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

更新时间:2019-10-09 06:53:06

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 已完结

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

来源:落初 作者:素素雪 分类:言情 主角:萧启言高莺莺 人气:

主角叫萧启言高莺莺的小说是《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它的作者是素素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珞行事,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  一招穿越沦为人见人踩,没人疼没人怜马上嫁个老爷爷做继室的内宅小绵羊?苏珞握拳表示很兴奋(o`ω′)那谁谁谁,都给姑奶奶洗洗干净,我苏珞的时代到来了,准备接招受宰吧!  斗,斗,斗着斗着一不留神引诱野兽三五只。排排站,挑一只,安个窝。夫狠戾来,妾毒辣,双双来把戏儿唱。夫妻嘛,不是你压我便是我压你,努力要从洞房开始!苏珞狐眼闪光表示很期待╭(╯3╰)╮  于是,龙凤喜烛燃香,芙蓉暖帐遮春,她强骑美男身,臀蹭美男腹,媚眼如丝,“夫君威猛,妾心欲醉,唯一事需言明……”  扭扭水蛇腰,挺挺傲人胸,男人喘息如恶狼,她满意勾唇,吐气如兰,“夫君国之栋梁,三从四德要懂得,妾的脚步要跟从,妾的建议要听从,妾说错了要盲从,妾若生气要忍得,妾的心思得懂得,妾若撒娇要受得,关键是拈花惹草要不得,洁身自好需记得!”  男人瞪眼,翻身压上,声暗若哑,“娘子,再不灭火,命休矣,三从四德何以谈?”  小剧场1  靖王府花园中,男人一袭玄衣姿态随意坐于阶下,动作专注擦拭着手中寒剑,冷剑寒光反射得俊美容颜愈发清隽无筹,无人注意他的耳根却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珞眼前迷蒙起来,她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猛地拔出身上的匕首踉跄着送进高莺莺的身体。

意识陷入黑暗前苏珞不由地想:***,平生最厌圣母,原来你苏珞才丫最大一圣母!若有来世,愿化身鬼厉,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

她没有看到一道微蓝的光倏忽从她右脚踝挂着的脚链中散出,一瞬间光芒闪烁笼罩了她和高莺莺所在之处,接着那光又倏地一下被吸了回去,人声鼎沸向这边而来,那链子却再无一丝动静。

大丰天玺十一年初夏,京都洛城,定安侯苏府。

清晨阳光刚刚普照大地,已有了暖洋洋的热度,定安侯府被修剪的精致葱翠的花木映了阳光一片生机勃勃,令人望之赏心悦目,心情愉悦。

本是美丽的一日,可府中却充斥着一股阴郁气息,下人们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开始一天的忙碌,不时往晚风院的方向望上一眼。

晚风院中,二三十个丫鬟婆子面色惨白地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她们都是伺候三小姐的,前天落日后三小姐不慎落水,夏初落日后的湖水还冰冷刺骨,三小姐被捞出来虽是没溺死,可当下便病倒了,到现在已发热晕迷了一日两夜,早上太医摇着头叹息着离开后,屋子里便一直传出大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她们都知道,三小姐只怕是不成了。

三小姐是大夫人头一个孩子,也是定安侯世子的嫡长女,自小就备受宠爱,是侯夫人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儿,世子爷和大夫人的掌珠。如今她不慎落水身亡,只怕她们这些伺候着的下人都要跟着陪葬了。

以前侯府的奴才们都羡慕晚风院当差的,只道三姑娘身份尊贵,又亲和良善,打赏丰厚,争着抢着往晚风院,哪怕当个粗使奴才。

如今晚风院当差的婆子丫头们却成了同情的对象,个个面如死灰,瑟瑟发抖。却在此时,织锦绣花开富贵的门帘被猛地拉开,大夫人白氏鬓发散乱,满脸泪痕的冲了出来,怒声指着一院子跪着的下人道:“还留着这些没用的废物干什么,给我拉下去狠狠的打,一人五十板子,叫了人牙子统统发卖出去!”

五十板子那身体弱一些的,当场就要被打死,即便是身子好扛了过去,卖出了府,缺医少药也是九死一生。就算是命大,那犯了错被主子发卖的奴才也没有好去处,一辈子都要暗无天日,生不如死。

登时院子里跪着的丫头婆子们哭声,求饶声一片,有那胆小的已小便失禁,不堪打击地晕厥了过去。

“夫人饶命!三姑娘落水真和奴婢们没有关系啊!夫人……”

哭喊声震天响起,大夫人面冷如霜,双眼通红地盯视着院中下人,狠声道:“疏忽职守还有脸哭求,还愣着干什么,统统堵了嘴给我拖出去打!”

院中垂首侍立的下人们见大夫人怒不可遏,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长叹一声,也不敢再求情,利索地上前拖人,一时间院中乱成一团。

就在此时,一个穿水红色比甲的大丫头冲出了屋子,满脸惊喜地冲大夫人喊道:“夫人,夫人快进来看看,三姑娘又活过来了,三姑娘睁开眼活过来了!”

大夫人一愣,转瞬恍然过来,惊叫一声便往屋中冲去。

三姑娘从昨日夜里起便喂不进汤药了,听闻早上请太医那阵已没了气息,怎么这会又睁开眼了?!

院中登时一片沉寂,众人都惊呆了,接着那些要受罚的丫头婆子们才纷纷惊喜地跪地磕头感谢起菩萨佛祖来。

“老天保佑,三姑娘醒过来了,咱们的命保住了!”

内室,拔步床上一个面色苍白,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女躺在床上,正睁着迷蒙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四周,正是三姑娘苏瑛莺,大夫人跌跌撞撞奔进屋中,一眼果见没了气息的女儿醒了过来,哭喊着便扑了过去,一把便将其抱在了怀里。

“我的儿,你可算醒了过来,我狠心的儿!”

大夫人哭的伤心,而被大夫人抱着的苏瑛莺却猛然推开了大夫人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尖叫着,“啊!我的脸,我的脸!”

大夫人被女儿推开,看着尖叫着捂住脸的女儿一阵惊愕,片刻才恍过神来,忙忙安慰着道:“没事,没事,你的脸没事,不过是落进荷塘时被石头划了两道,很快就能好,不会留下疤痕的,莺儿还是我们定安侯府最漂亮的姑娘,别怕,别怕。”

手触在脸上,光滑而柔腻,且只左脸颊处有微微的刺痛感。她不是被苏珞反手泼了一脸的硫酸吗,可这张脸明明还是好好的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这满屋子的古装女人,这古色古香,奢华富贵的屋子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个自称母亲的美妇人又是谁,她说什么?定安侯府?最漂亮的小姐?

高莺莺慢慢放下捂在脸上的手,整个人都惊呆了,心里模糊地有个念头闪动着,因这个念头她整个人都惊喜地微微颤抖起来。

穿越?难道老天开眼,怜惜她真让她重生穿越了?!那只有电视剧和小说里头才有的事情,真就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高莺莺急切地转动着眼珠,又观察了几遍周围,双手狠狠地篡了篡拳头,感受到指甲扎进肉里的锐痛,这才压抑着满腔的兴奋和惊喜盯着大夫人,颤抖着道:“母……母亲,我的头好痛,我怎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母亲,我这是怎么了,我要镜子,我要看镜子。”

大夫人眼见女儿张口,一脸急切,忙拉着她的手安抚着,“没事,没事,你吃了凉水又发烧了一日两夜,如今刚醒来,脑子一时糊涂着也是有的,别怕,快,去请太医回来,魏紫,给三小姐拿镜子来!”

侍立在床边穿水红色马甲的丫头魏紫忙应了一声很快便拿着一面靶镜双手呈给坐在床上的三姑娘。

高莺莺一把夺过靶镜,借着清晨明亮的阳光,只间那铜镜中映出一张小小却清丽异常的脸孔来,眉目如画,琼鼻樱口,鲜嫩漂亮的亦如一朵初露的新荷,清雅高洁,虽不似前世那般狐媚相,但却比前世美丽了岂止十倍,简直就是大妇们眼中最爱的那种清丽绝俗的端庄样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