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齐女梦真》(主角沈梦真顾九)精彩试读无弹窗完结版

《齐女梦真》(主角沈梦真顾九)精彩试读无弹窗完结版

时间:2019-12-27 22:18:10编辑:云贵川 作者:嘉宁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齐女梦真》的小说,是作者嘉宁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新阳郡主对于冯锦的心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先帝一直集中皇权,打压藩王。是以西京城中世家望族不多,好儿郎更是凤毛麟角。 就拿前世来

齐女梦真

推荐指数:10分

《齐女梦真》在线阅读

《齐女梦真》 第5章 借势 免费试读

新阳郡主对于冯锦的心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先帝一直集中皇权,打压藩王。是以西京城中世家望族不多,好儿郎更是凤毛麟角。 就拿前世来说,除去京中一些纨绔,适龄的公子中也就只有顾家九郎和新科状元刘羡知,以及当朝相国冯相爷家的两位公子们风头最热。 先说顾九郎,这顾九郎大名顾长安,小字九郎。是异姓王顾国公的独子,身高八尺有余,形貌昳丽,但除了一副好皮囊,那可真是文也不行,武也不行。是以年及弱冠,仍没有定亲。 再说新科状元刘羡知,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为人清风明月,实为佳配,只是不近女色,不免有些坊间传闻,令人猜测纷纷,故而至今也没有定亲。 三说冯相爷家公子,那可真是品貌兼优,公子如玉。 大公子冯辉已于年初被先帝指婚三公主齐慧,现只等公主三年孝期一过,便择日完婚。 二公子冯锦年岁十六,性情温和谦恭,姿容甚美且才藻艳逸,因此在四人当中,年岁最小,也赢得最多青睐。 但因冯相爷年轻时曾与沈大人戏言,若沈郭氏头胎得女便于沈家结秦晋之好,这才有了与沈梦真的婚约。 十年前冯家嫡女入主后宫,恩宠不断,冯家一时间水涨船高,自然看不上区区大理寺卿家的嫡女。这坊间逐渐就有了冯家想要退婚的传言,但因着冯相爷君子一诺,并没有上门退婚。 正所谓福兮祸兮,福祸相依。 直至年初先帝辞世,太后当政,冯家失了依靠,而大理寺卿沈辞一跃成了太后党的新贵,冯家主母这才放出话来,要与沈家履行当年的婚约。 沈梦真前世长在闺阁,于外界接触甚少,只知与冯锦定亲,却不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直到今生落水苏醒后,有了前世的记忆,才想起这些年来,冯家似乎暗地里接触了不少新贵世家,只待时机成熟,就要与沈家毁约。 现下,沈梦真对冯锦并无男女之情,前世也并没有齐雪瑶推她落水这一记忆。 从她苏醒到现在,已有两处与前世不同,沈梦真虽不知这些变故走向如何,但至少今生,她会好好周旋一下,亲自成就新阳郡主对冯锦的深情,然后顺藤接触到齐襄王,慢慢将那个人从帝位上拉下来。 齐雪瑶自落座后便一直打量沈梦真,一双桃花眼溜溜的转个不停,倒是有几分傻气,不似皇家女的矜持。 沈梦真见状凄然道:“郡主,真真明白,也从没误会过郡主。真真请郡主过府一叙,是有事相求。” 齐雪瑶一向养在关外,今年初先帝驾崩才随父亲齐襄王入京奔丧。性格虽然不及宫中各位公主细致温柔,但也算粗中有细。 三月在真元节与沈梦真志趣相投,一见如故,两人结为手帕之交。八月与沈梦真游湖时,听说心上人冯锦定亲,惊慌失措之下,失神推了沈梦真落水,心中一直追悔莫及。 今见沈梦真并无异色,且又斟的是她喜欢的花茶,心情也相对轻松起来,不由细细的闻香品啜。不多时,沈梦真瞧着齐雪瑶放下茶盏,定了定神道:“郡主,我下月要被送进静庵。” 齐雪瑶虽然一向不遵规矩,但身为郡主,仍是明白沈梦真刚才的话有多严重。她沉吟了一会问试探问道:“真真,莫非你背上了人命官司?” 沈梦真一时无语,心里不免为齐雪瑶的单纯感到无力,只好一一解释给齐雪瑶听。 两人正说着话,海棠急匆匆来报,说是沈张氏带着刘婆子,押着云裳和豆儿来了辛夷院。 沈梦真对着齐雪瑶凄婉地笑了一下,心道:张氏真是气躁,果真一点也没有变。 沈辞最喜蓝色,因着张氏也最爱蓝色。 今日里也是一身蓝紫色袄裙配了墨绿色夹袄,流云髻上簪了一支累丝金步摇,配了一套红宝石镶金耳坠,显然是精心打扮过。 一进院子,张氏先行礼拜过齐雪瑶,见她周身不见皇族饰物,只一身料子尚且名贵点,心里不由轻视:不过是个被困在西京城的落魄郡主,衣着如此寒酸。 沈梦真再见张氏,只觉喉头腥甜。强忍着将张氏剥皮拆骨的念头,朝着新阳郡主委屈的红了眼圈。 新阳郡主朝着沈梦真点了点头,对着张氏还了礼:“沈夫人,原来这个恶婆子是你的手下,既然沈夫人已经有了公断,不知能否将我和梦真的丫头归还?” 沈张氏让人押了云裳和豆儿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齐雪瑶,冷笑连连:“亏得郡主是个女儿身,能偷偷进了沈府,要不然这真娘的名声怕是要毁了。” “不过,也怪我家真娘向来没规矩,这还在养病,就私自请郡主过府,也不怕病气冲撞了郡主。现下时辰也不早了,郡主不如先回去歇着,等真娘完全好了,我再亲自下帖请您过府一聚,来人,送郡主出去。” 她神情傲慢,也不等齐雪瑶点头,就招了几个丫鬟婆子过来,簇拥着要齐雪瑶离开。 齐雪瑶本想跟沈张氏好好讲讲道理,没想到张氏如此放肆。 她心中一怒,抽出身上的马鞭,朝着挤在身边的丫鬟婆子就是几下,一边抽一边及其倨傲的说道:“也不知沈夫人是哪里学的规矩,这般无德,我即便再年幼,仍是这大齐王朝堂堂的郡主。夫人这般轻怠于我,莫不是看不起我齐襄王府?” 也不等沈张氏回答,只把一条马鞭舞的周围人仰马翻。 沈张氏出身小户,原先一直伏低做小,好不容易翻身做了主母,最厌别人说她没规矩。 此番被齐雪瑶当众挤兑,心下更是怒不可说,因着平日里贤良温厚的样子做惯了,总算暂时压住了脾气,派人将辛夷院团团围住,想着给齐雪瑶一点颜色看看。 沈梦真早知她会如此,早就趁混乱让海棠去请沈老夫人。 前世,齐雪瑶脾气烈,见张氏围了辛夷院,冲着张氏就是一鞭子,打的张氏半边脸血肉模糊,她自己也被张氏抓花了脸,这才惊动了沈老夫人以及匆匆赶来的齐襄王。 沈梦真还记得当时齐襄王暴怒的脸,要知道齐襄王只有这一个女儿,因着张氏目光短浅,开罪了齐襄王。 致使日后不论齐雪瑶怎么求情,齐襄王都不肯出手相助,甚至推波助澜将沈家置于死地。 沈梦真死死拉住齐雪瑶安抚低语,一面偷偷注意着院门口的动静。 将将听到一群人错落的脚步声,沈梦真立刻含着眼泪,坐跪在沈张氏面前,面容伤心,神情悲戚:“女儿知道母亲一向不喜真真,平素里一直谨言慎行,只盼能得到母亲些许关爱。今日之事,全是女儿思虑不周,怠慢了郡主。还望母亲见谅。” 又转头对郡主眨了眨眼,哽咽道:“郡主莫怪母亲,母亲也是担心郡主身子,才一时间失了礼数,今日都是真真的错,他日必亲自去王府给郡主谢罪,还请郡主不要责怪母亲。” 沈张氏没料到沈梦真突然发难,一时急火攻心,浑话脱口而出:“好你个沈梦真,早知你是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就不该让你还留在府中!” “住口!成何体统,皇家面前,怎能如此失礼,张嬷嬷,还不带夫人去祠堂领罚。” 来人正是沈家老夫人,一身黑蓝色镶金边的褂裙,配上沈老夫人此时略有狰狞的神情,十足有些骇人。 沈老夫人颤巍巍的跪在齐雪瑶面前,行了礼,声音缓慢苍老:“老身沈刘氏见过新阳郡主,老身治下不严,冒犯了皇族天威,老身这就罚这蠢妇去祠堂禁食七天,还望郡主见谅,给老身一个薄面,饶恕我沈家大不敬之罪。” 齐雪瑶见她年迈,不忍让她久跪,便免了沈老夫人的礼。 又亲自扶起沈梦真,拉着沈梦真的手放在沈老夫人手中,一本正经,倒是京中的郡主模样:“我自小长在关外,无规无矩,家父总说京中沈家家风最是知礼,因此才让我与梦真结为手帕之交。” 顿了顿,她朝着沈老夫人笑的意味深长,“不料今日所见,如此不堪入目,现下沈大人不在京中,还望老夫人能矫枉过正,才不辱没沈家。” 沈老夫人咬着牙应了,连忙派人给云裳和豆儿松绑。又好一顿谢罪,翻来覆去无非是那几句说词。 齐雪瑶一向见好就收,递给沈梦真一个眼神,只说下次再来看望她。 沈梦真跟着沈老夫人一起目送新阳郡主的离去,心中五味成杂,这个方法是笨,可以说是损敌一千,自毁八百。 但是以她目前的年纪,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骗过祖母。 沈梦真清楚一会就要单独跟祖母会面,心中不是不恨,只是目前,必须依附祖母才能扳倒张氏。她沈梦真,今生绝不会放过那些往她至亲身上捅过刀子的人。 从辛夷院到知秋院,一共四千三百五十六步。 她提了提神,听张嬷嬷向知秋院上房禀道:“老夫人,二姑娘到了。”
齐女梦真

齐女梦真

作者:嘉宁 类型:女生 状态:连载中

《齐女梦真》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了解多一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