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11-08 02:09:48

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 连载中

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

来源:落初 作者:墨香菲思 分类:言情 主角:晓晓陈老师 人气:

经典小说《帝宠娇颜:皇上,求放过!》由墨香菲思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晓晓陈老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诗音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舞蹈教师成为了轩辕王朝端亲王的养女。本着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她便安心的过着米虫的生活,当在中秋宴会上一舞动天下的时候,很多事情便开始脱离原来的轨道。腹黑多情的帝王,年少成名的将军…….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人开始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时候,诗音才知道,属于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夫人,有些事情不是好奇就能问的,你女儿若真好奇我父亲的事情,你可以去端亲王府找端亲王聊一聊。”诗音目光有些冷然。

对于那战死沙场的亲生父亲的事情,诗音不知道,但是也明白,这事却不是这些夫人小姐们能够议论的事情。

“是婉蓉冒昧了……”那姑娘幽幽的说完这一句话掩面哭着跑出去了,然后她的母亲尴尬的朝着诗音笑了笑也追了出去。

那个先前说话的女子对诗音大气的一笑说:“你也别在意,她从小就是这个德行,不知道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故意而为之的,以后再城里遇到她直接绕道就行了。”这个女子看来对那位婉蓉颇为熟悉啊。

“我叫宁悠然,你可以叫我悠然。”那姑娘朝着诗音挑了挑眉,倒是有股不拘小节的味道。

“郡主!”萧夫人不好意思的冲着诗音说:“让您受累了。”

“没什么受累不受累的,萧夫人不必自责。”诗音无所谓的笑笑。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在一起用膳之后等待了太阳西下,不在那么炎热的时候,才施施然的去荷塘边赏荷。

一群夫人小姐们一起看着那荷花无非是讨论荷花好不好看,惊不惊艳什么的。诗音坐在凉亭里兴致缺缺的。

“郡主不去凑热闹?”凝香笑着问道。

“我和她们又不认识,这热闹有什么好凑的?再说了,荷花有什么好看的。”诗音懒懒的说道。

“郡主,您这话若是让那些夫人小姐听见了,恐怕会落人口舌的吧?”那个叫做宁悠然的女子带着一脸爽朗的笑容走了过来。

诗音抬头看着她淡淡的说:“你也不是没去吗?”

“因为我也觉得荷花没什么好看的。”宁悠然在诗音的身边坐下哈哈一笑说:“我喜欢郡主你,不知道能不能和郡主成为朋友。”

这个大大方方的姑娘诗音也喜欢,所以诗音抿唇笑着说:“你若不叫我郡主的话我也会喜欢你的。”

“你想听我叫你什么?诗音?阿音?”

“阿音吧!”两个姑娘相视一笑畅谈开来。

“阿音可知道今日荷花宴的含义。”宁悠然问道。

诗音点点头说:“我父亲与我说过。”

“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父亲让我过来是为了让我多和人走动走动的,至于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诗音一脸无辜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感兴趣。”宁悠然耸了耸肩说:“这萧慕白萧小将军虽是顶顶好的,但是我不喜欢。”

诗音坏坏一笑说:“看样子你是有心仪的对象了?”

“恩!”这爽朗的女孩脸上有着娇羞。

“那我还真想知道是哪家的公子这么幸运了。”

“那人你也认识,太子轩辕天恪!”宁悠然大大方方的承认。

诗音错愕,随即就笑开了说:“那我就等你成为我皇嫂的那一天。”

“阿音!”宁悠然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神秘,她示意诗音看后面,诗音看了过去,只见长廊那头站着男子,隔得远,看不清容貌,从身形上来看年岁约莫在十七八左右。

“这其中一个一定就是萧慕白。”宁悠然笃定的说道。

“左边那个吧。”诗音肯定。

“为什么?”宁悠然疑惑的问道。

诗音收回目光垂着眸面无表情的说道:“征战沙场的人身上所散发的气势与常人不同的,虽然隔得远,但是左边那位明显比右边的那位沉稳的多,还有气势也凌厉。”

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有人落水啦!”

诗音与宁悠然心中一惊连忙跑了过去,长廊那头的两位男子也跑了过去。只见水里有一个人在挣扎,是那个叫做婉蓉的女孩。萧夫人连忙让人去请会水的婆子来救人。诗音想也不想的就跳下去救人。

身上的衣服在水里变得有些束缚。诗音皱了皱眉头咬咬牙将婉蓉拉起游向岸边。“还愣着什么?拉一把!”诗音将人托上去喊道。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两个人拉上岸来。“快去给拿两件披风来!”两个女子因为衣服湿透了裹在身上各种曲线都一览无遗,若是被人看了去是要坏名声的。

“阿音你没事吧?”悠然担心的问道。凝香也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但是心中好奇,郡主什么时候会枭水了?

诗音摇摇头刚想关心一下婉蓉,只见那姑娘坐起来握着诗音的手幽幽的来一句:“我不怪你……”

哈?诗音纳闷的看着这姑娘,又犯病了?围观的人群表情各异,看着诗音的眼神也变得同情起来。这婉蓉姑娘的话太有歧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郡主将她推下水的呢,难为人家郡主救了她。

“你不会认为是我推你下水的吧?”诗音试探性的问道。

“若不是你推我下水,那为什么要救我呢?”婉蓉委屈的说道。

这句话正好让听到女儿落水连忙赶过来的吴夫人听到了,她蹲下抱着自己的女儿就指责诗音:“郡主,我知道您还在怪小女先前对您的不敬,但是您也不能将小女推下水啊。”

……诗音和悠然还有凝香目瞪口呆,这哪来的奇葩啊?

“你的意思是我救了你是因为我推的你?”诗音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对母女。

“不……不然我怎么会落水呢。”吴婉蓉无辜的说道。

“这位姑娘只是救了你而已,并未推你。”一直没有说话的萧慕白淡淡的说道,略显青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若是没记错的话,那位救人的姑娘也是听到有人落水之后才跑过去的。

诗音看了过去,神色一怔喃喃的吐出两个字:“严安……”

许是听到了,萧慕白看了一眼诗音之后随即就移开了目光。

萧夫人一看自己儿子也在这立马脸色一变说:“这有两个湿身的女子你们两个外男杵在这干什么,还不离开?”

吴婉蓉看到萧慕白脸色一红呀的一声就躲在母亲的怀里,而凝香也站在诗音的面前避免诗音被看到。

“抱歉!”萧慕白说完便与身旁的男子转过身去。

“怎么可能……她一个郡主怎么会有这般好心啊。”吴婉蓉躲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弱弱的说道。

诗音一直觉得自己的容忍度挺好的,她貌似没的罪过这孩子吧?这抹黑的话怎么一句一句的往外冒啊?她当这些人眼睛都瞎啊?

“我说,你当我们眼睛都是瞎的啊?”宁悠然直接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诗音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凝香,扶吴小姐起来。”

凝香虽然不知道诗音为什么这么吩咐,依旧听话的将吴婉蓉给扶了起来,然后站在一旁。而吴婉蓉说:“郡主您这是要给婉蓉赔不是吗?没关系的,婉蓉不怪你!”所有人也好奇的看着诗音,在猜想,这位郡主想要做什么。

只见诗音抬腿飞快的一脚就朝着吴婉蓉的肚子上踹了过去,在众人的惊呼中利落的将吴婉蓉踹进了水里。

听到动静的两个男子也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诗音显然没想到诗音会这般做。诗音也没管别人怎么说她蹲下看着水里的挣扎着呼救吴婉蓉淡淡的说:“既然你说我推你,这么着也不能让你冤枉我不是吗?”

然后站起身来漠然的看着已经呆掉的吴夫人说:“夫人还不让人去救你的女儿?一会要是淹出个三长两短的话,诗音可是担待不起的。”

而一旁的萧夫人已经让人下去去救人了。诗音看了一眼水里继续对吴夫人说:“脑子不好的话就不要随便带出来,在这京城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可都要仔细了,免得惹出什么祸端来。”一番话说得在场所有的人都心惊胆战,更别提吴夫人了。

诗音勾了勾唇转身看着萧夫人歉意的说道:“扰了夫人的荷花宴,诗音在这陪个不是,还望您见谅。”

“该是臣妇给郡主陪个不是,让您受委屈了。”萧夫人不是个不明白事理的人,这端亲王府若是有个女主人在这,这件事恐怕不会善了,轩辕家的孩子岂是别人能够抹黑的。

“夫人可有衣服?”诗音问道。

“快带郡主去换衣服。”萧夫人吩咐道。萧夫人有准备衣服的,是担心有小姐弄脏了衣服的,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诗音跟在萧夫人的侍女身后慢慢的走着,宁悠然和凝香紧跟其后。与萧慕白侧肩而过的时候脚步顿了顿之后继续走着。

萧慕白看着诗音走远的身影凤眸闪了闪对身边的男子说:“修远咱们该离开了。”

被称作为修为的男子点点头与萧慕白一同离开。齐修远对萧慕白说:“表哥,那端亲王府的小郡主怎生这般有趣?我是在太喜欢她说的那番话了。”

萧慕白垂眸,从走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诗音。坐凉亭中的那抹淡然的有些格格不入,与宁家的姑娘交谈时的那份狡黠与众不同,倒是个别样的女孩。

“阿音,你刚才太厉害了,你做了我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宁悠然看到诗音将吴婉蓉推进池塘的时候,那心中的美妙简直无法言喻。

“那吴婉蓉的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啊?”诗音好奇的问道。

宁悠然点点头说:“应该是有问题吧,我父亲与她父亲关系不错,小时候经常来往,她从小就这样,就连自己绊倒了她都会说是别人的原因,整天一副无辜的样子,说上两句重话就开始哭。”

诗音现在不关心那吴婉蓉小时候是个什么样,她现在关心的是那一脚踹出来的后遗症。“阿音你怎么忧心忡忡的?”宁悠然不解的问道。

诗音叹了口气说:“今日来的大多都是朝中大臣的夫人与女儿,我方才那一脚……还有,那对母女颠倒黑白的能力……”诗音不用说全宁悠然也明白了。

“那吴婉蓉祸从口出,你担心什么?若是传入皇上的耳中,不好收场的是他吴家!”宁悠然不在意的说道。

诗音点点头,也是啊,错又不在她,她不过是处理方式有点问题而已,回去之后先找父亲认个错,等宫里传话来了再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