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世子爷请放行 本公子不是断袖

更新时间:2020-01-08 11:57:47

世子爷请放行 本公子不是断袖 连载中

世子爷请放行 本公子不是断袖

来源:落初 作者:游来游去 分类:言情 主角:柳若菲江浩 人气:

新书《世子爷请放行 本公子不是断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游来游去,主角柳若菲江浩,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柳若菲原以为自己是现代穿越而来的一抹灵魂,只想以旁观的身份女扮男装在这异世安宁度日,却不想惹上了一枚冷酷世子,竟想跟她搞“断袖”!世子爷,本公子可不是断袖啊!还未来得及实施逃离计划,就先被迫以身解毒,随后收获包子一枚。喂喂喂,爷,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别想抢走,咱们还是江湖再见吧!突如其来的记忆揭开真相,原来她即是她,那么,欠了我的,就要连本带利统统给本姑娘还回来!那位爷,如果你想要认回包子,那就帮忙一起打坏人吧!简介无能,但绝对是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请亲们放心跳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若菲这一觉睡得可真踏实,整整睡了一天一夜加半天,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午时。她起床穿戴好衣物,打开房门,明晃晃的日光刺得她眼睛有些干涩。她闭着眼睛晃了下头,慢慢适应了明亮的光线,才看到孙二在院子里候着,而且显然候的时间不短,因为她注意到他在悄悄的晃动大腿,似乎发麻了。

柳若菲不雅地打了个哈欠,心想:这孙二都快成她的贴身小厮了,钱叔也快成她的贴身管家了,这可不好,职责明确才能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而且这药堂后院毕竟不是家里,太过窄小吵杂,不能长久住在这里。看来买宅院得提上日程了。也不知道九阳草钱叔处理得怎么样了,酒楼的筹备工作得提上日程了。

柳若菲坐到院中的小桌子旁,然后招呼孙二上前,吩咐他去把钱掌柜叫来,顺便打盆水给她洗漱。

得了吩咐的孙二松了口气,连忙出去喊人去了,走路还有些僵直不利索。

柳若菲摇头失笑,看来真是候得够久啊。

没一会儿钱掌柜就快步走了进来,看到柳若菲好端端的,才放下心来,道:“东家,您这一觉睡得可够沉的,小的几次进来敲门,您都没应,小的都开始担心了。”

柳若菲呵呵一笑:“钱叔你担心什么,我就是太累了,才睡得沉了一些,时间长了一些。睡饱了,我现在不又生龙活虎的了吗?呵呵。”

看到柳若菲娇憨的样子,钱掌柜心里满是慈爱,也跟着笑了起来。

让钱掌柜在桌边坐下,柳若菲开始谈正事了:“钱叔,那九阳草送去了吗?”

钱掌柜点头,“送去了。金家药材行里的资深专家孙老亲自确认的。他们怕夜长梦多,管事的当场就拍板买下了。这是十万两银票,小的怕遗失一直贴身收着。”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

柳若菲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没有收起来的意思:“这钱钱叔你收着,记在帐上就行,我若有需要会去帐上支取。那开酒楼的铺面找到了吗?”

“找到了几处,其中有三处比较适合。一处在东大街上,一处在西大街的,均是两层铺面,里面环境还总凑和。一处在北大街上,是个三层小楼,后面还带了个面积不小的院子,环境是三处之中最好的,不过价钱也是最贵的,而且……”钱掌柜顿了顿,又道:“位置就在一品香的斜对面。”

柳若菲眼前不由浮现出望山镇的整体格局:望山镇有东南西北四条主街道,交叉呈十字形,北大街是富贵人家最集中、最繁华的街道,东大街和西大街紧接其次,而南大街则是普通居民区,一般的乡民赶集也是去那里。

当初柳若菲要出售她自己练习炮制的药材换取银钱维持她跟医怪的生活所需,地点也是仔细琢磨过的,南大街上的药铺收购不起她一些比较珍稀的药材,而北大街的药铺基本都是从金家进货的,不收购一些散货。所以当时她把目标定位在东西两条大街上,而她第一次来到位于西大街上的济世堂,就做成了生意,钱掌柜可是出了力。她跟钱掌柜也在一次次交易中越发熟悉起来,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从钱掌柜处得之,济世堂东家因故要转让济世堂,她便临时起意想盘下来,银钱还是她用从医怪那里剥削的几根好几百年份的老山参去金家药材行换的,那时她对医怪美其名曰收徒的见面礼,医怪当面给的爽快,背后却肉疼了好久,拼命奴役她做好吃的……

清楚了地段,柳若菲挑眉,转移了关注重点:“一品香?可是镇上最大的酒楼?”

钱掌柜点头,“是。一品香是金家在望山镇开的分店。金家是大燕首富,皇上御点的皇商,酒楼业只是金家其中的一个产业。”

柳若菲若有所思,良久她作了决定:“那就盘下北大街上那一家。”

钱掌柜有些迟疑地道:“可是那铺子就在一品香斜对面,我们会不会争不过一品香,没有客源啊?原本那里就是一家酒楼,只不过被一品香后来居上给挤得没了生意,才决定转让的。”

柳若菲自信的笑了,“不怕,我有必胜法宝,肯定能让那家酒楼起死回生,从一品香那把原来的客源给抢回来,到时倒闭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钱掌柜被柳若菲自信的笑容给闪了下,心里却发愁了,到时东家真把一品香给挤倒闭了,不会得罪金家了吧?金家可是皇商,位高权重的……

柳若菲猜出了钱掌柜的想法,不由安慰道:“没事的钱叔,你也说了,金家家大势大产业多,怎么会注意到一个边陲小镇上的酒楼分号是赚是亏呢?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在意的。”

她没说,以后她会把酒楼开上县城、省城甚至燕都,到时肯定就会威胁到金家的更多的利益,从面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不过她也想好了,到时候她就贡献出一些现代菜式的方子作为诚意,用她新创的这些调味品跟金家谈合作,大家一起双赢赚大钱。

不过谈合作的前提是,她不会被金家给以势压人甚至毁灭,这就要求她有一个跟金家势力相当或更强的靠山。

想到这,柳若菲脑海不由浮现出一个冷酷的身影,那个男人来历不凡,势力至少跟金家差不多吧?哼,到时她若找不到其他合适的靠山,就去打听那个男人的身份,让他给她庇护,算是他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了,那玉佩可是凭证……

某女此时显然忘了,她已经主动要过人家的报酬了,那玉佩就是……

可是就算她记得,她也会说,报酬可以换的啊,把玉佩还给那男人就是……

“东家?东家?你在想什么?”钱掌柜看柳若菲安慰了他一句之后就陷入沉思当中,失神了好久,忍不住出声轻唤。

柳若菲回神,不自在的呵呵了声,道:“没想什么。我们继续谈正事吧。”那些事还远着呢,以后再考虑也不迟。

柳若菲正了正神色,拍板道:“钱叔,就定下北大街那一家了,你尽快去把铺子给盘下来,价钱不是问题,只要不超出一般物价太多,你就自行做主吧。盘下来之后,来我这儿拿装修的图纸,你尽快找工匠去做,一定要赶在这个月底之前做完,我们就定在下个月初开张。”

如今是二月初,三月是走新访友、结伴游玩的好时节,正好利于宣传。况且到时酒楼肯定有一半的辣菜,天气太热了可不好推销,谁会喜欢在大热的天气挥汗如雨地吃着热辣辣的菜呢,古代又很保守,大夏天的身上也是几层衣物包裹,除了手和脖子以上的地方露在外面,其余都包得严严实实呢,尤其是那些大户人家更是讲究,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受得了的。

钱掌柜一边点头一边记下,酒楼的事情说完之后,他又说起了田庄的事情:“东家,关于田庄我没发现什么合适的。一般田庄出售都是在秋收之后入冬之前,现在才二月初,正好是准备春种的时候,这时候还在待售的田庄都是些比较差的被人挑剩下的。”

柳若菲不在意地笑了笑,道:“没关系,那就等秋收之后再寻就是了,这事不急。还有另个事,倒是比较急些。我一直住在这药堂里总是不太方便,也不合适,所以我想买座宅院搬过去,反正现在资金充裕,现在就买得起。钱叔,你给我介绍个好的市侩吧,到时我亲自去看。”市侩是古代的中介。

钱掌柜赞同地点点头:“嗯,银钱方便的话是该另外买座宅院。在这望山镇上郑市侩是最靠谱的,酒楼的铺面我就是找他帮忙的。东家,我先去跟他说,等他寻摸到合适的了再请您去看。您想买什么样的宅院呢?”

柳若菲早就考虑过了,直接答道:“两进的就可以了,要在东西大街上。”她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做些力把能及的私事,也不喜家里人多吵杂,到时寻摸几个人手负责饭食和一些杂事就可以了,两进的宅院就足足够住了。

想到了下人,柳若菲又吩咐钱掌柜道:“到时酒楼和我的宅院都需要人手,钱叔你先挑选,挑好了我再从中挑几个贴身伺候的。”

钱掌柜点头表示了解,确定柳若菲没有什么可吩咐的了,就告退出去忙活了。

将事情都吩咐下去了,柳若菲又躺到她心爱的躺椅上补眠去了,果然做人上人就是好啊,不用自己亲自去做事。要是能再培养出一两个能干的帮手,她连具体的规划都不用做,只要指个大致方向就可以了……

事实上钱掌柜的办事能力也挺不错的,得了柳若菲的指令,才不过两天时间就跟人谈妥了价钱,盘下了北大街的三层铺面。

在这两天里柳若菲也没真正闲着不做事,她在规划酒楼的布局,等钱掌柜拿下了铺面,她才堪堪画好了图纸,交给钱掌柜。钱掌柜立刻马不停蹄地联系工匠紧急施工,柳若菲已定下了开张的大概日子,装修完了之后还有培训人手等一些前期准备工作要做,所以时间有些紧,好在那铺面原本就是开酒楼的,柳若菲没动大的布局,只在些细节之处下功夫,抓紧点应该可以赶得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