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南浦浮生绘

更新时间:2019-11-03 00:57:41

南浦浮生绘 已完结

南浦浮生绘

来源:落初 作者:慧语馨开 分类:短篇 主角:瑾小姐 人气:

《南浦浮生绘》由网络作家慧语馨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瑾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幼年之时,见爹爹坐于庭前,独自慢诵那些诗词中的情深意重。幼时她虽懵懂,却知自己娘亲逝去,爹爹定然伤怀。她撒娇嬉笑承欢膝下,只盼流年安好,爹爹安好。却不知……如同折子戏里的桥段,一朝家破人亡,一封圣旨将自己与他人结下未知的缘分。也许,当笙歌散尽,折子戏有了结局,属于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欢迎大家加入解语果部落格,群号码43764226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施主。既然来了,何不拜拜菩萨?”身后幽幽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山中风吹过的飒飒声,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声音听起来毫无人气,带着阴气滚滚而来,似要把人拉进不可知的黑暗之中。我脸上表情看上去是在笑,心里却在默默流着宽面条泪,脑海里不停的呐喊“怎么办怎么办”,焦急但是毫无办法,身子不受控制似的慢吞吞转回去。

待我看清眼前行人,我才骤然松了口气。

月下门前站着的是个秉烛的美貌尼姑。说是尼姑或许有些不妥,她俨然有如瀑的青丝。穿着一袭青色素布做的僧衣,衣服宽大更显的她身躯娇小。只是脸色青白,形容憔悴,就像好久没吃饱过似的。看得我偷偷咽了咽唾沫。

“师,师太哈。我们途经此地,想在此借宿一晚。”我硬着头皮开口,偷偷觑了一眼她的脸色,连忙补充:“就一晚,就一晚哈哈。”好久没有听到回应。我尴尬的笑笑,“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声音已经弱下去了。

“这白衣庵好久没有人来了。”她的声音如同幽幽的风,有种透骨子的寒凉。“白衣庵里就我自己一人,你们想要借住,也可以。只是,你们要帮我一个忙。”她扭头看了看某个方位,示意我们去那里,“那排厢房好久无人打理了,你们收拾收拾也能住人。”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竹林掩映,在暗夜里满是摇晃的黑影。风一吹,飒飒声响,我抖了抖。待去看刚刚那女子,却见她已经径直关上了房门,只能看到纤细却被烛光拉长的人影映在窗纸上,不安的晃动,忽的归于黑暗。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有谁请求别人帮忙是这么个态度?虽说是互相帮忙,可这待客态度也太……太高冷了些。

可无论怎么说,我们总算找不到了相对安全的落脚之地,今晚可以安心休息了。我深呼吸了下,使劲闭了闭眼,安抚了安抚跳动的格外兴奋的心脏。

一夜安睡。

耳边有鸟叫声飘过,有人在推我。我使劲眨了眨酸涩的双眼,模糊的视野中映出哥哥含笑看着我的脸。

我又揉了揉。

“别揉了,师太等着我们呢。”哥哥的声音清脆脆传到我耳朵里,我睡迷糊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师太,什么师……?”话没说完我就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所有神智瞬间归位。昨天晚上的场景一一闪过脑海,那个高冷的不屑与我说话的女人,她那一声阴测测的询问。我警惕的看向哥哥:“找我们?为什么找我们?”

“走吧,去看看。”哥哥已经朝着大殿去了。我急忙跟上,脑袋却高速运行,不断想着她找我们的原因。难道是昨天她说的那件事?要我们帮忙了?会不会很困难?要是超过我们能够帮忙的限度,我们要怎么拒绝?

想着想着已经入了大殿,大殿里的金装菩萨低垂着眉眼,面带慈悲的俯视众生。昨晚奇怪的女人身着青色僧衣,头发全部圈进同色僧帽,跪坐在地上,左手拨着佛珠,右手打击着木鱼。眼睛微合,嘴唇翕动,隐隐能够听到她念的是心经。香炉里的香快燃尽了,我走上前去拿了几支香,亲手插在香炉里。哥哥束手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大殿里的金装菩萨。

“昨晚休息的可好?”幽冷的声音响起。我猛得看向跪着的女人,立马想客套几句。“还……”我的好字还没有说出口,哥哥已经接口道:“君子一诺,当驷马难追。师太有何要求尽管提便是。”原来是要账来了,我扶了扶鬓上银簪,暗忖道。

“在帮忙之前,你们要听我说一个故事。”她慢吞吞的拨着佛珠,“白衣庵算是周至村的一个禁忌之地,犯了大错的妇人多送来这里清修。我自请来此地,自愿与世隔绝,就是想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她抬眼看着我们,阳光正好洒进大殿,她身上似乎有了淡金色的光晕,甚是灼眼。

“我天天面对着菩萨念经文,山中越是幽静,那些往事反而越加清晰。我终是无法遁出红尘之外。”我眯起眼睛,终于看清这女子的相貌。她长得颇秀丽,眉宇间却有股英气。她本是温婉之人,那点英勇在她身上本应是矛盾的,然而她巧妙的融合了两点,圆圆的大眼睛让人看上去舒服又自然。

“我本名萧如真,是镇上商户萧家庶长女。六年前嫁给了当地胡家长子。”她遥遥的望着虚无的前方,嘴角微挑,似在追忆当初成亲时的盛大场面。

萧如真虽是庶女,但萧家向来讲究富养女儿,她又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自然颇多宠爱。民间素来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萧家作为周至的第一富商,他家的女儿也是不愁嫁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你卖水果,明明一样的果子人家非要买红富士,你来个绿富士不是说没人买,只是买的人相比较少。人家买的就是品牌。比如胡家娶的,就是萧家的钱。但是萧如真不明白,因此她下场……咱们都看到了。

我这样说有点不地道,也显的我思想太消沉,但是可悲的是,事件的发展方向正是如此。至少在萧如真的角度看是这样。

六年前的灯会,最受瞩目的灯塔轰然倒塌,人群骚动引起踩踏事故。萧如真与家人被人群冲散,她被人流推挤着,越是想要往前走,被人流推挤的越远。她大声喊,可是人声鼎沸,她的声音混杂在里面,连她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喊的是什么。她随着人潮流动,有人踩到她的脚,有人碰掉她的珠花,她都无暇顾及。她眼睁睁的看到好多人,摔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被众人踩踏。她不想被踩死,只能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平衡,忽略掉那些疼痛。

忽然她的身子一歪,她想,这回完了。紧紧的闭上眼睛等待疼痛与死亡的来临,腰间却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搂住,接着后背砸入一方温暖的胸膛。头顶上的目光如此灼热,她听到那人强劲的心跳,他身上有着微微的汗味:“姑娘,得罪了。”萧如真脸上绯红一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