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考古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19-11-29 10:50:17

考古的那几年 连载中

考古的那几年

来源:落初 作者:望江之水 分类:灵异 主角:陈同仁 人气:

《考古的那几年》作者:望江之水,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陈同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们在修建隧道时发现了个奇怪的事,放炮后出现一处黑色的山体,垂直的,锤子打不动,用力砸一下渣子都没掉半个,而且砸上去声音发闷。”“哦,是什么样的?”“这山体暗红的发黑,有规律的50公分一微小缝隙,表面光滑,就是特别硬,锤子敲上去声音也发闷,不是传统的清脆声。”“声音发闷你还认为那是石头?你学地质的不会连个石头和木头都分不清吧?我才不信你白读了那么多年书。况且,你认为是石头的话也会打电话问我了。”“木头?好好的山中间哪来的木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志军一看父亲大人的驾到,小兴奋的跑了两步上前:“爸,辛苦了。”

“还好,飞机上睡了会。”

说完,抛开陈志军跟雷同仁打了个招呼说:“快一年没见,又壮了啊。”

雷同仁嬉笑着回应道:“哈哈,这要怨志军了,老板伙食安排的好。”

陈连山看到他们身后还有个冯卫国问:“这位是?”

陈志军赶紧上前介绍道:“哦,爸,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市博物馆的冯馆长。”

而冯卫国见到陈教授本人后心情早激动的不行了,一直安耐着激动的心情在边上等候着他们客套完的他,看陈教授主动过来打招呼,赶紧伸手握住陈教授伸出的手,激动的说:“陈教授您辛苦了!久闻大名,一直梦想见到您,总算如愿了!”

“哈哈,我一糟老头子哪来什么大名,”客套完后,就把几位随行人员做了介绍:“这几位是研究所各研究室和中心抽调的精兵强将,这位是张教授,专门研究物理的,这位是朱工,是研究古文化的,这位是王教授,是研究化学的,这位是秦工,是历史考古界精英,这位也姓张,张工,也是张教授,研究古建筑的,这个是我的助理马凯。”

众人一一握手后,就登车匆匆的往回赶了。

路上冯卫国问道:“教授,请问您现在怎么看那墓的?”

陈教授摆了摆手说:“现在定性为墓不合适,单凭一面墙体,不知道具体用途之前轻易的定性对考古而言,是不严谨的。”

“对不起,陈教授,那如果不是古墓的话,那可能会是什么呢?铁桦树在历史中记载不多,就是现代,我也只是听过没有见过,所以那背后有什么,我现在好奇。”

“根据记载,铁桦木的运用鼎盛是在明朝时,除了盖房外,由于当时的冶炼技术欠缺,而铁桦木的硬度又较高,当时主要用途是在工业和军事上,到了清朝运用范围也只是在工业和军事领域进行了简单延伸,如果说现在假定里面是什么的话,说不清。”

见陈教授谨慎的言语,冯卫国也不好再深入多问,于是就带着期盼说:“哦,那就希望你们早点为我们揭开这个铁桦木后的神秘了。”

车刚进了市宾馆的门口,就见市委耿书记、胡市长、赵副市长、文化局张局长、公安局孙局长五个人在门口迎接了。不要问也知道,肯定那考斯特的司机一路给某领导汇报方位了。

众人一下车,耿书记就走在前面热情的握住了陈连山的手说:“您就是陈教授吧?欢迎啊!”

陈连山爽朗的伸出手用力的握住耿书记伸出的手说:“哈哈,您怎么认定我就是了呢?”

“小聪明而已,您来自京城,别笑话就是。”

简单的一一介绍完,众人进上了二楼餐厅,进入一特别大的包间,中间是个大概可以容纳20人的圆桌,琳琅满目的菜都已经摆满。

入座后,耿书记吩咐一年轻人道:“小李,去把我带来的好酒打开,给几位教授倒上,小雨下了两天,有点降温,你们北京来路途劳顿,喝杯酒解解乏也暖暖身子。”

随着酒杯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耿书记端起跟前的酒杯说:“作为地方的班长,首先感谢几位教授不远千里的从北京来到这,我先敬大家一杯!”说完,两手捏着杯酒对来客行礼后,一抬手,一杯酒下肚了。

看几位客人跟着喝完了第一杯,被称呼小李的年轻人马上又挨个的把酒杯给倒满。接着,耿书记说道:“陈教授,对您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今天中午我们这发现的古代设施惊动了您大驾亲自带队过来,这是我们市的荣幸,您的带队肯定会给我们市的历史研究带来新的课题和价值,这第二杯酒,我代表市委敬您!”

说完,第二杯结束了。

陈教授喝完后说道:“历史的价值不会单纯的因为某一方向转折而被颠覆,只会通过新的发现去印证过去的结论成果,历史也好,考古也罢,跟家族的延续是一样道理,都是一步一步延续和繁衍的;考古课题,很多时候都是存在一定争议的,而争议本身也一定程度的说明严谨度,所以,对这发现暂时不能过早下定义才对。”

“哈哈,历史不就是考古中去证实的吗,历史任何存在的依据就是您们这样的专家教授汗水的结果,从您的几句话中就知道,您不是那种只会纸上谈兵的专家了,第三杯我敬您和几位客人,您们就是我们市考古史上的新!”

看着父亲花白的头发在灯光下闪耀,陈志军担心的站起身来说:“书记,我爸爸年数高了,也一直高血压,酒就让他少喝点吧,剩下的我替他。”

“哈哈,绝对是亲生的!陈教授,您福气啊!陈总,放心吧,酒是不会多喝的,但是接风没有酒怎么行呢?虽然你从小跟着陈教授的,但是你肯定不知道,他们考古工作开展前都是要喝酒的。”

“看来耿书记对我们这行也很是了解啊,大部分人下地干活确实是喝酒的,这是个传统,过去因为条件差,无论是进洞还是下墓,湿气都是比较大的,穿的太厚的话不方便工作,不穿吧又冷,那会的衣服也没现在这样好,又薄又保暖,为了御寒不得不喝点酒了,这一喝酒延续到了今天。”

“哪里算是了解啊,过去听他们说是为了壮阳气,不受地下阴气侵体,今天听你一说更加对考古敬佩了!我们市能迎来您这样的教授,是我们市的福气,我干了这杯再敬你们,然后我把权利就下放到胡市长他们那了。”说完,连续喝了两杯酒后,耿书记坐下安静的做听客了。

胡市长接过话题,也是继续着耿书记的风格:“刚才书记作为班长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书记代表了市委,那我就代表市政府敬大家一杯,大家辛苦了,有什么需要就说话,能办到的我们努力办,办不到的我们也尽力办!”

“那我就代表考古队先感谢地方政府了!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想那山中秘密很快就会被揭开的。”

随着胡市长接管酒权,气氛轻松多了。众人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酒足饭饱。

在融洽中,北京来人都被送入各自的房间,很快都进入了梦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