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衣冠嫡妻

更新时间:2020-01-08 12:00:14

重生之衣冠嫡妻 连载中

重生之衣冠嫡妻

来源:落初 作者:筑梦者 分类:言情 主角:陶姚方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筑梦者原创的言情小说《重生之衣冠嫡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陶姚方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陶姚从外室成为正室嫡妻,走了三辈子。第一世,身为孤儿的她被抢了未婚夫,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迫成为傅邺的外室;第二世,她穿越到了异时空,成为了一名妇产科大夫,结果过劳死;第三世,她又穿回去了自己原来的时空,回到那曾经千疮百孔的生活,面对贼老天的玩弄,她从来不会轻易认输,好在这一世最大的不幸尚未开始,她誓要活出属于自己的幸福。谁挡住她追求幸福的道路,她就将谁踢开!————————————面对前世冤家:她冷冷地对傅邺说,“头可断血可流,你别指望我会再当你那低贱的外室。”傅邺却一把揽上她的小柳腰,将她拉向自己,看着她愤怒的小眼神,他却是咧嘴一笑,“我也正有此意,定当八抬大轿娶你过门当我的嫡妻元配。”面对前世仇敌:她不屑地看着傅兰心那张趾高气扬的小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死角处,三面都是土坯墙,不过韩大夫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虽然头发枯黄,脸色也不太好,但这小姑娘五官却长得极标致,假以时日长开了,估计十里八乡求娶她的后生会排长龙。

韩大夫几乎都见过荷花村的村民,眼前的小女孩自然也不陌生,只是想当初在陶谦家中初见时,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穿着一身合适的粉红衣裙,布料虽不名贵但却是极好的,梳了双丫髻,髻上扎着同色的发带,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弯弯的,甜甜地唤他一声“韩大夫”,跟现在的样子真是天差地别。

可见陶有财一家对她是真的不好,真是造孽啊。

“小姑娘唤我有何事?”他温和地道。

陶姚含笑着大方上前,这韩大夫一如记忆般温和,以前养父母活着时,她就见过他,那会儿他来给养父陶谦治病,每次来都能从兜里掏出糖给她吃。

只不过在乡野地方当大夫收入不高,而且韩大夫自身是个鳏夫,膝下仅有一个病弱的儿子,这样的条件自然无法收留她。

记得养母姚氏去世的那天,天下着雨,她只能看着外人进进出出表面为养母治丧,实则是再吃绝户,没有一会儿,就将陶家宅院能搬的都搬走了,她试图去阻止,结果就是被陶家宗族的人强按在廊下不得接近。

“死丫头,滚一边去。”

这样的骂声听在耳里,实在让她出离了愤怒。

当时她心里既愤慨又茫然,这个世上最爱她的那个人也去了,留下她孑然一身,又该何去何从?

天下之大,何处又是她的家?

不,她没有家了。

就在她无能的只能泪眼婆娑之际,韩大夫走到她身边,伸手轻抚她头上梳着的双丫髻,“小姑娘,别哭,你娘只是往生到极乐世界去找你爹了,你该高兴才是。”顿了一会儿,“至于他们,老天总有一天会清算的。”

“真的吗?我爹娘会在极乐世界重聚?”

“当然。”当即,韩大夫又从袖口处掏出一块糖递给她,“吃吧,人生有苦,就吃点甜的。”

“他们会有报应吗?”

“会的。”

这是她在养母姚氏死后收到过的极少善意之一,只是,她终究还是得住到陶有财家中。

此时,陶姚从回忆中走出,笑道:“韩大夫,我身体感染风寒有些不适,想请你帮忙抓一副药。”微停顿,忙又表示,“我带了钱的。”

她不是爱占人便宜的性格,尤其是这韩大夫人很好,她也不想坑了他。

“哦,什么药?可有药方子?”韩大夫道,“几剂药值不了几个钱。”

陶姚点了点头,“自然是有的。”说完这话,她脸上有些赧然,手在衣摆上搓了搓,她没有笔墨自然无法书写。

陶有财的几个儿女都没有读过什么书,陶大郎出生的时候陶有财兄弟俩还没有分家,自然没有闲钱供大儿子读书。后来因为收留她,方氏从姚氏手中得到十五两银子,陶有财的心思也活了,他想培养小儿子读书,将来好光耀门楣,无奈陶三郎十分的淘气,一刻也坐不住,在私塾里甚至闹出了洋相,被先生狠抽了几板子手掌后扫地出门。

所以,陶有财家中是没有纸笔这些读书人的玩意儿的。

韩大夫自然一眼就看出小姑娘的窘然,遂温和地笑道,“无妨,你说我记下便是。”

说完,从医箱里掏出纸笔,然后把医箱背到身前充当写字板。

陶姚见状,这才重新展颜,“那就有劳韩大夫了,这方子是扁豆、茯神、厚朴各一两,香薷二两,甘草半两,青蒿……”

这是治疗暑湿感冒的香薷饮方子基础上添加适合她现在的症状喝的药方。

她大学时虽然主修是妇产科,但是对于中医她也是极感兴趣的,尤其是她的养父母先后都是因病去世的,那会儿她就想若是她能有机会治好他们的病该多好,就因为这个原因她当时还选修了中医。

之所以会选择妇产科,一是因为养母姚氏,她是知道姚氏一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不能为养父生一个孩子传承血脉;二是因为孩子代表着希望,她见过太多人生的困苦与无奈,所以只想看到新生命来到人世间的喜悦,不想看太多无奈而悲伤的生离死别。

韩大夫越记越觉得这方子有点奇妙,不过他不是急性子的人,遂等陶姚口述完方子,这才抬头疑惑道:“小姑娘,你这方子有点奇妙,香薷能发汗解表,黄连、青蒿、鲜荷叶又有清暑泄热之功效,扁豆、厚朴又有和中化湿之疗效……”

顿了顿,他又道,“我不知道你这方子从何而来,可这药是不能乱吃的,不行,你还是上前来让我给你把把脉。”说完,还招了招手示意陶姚走近。

他就算医术不太高明,也还是有医德的。

陶姚也不扭捏,上前伸出手腕,过短的袖子一抽就露出手腕。

韩大夫皱了皱眉,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一身不合身的衣衫,这陶有财夫妇俩也太抠了吧,连衣服也不舍得给孩子置办一套?只是现在不宜多想,他随后伸手搭上那细细的手腕把脉。

片刻之后,他松开手,示意陶姚放下手臂,又让她张嘴给他看看舌苔,又询问她身体可有别的异状,陶姚也不隐瞒一一回答。

“观你这脉象及神色,显示你是感染了风寒,你那方子吃了也不知道能否见效,还是我重新给你开个方子。”说完,就又抽出一张新纸拟药方。

陶姚也不阻止他,而是站在一旁看他书写。

在看到生姜这一味药之时,她就知道韩大夫的医学水平果然是极低的,难怪养父在得病之初就找他医治,结果喝了好一段时间的药,病情非但没有起色,反而越发严重,最后又请来了镇上的大夫,结果镇上的大夫也没比韩大夫高明到哪里去,药喝了不少,病情却是每况愈下。

她不知道京城太医院的大夫是不是医术高明,但这在民间给人看病的大夫医术真是不怎么样。

她伸手止住了韩大夫的书写,韩大夫不解地抬头看她。

“韩大夫,你这药方子不适合我吃。”想了想,她表情严肃地道,“正确的说,吃你这方子,我的病情非但不会好,还会变成沉疴固疾,最后更会送了命。”

韩大夫是个性情温和的人,所以她也不拐弯抹角,反而有什么说什么。

若他能接受,她或许还能送他一场造化。

果然,眼前这温和的中年人并不因为她那番话而着恼,而是皱着眉头道,“小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古以来得了风寒都得吃这么个药方子发汗……”

“不瞒韩大夫,当初我爹就是因为吃了这个药方子才会病情越发严重的。”陶姚直接道,“譬如说这味生姜,是适合风寒型伤风患者服用,它有驱寒风的疗效,但是……”

“但是什么?”韩大夫立即追问,这会儿他丝毫没有被一个小姑娘驳斥而感到心生不悦,反而觉得对方的话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一如她之前开的方子,他是越想越觉得奇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