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聊斋游记

更新时间:2020-02-12 04:34:26

聊斋游记 已完结

聊斋游记

来源:落初 作者:BUFF全开 分类:仙侠 主角:柳凭童生 人气:

《聊斋游记》是BUFF全开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聊斋游记》精彩章节节选:新坑~《大美食家》连接:  [bookid=3340268,bookname=《大美食家》]  可以去看看,还是原来的风格……  ————————————————————————————  携着世界赐予的气运,来到此间天地,凭着斑驳无常命格,得仙门真道传承,于尘世中洗练。  养白狐,结土豪,交权贵,红袖添香,一醉红尘,梦回天上,与天仙戏。  青衫少年,执笔仗剑,一路绝尘,问这天下,谁主沉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婴宁?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但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柳凭便不再去想。

婴宁笑着点了点头,更显得妩媚了,旁边的王宏立刻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刚刚被抓起来的恼羞成怒,连忙说道:“今日让婴宁姑娘受惊了,我回去,必回让那家伙付出代价。这里有个亭子,我备了些糕点茶水,来尝一些压压惊吧,意下如何?”

婴宁看了一眼柳凭,然后道:“那就多有打扰了。”

柳凭却没有注意到婴宁的目光,而是抓着白芷的小手,走在后面,低声询问着:“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摸样了?最近我怎么没有看见你?”

白芷道:“这些日子,我可是为了化Cheng人形,而努力修炼着呢。自然没有时间出去玩,再说,小相公不是在努力读着书,要考取秀才吗?因为太过匆忙,也就没有和你说了。刚刚变成了人形,所以叫姐姐带我出来玩,可是却不想遇到了坏人。”

柳凭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白芷娇媚一笑,笑嘻嘻的道:“莫不是小相公想我了?”

柳凭笑道:“想,当然想。”

白芷道:“我也很想小相公呢,没有想到,我们就这样的巧遇了,这就叫,缘分?”

“有缘千里来相会。”柳凭道。

“对,对,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白芷拍了拍手掌笑嘻嘻的说道。

柳凭的脸色则有些怪怪的,虽然他的这具身体主人的年龄不大,只有十三,但是和一个七八岁外貌的小姑娘说着这种话,总觉得有些猥琐啊?看着小小萝莉摸样的白芷,突然回想起和她不久之前的对话。

“你会变成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嫁给我吗?”

“不会。”

“额……”

“我还小,没长大呢。”

这还真的是没有长大啊。到底得多久才会长大呢?柳凭心中嘀咕着,摸着白芷的脑袋,这么小,他就算再变态也不可能吃掉,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

丢脸!真丢脸!前所未有的丢脸!

王珂心中怒火中烧,平时带着手下到处欺男霸女,横行无忌,出了事情也只是用钱打发了,那些低贱的人,只要给钱给他们,就能够解决!还从来没有那个家伙敢忤逆他的眉头。

沁水县王家家教甚严,二个儿子,王黎王宏,都老实本分,甚至烟花柳巷之地都从未去过,在长辈们看来,觉得是品行端正,可造之材,但是在他王珂看来,却不过是逆来顺受,没有主张的雏儿罢了。

平时经常被长辈们以王黎王宏为榜样教训,心中早就有着怒气了。

这次他家来沁水县和沁水王家商谈一起海外生意的事情,他也顺道过来游玩,和那王宏王黎根本无法相处,一下子就闹翻。这一次,竟然和一个外人联合起来对付他,真是可恨之极。

“那人是谁,这次回去好好查探一下身份,敢这样得罪我,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珂面孔中满是狰狞,捂着脸,心中充满了怨恨,冷冷说道:“等着,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旁边的几个手下随着他走,因为受伤,所以走得很慢,看着这几个手下慢香香,狼狈之极的摸样,王珂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没有用的东西,三个人,竟然打不过他一个!

“没用的东西。还有那两个敢弃我而去的家伙,竟然敢叛主,嘿嘿……”阴森森的说着,到最后冷冷的笑了起来,这话让旁边的三人心中一冷,心中有些愠怒,但却是敢怒不敢言。

好在王珂虽然桀骜,但也知道分寸,没有过多怪罪这两个手下。

突然王珂一愣,只见远方成群结队,有着官兵护卫,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身穿素雅袍子,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而旁边,却围了一堆大人物,其中献媚的赫然有沁水县的知县。

“这是哪位大人物?难道,难道他是知府?看摸样……似乎真是!”王珂心中一惊,低呼着。

突然,他心生一条妙计,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嘿嘿,不用等等,现在就有办法对付那个可恶的家伙。”

“你们三个,去知府大人那里跪下告状,状告那王宏和那打你们的人。”王珂对那三个打手说道。

而他自然不会去,就算被打的是他,可没道理一方的也是他,即使再有颠倒黑白的本事也不行,难免会给知府留下不好的影响。

而让几个手下去告状,就算最后没什么道理,但毕竟是柳凭出手伤人,不管为了什么,伤人就是伤人,这是事实,不承认也不行,所以说,无论如何,恐怕都会给知府留下不好的印象!

或许知府度量大,不会说什么,但随从的几个官员,为了讨知府欢心,说几句话,在**传开,到时候,嘿嘿,想考秀才?难比登天!

“可是……”那几个手下犹犹豫豫,心中惶恐。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几个懦弱的东西,被打了,难道你们没有一口气?”王珂顿时训斥,说完后语气软了下来:“这事情办成了,每人赏二百两银子!

软硬兼施,这王珂也是颇有些手段。

听着这话,三人互相对视一眼,立刻说着:“是!”

当三人准备离开之时,那王珂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等等,你们就说,王宏只是从犯!然后将罪名全部安在那狂徒的身上!”

※※※※※※

柳凭等人坐在亭子里赏着枫叶,有说有笑,气氛颇为不错。突然,一大队的人朝这里过来。

“怎么回事?”王宏有些莫名其妙,看着本县知县竟然在中间那人的旁边鞍前马后,顿时大吃一惊:“那人到底是何等身份?看那容貌,有些熟悉……难道他是知府?”

很快,那些人走到亭子前,随行官兵立刻远远的走开,将亭子环绕保护了起来。

柳凭等人跪下:“学生柳凭见过大人。”

也只有白芷不懂礼数,没有说话,但她还小,都跟着跪下,自然没有谁怪她。事实上,这样下跪也让柳凭这个现代人心中有些不舒服,若是跪皇帝也就算了,连这些当官的也要跪,真是无奈,也只有等考上秀才后,就不需要下跪了。

在这个世界,只要有了功名在身,就不需要跪拜官员,当然,代表了天子的钦差除外。

“起来说话吧。”知府淡淡的说道。

当站起来后,柳凭顿时发现几个眼熟的人,一个是父亲的好友,算是柳凭半个老师的白秀才,另三个则是刚刚打的人。

看到那三人,柳凭心中顿时一惊,不妙的感觉生了出来,难道他们将自己和王宏状告了知府?这下子有麻烦了。

悄悄和王宏对视一眼,王宏也露出愤怒的神色,大概猜出了是怎么回事。

果然,知府问道:“王宏,柳凭?这三人在我面前状告你们打他们,我且问你们,是也不是?”

“事情不是这样的……”

王宏想要解释什么,却被知县一下子打断:“只需回答则可!知府大人自有评判!不需要你多做什么解释!”

王宏何等身份?堂堂王家的二公子,平时这知县都是贤侄贤侄的亲切叫着,可当知府来了这里,还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顿时让他心中生出太多的不满,说话变得极其不客气。

这话一出,王宏和柳凭的脸色顿时微变,而低着头的婴宁的脸色也变差了,白芷更是握紧了拳头,很是愤怒。这个官是个坏人!

“是!”王宏和柳凭点头应道。

“所为何事?如实回答。”知府继续问道,话语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是平日里积累的威严。

柳凭让开了身子,让知府看到躲在他身后的婴宁,道:“这三人强抢民女,我方才出手惩罚。”

那几人看着娇媚的婴宁顿时眼前一亮,不过只是瞬间便回过神,暗暗赞叹一声。

“强抢民女?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也太夸张了些!”沁水县知县见事情有些不对,为了维护本县治安形象,连忙说道:“快点如实交代实情。”

“不错,就算有。这事自有官府来做,你又何必伸张正义?难道想学江湖人士快意恩仇?就算出手,小惩即可,我刚刚看了他们的伤势,恐怕没有半年不会好。或许还会落下隐疾。”旁边的县丞摇了摇头道:“读圣贤书,怎么能如此嚣张?小小年纪,怎么如此心狠手辣?你这柳凭,怎么如此不知分寸!”

那三人见状,顿时哀嚎痛呼起来,哭诉着:“根本没有这回事情,只是多看了少女几眼,就柳凭被打成这样,实在是嚣张!自己实在冤枉!求大人给我们讨回公道!”

“大人,那柳凭是我以前的学生,我知道他的秉Xing,断然不可能无故伤人。”见那三人不断的给柳凭抹黑,一个打扮斯文的中年人插口说道。

他正是白秀才。听了这话,柳凭不由暗暗感动。

可知府的心中,哪有他的话语权?摇了摇头淡淡道:“无故伤人,难道有故就能随意伤人了?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大仁大德都去了哪里?”

听着这话,王宏和柳凭顿时如坠冰窟,嘴里不禁有些发苦,这下子有些悲催了。

王家虽然有些钱财,但不说王宏,就是王宏的爹来了,与知府相比,也只是个有钱的草民罢了。若是百年巨商,自然能让知府看重,有很大的话语权,但他这种暴发户出生却没有这种能力,最多影响到知县。所以面对这般指责,王宏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还嘴,更不用说没钱没势的柳凭。

不过,旁边的白芷虽然小,但也知道是非黑白,此时已经愤怒的不得了,瞪大了眼睛,再也忍不住,喝道:“蠢人!蠢人!真是气死我了!道理是哪里是这样说的?你这是要惩善扬恶?!”

听着小女孩的叱喝,旁边众人顿时心中惊骇,有些难以置信,竟然敢有人这样对知府说话!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原本心情很是低落的王宏,听着白芷的话,顿时面如白纸,惶恐之极,差点摔倒在地。原本他这一方还占着道理,但这话一出,就算有理也变成了没理。这该如何是好?

那白秀才更是吓得头皮发麻,差点昏倒,连忙跪地求饶:“小小女童不知所谓,放肆无礼,望大人恕罪!”

“大胆狂徒!敢对知府大人如此说话!”旁边随行的官员顿时喝道,指着跪倒在地的老者:“你这是想包庇他们?”

知府并没有愤怒,而是一愣,随即问道:“读贤之本分,难道是打架?难道就是善?这样如何以德服人?大小多少,以德报怨,让他们知道是非过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柳凭叹了一口气,心中想着,既然都这样了,倒不如豁出去了,求一份自在。立刻站直了身子,将白芷拉在身旁,看着知府,一字一句问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