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帝妃无双

更新时间:2019-10-06 00:57:02

帝妃无双 连载中

帝妃无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满城烟火 分类:穿越 主角:拓跋凌 人气:

完结小说《帝妃无双》是满城烟火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拓跋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冷血嗜杀的帝王,为天下,不惜将挚爱送上死路,迎娶不爱的女人。她是他恨之入骨的和亲公主,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早已心有所属,他亦另有所爱,两颗尘封的心,却注定一生爱恨纠缠。后来,为她,他不惜颠复天下,却只换得她一句“此生心死,永不再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天明。

  凌无双刚刚用过早膳,就有宫婢来报:“公主,拓跋王派人送来他亲笔题写的牌匾,说是作为公主寝宫的名字。”

  凌无双愣了愣,她还在苦恼怎么挽回昨夜的失策,怎么都没想到拓跋飏会主动“求和”。

  “好,本宫知道了。”她颔首应了声,带着忐忑地心情向外走去,便见宫门口两个侍卫正抬着一块盖着红绸的牌匾。

  两人一见她出来了,立刻施礼,禀报道:“公主,大王吩咐,请公主亲手揭晓。”

  “嗯。”她微颔首,面上淡定无波,心里却在猜测拓跋飏此举的目的,牌匾上到底写了什么。

  她站在牌匾前,迟疑了一下,才抬手去掀牌匾上的红绸。

  红绸在视线中飘逸而落,牌匾上刚劲有力的“天下无双”四个字落入她的视线中,她不禁当场愣住。

  这时,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公主觉得孤王的字好看吗?”

  她这才回神,侧身看去,认真地打量着他。

  他昨夜明明愤怒不已,今早便送她这样一块牌匾。到底是他太大度,还是他又有新的谋算?

  “谢大王恩典。”凌无双欠身谢恩,心里却荡不起半点激动的情绪。

  拓跋飏走到她的身前,将她拉起,看向崭新的牌匾。

  “孤王写这牌匾的时候,本是打算当成一份欢迎公主前来和亲的厚礼博公主一笑。如今,孤王想作为一个承诺给公主。只要公主对拓跋不离不弃,孤王雄霸中原之日,必许公主天下无双。”拓跋飏虽没有指天扬誓,但那股属于帝王的霸气,却不亚于任何的誓言。

  “天下无双……”凌无双轻轻地念叨着这四个字,心头密密的疼,有股苦涩直接从心底蔓延上了喉咙。

  她曾盼望过皇甫睿渊许她一份天下无双,终究只是痴梦一场。

  他看她径自出神,微低头,温热的唇贴在她的耳边,声音明明很轻,却透着一股子狠劲,“凌无双,不管你接受与不接受,这世上能给你天下无双的男人,也只能是孤王了。”

  他仿佛在宣誓,这让凌无双忽然想起了昨夜。他这会儿的狠狠决绝是因为皇甫睿渊对他的胁迫吧?暂不娶她是权宜之计。但他绝不会让皇甫睿渊如愿的得到她,这事关一个男人,一个国家的威严。是以,他狠狠地扬言,她只能是他的。哪怕粉身碎骨,也只能葬身于拓跋这片土地。

  她侧头,看着他轻轻的笑,她明白了他的心思,但这牌匾上的四个字,他真的懂吗?

  他能许她的,只怕不过是一份尊贵。

  “曾经有一个人对无双说过,这世上唯有真心最容易打动人。是以,无双是带着一颗真心来拓跋,想换得拓跋与翾国之间的永世和平。”凌无双的声音顿了顿,凝视他一眼,才继续道:“而非助大王血洗中原,换得一个无双的权位。”

  拓跋飏冷笑着对在场的所有宫人一摆手,待宫人们都退出老远,他才掀唇讥讽道:“公主既以嫁妆支持孤王征战鲜于,这会儿又与孤王说这些,就不觉得自己伪善吗?”

  “若是无双反对,大王就会停止杀戮吗?无双只是个俗人,也没有什么菩萨心肠,只想保护好自己的子民,翾国的,拓跋的。”凌无双勇敢地迎上他的视线,丝毫不畏惧地说出心中的想法。

  或许,很多人在这样的时候都会很识相地说,自己希望这世上永无杀戮,来表现自己的善良。可是,凌无双不想。她明知自己阻止不了,何必还去说没有用的话,给拓跋飏机会嘲笑她。

  拓跋飏闻言,忽然便笑了:“好。孤王就喜欢性情直爽的女子。”似乎刚才阴沉着脸的人根本不是他,这会儿他竟是能笑得格外豪爽。

  凌无双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还真是喜怒无常。

  拓跋飏的唇畔含笑,对侯在远处的宫人摆摆手,吩咐道:“将牌匾给公主挂上。”

  “是,大王。”侍卫立刻领命上前,爬上梯子,动作利落地将牌匾挂了上去。随后,识相地退了下去。

  凌无双抬头,望向门上的金字牌匾,忽然觉得人生很可笑,她极尽渴求的四个字,原来已不再是她渴望的意思……

  忽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霸道地拥她入怀。

  她的身子只是僵了僵,没有动,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霸道的声音强势灌入她的耳中。

  “凌无双,你是孤王的。不管你想要怎样的天下无双,都只能努力地从孤王这得到。”

  她安静地听着他的心跳,扬起唇角,轻轻地笑了……

  她知道,他不爱她,更没有什么所谓的一见痴心。她不过是他与另一个男人所争夺的战利品。而这也恰恰说明了,他心中的芥蒂……

  既然,拓跋飏是她不能抗拒的命运,她便只能学会享受他的霸道。

  一入宫门深似海,这个掌握着她命运的男人,只能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男人。

  他的话很对,等同于又给她上了一课。她想要的,只能付出努力,从他的身上得到……

  拓跋飏神色淡然地望着前方,似在想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想。这时却听内侍小心翼翼地禀报道:“大王,王后娘娘回宫了,求见大王。”

  凌无双闻言微愣,她听说拓跋的王后,也就是周国公主周清漪在周国亡国后,便搬出了拓跋皇宫为父母守孝。

  她刚一入宫,她便归来,到底是巧合?还是刻意?

  拓跋飏松开凌无双:“孤王去看看。”

  “嗯。”凌无双微颔首,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才转身向院里走去。

  拓跋飏没有再过来,倒是派了个在宫中服役多年的老嬷嬷过来。让她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这老嬷嬷。老嬷嬷为人忠厚老实,简单地跟她说了说宫里的规矩。相比较翾国皇宫而言,拓跋皇宫的规矩都已经不算是规矩。

  凌无双对规矩向来没兴趣,倒是对民俗方面特殊感兴趣,愣是拉着老嬷嬷聊了一天。好在她为人也没什么架子,时不时的还不忘给老嬷嬷讲讲自己闯荡江湖时的所见所闻,老嬷嬷倒是也乐在其中。

  说着说着,老嬷嬷便提到,拓跋的男人远行前,妻子或是爱人都会做鞋子给男人。这样男人才能一路走得踏实,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两人一直聊到天擦黑,老嬷嬷才离开。

  凌无双看着床边放着的红色马靴,想起那一日拓跋飏赠鞋的情景。不管他对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对她到底还算是尽心。或许,她也该礼尚往来,为他做些妻子该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起身走到书桌旁,拿起笔沾了沾墨,笔尖灵巧地在纸上舞动起来。很快,一双中原款式的鞋样在纸上跃然呈现。想了想,这样华而不实的靴子,只怕拓跋的环境几日就坏了。她换了张纸,试着结合拓跋的马靴,反反复复画了不知多少幅鞋样。中间素月叫她用膳,她也说不饿打发了。

  等都终于满意时,已是午夜。

  她捶了捶酸痛的肩膀,许是累到了,这一夜还真是倒床便睡,只是梦里鞋样飞舞。

  天一亮,她就命素月去给她找拆材料,找的还是昨日的老嬷嬷。很快,素月就带回了她要的东西。

  凌无双最后定下的鞋样不只是考虑到了中原的精细,亦考虑到了拓跋的环境。她不禁想,若是她能将这种翾国和拓跋结合的马靴和服饰能带入拓跋,也是美事一桩。

  凌无双对针线活到底是生疏,刚出了一点轮廓,已经不知道剪坏多少布,扎到多少次手了。好不容易熟悉了点,她正津津有味的投入,就听屋外一阵的嘈杂。

  “让开!”一道娇喝无礼地响起。

  凌无双被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到,一下子没注意,针又扎中了手指。她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奴婢出去看看。”素月道。

  “素月,等等。”凌无双放下手里的鞋样:“本宫去看看。”

  来者不善,素月身上的功夫又了得,若是起了冲突就麻烦了。

  她才一站起身,就见一个女子身着火红的箭衣,像火团一般冲进了门。

  女子在屋子中央顿住脚步,一抬手里的马鞭,桀骜地扬起下巴。

  “你是凌无双?”

  女子的年纪一看便不大,白白嫩嫩的脸蛋有些婴儿肥。这会儿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泛着红晕。她的容貌虽算不上惊艳的天姿国色,却甚为可爱。

  凌无双忍不住感叹:这血雨腥风的宫中怎么会有如此美好的人儿?看她的发髻,显然已是人妇。

  “没错。”凌无双淡笑着打量她:“夫人有何指教?”

  女子抬手高指,毫不客气地回道:“我要你门上那块牌匾。”

  凌无双被她稚嫩的嚣张气焰直接给逗笑了。

  “你笑什么?”女子一皱眉,不悦地质问道。

  凌无双唇角的弧度不变:“牌匾是拓跋王所赐,岂容我随意送人?”

  “中原人就是虚伪。”女子撇撇唇,不乐意地道。

  “夫人与我这种虚伪之人多言,就不觉得失了身份吗?”凌无双不待她反驳,复又道:“夫人这般蛮横,就不怕被诟病扈达之人野蛮无礼吗?”

  “早就知道你们中原人只会牙尖嘴利。”女子不甘心地嘲讽回去,视线有些不自在地一扫,看到了桌上的鞋样。

  “你在给谁做鞋?”

  凌无双被问得一愣,还不待多做反应,女子已经冲了过来,拿起鞋样。

  “果真没错。”女子仿佛认定了什么:“还没正式嫁过来,就知道勾搭人了。”

  凌无双的脸色一赫:“夫人,拓跋民风素来奔放,似乎没有勾搭一说,我也只是入乡随俗而已。”

  女子被她的话噎得心口一哽,凌无双说得没错,别说是送鞋,就是亲吻,先行房再成亲也是时常有的事情。但前提是两情相悦,认定了对方。拓跋人恨极了始乱终弃。

  女子咬咬唇,扔鞋样狠狠地丢在桌子上。

  “我现在正式向你宣战!你我各做一双鞋,大王出征穿了谁做的鞋,就算谁赢。若是我赢了,你就把牌匾给我。”

  话落,女子也不等凌无双答应,就转身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凌无双走到门口,微微叹息,她本不想惹事,反倒是有事情上门。

  关于今儿上门女子的身份,并不难打听,随便问一个拓跋的宫人都认得她。

  她叫纥奚沅紫,纥奚部落首领的女儿,如今这个部落已经归顺于拓跋飏,俯首称臣。

  纥奚沅紫十三岁嫁给拓跋飏,至今已有三年,荣宠不衰,一直甚得拓跋飏的喜爱。她在宫里的口碑也一直很好,甚得宫人喜爱。而她的性子是野蛮了点,但是胜在正义。

  被纥奚沅紫这么一搅合,凌无双也没有了做鞋子的心情。她让素月将东西收了收,眼下之际,还是想办法应对纥奚沅紫才是。自然,与她比拼绝对是下下策。赢了,得罪纥奚沅紫不说,也让她在宫中锋芒毕露。若是输了,岂不是丢了翾国的脸?是以,能不应战才是上上策。只是,纥奚沅紫来势汹汹,若她执意不应战,只怕纥奚沅紫会把动静搞得更大。她可听说,这位沅紫夫人仗着有冷玄飏撑腰,在这宫里向来为所欲为。

  她正犹自苦恼,安静的室内忽然想起一道有力的声音:“何事让公主如此苦恼?”

  凌无双被惊得回神,微微一笑,起身道:“大王这个时候怎么会过来?今儿没有政事要忙吗?”

  “政事再忙,孤王也不能怠慢了公主。”拓跋飏走到椅子旁坐下,语调微扬:“如若不然,岂不是让你中原人觉得我拓跋人不懂礼数?”

  凌无双跟着坐下,笑笑道:“大王将中原人、拓跋人分得还挺清。”

  “看看,孤王就说公主喜欢咬文嚼字。”拓跋飏故作无奈地道:“算孤王失言了。”

  “大王这个‘算’字用的还真没有诚意。”不是说她咬文嚼字吗?那她就嚼到底。

  “你看孤王这张嘴。”冷玄飏哈哈地笑了:“不如公主说说,可有什么需要孤王表现诚意的地方。”

  凌无双微微出神,想起纥奚沅紫的事。只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

  她不能跟他说,若是这事找他出面解决,只怕会让她和纥奚沅紫之间的嫌隙更难修补。

  “怎么?在心里盘算呢?”拓跋飏打趣道。

  凌无双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嗯。无双打算好好盘算一下,再和大王说。”

  拓跋飏深深地打量她一眼,知道她是不打算说了。

  恰逢这时已经是午膳时间,宫女进门禀报道:“公主,该用膳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