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上仙要修魔

更新时间:2019-11-08 02:08:43

上仙要修魔 连载中

上仙要修魔

来源:落初 作者:杜府 分类:仙侠 主角:楚寒峰 人气:

主角是楚寒峰的小说《上仙要修魔》此文是杜府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N年后,有读者对本书作了详细考据,写了如下评论:《论死敌重生成自己之后》《上仙要修魔,阴谋!》《细思极恐,大BOSS竟然是他?!》《当全世界以反叛为idol》......群:仙魔界,57330028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破渊地界,还得桑桑带路。然被妖宠质疑智商问题,颜玉不由捏向桑桑温热的狐耳:“你家公子我有这么蠢?”说着祭出一座法屋,掐诀打去。那法屋旋转着变大,光彩流动,眨眼间,化作一间大屋,俨然十方殿十分之一大小,金碧辉煌,大得夸张,也闪得夸张。

楚寒眼皮子底下搬空魔器殿第六层,第七层,她容易吗!她可是紧着先挑那些飞行法器,逃命法宝下手。

“主人,我们坐这个?”桑桑惊讶得化出人形,下巴都快掉了,第一次怀疑起颜玉的审美。

“自然!”这次扫货,最满意的就是这间飞行法屋了,简直居家出游必备。

“主人,您不是要低调吗?”瞪着金光闪闪的大屋,桑桑眼睛都被刺疼了,一双美目转向少年,“主人就不怕大公子追杀?”

“楚寒要派人,我们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所以,”颜玉气定神闲,“为何要躲呢?”这件法屋能抵挡金丹后期攻击,楚寒怎么着也要掂量掂量,驱动元婴魔修或者一批金丹修士,在这布局潜阳谷战事当口,未免得不偿失。

“那也用不着如此醒目吧?”桑桑瞅着金光四溢的法屋,有点不情愿,这不是她的风格啊。

“当然需要。”颜玉好心地点拨着单纯白狐,“桑桑,你要是看见天上飞着这么一件法屋,会怎么想?”不待桑桑回答,颜玉又道:“你一定会想,靠,这谁家魔二代,纨绔啊,太嚣张了有木有!”

“好像是。”白狐想了想道。

“那就对了。既然你可能认为对方是魔二代,那你还会出手杀人夺宝吗?是不是顾忌对方背后的魔一代呢?”

白狐又点了点头。

颜玉很满意桑桑的孺子可教:“若是我们低调而行,谁知道那些不长眼的会不会三五不时地来找麻烦,本公子可没那么多时间来应付他们。”在破渊地界,她一筑基修士,可是很好欺负的。

“可是,若是大公子把主人怀有魔尊令的消息放出去呢?”那金光法屋不就是移动的靶子,谁都可以攻击了?桑桑并没有陷入颜玉的逻辑,小心地提出自己的疑问。白狐是真的单纯,并非单蠢啊。

“那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颜玉哼道。饶是如此,还是再次掐诀,让法屋缩小到普通法屋两倍大小,不再大得夸张,身形一闪,“走了。”

桑桑知晓自己问题惹毛了颜玉,忙化作本体跟着窜入。

进了屋内的桑桑,立马开心了,再无不甘不愿。

跟法屋外貌完全大相径庭的内饰:悬有画,置有琴,设有香。白玉卧榻,红泥小灵炉,酒樽沏壶,可酒可茶,应有尽有。外貌有多大俗,内饰就有多大雅。桑桑再次对颜玉的审美有了信心。

这是一只有古典强迫症审美的妖狐。

对内外差异如此之大的法屋,颜玉只评价:炼制法屋的炼器师一定自相矛盾,心理变态。

从空间取了一储物袋上品灵石,顺带把法屋控制权都交给了桑桑,毕竟破渊地界桑桑要比她熟。

插槽处投了两块上品灵石,金光法屋呼啸而起,拖出一道亮眼的金色光带,的确拉风。

不要问为什么要奢侈地用上品灵石,实则是颜玉去魔器殿之前,真的穷得只剩下了灵石。当初开启空间时,颜玉曾深深地怀疑,楚扬生母是不是把一条极品灵石大矿挖了,装进了空间。几座堆得山丘一般的灵石高耸,绝大多数达到极品。除了极品和上品,找不到其他品质。这些灵石,若是她修仙,足够她用到元婴期。她现在是假的魔二代,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随着桑桑调试着各种飞行状态,飞行速度,颜玉对法屋越来越中意,最快速度能达到金丹后期,的确不错,可惜消耗灵石厉害些,但颜玉最不缺的就是灵石。

“好了,桑桑。不用太快,搞得像逃命一样。”颜玉定了一般的飞行速度,金光法屋稳稳地朝东部深渊飞去。

魔器殿六七两层东西实在不少,之前胡乱塞在空间,如今在法屋内无聊,又不能修炼,颜玉索性分门别类理了一遍,独独留了乌金弓及十八只箭矢在外头。

如此过了三日,桑桑第一次坐法屋,耐心有限,加之未成年心性,玩心大起。飞行速度时快时慢,时而在魔兽群上空盘旋,惹得兽群焦躁嘶吼;时而贴着一些低阶魔修头顶飞过,等下面骂声一片,又适时投下一拨颜玉给的爆炸符,炸得那些个魔修灰头土脸,敢怒不敢言。

颜玉懒懒地靠在白玉榻上,把玩着那张金乌弓。颜玉虽然不通炼器,但凭着上仙的眼光,她还是瞧出金乌弓与法屋之间某种联系,差不多的炼制手法,该是出自同一炼器师之手。魔修以一身蛮体为傲,很少依恃外物,对炼器并不重视。这两把法宝炼制手法精炼巧妙,炼器师本身修为至少在金丹期,想必不是破渊出品,那会是出自亘远大陆?

颜玉试着挽弓搭箭,很趁手,造型也气派,最最重要的是只需一点点灵力就能启动,给练气期一二层修士保命用最合适不过,也正对不能随便动用灵力的颜玉胃口。识海里搜寻着昔日记忆里亘远大陆附和条件的修士,不是修为对不上,便是炼制手法不附。难道不是出自亘远大陆?瞧着这乌金弓也非有年头的东西,还是说如今的亘远大陆出了她不知道的炼器大师?或者是她昔日记忆并不完全?

“桑桑,给点火。”颜玉想不出个所以然,把弓搁在一旁,玩起案边红泥灵炉。

昔日九品炼丹师沦落到向一只妖狐借火的地步,谁让她现在这具身子是冰灵根呢,且还要省着灵力。因着五行相克,冰灵根起诀生火,需要消耗的灵力较其他灵根更多,哪像她前世火灵根,转念间就能出火。如今身体特殊,颜玉自然不会傻到浪费灵力。

玩得不亦乐乎的桑桑,回头张嘴一吐,一道碧蓝焰火点着了红泥灵炉。妖狐又继续她的自娱自乐。

温起了从十方殿带出来的酒,一手支头,一手袖酒,颜玉仰天躺在卧塌上。

“桑桑,省着点。”三指捻着酒杯,无意识地转着。目光透过法屋,思绪不知飘到何处的颜玉仍分出一缕神识顾着桑桑。白狐扔符箓的速度简直下雨般,虽说是低阶符箓,但也不是这样浪费的啊。

白狐蹭地窜到颜玉胸口,狐鼻往少年脸上嗅嗅,伸出舌头舔了口那人鼻尖,漆黑的狐眸讨好般:“主人,你在想什么?”

每次颜玉这种表情,桑桑总觉心口发紧,神游物外的颜玉让她陌生又有点害怕。

“你是狗吗?”颜玉回了心神,笑骂道。

化出人形依偎进颜玉怀里,桑桑闷声道:“我是九尾妖狐!”

颜玉抽出支着头的手,轻轻抚着桑桑有着美好线条的背部,微微一笑:“明明才四条。”

“总有一天会有九条尾巴的!”桑桑赌气。它虽是九尾妖狐之后,但接受的传承并不完整,能不能修至九尾,还不是定数。

“自然,桑桑最厉害。”颜玉收了酒杯,“到哪了?”

“这样的速度,再一天差不多就到莽苍山域了,我会绕开那里,保持安全距离的。”

莽苍山域吗?想起原著中的剧情以及前世楚扬的机缘,颜玉沉吟。

抬头对上桑桑清澈的狐眸,那里面是对她浓浓的依恋。自颜玉重生以来,这小狐狸就伴着她了。桑桑自小就亲近她,也许它亲近的是她,也许亲近的只是这具身子。

罢了,捏了把桑桑脸蛋,手感不错。颜玉起身,笑得倜傥:“本公子便送你一场造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