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红尘红衣人

更新时间:2019-12-16 23:32:14

红尘红衣人 连载中

红尘红衣人

来源:落初 作者:陈十同 分类:武侠 主角:秦游侠 人气:

完结小说《红尘红衣人》是陈十同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游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红衣黄马一剑寻踪秦快的故事还要从那一年的秦村说起一入红尘便是身不由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快先看见的是混杂着血色泥色的白色长衫下露出的腿,再往上瞅去,整个右手臂的衣衫被血液浸泡的发紫。而这一切的主人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姐,这有个人。”秦快对正在给他清洗伤口的姐姐叫道。

“什么人啊,我给你说,你看你这毛躁的性子,走路也不看脚下,回家咱爸得收拾你。”秦巧说着转头看见一个人吓了一跳。“啊,这怎么有个人啊。”

秦巧还是大着胆子,学着先生故事里讲的,将食指伸到那人鼻下。“还有鼻息,人还活着!”

“咱把他带回家吧,这荒郊野外的,他还受着伤留着血呢。”秦快对姐姐提议道。

秦巧也没多想什么,觉得弟弟说得对,扶着弟弟走过去将那人的手搭在了自己肩上,秦快也挣脱姐姐,一瘸一拐的扶着那人。

天生善良的农家姐弟,大的小的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李浩宇慢慢回家,却不知这是祸从天降……

“喂,妇人,可曾看见过一个受了伤的白衣青年?”脸上满是褶子,身高不足五尺的汉子对正在溪边洗衣的农妇喝道。

“往东边去了。”妇人头也没回,胡乱回答道,心里却是想着这矮汉子语气张狂,对礼字还没她一个乡下妇人懂。

矮汉子得到答案后召集在村中询问的门人,往东边追去,居然和秦快姐弟两回家的路线一来一回只差了一片林子隔着。

“掌门,这方圆十里的村子弟子们都找遍了,没有发现大师兄的踪迹。”同样着青衣的弟子双拳环抱,躬着身子对靳青松说道。

“唉,毕竟是你们大师兄,出了这种事为师心里也不好过。但是我们必须找到他,不仅是保住我们纯玄宗的名声,也是要保住你们大师兄呀。要是落入其他门派,或是段千寻手里……”靳青松感慨道。

门下弟子听后大是感动,对于大师兄李浩宇,纯玄宗的弟子还是感情颇深。

青衣弟子何中心里想着大师兄的过往,想起他剑式不精被师父责骂时,大师兄一遍一遍陪他练着剑招。想起他被心仪的师妹拒绝时,大师兄陪他在师门山顶喝酒相陪时。

“徒儿一定会找到大师兄的。”

“嗯,去吧。”谁又知道靳青松心里想的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姐,我怎么感觉村子里今天这么冷清呀。”两姐弟回到了秦村,发现村里安静得很。“先回家吧。”

“阿快阿巧,你们没事吧?呀,这是谁?怎么一身血?快先进屋里来。”听见门外动静的李芸把门打开,看见门外的三人,先是一惊,然后把三人迎了进来。

李芸招呼姐姐给弟弟上药,边小心地剪开了李浩宇那条还流着血的手臂的袖子。

肩口一道剑伤,手腕一道口子,这是被挑了手筋呀。李芸前后一联系马上想到了很有可能今天村里的阵势都是冲着眼前这个受了伤的年轻人来的,李芸是提着心吊着胆,担心那些江湖的大人物找上门来。

包扎处理好李浩宇,李芸想训斥两姐弟,看见秦快吃痛龇牙,秦巧笑着教训着弟弟的样子,还是不忍心。“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阿巧你来说。”李芸问道。

秦巧一五一十地将今天早上弟弟偷偷跟着他去上学,在路上被李浩宇拌了一跤的事说了出来。李芸也不知道说什么,阿快天生好奇心重,两姐弟善意之举也不能说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罢了。“你们姐弟两将他扶到阿快的床上去躺着,不要出门,谁来叫门也别应,我出门去找你们爹。”

看着躺在自个床上的李浩宇,秦快说道:“姐姐,这哥哥长得真俊啊,你以后嫁人一定要嫁这么俊的。”秦巧脸一红,拍了下弟弟“瞎说什么呢,姐哪有这么快嫁人。”“姐,疼。”秦巧却是拍在了秦快的腿上……

“我感觉不太对,啊,肚子好疼。”飞驰在小道上的邬山门弟子其中一人突然捂着肚子痛叫了起来。同行的九江派弟子欲要上前查看,不料自己肚子也疼了起来。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各个门派弟子掌门还有秦村村民的身上,肚疼无力,额冒虚汗。靳青松想运功调息抵御这股无力感,却发现毫无作用。“遭了,是魔教的散命散,快撤!”靳青松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招呼弟子撤退。其他发现了怎么回事的掌门也在招呼着弟子逃遁。

“黑护法好本事,咱家佩服,这无色无味的散命散真是好东西啊。”段千寻对身旁的黑衣蒙面男子说道。

“段大人谬赞了,这散命散使用条件太苛刻了,必须酝酿一夜,而且发作之时的症状也被摸透了,可惜这些伪君子跑得太快了,不然全留下来了,呵呵。”黑衣蒙面男子取下面巾,居然是魔教右护法黑玫。

“这些伪君子跑了,倒也是清净了,咱家可不稀罕什么剑典,你知道的你来做吧。”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李浩宇,不过我们魔教做事的方法可不太好看,段大人要不移步?”黑玫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其他黑衣人开始行动。

“呼呼”天上飞过来飞过去,地上跳过来跳过去的黑影,留下了风声,留下了柴和油,当火褶子扔向房屋,本就是木料和草料搭建的房屋顷刻便燃了起来。

没有人跑出来,这是散命散散的命,连着三家村子燃起了大火,飘上空中的浓烟甚是浓郁,红云笼罩了方圆十里。

在田地里劳作的汉子,在溪边洗衣的妇人,在外玩耍的孩童,看见天空,皆往家中跑去,谁知村口站着一个黑衣人,举着刀向他们砍来。

“护法,都清理干净了。”

“这次动作太慢了,下次利索点,回去自己领四刑。”黑玫皱着眉头。

“谢护法。”黑衣人单膝跪地谢道。

“姐,怎么这么呛啊?”秦快捂着鼻子问道。

“不好,走水了!先把人抬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