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反唐

更新时间:2020-02-09 03:08:20

反唐 连载中

反唐

来源:落初 作者:千幻冰云 分类:武侠 主角:白虎白光 人气:

《反唐》由网络作家千幻冰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虎白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穿越者丁山来到了大唐,却遇到了有父子相残传统的薛刚。斗一代女皇武则天,战中兴之主李隆基,这个大唐世界,不仅仅是大唐。薛刚反唐,学的却是扶龙庭功德证道秘术,如何反唐,怎么证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且说薛刚下了少华山,朝潼关赶去,虽说皇帝驾崩,长安城全城追捕薛刚,不过因为无法确定薛刚是否还在长安,加上长安乱成一团,这潼关竟然还没有戒严,就这样让他光明正大的从潼关离去,而没有人阻拦。

一过潼关,薛刚就松了一口气,若这潼关卡住了,要想出去的话,比出长安城还困难,出了这里,可算是鸟脱樊笼,龙归深海,要抓就没那么容易了。

出了潼关,薛刚反而没了目标,若是朝着西凉跑呢,估计前路已经有所准备了,若是按照心中所知的方向走,接下去应该是无意走到卧虎山,然后与纪鸾英成婚。

如果是没有知道历史发展的话,遇到这事情倒也没什么心理,可是知道了历史发展,薛刚反而犹豫了。

想了半天也整不出头绪来,薛刚干脆不想,信马由缰任由胯下骏马循着小路乱跑,真要跑到卧虎山,那也没辙。

就这样没方向没目标的走走停停,薛刚白天赶路,晚上修炼,倒也自在。

只是这一天,日落西山暮色渐晚,薛刚才发现吃的东西没有了,这才警醒过来,现在可是逃亡时间,怎么可以如此悠哉?

放眼四顾,薛刚发现自己竟然被马带到了一个山岭相连,林木茂密的荒山野岭之处,看这样子,估计也找不到人烟了。

好在还有一条小路可走,虽说路上没有人,但多少也有一些前人走过的痕迹,薛刚顺着这条路,催马前行,转过一个弯,便看到前方山坡处,有一座密林。

这小路从密林穿过,薛刚倒也警觉,这个时代,农民起义军到处都是,这小道从密林穿过,正是义军们最喜欢的地形,在这里被人打劫的几率,是最高的。

刚进入密林,就听一声锣响,四面八方围来了数十个头缠绛紫色绢帕,身穿土布裤褂,手拿斩马刀的汉子。

为首一个朝薛刚伸出手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这贼头刚说了半句,顺口气正想接下去,薛刚笑吟吟的望着他:“如果我说半个不字呢?”

贼头愣了一下,说道:“管杀不管埋!”

薛刚手往鞍架上探去,把他的武器镔铁点钢枪拿了起来,懒洋洋的对贼人说道:“来吧,杀了我什么都是你的。”

众贼人看薛刚手中的枪,都不约而同的吞了口唾沫,单看鹅蛋大的枪身,就给他们极大的压力,枪身就算是木头的,也有十几斤了,如果是铁的,那这次可能是遇到不好啃的硬骨头了。

不过贼人虽然都被薛刚的长枪镇住,倒是毕竟人多势众,俗话说蚁多咬死象,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了一个人吗?

三四十号人马一起呐喊,朝薛刚杀了过去。

叮叮当当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立刻把沉寂的树林吵醒,无数飞鸟从林中飞起,似乎是不忍看到树林里的惨状。

薛刚没有下杀手,在他的记忆里面,这大唐占山为王的,几乎都和他老薛家有点关系,万一下了杀手,把龙王庙给淹了,日后就不好看了。

只是薛刚力大无比,他手中的长枪又是七十二斤重的家伙,和斩马刀相碰,几乎个个刀飞虎口裂,只是眨眼的功夫,三十多号人马就都丢了武器。

“风紧,扯乎!”为首的贼头双手还在麻痹着,知道眼前这个惹不得,赶紧带着众人抱头鼠窜。

薛刚虽然没有下杀手,可也不能让这些贼人跑掉,毕竟他的晚饭还要看这些贼人呢,催马追了上去。

贼人们在这里混,山路熟悉,一转眼就各自逃散;薛刚骑着马,路不熟又是在密林里面,才追了一会便追不到人影了。

心下刚在后悔刚才没留下一两个人带路,这时候突然又听到前方山上锣声响起,循着锣声望去,前方的山上,隐约可见一个山寨,山寨前还有一根旗杆,旗杆上有一面大旗绣着“义”字随风飘扬。

薛刚仗着一身武艺,也不怕这山寨有多少人,催马朝山寨赶去。

赶到半路,从山寨上冲下一彪人马,穿着与之前那伙贼人一样,有百来人左右,为首的是两个二十多岁的骑马紫脸汉子,倒也生得齐整,不是那种歪瓜裂枣的样子。

薛刚勒马停步,在马上等着对方过来。

“兀那黑小子,胆敢闯山伤我喽啰兵?”两个汉子率众骑马杀了过来,朝薛刚喝道。

薛刚冷笑:“刚才好像是谁要向我收买路费的,怎么变成我闯山伤人了?”

两个汉子老脸一红,还好他们脸色本来就有点紫褐色,倒也看不大出来,左边一个大声喝道:“废话少说,拿命来!”举起手中斩马刀,朝薛刚杀了过来。

老薛家一生戎马,厮杀无数。这薛刚虽然没有真正上过沙场,却也是得了薛丁山和樊梨花真传。再加上他本人力大无穷,乃是天生的猛将,如此武艺,岂是两个山贼头领所能比的?

战了十来个回合,就把二人打落马下。幸好薛刚留了手,两个汉子虽然落马,但不过是受了皮外伤,双手一撑地,就站起身来。

说起来,这也多亏了薛刚最近刚得了扶龙庭之术,引白虎星力入体,改换体质,武学大进,刚中生柔。

要是以前,薛刚收不住力,这二位恐怕不死也得是重伤。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两个汉子虽然不理解刚中生柔的武功境界,却也知道自己的本事和人家差太多了。

现在人家已经是手下留情,再纠缠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

当即,一个紫脸汉子抱拳拱手,道:“朋友好俊的功夫,我们哥俩认栽。”

另一个也道:“说起来,我们还要多谢您的不杀之恩。不过……”

薛刚的脸一沉,道:“怎样?”

“您为人这么光棍,按说我们就该和您化干戈为玉帛。但是您之前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兄弟,我们要是和您和解了。知道的说我们卧虎寨敬佩您的为人,但还有不知道的,就得说我们怕了您了。”

”卧虎寨?“薛刚闻言心中一动,却又冷笑道:“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再比一场。你们要以多为胜?”

“您放心,我们兄弟也是要脸的人,可干不出那种事。不错,我们卧虎寨是要和您再比一场。但是要和您比武的,唯有一人。”

“此人是谁?”

“那就是我们的小妹!”

薛刚闻言不由得扑哧一乐,道:“我只听说过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了妹妹哥哥出来;这还是头一次听说打了哥哥,妹妹出来,你们这山寨还真有特色!”

“哼,随你怎么想!我们哥俩技不如人,甘居人下,没啥不光彩的。倒是你,敢不敢与我妹妹打一场?”

薛刚胸脯一拔,脖子一梗,道:“有何不敢?”

“好小子,有种别走,你等着!”

二人一使眼色,有几个喽啰领命而去。功夫不大,一阵马褂銮铃声响,一员女将冲出了山寨。

但见此女,银盔银甲银花战裙,胯下白龙驹,手持绣鸾刀。往脸上看去,玉面花容,蛾眉杏眼,国色天香不让古之西子,说不尽的英姿飒爽、倾国倾城。

见这女将如此容貌,薛刚不由得心中暗喜。

他得了丁山的记忆,知道这位美女十有八九就是自己天定的老婆纪鸾英了,不由得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几眼。

薛刚以看自己老婆的目光来欣赏美女,难免有些肆无忌惮。

但是人家纪鸾英哪里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直把他当成了好色无德的小人,冷哼一声,道:“丑鬼,你瞎看什么!没见过女人吗?”

“呃……当然不是。小可……”

“少说废话!听说你打伤了我的两位哥哥,还想和姑奶娘我比武!没啥说的,动手吧!”

说着话,纪鸾英催马向前,手持绣鸾刀搂头便剁!

薛刚搜索脑海中的记忆,不由得暗暗纳闷。书上不是说佳人见了我,通报名姓之后就以身相许吗?

怎么非但不通名姓,还喊打喊杀的?

这节奏不对呀!

说时迟,那时快,现在可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纪鸾英刀出如电,再不招架,恐有性命之忧。薛刚无奈,也只能举枪相迎,二人刀来抢往,战在了一处。

二十几个回合过去,薛刚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苦也!今天弄不好,还真得阴沟里翻船!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薛刚就打不过纪鸾英。若是正儿八经的战场厮杀,说不定此女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但问题是,他知道这是自己没过门的媳妇儿,怎么肯下死手?别说打死了,哪怕是磕着碰着,擦破一点油皮他都舍不得。到了现在,他只想用巧劲打赢此仗,而不伤佳人分毫。

不过,人力有时而穷,哪有那么容易?

说白了,二人比力气,薛刚自然是占了绝对优势。但要是比起技巧来,二人就只能说是平分秋色了。

再加上薛刚束手束脚,场面上还是纪鸾英占了上风。

又是十几个照面过去,薛刚一着不慎躲闪不及,左臂之上被划了个口子,鲜血涌出。

“啊?”薛刚一愣之下,纪鸾英得理不饶人,又是一刀砍来,后背上又被划了一道。

就这样,左一道,右一道,又是十几个照面之后,薛刚身上已经被划了七八个口子。

这下子他可不干了!

薛刚只是得了丁山的记忆而已,又不是被丁山附身了。从本质上来讲,薛刚还是那个九鬼星杨凡的转世之人,脾气暴烈无比,做事不计后果。

当即血灌瞳仁,大吼一声道:“我三番五次让着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敢伤我?真是岂有此理?我要你的命!”

说完了,他卯足了力气,手持镔铁点钢枪,冲着绣鸾刀就迎了过去。

当啷~~

二人的兵器硬碰一记,纪鸾英虎口迸裂,刀可就攥不住了,当即脱手而出!

薛刚正在气头上,不管不顾,长枪继续前进,眼看着佳人就要香消玉殒!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