才说不想是在敷衍自己。云卿瑶这回反倒淡定地打量着池墨阳。可他离开京城这么多年,一直心甘情愿做杨家的儿子,那明显是想远离纷争的举动啊!难道他真的不想夺帝位?刚自己说到云侯府了吧?他竟然那么大的反映,难道他和云侯府有什么过节?还是他和皇三子池墨蓝有什么过节?

过了许久,狂躁的人渐渐冷静了下来,仰面叹了一口气。自己几时变得这么敏感了?心底似乎还隐隐地想把这个女人从这件事情中摘出去。

“你这个女人,聪明的时候真聪明,笨的时候也真够笨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云卿瑶有些跟不上这跳跃的思维了。“我原本以为我们是夫妻,有些话没必要藏着掖着。以后我会注意的,不该说不会再说的。”

“谁知道这承王府哪个是别人安插过来的人?就说林州那个几个女人,你知道哪个是我父皇安插进来的?你以为我真的喜欢她们?我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池墨阳歪着脑袋看着云卿瑶,那犀利的眼神和那倾城娇颜极其不配。

云卿瑶尴尬地笑笑。“以后我不会拖你后退的。放心。”

“但愿吧。”

池墨阳突然笑笑。“你说我们的魂魄换不回来了,那该怎么办?”

“不行,一定要换回来。能换过去,那一定能换回来。”云卿瑶可不想一辈子做男人。

她想换回来,池墨阳更想。

“又怎么了?”突然云卿瑶见池墨阳的脸色又一变。

“今天什么日子?”那倾城容颜愈加难看,蹙起的眉头能夹死几个蚊子。

“四月二十六。”刚出口,云卿瑶捂住嘴笑了笑。“我给你拿月经带。”

池墨阳接过云卿瑶递过来的月经带,阴沉着脸去了净房。女人!他恨不得把一掌把这个该死的月经带碾成粉末。女人就是麻烦!

费了半天劲,池墨阳终于是换上了月经带。低头瞧着换下来的带血衣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别让本王找到那换魂的人,不然必将他大卸八块!如果是男人,就把他扔进冷宫里,让那些疯女人使劲地蹂躏!让他********如果是个女人,就给她灌下Chun/药,扔进太监堆里,让她求欲不能,活活憋死她!

池墨阳在心底狠劲地蹂躏着那个未知的敌人,真是使用各式各样的招式蹂躏摧残也不解他的心头之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