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真是大阴阳师

更新时间:2019-10-23 01:07:41

我真是大阴阳师 连载中

我真是大阴阳师

来源:落初 作者:X隐形人 分类:灵异 主角:杨赖八杜 人气:

主角是杨赖八杜的小说《我真是大阴阳师》此文是X隐形人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等等,谁说阴阳师就一定得算命捉鬼,阴阳师就不可以找工作,不可以泡妞,不可以种田么。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阴阳师,捉鬼算命只是副业,首要工作是泡妞耍帅,装逼打脸,然后回家,,,种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渐晚,乌云密布,眼看要下雨的样子,我手握斧头,奋力劈砍着那些堆在院落的木柴。

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我早已憋着一腔闷气。心里暗骂,死老头,有完没完,责罚人也没必要这么狠吧,要我劈这么多木柴你烧得完吗。终于,我气愤地将斧头往地上一扔,盘腿坐地,偷懒休息起来。

屁股还没坐热,只见周三公手里拎着只公鸡,嘴角叼着烟锅,哼着小曲蹒跚走进院子。他见我不做事,反而坐在地上悠闲,嘴里的小曲瞬间消失匿迹,转而皱眉骂道;

“你小子又在偷懒,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人要倒霉,喝水都塞牙,我被逮个正着,心中忐忑,“蹭”一下从地上爬起,装可怜道;

“师父,您让我一下子劈这么多柴,根本烧不完,劈了也是白劈,不是吗。”

“烧不完也得给我劈,让你小子长长记性,”周三公威严道,“不然以后你走出师门,丢的也是师父的老脸。怎么,终于知道错啦?”

“知错知错,徒儿真心知错了,以后徒儿定不负众望,潜心学习法术,成为师父一样伟大的阴阳师,为您老人家争光。”

“嗯,这还差不多。”

周三公被我一句“伟大阴阳师”拍中马屁,显得有些得意。

人一旦得意就会忘形,严重的还会忘事。他将手里的公鸡扔在地上,道,“好吧,今天姑且饶了你,你小子赶快把这只鸡给杀了,今晚吃大餐。”

免了责罚,我如释重负,于是开始嘴贫起来。我指着地上那只被绑住双脚的公鸡,说道;“我说师父,您老人家又在哪里骗来的这鸡呀?”

“什么叫骗来的。”周三公眉头一紧,威严道,“是镇西巷的杨老头请师父去替他家孙子拜宝,驱邪除病,这鸡便是杨老头附带赠送的。”

“得了吧。”我诋毁道,“人家孙子生病倒不去医院,让您拜个宝,驱个邪就能好起来了?跟在您身边骗吃骗喝这么多年,什么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

“你,你小子怎么说话的。。。”

周三公见真相被拆穿,堵得话都接不上来。他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复杂,假装咳一声,连忙转移话题,骂道;

“屁话,没有我,你小子能活这么大吗,还不快把鸡给杀了做菜,等下师父还有重要事情向你交代。”

“就您还能有什么重要事,不会又是让我去替人家养猪场清理大粪吧。”我满面愁容,苦逼着一张脸回道。

“问那么多干嘛,先把饭菜做好,到时候师父自会跟你说。”

周三公说罢,烟杆往嘴里一塞,自顾走屋里去了,留下我站在原地,一阵愣然。等等,我心里打着鼓,靠,难道还真是去养猪场挑大粪?还能不能有点新意了。

高中被劝退的我整天无所事是,又不专心修行阴阳道法,所以周老头隔三差五地叫我去给镇上的养猪场清理猪粪,或是打扫公共厕所,赚几个零花钱。我何曾不想找一个正当些的工作,但是苦于没有文凭,又没半点专业技术,镇上人都知道我不学无术,玩世不恭的天性,人家都不愿意应聘我。

什么叫天意弄人,我甚至有些后悔不好好学习了,如今,沦落到只能替人家的养殖场处理牲口大粪,想想都觉悲凉。想到这些,我心中再次激起怒意,抬腿狠狠踹了一脚地上的公鸡,公鸡发出惨叫,我又踹了一脚,这才弯腰把公鸡提起来,愤愤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

晚饭是水煮鸡肉,周三公嗜酒如命,坐在桌前细斟慢酌,只顾喝酒的他,完全忘了锅里的大块鸡肉。我趁师父把酒狂欢的罅隙间,三下两下将锅里的鸡肉吃掉大半。待周三公醒悟过来,正要往锅里下筷,没想只剩一锅鸡汤和底料,他气得脸都紫了大片。

“臭小子,师父平时怎么教育你的,尊老爱幼不懂啊,鸡肉呢?”周三公看着一锅鸡汤,骂道。

“师父,这,这不在锅里吗。”我一边说着,吐出一嘴鸡骨头,讪笑道,“您用筷子捞捞,应该还有。”

周三公也是眼疾手快,赶忙用筷子在锅里捞了一把,没想只捞出来一只鸡爪。他瞅了瞅鸡爪,愤然道;“

我问你鸡肉呢,你小子就给我留了个啃不动的鸡爪是吧。”

我脸色一红,解释道;“不是啊师父,我这不是怕您老人家牙不好嘛,鸡肉吃多了容易塞牙,您还是多喝点酒为好。”

“好小子,长本事了啊,看来是留不得你了。”周三公气得脸都绿了,两眼一瞪,愤愤道;“明天你出山去吧,自生自灭,好自为之。”

等等,一听这话,我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鸡肉从嘴角掉出来,这不是逐出师门的节奏吗,我整个人瞬间石化了。

什么,我会难过?

你们一定认为我非常伤心难过,对吧。

我早想离开这死老头身边了,只是苦于身上没有半毛钱,不然早离家出走了。

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师父,麻烦您认真点,我真的可以走了吗,您不是酒喝多了说胡话?”

“小子,谁跟你说胡话。”周三公喝下一口酒,正色道,“师父交给你一个任务,明天你就离开池头镇,前往盐城大学找一个叫乔明泰的人,他是盐城大学的校长,见到人后,他自会安排你一切工作。”

等等,盐城大学?

我激动的甚至不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了,十九岁的我,可还从没见过大学长什么样。

周三公“清贫”一生,根本没钱供养我上大学,甚至高中没毕业我就辍学出来,沦为池头镇上的小混混,整天骗吃骗喝。我这人比较有商业头脑,常常徘徊于各个小学门口,然后拦住放学回家的小学生,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棒棒糖,诱惑小学生跟我一起打弹珠。

狡诈奸猾的我每次都能赢下小学生的弹珠,然后再以高价转卖给学生,赚了钱就往网吧里跑,常常夜不归宿,学习成绩烂得一塌糊涂,最后被学校给劝退了。

“师父,您老人家是不是在哪发大财了。”我诧异道,“竟然买通大学校长,让我去接受大学教育,这不是您一贯风格啊。”

“买通?以师父的声望还需要走后门吗?”周三公眉头颦蹙,哼哼道,“师父多年前就认识了乔校长,交情不错,这次让你去盐城大学就读,正是乔校长之意,你可以一边接受大学教育,同时还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完成。”

“等一下师父,什么事比上大学更重要?”我不解地问。

“保护校花!”周三公只简单吐出四个字。

“什么,保护校花,你没喝多吧师父?”我惊讶得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这叫哪门子任务。

“少废话,你只管给我听好了。”周三公抬抬眼睑,正色道,“你要保护对象的是乔校长女儿的安全,你可能胜任?”

靠,不是在做梦吧。最近也没踩到什么狗-屎啊,怎么就能捡到这么美的差事,大学求学,还附带保护校花,尼玛,光是想想都不可思议。

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亢奋,身子一挺,立马吹牛道;“师父,您徒弟何许人也,别说是区区一个校长之女,就算要我保护整所学校的学生,那也就是举手之劳的事。”

周三公咳嗽一声,道;“可别高兴太早,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吗,那是无数的怨灵,凶煞,恶鬼,你一定要竭力确保乔小姐的安全。”

等等,这又是个什么情况,不是去读书吗,怎么就跟恶鬼扯一块了。

我被弄得满头雾水,忍不住问道;

“老实说师父,您到底收了那乔校长多少钱,竟然要出动您的高徒去保护他女儿,卖命的人是我,收益的人却是您,有失公平吧。”

“小天呐,师父也不想瞒你。”周三公怕事情瞒不住,欲盖弥彰,干脆信口说道,“我是收了乔校长一些钱,但不多,就三千块。这样好了,我给你一千块,明天一早你就出发,不得耽误了。”

周三公说话的当儿,我一直盯住他的眼睛,看他遮遮掩掩,立马知道他一定对钱的事撒了谎。我清楚这老头对钱向来抠门,却没想到会这么抠门,自己肯定捞了十万八万的,就给徒弟一千块,当是打发叫花子呢。

我咽不下这口气,但在师父面前又不好发作,支吾一会儿,才道;

“一千块钱,这路途遥远的,一路上花费都要不少钱吧。”

没想周三公摆正坐姿,故意唉声叹气一番,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道;

“哎,少是少了点,但是师父也要生活啊,你走了师父无依无靠的,政府又无能,如今养老的钱都没个着落,你总该替师父想想。”

靠,这屁话愣是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啊。谁知道你老东西藏了多少私房钱,还浩浩荡荡摆出一副穷酸相,装可怜,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