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狂暴帝君夜夜欢

更新时间:2019-11-08 01:59:23

狂暴帝君夜夜欢 连载中

狂暴帝君夜夜欢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低眉流光 分类:穿越 主角:顾倾雪薛之风 人气:

完结小说《狂暴帝君夜夜欢》是低眉流光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倾雪薛之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如水珠一般晶莹洁净,她如花儿一样热情芬芳地盛开着。 他黑眸中淡含的爱,让她不顾一切地跟着他走。 他是皇子,他情淡如风,他对她有所求,她为他做尽一切,他纳为皇后的,却不是她。 她一身伤痕地离开他,不要他给予的尊贵妃位,再回到龙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可以盼开下山了。

掬一把辛苦的泪啊,薛先生终于不用再看毛毛虫了。

闭了关去,交待顾倾雪和紫泪下山不能张扬,而且要好好地保护着橙香。大方地允诺橙香,玩够了就回来。免得她一张脸回来拉得长长的,哀怨地说时间不够,看不尽美色。

一早就蹦蹦跳地拉着紫泪要下山,又娇翠地呼唤着顾倾雪快点。

爹可说了,要听他们的话,才能玩得久一些。

草原的湖水很清亮,像宝镜一样。在草滩之中,嵌着一洼洼清亮的湖水,水面映出太阳的七彩光芒,就像神话故事里的宝镜一样。一洼洼说明湖水很多,清亮说明湖水很清,能映出人的样子。

草边的草,娇嫩得青翠翠的,风掠过,荡着绿色的波浪,美得让人叹息啊

远处,或散或集的牛羊,多得数不清,一些野花,开着五颜六色的娇艳。

“好美啊。”橙香赞叹地说着。

都不敢靠得太近了,怕是惊忧了这天堂一样美丽的地方。

一回头看着姐姐笑:“姐姐,那比赛的地方要是在这里的话,那会惊忧了这一片的宁静安谧的。”

顾倾雪难得的唇角扬起一抹笑:“不会在这里的,橙香,别跑太快。”

紫色的轻纱,飞扬得像是紫雾一样,直往那小白羊身上扑去,抱着又亲又笑的。

让人的唇角都轻扬,真是孩子一样。

“师兄,由得她去吧。”紫泪温和地说:“她就喜欢这么野,管也是管不住的。”

“姐姐,师兄,快点快点啊,要去吃些东西。”

紫泪忍不住笑:“你啊,一下山就是肚子饿得快,小心些。”

“师兄,不如我们再来比试轻功吧,免得你说水上比不过我。肚子里暗暗的叫,平地上未必比我差。”

顾倾雪的脸,有抹无奈的笑意:“现在下山了,再比,输了也不能帮你抄经书。”

身在福中不知福,那些经书,可都是集武功大学而编的,凡人想寻也寻不到。

“姐姐,你和师兄就慢慢走吧,慢慢哦。”拉长了声音,又暧昧地笑着。

紫泪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脸微微的羞红。

这橙香,明明知道爹有意将她许配给顾倾雪,还来这样说。

“橙香。”顾倾雪叫。

发现这二个字,叫得好舒服。

如果要娶,就娶薛橙香。

运起轻功跑得极快:“来比就来比吧,输了,你给师兄拿二把剑。”

橙香一挑眉娇笑道:“比就比,在草原上,就是有一种奔跑的感觉,这样才能让心里的犷达之气,呼出来,心情也好了,天气也美了,人也变漂亮了。”

忍不住的轻笑,这橙香。

“姐姐一起来。”狡黠的橙香还想拉拢姐姐和顾倾雪。

姐姐是世上最好的姐姐,最疼自已了。而顾倾雪,也很不错,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武功很好。又可以任由人欺负,以后有这样的姐夫,日子才好过。

“好啊。”紫泪站在橙香的身边。

三人一起叫,笑着就跑开了。

三个的轻功,都属于上乘,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出老远了。

但见草原上,就二白一紫的衣服,如烟雾般飞快地往远处而去。

快到镇上,橙香搞怪地一推紫泪,往顾倾雪怀里推去。

紫泪也没有想到,啊的一声叫出来。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顾倾雪手极快,抓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泪儿,小心些。”

娇嗔地看了橙香一眼,她却挤挤眼一笑看着远处说:“我要去买炊饼吃,师兄,你看看姐姐的脚扭伤没有,姐姐真是不小心啊。”

“橙香。”紫泪带着警告地叫。

一扮鬼脸,跑得老快的:“我先去了。”

“她真是调皮,哎呀,还真是有点痛。”推她也不看看地方,唉,脸都热起来了。

顾倾雪扶着她,眼睛看着橙香往远处跑去,也寻着药铺说:“先去看看。”

正恰逢今天是集市的日子,周边的百姓,都来赶这集会。

而且这是大月与无相之朝交边的地方,什么风俗的都有,一边是用牛羊来换珠宝,总多,杂七杂八的,熙熙攘攘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走丢。

她是不怕的了,她是老江湖了,经常下山来这里混的。

是主要是让姐姐与顾倾雪在一起才好,这样子回去,爹爹不知有多开心。

孙姐姐说,感情是要培养的啊。

一起,才会培养。

笑眯眯地仰起头,享受着街上的种种香味交杂着。

空气中隐隐的蕴着一种紧张,带着肃无声息的马蹄声靠近。原来马蹄上,都层层的裹上了棉布与皮料,怪不得如此多人靠近,也不会震然作响。

“爷,过了这里,就到了。”一个男人低声地叫着。

坐在马上的男子约莫二十左右,漂亮的五官如神抵般,不论是鼻子还是眉毛,都是老天爷的杰作,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看到他的脸,都会有些着迷。

尤其是那乌黑的眼珠子,冷的时候像把刀,笑的时候,让人连灵魂也可以出卖给他。

少年的唇紧紧地抿着,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睨视着这热闹的地方。

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他再看,又看不清楚了。

勾起唇一笑淡道:“今天就不赶了,明儿个是草原英雄比赛,端的是好好地看一看。”

“爷,只怕此地不宜久留。”

“有何不可,他不是也在这里,我想,他一定会参加,就让我来与他比一比。”眉宇中藏着一种锐利的霸气,让人不敢正视。

将手上的马鞭甩给手下,少年跃下了马往集市而去。

“别跟着我,化整为零。”越多的人,越会是一个明显的目标。

手下也不多话,牵了马就去。

他悠闲地走着,闻着那烧饼的味道,拿出些银子买了一个咬嚼起来。

多久不曾这般轻松自在了,越是热闹的地方,倒是越可以放心。

俗语有云: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卖烧饼哎,卖烧饼哎。”起伏的叫声,勾引出橙香无数的口水在肆虐着。

橙香二眼发光,冲了过去。

摸摸周身,连一个铜板的眼儿也没有。

旁边有一个少年,黑色的衣服和披风带着让人不可靠近的味道。似在想着什么,有一口没有一口地吃着。

护腕都是暗煅黑金做成的,这人一定是有钱的啊,气息都不是一般般的。

橙香拉拉他的衣服,抬高了脸撒娇地说:“能不能借我一个铜板,一会我姐姐会还给你的。”

她那么可爱,就给她一个铜板吧。

大多数的时候,都没有人会拒绝她的。

但是少年锐利的眸子冷冷的一扫她。看着她白嫩的手指抓着黑披风,不悦地叫:“放手。”

扁起嘴:“别那么小气嘛,你借一个给我,等会还你十个。”

越有钱的家伙,越是小气得要死。

她是不想带银子,带在身上重重的。

少年不理会她,也不想让任何人缠上,漂亮的眸子一冷,转身就走。

哪知道橙香还抓着他的披风,他一走,那披风的绳子就勒着他的脖子。

正好啊,那么一口烧饼就吞在喉间。

这一勒,把他差点没有咽到,难受地一手抓着脖子咳嗽着。

橙香一看,放了手,想着不关她的事。

少年回头冷狠地一瞧她,吓得她吐吐舌头,往人群里就跑走了。

惹了祸不走,还等着骂不成啊。

他顺了气,微抬起头,看着那在人群里窜来窜去的紫色身影,有些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哪来的野丫头,差点害他当众出丑,最好不要给他再看到。

一扬披风,还是威风凛凛地往一边走去。

天上的风云,越聚越是波谲难测,下山一趟,她不知道,遇上了她喜欢的人。

在那隐密的一角,一个男人也站在窗台上看。

轻笑:“越来越是热闹了,连大月朝的皇子,也来参上一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