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地师传奇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黄符童子精彩试读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地师传奇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黄符童子精彩试读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时间:2019-12-19 11:05:39编辑:烟波浩淼 作者:世界第一 人气:

《地师传奇》由网络作家世界第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黄符童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第四章 我妈的坟天还不黑,其实也就下午三四点的样子,这里有一条大路穿林而过,通向了蝎子岭,但附近却并没有人家。我和爷爷收拾了东西,

地师传奇

推荐指数:10分

《地师传奇》在线阅读

《地师传奇》 第四章 我妈的坟 免费试读

第四章 我妈的坟

天还不黑,其实也就下午三四点的样子,这里有一条大路穿林而过,通向了蝎子岭,但附近却并没有人家。

我和爷爷收拾了东西,锁了控制室的门,便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澜沧江峡谷。

结果到了家门口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下来,爷爷在门口突然对我说让我解下干尸,我把绳子解开,把女尸小心的递给他。

“小凡,你今晚去小荷她们家玩吧,跟你阿旺叔说在他那里住上一晚上,明早再回来。”爷爷笑道。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爷爷,又看了看全身乌黑发亮的女干尸,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突然让我去小荷家睡一晚,小荷和我上一个中学,不过今天是星期一,小荷肯定绕远路去学校了,我和她从小一起玩大,去她家住一晚倒也没什么,小时后在傣寨里玩的黑了,我也经常在小荷家住,阿旺叔和阿离嫂对我还都是蛮热情的。

忘了说了,我家是住在傣族寨子的外面,距离傣寨其实就200多米的距离,由于我爸、我爷爷都是汉族人,只有我妈是傣族姑娘,所以我们家单独在外面住也是很正常的,至少我这么认为。

改革开放后全国普及汉语普通话,傣族这里也不例外,我爸在傣寨的小学里教的就是汉语和普通话,因此我们家还是很受当地人尊敬的。

时至4月份,云南这里天气已经很热,白天温度能有二十七八度,夏天其实也不过如此,因为西双版纳四季如春嘛,虽然是在热带,海拔高点毕竟还是有点好处的。

天蒙蒙黑,我刚走到傣寨的大门口,突然想起来忘了拿书包,今天没去学校,在阿旺叔家睡觉之前,我能多做点作业,预习一下功课,自然是好的,便是连忙又跑回了家去。

结果刚到家门口,我就看见我爸拉着一个架子车,上面放着两把铁锹,爷爷急匆匆的跟在后面,朝山坡上而去。

他们这么晚了上山干吗?

我心中奇道,便是偷偷地在后面跟上,由于已经是傍晚,他们也没发现我,结果跟着他们一直到了半山腰处,才看到他们停了下来。

我定睛一看,那儿不是我妈的坟吗?

我每星期从学校回来都要去我妈的坟上上香,给我妈烧纸钱,叫我爷爷说是防止我妈在地下没钱花。

我妈爱漂亮,在地下肯定要花钱的,所以我星期天从孟县回来前都要买一些好吃的,连带爷爷剪的纸钱,一起供奉给我妈,纸钱烧完了供奉品我再拿回去吃,因为纸钱烧完就意味着我妈已经吃过供品了,我再吃也没什么关系。

我爸和爷爷他们在干嘛啊?我凝目一看,他们竟然好像在挖我妈的坟!

如果是别人在挖我妈的坟,我肯定要冲上去拼命,但起坟的是我爸和我爷爷,爷爷又刻意不让我知道,所以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有看着他们在那里挖,不管怎么样,我知道至少他们不会做对我妈不利的事情。

我们这儿是在西双版纳的西南方,地处澜沧江西部,属于横断山脉的一部分,高山热带雨林,天空非常干净清朗,所以即使在夜晚,天上也是星月满天,人的眼睛也能看五六十米开外。

大概二十分钟不到,爷爷和爸已经把我妈的坟给挖开,然后我就看见他们从坟坑里把一块长长的白色棺材板给掀了出来,我爸直接跳进了坟坑里。

不一会,我爸竟然直接从地下跳了上来,肩膀上还扛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我直接震惊了,我爸身手这么好?肩膀上扛着一个人还能跳这么高。

要知道,傣族这里的习俗是坟坑最少挖六尺深,六尺就是两米,就是不背东西能跳两米高那就非一般人了,我曾经见过爷爷,那是小时候,从地面上一下子跳到了比我高一头的大树枝杈上,已经觉得非常了不起,这也是我为啥从小就崇拜爷爷的原因。

没想到我爸的身手竟然好像比我爷爷还好,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藏在土堆后面,看着他们又把妈的坟给平了,坟堆也重新堆了起来,墓碑竖了起来,弄的和之前一模一样,然后就一前一后的急匆匆的往我这边走来。

“谁!”突然,爷爷一声轻喝,他们离我还有十几米的距离,突然站住了脚步,我从土堆后出来,他们看到是我才是又了走过来。

“小凡?你怎么在这儿?”两人走过来看着我说。

“先别说了,先回去再说!”我还没开口,我爸就开口道,我只有跟着他们朝家走去。

傣寨里的人天一黑就不再出来了,我家又在半山腰,山里的夜非常黑非常寂静,我们一路回到家都没遇到什么人,我看着爸肩膀上扛着的——用白色的床单包起来的死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这就是我妈,已经死去十五年的我妈的尸体。

我不知道爷爷和爸把妈的尸体刨出来到底是要干嘛,心中充满了无数的问号,要知道,起坟可是白事这一行最忌讳的事情。

回到家爷爷就反身关了门上了门闩,我们家是在半山腰一个平地上,院子很大,分前院和后院,院子的后面还有一个种着菜和果树的大园子,总之大概有两亩地那么大。

爷爷直接走到院子的西南角,那里有一口石棺,我小时候经常爬到里面玩,石棺很大,而且没有上盖,我看到爷爷从里面把那个除了脸全身乌黑发亮的女木乃伊抱了出来,然后跟着我爸的脚步便是朝后院走去。

我们这儿已经通电了,但我家四间房子都是瓦房,傣族这里的瓦房很奇特,下面是一个梯形,下宽上窄,上面则是个三角形,形成一个“A”字一样的构造。

这种构造自然是因为西双版纳地处热带,常年多雨,房顶都是斜面的,铺着青瓦,防水性能还是不错的,反正我是没见过这里有哪家的房子漏水。

我便是也跟着爷爷和爸他们来到后院,爷爷突然扭头对我说:“小凡,去屋子里把那些法器、符纸全都拿过来!”我点了头,立马便是朝四间房子最西边的屋子,白事屋跑去。

白事屋,顾名思义就是做白事的屋子,与其他三间屋子是单独隔开的,单成一间屋子,因为我爷爷经常出去给人家做白事、办殡礼嘛,顺带就做些花圈、纸钱、寿衣、纸人纸马和香火灯油这些,多多少少算是一门生意。

白事屋没有通电,麻黑一片的,在星月的天光下单独矗在前院的最西边,说实话,看着还是挺吓人的,我白天是不怕的,但现在是夜晚,去的还是白事屋,里面有很多已经扎好的纸人、纸狗,我的心便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口袋里还有一个从县城买回来的打火机,便是连忙摸了下口袋,果然还在,便是掏了出来,“啪嗒”一声给打着了。

我们这儿的人普遍用的还是那种装在小小的火柴盒里的火柴,打火机都很少见,借着打火机飘飘忽忽晃动的火光,我走到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锁,门突然就自己开了。

突然一个全身白色的比我矮半头的白脸人直直地朝着我扑了过来!

“啊”的一声大叫,我连忙朝后面跳去,那白脸人“扑通”一声却趴在了地上,我猛地用手拍着胸口,原来是纸人!

真吓死我了,我经常见到纸人,知道是纸人后便也没那么害怕了,走进门口用脚把纸人踢到一边,然后用打火机把门内墙边的洋油灯给点着了。

洋油灯的味道很刺鼻,不过我已经从小到大闻习惯了,借着洋油灯的淡黄色的光,我把引魂幡啊,地师盘啊,阴阳镜啊,还有桃木剑,铜铃铛全都拿上,抱在了怀里,便是关了屋门朝后院跑去。

结果我刚跑进后院,就看到了一阵火光,乍一看还以为是失火了,跑近一看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圈火。

原来是爷爷和我爸在地上挖了一个圆形的坑圈,里面填满了鲸油,在月光下黑乎乎的,十分粘稠。

坑圈很大,直径大概有三米,燃烧的就是鲸油,火焰是绿油油的,味道非常刺鼻。

鲸油,就是鲸的油,我们这里当然没卖的,都是我爷爷去老挝那里买的。

我们这儿就在国境线上,距离边境线不过十公里,越过边境线就是老挝境内了,老挝边境线的附近其实也是傣族人,和我们这儿的傣族人一样都是说傣语和汉语,我就跟着爷爷一起去过老挝境内,至少有三次。

老挝靠着大海,有捕鲸的行业,所以就有鲸油卖,不过挺贵的。

我爷爷买鲸油当然不是让我们吃的,而是做白事用的——没错,鲸油就是长明灯的油。

地师传奇

地师传奇

作者:世界第一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地师传奇》故事好算是不错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