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招魂所

更新时间:2019-11-04 01:08:18

招魂所 连载中

招魂所

来源:落初 作者:胤小凡 分类:灵异 主角:泽白昼 人气:

《招魂所》作者:胤小凡,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泽白昼,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魂之归兮,魂之去兮……城市的污秽诡谲,隐匿着腐朽不堪的罪恶。怎知这无端的祸害是出于丧尽天良的人为,还是不为人知的鬼怪作祟……周公瑾: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破烂的道观啊,神棍……某神棍:小爷这是侦探事务所,狗与周警官不得入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墨的表情似笑非笑,脸上有一丝了然、戏弄和高深莫测,如果仔细看,还能分辨出一些幸灾乐祸的痕迹。

神棍脸上露出这种复杂的表情的时候,往往都不会有好事发生。周公瑾心里顿时一突,有种不好预感……

“夭寿啦,石彩凤,你孙子对我居心叵测啊!!”

京墨猛地后退一步,捂着胸,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风风火火的又跑回了周***房间。

临走的时候那幽怨的小眼神极其的生动传神,再配上其精湛绝伦演技和独特的夸张写实手法,把一个被调戏的良家“妇男”的形象刻画的生动形象、传神至极。

事情的发展朝着诡异的方向进行着,周公瑾僵硬的转过头,周母面色阴沉,嘴唇颤抖,眼神阴狠,背部近乎于实化的紫黑色小触手在肆意的飞舞着……

“周公瑾!!”周母连名带姓的吼着,狠狠的拧着周公瑾的耳朵,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居然连京墨你都不放过,你……你还是人吗你!我白养你这么多年了啊……你……你个白眼儿狼一样的东西!”

周公瑾急吼吼的叫着,心里叫苦不迭。妈呀,你被京墨那个披着狐狸皮的家伙给耍了呀!您到底还记不记得呀,我才是您亲儿子呀……

记不记得有什么要紧的,反正周公瑾是从心里到身体上都深刻并且惨痛的铭记了一个词的含义:祸从口出!

周家的饭桌向来是安静的,书香门第,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只是京墨从来不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在周家更是肆无忌惮,他见到四凤就忍不住作妖。

周萍年纪小,什么都很好奇,吃一道菜就要问一下周母:“妈妈,这是什么呀!?”

京墨嘴贱,戳戳这个,指指那个,幽幽的解释道:“这是喜羊羊粉条,那是红烧佩奇,你左手边的是清蒸唐老鸭……哎呀呀,四凤你哭什么!”

有京墨在,周家的饭桌总是鸡犬不宁人仰马翻的……

酒足饭饱,周父招手让周公瑾过去,周公瑾正在帮周母收拾餐桌呢,顿时又有些不自在了,磨磨蹭蹭的不想出去,眼神示意京墨帮忙。

京墨嘴巴里叼着巧乐兹,怀里抱着小四凤,盘腿坐在沙发上,陪周奶奶看着两百集的苦情剧,根本没空搭理他。

周母冷冷的轻咳了两声,周公瑾消停了……

叫自己嘴贱,现在周母真怀疑自己跟京墨有什么了!他现在和京墨有点眼神交流就是眉目传情了,真TM想抽京墨两巴掌以证清白!

“阿墨也来……”

巧乐兹从中间断裂,京墨反应不及,让它掉在了沙发上。周公瑾心情这才舒畅了一些,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你们两个混小子!一天天的搁外头疯!也不知道回家来看看……”周父瞪了京墨和周公瑾一眼。

在周父面前,京墨这个妖孽不敢造次,只能没意义的龇牙尬笑……

“你这孩子!和你爸一个样!”周父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一边一直做背景板的军装大叔说道:“这是你们赵叔叔,想当初我和你赵叔叔,还有你爸,那都是拜把子的兄弟。如今都天各一方了……唉,能聚一次不容易啊!”

军装大叔板着脸点了点头,然后沉默的把视线移到了京墨的脸上。嘴角破天荒的扯着笑,京墨愣了愣,还以为这个大叔是个面瘫呢。

“这是你赵叔叔的女儿,赵殷。”周父点燃一根烟,很生硬的把话题扯到了一边的女人身上,对周公瑾笑道:“你赵叔叔好不容易来咱家做客,你陪人家姑娘下去散散步,消消食。你们小年轻,又是一个职业的,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

周公瑾很自然的想要拉上一个垫背的,眼神毫不犹豫的移向了一边的京墨。京墨眼神四下漂移,嘟着嘴虚吹着口哨,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阿墨留下,我和赵叔叔有话对你说!”

后路断绝,周公瑾有些绝望……

“看周Sir的样子,好像不愿意?”赵殷挑眉俏笑,语气倒不像是在生气。。

这是这个女人今晚第一次说话,很干练的声音,却怎么听怎么别扭,周公瑾皱眉,表情有些古怪,周Sir这种称呼,不是大陆警局该有的吧。

“他敢!”周父当即就虎目一瞪,冷冷的扫了周公瑾一眼。。

周公瑾苦笑,摇头说道:“赵小姐言重了,我们这就可以走了。”

赵殷笑了两声,不着痕迹的看了京墨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和周公瑾一起下楼了。

京墨伸了个懒腰,心道功成身退,朝正在吞云吐雾的周父招呼一声,就要转身回去。

周父叹了口气,一句话把京墨给钉在了原地上。

“阿墨,你父亲有消息了。”

…………

把两只仓鼠关在一起会怎么样?如果他们是同性,那么没有丝毫的怀疑,他们会为了地盘而厮杀的天翻地覆你死我活;但要是一公一母关在一起,那么,要是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那个关住他们的笼子!

这是几万年来哺乳动物亘古不变的习性,只是到了周公瑾这边,好像有些不一样。

他和赵殷一前一后的走着,赵殷负手在前面,瞪着一脚的恨天高,似乎要把整个世界的男人都钉在脚下似得,气势有些强盛。周公瑾有些手足无措的后面跟着,踩着赵殷的影子,一言不发。

气氛沉闷的让人尴尬……

“你和……京墨很熟?”还是赵殷开始起头。

周公瑾有些奇怪,但还是沉闷的答应了一声。

“你知道神棍?”周公瑾确定,刚才自己老爸没有把京墨的名字卖个彻底。

“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

赵殷似乎是在回忆,低头笑了笑。

周公瑾眯了眯眼睛,这个神棍……风流债惹得可以啊!

“听说他……改行当了道士?”

“他本来就是道士!神棍嘛,整天神神叨叨的,难道他以前还干过别的?”

周公瑾皱了皱眉,被赵殷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虽然他和神棍是从小的情谊,但是神棍好像每年都有四个月不找不到人,前几年还彻底失踪过一段时间,难道,和这个赵殷有关……?

京墨那是问不出什么来的,周公瑾想要从赵殷的嘴巴里套出什么,只是赵殷好像知道周公瑾的想法似得,说完那句之后就一直没有开口。鉴于自己父母对这个姑娘的不良目的,周公瑾也不好揪着问,两人之间又沉默了下来……

夜色正浓,阴气渐盛。宴会开始散场,客人都三三两两的开始离开。

京墨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月上中天!

他脱掉鞋,有些无力的靠在了门背上。

黑暗中,他怔怔的抬着头,就像是一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从窗口透露出来的月光。

脸色在月色下更加苍白,满脸的疲色,浑身上下透露着颓废的美感。

骤的,他的手指动了,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环形玉佩模样的器物,形状和他验尸用的提盒上的图案模一样。这个“玉佩”在月光下闪着红光,一下一下,像是催促着一样,快速的闪动着。

京墨皱了皱眉,又把它给塞了回去,不再搭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