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更新时间:2020-02-08 00:26:41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连载中

卑贱小姐:医手遮天

来源:微小宝 作者:辣菠萝 分类:穿越 主角:江盈笙魏力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卑贱小姐:医手遮天》是辣菠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盈笙魏力征,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代天之骄女误陷爱情陷阱,最爱的男人利用她登上丞相之位后联合其亲姐极其残忍的,将她钉穿了琵琶骨,囚禁在地下暗牢之中。 一朝重生,苍天有眼,让她重新回到了这个年代,只不过却是占用了夏府不受宠的四小姐夏怜花之身。 且看这一次,她如何从低贱之女爬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位置,报仇雪恨! 我是夏怜花,可不是夏菩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小姐,奴婢劝你还是别装了,前几天我可是都看到了,奴婢以为你只是没有见过此等珍贵的药材拿去看看罢了,没想到你却是动了这份肮脏的念头,难不成你是想要老夫人回来以后怪罪我们小姐吗?”

夏彩霞的丫鬟春巧叉着腰站在夏怜花的面前,脸上那讥讽的笑意竟是毫不掩饰。

夏怜花暗自咬着牙齿,她何曾受到过这种欺辱,一个小小丫鬟也敢对她颐指气使,真是狗仗欺人!

但她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身为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小姐。

夏怜花只能把头低下去,忍着怒火哀求道:“三姐,就算给怜花十个胆子,怜花也不敢去碰那东西啊!”

夏彩霞冷笑一声,不耐烦的一把抓起她身后的头发,用力一扯,威胁道:“夏怜花,你要是爽快点承认了这件事是你做的,姐姐我兴许还能大人有大量的告诉你一个补救的法子,要不然……”

她顿了顿,将脸凑近夏怜花,压低了声音说:“我便将此事一字不漏的上报给老夫人,我倒要看看,四妹在老夫人的手中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姐姐这么说,你可明白?”

说着她的声音一提,手也随之用力往上一提,硬生生地把夏怜花低垂着的脑袋提了起来。

夏怜花看着眼前的人,那丰硕的胸-部几乎快要垂到她圆滚滚的不知道堆叠了几层的小腹上,那张写满傲慢的大饼脸,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瞅着她。

看来,今天这事,要是她不答应的话,只怕夏彩霞是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了。

夏怜花头皮被她撕扯得发疼,伏在地上的手掌也用力地攥紧,连指甲陷入皮肉之中也没有发觉,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昂着头莞尔一笑,“姐姐说的是,这药材是怜花偷的,都是我的错。”

“哎呀,你看看,四妹妹要是早这么识大体的话,又哪里会受这些皮肉之苦呢?”夏怜花一边说着,一边满意的松开手,转过头去对着身旁的春巧挤了个眼色。

春巧不动声色地退了下去。

没多久,她怀中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桃木匣子小跑回来。

夏彩霞抿嘴一笑,斜眼看了地上的夏怜花一眼,打开精致的桃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了几支青色的瓷瓶,递到夏怜花的眼皮下来。

瓶塞一打开,瓷瓶里的东西立刻扭动着涨血的身躯缓缓从瓶口爬出,如同蚂蟥的身躯却又长着令人恶寒的细足,一排一排,似是蜈蚣。

这是一种浑身上下长满了黑色斑点的透明色长虫,足足有一截大拇指那么粗,它的皮囊下包裹着鲜艳欲滴的血液,凑近了看,似乎还能看到那些血液在它的身体里快速流动的恶心模样,隐隐的竟然还散发出一股血腥恶臭。

这是蚣蛊虫!

夏怜花捂住嘴,胸腔里忍不住的干呕了一声,差点把昨天夜里吃的馊馒头吐了出来。

春浓吓得脸面苍白,立即扑上前来,抱住夏彩霞即将迈向夏怜花的腿,大声叫道:“三小姐!这蛊虫可是会要了我家小姐的命啊!”

夏彩霞冷笑一声!一脚踹上了春浓的下颚,只听春浓闷声一哼,死死抱着她的肥硕的大腿。

“没想到我四妹手里居然还有你这么个忠心护主的狗奴才,只可惜,你跟错了主子。”

说着,又她是对准了春浓的脑袋和胸腹连踢几脚,但春浓生生受着,死活不肯撒手。

“春巧!给我把她拉开!”

夏彩霞怒道,转头又对夏怜花嘲讽道,“好妹妹,姐姐也不想为难你什么,只是这蛊虫啊向来是用珍贵药材混着血来喂养着的,现在你把蛊饵给弄丢了,姐姐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就委屈你放点血,也好让这蛊虫能有点口粮。”

夏彩霞刻意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平白的激起夏怜花心底的恐惧,她猛地一颤,看向那瓷瓶中的恶心玩意儿,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使劲儿的往外钻。

这是想要害死她吗!

夏怜花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说道:“三姐可千万不要与怜花开玩笑,这蛊虫嗜血,但并不一定要喝人血吧。”

“四妹你这话说的,难不成姐姐还会害你吗?这蛊虫,必须得人血来喂才行,你也知道的,它们可是弟弟必用的药材啊,这咱们夏府中,但凡是跟宁康有关的事情,出了任何一点差错,都足以让整个夏府的人陪葬!”夏彩霞用一种哄骗的口吻说,她就是喜欢看到夏怜花在脚下匍匐求饶的样子,她越是害怕,她的心中暴虐的快感便会多增加几分。

夏怜花知道,她口中的那个弟弟,是夏家唯一的男丁,是全家希望的所在,谁都不能断了夏家的香火!

这时候,好不容易被春巧扯开的春浓再次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

她哭着喊道:“三小姐,三小姐奴婢求求您了,求求您放过我家小姐吧!她的身子刚染了风寒,哪里经得住放血啊,再说了这老夫人还得多少天才能回府谁也不知道......”

“哪里有你这个贱婢说话的份!”夏彩霞看都不看她一眼,一脚将她踢开。

看着春浓这般可怜卑微,夏怜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涌起了一股劲儿,竟是撸起衣袖,将手递给了拿刀靠近的丫鬟。

“小姐!小姐不要啊!”春浓歇斯底里的叫了一声,惊起树上一片好眠的麻雀,它们叽叽喳喳的叫着,扑簌簌的飞走了。

“妹妹可别怪姐姐狠心,这蛊虫可是老夫人从天寒之地苦心求来的,若是弄死了它,弟弟就没了救命的药,我们谁也担待不起这责任,妹妹便委屈一些,也好让我们姐妹圆圆美美的向老夫人交差。”夏彩霞双手环抱在胸,俨然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说道。

她给春巧递了个眼神,春巧将匕首和瓷碗递过去,“四小姐,您还是别磨蹭了,晚了我家小姐还要去赴张公子的约呢。”

说着,她蹲下身去,粗鲁地扯过夏怜花的手腕,用刀一划,即时开了一道口子。

夏怜花只觉得一疼,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纷纷涌向那里,头也开始有些眩晕,可见她这身子已经虚弱到了什么地步。

看着自家小姐的手腕流出鲜血,春浓吓得嘴唇哆嗦她爬到夏彩霞面前说道:“抽我的血吧,三小姐,奴婢身体强健,血多!”

夏彩霞微微诧异,立即答应道:“好啊,春巧,放她的血!”

她还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将夏怜花玩死,否则等到那难缠的老夫人回来之后,可就不好交待了。不过,眼下要是放的春浓的血,那她就能把心放肚子里了,左右不过是一个下贱丫鬟罢了,死就死了。

只见那装血的瓷碗换了一次又一次,全身无力的夏怜花忍不住问道:“三姐,已经放了这么多血了,还不够吗?”

她不问还好,一问又是多生事端。

夏彩霞双手叉腰,微眯着眼,冷笑道,“我的好妹妹,这蛊虫一顿就得吸几碗的血,哪有这么快就够,那个春巧,再多放一点,不碍事的,反正春浓身体壮,这点血不算什么。”

夏怜花捏紧了拳头,好不容易才挪到夏彩霞的脚边,她费劲儿的说:“三姐,再这样下去春浓会死的,求三姐开恩,放过我们一次吧,怜花下次再也不敢了。”

春浓双膝跪坐在地上,脸色越来越苍白,现下就连唇瓣都已经泛青,隐隐有晕倒的征兆。

夏彩霞抬起脚来,装作没有看到她的手一般,用力地踩了上去,还碾了碾,看到夏怜花疼得脸色都变了,她才说道:“哪有这么容易死,春巧,接着放,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下来!”

这话听得春巧高兴极了,双手掐住她的手臂,拼命的挤压着她的脉络,让血液流得更快。

夏怜花屏住气,心道现下已经接连放了十几碗血,看来今天夏彩霞不仅是想要屈打成招,这分明就是想要春浓死!

但她作为一个弱势的小姐,如今拖着这副病躯,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陪伴自己的丫鬟给人玩死,却无能为力吗?

正想着。

突然“咚”的一声,小脸灰白发青的春浓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春巧连忙上前摸了摸她的鼻息,吓得后退几步,跑到夏彩霞的身旁小声说:“小姐,她、她好像真的死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春浓,夏怜花只觉一阵钻心般的痛,她爬到春浓身边,颤巍巍的伸出手去,半响才落在春浓的胸口处。

春浓已经泛起白眼,气若游丝,体温在渐渐的下降,胸口也几乎没了起伏。

这是严重失血的症状,如果不立即输血急救,春浓必死无疑!

但,现在上哪里找血去给春浓续命?

夏怜花咬紧牙,眼眶发红,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夏彩霞看她这样,想必也是确定春浓不行了,兜头就给了春巧一个耳光,恶骂道:“真是没用!赶紧把血都给我抬回去!”说着,她也神色诡异的抬腿就要走。

夏怜花趁势一把抱住她,眼泪夺眶而出,“三姐,救救春浓,求求你,春浓不能死,怜花一定会想出别的法子来喂养蛊虫的......”

“现在不是还没死吗?你急什么!”夏彩霞三两下踢开夏怜花的手,急哄哄地带着丫鬟们出了后院。

空旷寂寥的庭院中,天色暗沉得仿佛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来临,夏怜花跪在地上,脸上还残留着血迹,双臂紧紧地抱着春浓渐渐冰冷去的身体嚎啕大哭起来。

那哭声,响了整整一夜没有停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