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篡清

更新时间:2019-11-05 02:03:26

篡清 已完结

篡清

来源:落初 作者:天使奥斯卡 分类:历史 主角:王宋迈伦 人气:

完结小说《篡清》是天使奥斯卡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宋迈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一部挺爽的架空小说………………  嗯,应该是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同人之咱高丽也有辫子呀!

暴雨过去,天却仍然还是不放晴,低低的乌云死死地压在山峦的上空。

原本翠绿的树木也仿佛失了颜色在冷风中不断凄惨的颤抖着。

豆大的水滴不时从树叶间滴落,重重地砸进草丛里。

山林间的土地已经吸饱了水份,多余的水便一点点汇聚起来,汩汩地流淌在草丛间。

无数的水流缓慢而坚定地汇聚起来,注入山涧的溪流中。

原本细小的山泉也因此相互冲撞、翻滚、旋转着……

最终,凝聚成无可阻挡的力量欢快地向着大同江奔腾而去。

~~~~~~~~~~~~~~~~~~~~~~~~~~~

江边上的树林里。

雨后的风一阵阵袭来,本来就很冷,更何况夹杂在其中,从树叶间滴落的雨水飞乱地狠狠砸在身上。

躲在乱草丛中的李名伯,瘦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寒颤。

高丽那种特有的宽大的白色外袍,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只好拉了拉身上仅剩下的那件的白色的马甲,瘦小的身躯更是紧紧地蜷缩成一团。

透过草丛间的缝隙,李名伯满脸紧张地扫视着外面的动静,仔细地在呼啸的冷风中辨别着声音,一丝异常的风吹草动都在考验着他那根敏感的神经。

忽然后脖子上感觉痒痒的,低声骂了一句,伸手在头发边上使劲一揪,撕裂的疼痛不禁使他咧着嘴呲了呲牙。

捏住一个圆鼓鼓的“小肉条”扔在地,狠狠地碾死。

是一只草耙子,东北几条山脉至高丽太白山脉的林区都常见。爬在树上,草丛中,一旦人经过,它便吸附在人身体上。没吸食血之前比虱子大不多少,感觉到被它叮到了,它已经吸饱了。

甩了一下脑后那条湿漉漉的短辫子。

李名伯在心底不由地诅咒着这该死的草耙子;诅咒着这鬼天气;诅咒着平壤的那些没有教养的傻狍子;更加诅咒着自己的掌柜“卢五弦”;要不是他,哼……

“该死的老东西,早晚拿泡菜噎死你个老不死的!”

李名伯是一名汉城“大长金”商行的伙计,本来好好地在总店门前招待那些前来进行往来的客人。自小要强的他,还很刻苦地学习了还算流利的上国官话。很是有希望进入账房地。可是、可是……

就是因为一次不小心挡了一个日本浪人的路,结果就被那个浪人狠抽了一顿。

最后还被那个可恶的老掌柜“卢五弦”好死不活地打发到平壤来售卖铜器。

铜器在高丽是传统的器具,一般来说是算得上富裕的家庭才能够用得起的器皿。

就这平壤这个穷地方一家能有一件就好不错了,何况铜制的东西经久耐用,还可以流传好几代,有几个人家才能买得起多余的。李伙计的销售业绩就可想而知有多惨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偏偏赶上平壤的那些傻狍子搞什么暴动。

他亲眼见证了那些平时猥琐软弱的平民,怎样突然红着双眼迸发的疯狂,原来真的马粪包也有发烧的时候啊!

李名伯也被这些人裹挟着脱不了身,随着人流向长辫子的上国蜂拥而去。

谁知道端着长枪不断击发的士兵出现了,一个个同胞如同割麦子般,一片一片地倒了下去。

在飞溅的鲜血的刺激下,周围的同胞开始四散奔逃,李名伯也惊慌失措兔子般玩命向前跑。

四周都是弹丸摩擦空气的声音。衣服撤掉了,草帽撞飞了,也不在乎。李名伯只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自己就好像在飞一样,原来自己还能跑的这么快啊!

渐渐地,枪声、呼喊声、惨叫声,所有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人也越来越少。

一直到筋疲力尽了,期间李名伯把自己盘的那种高丽特有的发式打散,重新辨了一条上国样式的辫子。才找到一处无人的草窠里颤抖地躲了起来,直到现在。

一幕幕各样死尸的血腥画面在眼前晃来晃去,脸色也愈发苍白起来,可是就算再饥寒交迫自己也不敢动弹,只能是恐惧地盯着周围的风吹草静,。

~~~~~~~~~~~~~~~~~~~~~~~~~~~

雨水过后,大同江也分外汹涌起来。

一队穿着整齐的士兵由远及近。

每个士兵的脸上都有着疲倦之色,但眼神却异常地凶狠,向着四周不断地扫视。

略有些残破的衣服上一块块都染的****,有的人还有着皮肉翻开的伤口,但是青筋暴露的大手却死死的抓着带着刺刀的长枪。一把把雪亮的刀刃反射着寒光。

整个队伍显露出一种肃穆的气势。

头里是一名年轻的军官,紧紧抿着嘴唇。英姿勃发的面孔上透露出傲气,却完全不同与那些旗人老爷们的那种带着自卑的跋扈的傲气,那是经过磨练而从骨子里迸发出骄傲。

他正是禁卫军右协协统标下的队正,袁觉醒。

忽然,凌厉的眼神发现前面的草丛不正常的抖动了一下。顿时,大喝一声:“什么人,出来。”

猛地,一个人窜了出来,袁觉醒一端手中的长枪紧接着喝道:“站住!”。别的士兵也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突然冒出的人。

这是一个有着高丽人独有扁柿子脸的瘦小汉子,晃着一条短小的辫子一下子跪在队伍面前,Cao不太标准的上国官话哭喊道“大人,饶命啊!咱也有辫子啊!”。

“小人一直心幕上国,为了感念上国一直留着辫子,大人,饶命啊!咱有辫子啊!”。

皱着眉听着这个高丽人的哭诉,所有的士兵都看向他们的队正。最后,袁觉醒挥了挥手蹦出两个字“带走”。

其他士兵冷冷地盯着狼狈的高丽人。

两个士兵上前绑了嚎叫的李名伯压在队伍里,这队士兵又继续在山林间搜索着前进。

~~~~~~~~~~~~~~~~~~~~~~~~~~~

禁卫军右协协统楚万里的帐篷。

楚万里刚刚换下淋透的军装,只听得帐外一个人喊道:“报告!”,楚万里懒懒地说了一声“进来吧!”

门帘一撩,进来一位英武的军官,啪地一声打了一个平胸礼。

“好了,有什么事情?说吧”

“大人,标下抓到一个奇怪的高丽人。”

楚云飞知道袁觉醒不会平白无故的报告,说到:“嗯?接着说”。

袁觉醒就仔细地把抓到的那个留着辫子的高丽人的过程说了一遍。

“你有什么想法?”

停了停,袁觉醒盯着楚云飞的眼睛,才接着道:“大人,标下感觉这是控制高丽的一个方法。”

“好,你接着说下去。”

“可以把咱们军队控制范围内的高丽人都强制留成辫子,作为分辨是否安分的标准。”

楚万里思考了一会儿,淡淡一笑着说到:

“嗯,高丽棒子就是棒子,觉醒,有想法。先下吧!”

“是,大人”

打了一个军礼,转了身出去。

楚万里望着桌子上的简易地图,思考着。

是啊!这次平安道的暴乱,虽然巩固了徐大人对朝鲜地区的控制,但是也暴露出一些问题,这里的高丽人是必须紧紧拿在手里的。

控制一个人,就要控制他的精神、他的**。但是控制一个人和一个民族是不同的。

控制精神就要控制他们的文化和信仰,但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那就首先控制他们的**吧!

不论糟粕还是精华,先强迫他们生活行为汉化吧!

想到这里,楚万里整理整理军装,走出帐门向公署大堂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