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主角雪蕊雪鸿完整版全文试读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主角雪蕊雪鸿完整版全文试读

时间:2019-08-15 09:40:20编辑:抗浪鱼 人气:

新书《小公主的黑马王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绿野仙踪,主角雪蕊雪鸿,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雪蕊坐在大大的高贵的钢琴前,弹了十来首歌儿,晓音斯盈在旁边打着节拍;光阴,一寸寸从沙漏中溜走,阳光从云团中挤出又缩回,不久,吊钟敲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第六章断指上的钻戒(六) 免费试读

雪蕊坐在大大的高贵的钢琴前,弹了十来首歌儿,晓音斯盈在旁边打着节拍;光阴,一寸寸从沙漏中溜走,阳光从云团中挤出又缩回,不久,吊钟敲了十二下,一女仆来报陛下请殿下过去吃呢。

挨个儿摁下重音琴键的手指戛然而止,本想拒绝,转一想趁机让爸爸见识一下自己王子的金手指也不错,包括毕珠,看她会不会用刻薄的眼神看待光芒四射的金手指。于是让斯盈拿来了水晶盒,自己捧着走在前面,穿过一个又一个金碧辉煌的长廊,进入王宫御用餐厅。

要了一份蛋糕甜点和柠檬果汁,放在雪蕊的面前,她脖子上被系着白色餐巾,水晶盒就搁在甜点旁边,以外是各色菜样,美味的肴馔飘出各种令人垂涎的香味儿。雪思成和毕珠坐在对面,侍官站在雪思成旁边,毕珠身边立着羞莲和玉露;雪蕊两旁有晓音和斯盈侍奉;侍官的眼睛不时在晓音身上打转,晓音有所觉察,毫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侍官也没意思,收回目光,又在斯盈身上流转一圈,斯盈不及晓音具有那种男人所感兴趣的特别气质,心气儿却高,以往都是目空一切,当然除了公主王上等人,所以根本不在意谁看自己,自己不搭理就是了,侍官便不再自讨没趣。

寡人如今重新组建一个家庭,这个家庭里面有寡人,王后,还有雪儿。雪思成笑着望了眼毕珠和雪蕊,笑道。

毕珠心思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连忙接道:陛下差了,这个家庭里将来会有许多许多孩子呢,现在算了公主也是两个。

雪思成豁然笑道:对,还有寡人的小王子!如今王子、公主都有了,希望以后能和和睦睦的相处,组成和和美美的一家。寡人,尤其希望小公主眼中的泪泉不再汹涌而出,哪怕是涓涓细流,都只在冬天流出才好。大家知道,雪代表凛寒的气候,当然冬天是下雪越多越好,但天公也是有泪水的,他替人民设想的更周到;尤其是在春、夏、秋、三季,人民都在农田里劳作,好容易将庄稼整治好,忽然一场寒雪降临,或大或小,对农作物产生的影响都是非同小可。雪儿,寡人这么说,只是希望你能够体恤体恤民情,不要多想!上次你讽刺寡人是个虚伪的君王,那全是你一个小孩子的见识罢了,事实上,你的确有一个敬贤如大宾,爱民如赤子的爸爸。

这一点,真真是毋庸置疑的。毕珠附和,臣妾也有这样一位夫君。

雪蕊本就神色冷冰冰,听这番话,更像没有裂缝的冰面,晓音斯盈感到了明显的寒意,急忙端起果汁喝甜点,哄雪蕊吃吧。雪蕊不予理会,只喃喃的重复道:敬贤如大宾――果真的?

不假!雪思成不禁有些畏怯,你想对这句话发表什么充满奇思妙想的议论?

雪蕊突然咧嘴笑了,一排小小的牙齿晶莹剔透,衬着薄薄的红色亮光双唇,宛如樱桃与霜苔,说:雪鸿真就是个大宾了。

雪思成一听雪鸿名字,就吹胡子瞪眼,道:他不过是个奴才!等你大一点,你就会懂得,对待他那种心存不良的人,该去低着眼睛看待。

雪蕊干脆打开水晶盒,小心的拿出金手指,毕珠讶异的眼睛直盯着它,雪思成也万分诧异:什么东西?

雪蕊笑道:是雪鸿王子的金手指,瞧,这枚戒指还安然存在。

又是雪鸿,你十句话有八句话都离不开他!

他是我的夫君,自然像毕珠离不开爸爸一样。

对待尊贵高尚的王后,你竟直呼其名!忤逆的孩儿。毕珠叫道。

雪思成略斥责了她几句,见雪蕊幸福可爱的雪蕊全都附在金手指上,因想起雪鸿的手指不是用火烧了?哪里来的赝品?雪思成嘲讽道,寡人的小公主,你总千方百计地给那家伙增添光彩。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本质属于下贱,那是任何珠宝金银都改善不了的。就像一只在沼泽里打滚的蛤蟆,用花蕊浸香的水去洗其身上的污泥,污泥是可以洗掉,但谁叫蛤蟆天生一副臭皮囊是洗不掉的?

雪蕊反驳道:铸在它上面的不是金箔,而是我的爱心。

这孩子疯了,寡人明明把那家伙的手指放在火力烧成了灰烬,如今这根金手指是个冒牌货,雪儿想用这个办法来把那小子的身价提高一些!雪思成对毕珠冷笑道。

毕珠一眼便喜欢上金手指,认为它是件非同小可的艺术品,听说里面裹着的不是雪鸿的手指,便更感兴趣了,因笑说:是不是实金铸成的?

雪思成一怔,不能一下子明白过来,毕珠忙补道:臣妾是说,小公主想的真不错,也真够富有的,竟然用金汤灌了根手指,尤其是那枚戒指,臣妾着实纳罕!

你不是有好几个吗?怎么倒纳罕起个钻戒来了!雪思成道。

毕珠道:臣妾固然蒙陛下垂爱,得到许多戒指,但那都是宝石玛瑙的,形状也不比公主的钻戒好看。

被雪思成那样讽刺,雪蕊自然觉得得不偿失,本来希望可以从爸爸嘴里听到一番说雪鸿好的话,事实却截然相反,又听毕珠娇滴滴的声调,忍不住呕吐了一口,装作去厨房挑食物离了座位。金手指还放在桌上面,由晓音斯盈看着,毕珠对它垂涎欲滴,话里话外,雪思成俱已听个明白,遂道:小孩子的玩物罢了,寡人总不好开口问女儿要,她本就是个爱哭的,当心别为这事又得罪她了。

毕珠不甘心,想了想,问雪蕊的两个侍女道:公主知道雪鸿的事儿了没?

斯盈不知所以,晓音全都明了,想雪鸿离开的事她早晚会知道的,便摇摇头,道:因怕殿下哭,所以不便说,等有好时机再说就是。斯盈摸不着头脑,什么说不说的?

毕珠笑道:那我再问你,金手指是用什么做的?实质而不是表面。

她们俩相互看了一眼,斯盈照实回道:是雪鸿的手指!

胡说!雪思成拍案而起,两个侍女吓得浑身一哆嗦,寡人分明看见它滚进火堆里的。

陛下何必动怒,听她们一一说清才好。

斯盈低着头,唯唯道:滚进火堆里了是没错,关键是,陛下走后火就灭了,公主殿下对它不死心,生生的又给拔了出来。因怕日后腐毁,才叫人铸了金。

原来如此啊!毕珠鲜亮的细眼瞟回金手指,笑道,难得公主有这份心,倒比对长辈的孝心多十倍呢!

随后,雪蕊从厨房端来一杯绿果汁,正巧听见毕珠说的最后几个字,忙过来呈上果汁道:喝吧,我孝敬你的。

毕珠愣了下,看向雪思成,雪思成不想拒绝女儿好意,示意她喝了,她却有所顾忌,担心她人小鬼大,会在果汁里做手脚,害了自己也说不定。雪蕊说:不喝?就别背后嚼闲话。亏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南瓜、黄瓜、柿子还有番茄,调剂师说很滋补身子的,尤其对怀了小弟弟的女人。说着,就自己尝了口,回味无穷的样子。见她喝了安然无恙,毕珠便忍不住想尝尝鲜,拿过来一口喝尽了;喝的时候不觉,完后只觉满嘴酸麻,喉咙辣的抽筋,舌头都僵了,连手里的被子也打了,两只手捋住脖子,筋脉暴突,身子往后倒。

王后!王后!雪思成等都急忙搀住她,一声接一声的叫喊,雪蕊却撅着嘴儿笑道:叫你还嘴坏。

晓音斯盈忙问她做了什么,她仰起头吩咐道:把我的蛋糕和柠檬汁拿上,金手指我自己去拿,拿好了就赶紧走。语毕,便跑到桌子前收拾金手指和水晶盒,晓音拿了蛋糕盒叉子,斯盈端了柠檬汁,主仆三个急匆匆出门去了,也不知雪思成恼成什么样,倒是眼不见为净。

回到公主殿,雪蕊哈哈大笑,说真过瘾!晓音和斯盈也禁不住笑了,一不经意,斯盈竟提起雪鸿离宫之疑问,弄清楚怎么回事。

雪蕊一听怔了,只见晓音对斯盈挤眉弄眼,斯盈方急忙捂住嘴,雪蕊已明白她早上没对自己讲实话。大鸟飞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雪蕊涨着脸道。

晓音暗推了斯盈一下,责备她多嘴,斯盈自是十分懊丧,看着雪蕊患得患失的惶恐眼神,十分不忍,晓音只好实话实说。听完,雪蕊呆了,神色全无,机械的望着水晶盒里的金手指,良久无言

见她没有大哭,她们稍心安了些,可是无声的苦痛才是真的磨煞人心。

雪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房里冷冷清清,窗外又悄无声息的落下了一朵朵碎了的云儿的心。

豪华美丽的装饰,不能给这公主殿里的人带来丝毫温馨,晓音又在旁边劝慰,斯盈有翻箱倒柜的找玩意儿哄她,喵呜――喵呜――尼尼在床边抚慰她。

如此过了一两日,公主殿不断地有王上的人出入,都是被派来关注状况的。雪蕊只穿着淡蓝色睡衣,呆呆的坐在窗前,脚边伏着尼尼,默不作声。叫大鸟回来,回来她哼唧道。她的声音已尽显虚弱,脸色也憔悴了许多,每顿餐饭都不顾问,再劝只说没甚胃口,五脏六腑都将被大鸟吃光了。晓音斯盈不忍心看她这样怏怏不乐,折磨自己,便去告诉雪思成雪蕊的意志,把雪蕊说的极尽可怜,雪思成险些儿应了;毕珠刚服了药下去,嗓子略清爽些,躺卧在床上,隔着帷帐听见雪思成从坚决不怜悯公主变成了含含糊糊,遂故意咳起嗓子来,并抱怨着:到底我是个不相干的人,名义上是雪国王后,实际不过是公主的傀儡,陛下的玩偶!受委屈就得白挨着,谁去讨公道哟?玉露和羞莲忙上前劝慰,雪思成听见,重叹了口气,对晓音她们说:回去告诉公主,叫她灭了这个念想,雪鸿是不应该跟尊贵的王室扯上任何关系的!

晓音啜泣道:陛下,公主殿下已经三顿没吃东西了。

斯盈也说:医生看了说那是心病,奴婢也真觉得殿下并非顽童,对雪鸿蛮认真的。殿下看上去是个九岁大小的人儿,但心智竟早早的熟了。

雪思成疼爱雪蕊,那是毋庸置疑的,只是雪蕊性子执拗,不管自己赞成不赞成,都按她自己的意思进行,便偶尔恼过几回,发过几次脾气。可无论多么气恼,却从未动过她一根毫毛,所以女儿身体上的好坏,爸爸还是极其在乎的。雪思成纵是想让雪蕊开心起来,又把雪鸿排除在外,从别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王后又咳了起来,夹杂着几句话:自古有个断情的法子,没有比这再灵验的。

雪思成闻言,遂叫晓音她们先回去,自己起身去了王后身边,问:刚才那话怎么说?

毕珠气的喘吁吁,道:她不是得了相思病吗?见不到雪鸿就不吃不喝,威逼陛下将雪鸿给她请回来,陛下,您千万别依她。

雪思成郁闷之极,寡人如今三十岁年纪,才有她那么一个女儿,就算今后王后会一年给寡人添一个儿女,雪儿长女的地位却是固有的。

毕珠看他这般悲伤,早已心领神会,便勉强笑道:就算如此,您也小心惯坏了她。况且雪鸿是被陛下令打过的,要是再请进来,可是怎么个意思?供公主玩乐的,还是陛下自己承认打错了?且不说这个,那雪鸿自是个没安好心的家伙,可别让公主就被他毁了。

王后这一说,寡人就不怎么悔丧了。雪思成道。

看公主这一时难过的茶饭不思,日后却好日子多着呢,毕珠笑道,陛下现在的狠心,换来的是她将来一辈子的幸福,到时候她自然会懂的。这几天,先不问她怎样装可怜,陛下知道,那都是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只叫人照旧哄她。

雪思成扬了扬眉毛,问:哄不好怎么办?

瞧她吃的白白胖胖的,两天不吃东西也没关系,不过毕竟是小孩子,饿极了肯定忍不住。毕珠一心想报复报复她,要她也尝一尝被整治的滋味儿。

你究竟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使这法儿!

陛下,时间是使人淡忘一切的根本,时间一久,雪鸿自然会变成她生命中灿烂一瞬的泡影,记忆,可以将感情变得刻骨铭心,也可以将过去完全抹煞。毕珠低低的笑道。

听此,雪思成豁然笑道,赞毕珠说的对,就依她了,固没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雪蕊知道晓音她们去告诉爸爸自己的目前状况,见她们回来后,眼中隐隐含泪,仍然劝自己吃喝,便知道爸爸不想把自己拯救,想是毕珠在一旁的缘故,因问道:王后娘娘怎样了?

晓音回道:在床上睡着呢,听见我们来说殿下的情况,竟故意怨天怨地,说什么是公主的傀儡。

嗓子也好差不多了,说话又响又清。斯盈接道,看雪蕊非常在意毕珠状况,便笑问,殿下,您给娘娘那果汁里下了什么东西?

雪蕊哼道:辣椒粉,胡椒粉,酸粉,忘了多用些剂量,让她一辈子说不出话才好,那样就不能在爸爸耳边进谄媚了。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作者:绿野仙踪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