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火头将军

更新时间:2019-10-28 01:05:23

火头将军 已完结

火头将军

来源:落初 作者:楼台风 分类:军事 主角:陈文周李 人气:

完结小说《火头将军》是楼台风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文周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明皇和杨贵妃还在华清池洗澡,安禄山携小弟史思明带着渔阳突骑从河北范阳杀过来了。二十三天之内连破七州十九郡!屠十五城!安禄山版闪电战!兵临潼关!长安危矣!大唐气数将尽。郭子仪和朔方军受命东征!历时八年的安史之乱开始!天策上将,自李世民以后再无人获此殊荣。八年后第二个天策上将出现了,此时,他正在火头军里淘菜……本书群号:61950396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候骁骑营的伤亡已经达到了七八十人,哀嚎不断,士气急剧下降!

李嗣业又急又怒,已经红了眼,大叫一声:“快下马!找掩体!”

陈文周点了点头:知道找掩体,看来李将军的部分神经中枢还是健康的。

不过他马上又摇了摇头:李将军那看似健康的部分神经中枢其实被破坏得更严重。

因为光秃秃的坡地上哪里去找掩体?

高地上的安庆龙看见朔方军下了马,开怀一笑:你朔方军善于用骑兵作战,可老子把你们逼下了马,那还不是脱毛的凤凰?

安大公子颇具气势地大手一挥:“滚木礌石!”

水桶粗的滚木和磨盘大小的石头就从坡上砸了下来,滚木礌石杀伤半径巨大,打得骁骑营的战马受惊,四散奔逃!

士兵们撞上了,不死也残。

又是一阵惨叫,骁骑营阵型全乱,这会儿都忙着逃命,还谈什么突袭!

李嗣业眼见战况已经无法逆转,气得咬牙切齿,败局已定!

如果继续发起强攻,只不过是徒然增加伤亡而已!

李嗣业只能不甘心地下令:“撤!”

骁骑营将士听到这声撤,顿时觉得这声音简直比杨贵妃的歌喉还要美妙悦耳,堪称天籁。

将军沟上的叛军见朔方军开始撤退,于是叫嚣起来:“朔方唐狗,不堪一击!”“朔方唐狗,不堪一击!”

气得李嗣业差点飙了一口老血。

陈文周终于见识了李嗣业的勇武。

只见他掩护着骁骑营撤退,自己留在了最后。

一根水桶粗的滚木滚下来,眼看就要砸到他身边的士兵!

李嗣业虎吼一声,身体前倾,单掌着地,滚木顺势滚到李嗣业的小臂上!

然后他将手肘向下一弯,再迅速伸直,竟然把滚木硬生生地给震了起来!

李嗣业动作不停,一记高抬腿将抛起来的滚木稳稳地踩在了脚下!

拦住一根滚木过后,李嗣业又提起陌刀一通横扫,把附近的礌石给打偏!

如法炮制之下,李嗣业竟以一人之力拦下了不少的滚木礌石。

骁骑营在他的掩护下总算撤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

陈文周保守估计李嗣业这人就算放到特种大队,也至少是个顶级教官。

看来人家二十几岁就坐到了上镇将的位置,那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高处的安庆龙看到李嗣业的威猛,震惊得无以复加,嘴巴张得大大的,下巴都快杵着地了。

以前别人说朔方军李嗣业战斗力爆表他还不信,现在他有些信了。

“放箭!全部给我盯准那个人射!他就是李嗣业!”安庆龙把手一挥,叛军射声营里砰砰砰一阵乱响,全是弓弦跳动的声音。

李嗣业也听见了弓弦跳动的声音,不仅如此,他还听见了山坡下兄弟们杀猪似的鬼叫:将军快闪!

李嗣业抬头一看:俺滴娘!

无数的黑点像一张巨网一样盖了下来。

李嗣业赶紧把陌刀抡成了一片白花,挡住箭雨,但还是有流矢射在了他的胳膊上!

天亡嗣业乎!李嗣业心里长叹。

就在李嗣业准备放弃抵抗回炉再造的当口,突然感觉有人扯他的裤子。

李嗣业低头一看,差点吓得一哆嗦:这他娘哪里跑来恁逑大一只刺猬!

这还不算,那刺猬一抬头,竟然有张人脸,而且还很面熟!

李嗣业定睛一看:这不是提箩筐的那个小卒子吗!

不仅如此,小卒子还没穿衣服,光着上身!

李嗣业终于肯定这个提箩筐的小卒子不单有勇气和霸气,还他娘的有浑身的傻气。

李嗣业又急又气,挥动陌刀挡住箭雨的同时,说了一句让陈文周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话:“二傻子!你裸奔至此送死作甚!”

话还没说完,刺猬“二傻子”跳起来就把李嗣业扑倒在地上,大吼一声:“滚!”

李嗣业抬手就是一耳光扇过去:“老子就算打了败仗,也是你长官!还轮不到你喊我滚!”

那刺猬吧唧就是一耳光回过去:“老子让你滚,不是让你滚!”

于是两人就像缠绵于野地的爱侣一般,搂抱着从坡上滚了下去。

这些虽然赘述于文字,但其实就是电光火石之间,与此同时还有李嗣业的怒吼和陈文周的咆哮。

“你个狗娘养的竟敢叫老子滚!”

“老子是叫你朝坡下面滚!”

……

原来,陈文周见李嗣业陷于箭雨,作为一名军人,保护长官是他的分内之事应尽之责。

更何况李嗣业当众夸他勇气而霸气,这句话尽管有违陈文周低调做人的原则,但他还是不忍心一位敢于说实话的同志就此牺牲。

机智如陈文周者,终于把箩筐派上了大用场。

他脱掉衣服蒙在箩筐上,做成了简易盾牌,顶着枪林弹雨救李嗣业于水火。

当他冲到时,箩筐上已经插满了箭矢,所以李嗣业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刺猬。

陈文周知道他俩如果站着跑下去,那必然是活靶子,所以才盛情邀请李嗣业同他一起滚下了山坡。

由于情况紧急他只来得及说了个“滚”字,造成了一个美丽的误会,代价就是脸上多了一座五指山。

当然,李嗣业的脸上也是……

朔方军自武周时建立,宰相张说担任第一任大总管,镇守西北,常胜不衰。

尤其是在王忠嗣担任节度使期间,朔方军接连击退突厥、高昌等国,辖地绵延上千里之广,可谓是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

但是东征第一战就在将军沟吃了个亏,这对于朔方军的士气来讲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陈文周,一名比基层士兵更基层的火头军,都已经听说了本次事件的严重性。

据说朔方军一把手、朔方节度使、朔方道行营总管、北方战区总司令郭子仪接到战报后,倒是没表现出特别生气的样子。

只是让随从速去准备宝刀快马,半秒钟都不能耽搁,他要连夜赶到骁骑营驻地亲自超度了李嗣业。

多亏了二把手李光弼以及一干将领,认为人才难得,眼下又是用人之际,况且胜负乃是兵家常事,拉的拉袖子,抱的抱大腿,扯的扯裤腰带,经过一番极其惨烈的近身肉搏,这才止住了郭子仪想要体验一把刀斧手的冲动。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朔方军指挥部下令,撤了李嗣业的职。

当然总部的文件下得比较含蓄,大意就是说基层士兵军旅辛苦,军官们要体察下情,深入群众开展工作,不要搞官僚主义和本位思想,让李嗣业去火头队里蹲点顺便体验生活,参加劳动改造。

当然还是有让人乐观和振奋的好消息:据骁骑营探马得到的小道消息称,经过指挥部慎重研究决定,如果李嗣业好好反省并重新做人的话,二十年之内应该就可以官复原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