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流年碧桃心

更新时间:2020-02-14 03:00:24

流年碧桃心 已完结

流年碧桃心

来源:落初 作者:张碧 分类:言情 主角:老巫婆幻化成 人气:

《流年碧桃心》是张碧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流年碧桃心》精彩章节节选:月老给天下男女牵红线,可终究是一个孤单的老头子。  媒婆这种职业有一个诅咒,自己是永远嫁不出去的。  我为别人寻找爱情,却丢失了自己的。  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树下感流年。  【小白版】就是一只傻仙女到处牵红线的故事。  ——————————————————————————————————  亲们,请不要投评价票给我,我实在不能接受从5星滑到1星的落差。如果真的觉得作者码字辛苦,请直接打赏和订阅,谢谢!  菜鸽妖道!!本座的第一评论员,为你的错误,拿命来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吾凤倒是赶巧,我刚走到大厅就看见他进府的那一抹火红。遂急忙冲了过去。

他见我急吼吼地跑过来,笑道:“这一会不见就迫不及待来寻,那么想我?”

我被他的话气得癫狂。指着他鼻子:“你……你……”却说不出下文。

这时,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此人身穿玄色底金镶边的华袍,头束玉冠,白面。只听他温玉地声音道:“听说吾凤带了只小妖精上来,就是你吗?”

他笑得如沐Chun风,我看着他呆呆点了点头。心里将他和吾凤对了个比,吾凤明亮乖张,此人敦厚谦和,当然只是表面,我不是只看表面的人!但心往后者那边倾斜了不少。

吾凤见来人,揽我入怀,说道:“你别打她主意。”俨然一副我是主人你别偷我东西的架势。

那黑衣男也不恼,好脾气地笑着说:“吾凤怎么会这样想,若是其凰听到误会了去,我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我“欸”了一声,刚才好像听到关键的名字了!兴奋地看向黑衣男,跟乌鸦发现了金子似的。吾凤悄然在我腰间施力扭了一扭,我疼得直抽气,怒瞪他。

只听吾凤冷冷地对我说:“瞧你那副傻样,丢人。”

我不满地小声喃喃他:“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无奈被他听到,又是一记板栗。

黑衣男适时出手制止了他进一步的虐待。他从袖子里那出一份请柬,也是黑底金边华丽得很,交给吾凤说:“三日后,小满的满月酒,”他说着指了指我,“带她一起来。”

吾凤粗鲁地接过帖子,拉着我头也不回地进屋。连送客的话都不说,真真没礼貌。

我看他心情不是很好,琢磨着现在教育他关于兄妹**的话不是很妥当,就咽了咽口水,决定保持沉默。

一路被他拽到大厅,仙婢备了茶水等在一边。他放开我坐到主位上,端着茶边喝边问我:“刚我不在,你都做了什么?”

我一惊,站直身子,正经地回他:“就在屋子里呆着,那儿也没去。”

他毫不犹豫地又问:“跑去哪里玩了?”

我死撑着,说:“没有玩!”

吾凤“恩?”了一声,将茶杯放在桌上,慢条斯理地抚平袍子上的皱褶,啥也不说了。我感受到他太上老君炼丹炉似的目光,头皮一阵发麻。随即老实交代了:“方才觉得无聊,去西厢溜达了一圈。”我边说边悄悄观察吾凤的表情,他眉毛皱了一下,我赶紧说:“我什么也没碰,什么也没看到。”

“桃笙,你又胆肥了。”他有种咬牙切齿,“说,又在捣鼓什么?”

天见可怜啊,我无语凝噎。吾凤又从鼻子里“恩?”了一声。我忙说:“我就是不小心在其凰上仙的闺房里看到了一面屏风,觉得甚是美丽!”

“那幅凤求凰我画了一个多月,当然美丽了。”吾凤不屑地回道。

我满脑**的黑线。“其凰上仙不是神君的妹妹吗……怎么能求娶她呢……太**了……”明明想好不说这件事情了的,我怎么又说出来了!只听吾凤“彭”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茶杯都震翻了。

他吼道:“你听谁说她是我妹妹了!她是我哪门子妹妹!”

“不是妹妹啊?”我小心地讯问。脖子都缩了起来。

“不是!”他猛地起身,一掌攉在我脑门上,说,“此事休得再提,不然我烧光你的桃花瓣!”

我看着吾凤愤愤然离去的背影,心下感叹,要小心伺候,这也是个易暴怒抓狂的主。

*********************************

三日后,我被吾凤领着去参加谁的满月酒。

我问吾凤那娃娃是谁,吾凤对我的问题视而不见。

话说这三日在天庭我也不是无所事事的。吾凤向天帝说了我的来历之后,天帝老头儿召见了我一回。我想我成为了妖界的骄傲,被天帝接见过的。不过天帝和吾凤都对我的身份做了肯定的批复,是仙而非妖。

我是吾凤一千年前从夸父那根桃木杖上偷偷削下来的一小节桃花木里变化出来的小仙子,至于这个过程更匪夷所思。听他们讨论的结果是,那桃花木成活了以后,在桃木心里孕育出的我,所以我不是桃花树也不是桃花瓣而是一颗桃木心。我对我的新身份有一时的不适应。

天帝接受了我仙子的身份,现在众仙见我也要礼貌地喊我一声:“桃笙仙子。”我承认被喊得有些飘飘然。我还主动向玉帝毛遂自荐,要求去月老那里重Cao旧业。天帝许了,我两天就蹲在月老那里探讨姻缘问题。

吾凤对我有些不满,但没有阻止我。他不满些啥,我仰头看他寒霜般的侧脸。

他斜睨我道:“作甚如此看我?”

我狗腿地笑道:“我这两天见了许多神仙,还是觉得吾凤神君最是仙姿卓然!”

他很受用地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神君,我们这是去哪里?”我又狗腿地哈上去。

“花家。”

“花家是做什么的?”我乘他心情好,又问。

吾凤双手背在身后,飘了几里地才跟我说话:“你可知‘沃之野’?”

我绞尽脑汁思索了下,回答他:“山海经里似乎提到过这个地方。”

吾凤点头,说:“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所欲自从,百兽相与群居。花家就是沃之野的主人家。”

我有点不能接受,但凭着对吾凤的了解,他已经不想多说,便自己琢磨着他的话。

花家是沃之野的主人,这应该与别的洞天福地类似。不过沃之野档次好像高许多,他们吃凤鸟蛋,而且基本上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神兽都听他们的。我于是开始思考沃之野存在的意义。我暂时想不出来。不过冲着他们能吃吾凤的同类又抢了他喜欢的其凰这两点上,我觉得吾凤与花家的关系应该是不和睦的。

这么左右思考着,一眨眼便到了沃之野花家。里面相当热闹,都是四面八方来的神仙们。吾凤带着我走进去时,有许多神仙向吾凤行礼。吾凤看也不看,挑了处偏僻的角落坐下。我比较习惯他笑嘻嘻的**相,对于他间歇Xing的死鱼脸,一般选择不去招惹,于是也跟他沉默地坐着,偷偷打量周围。

花家果然不是盖的,过个满月,排场大得跟王母蟠桃宴似的。四处都是璀璨的仙花仙草仙树仙果,还有各种长相奇特的仙兽四处游荡。那些神仙也高矮胖瘦各有特色,我虽不认识他们,不过偷偷猜测着他们司的是啥职。

忽听仙乐凑齐,仙婢鱼贯而入,最后簇拥着一对璧人而来。那个男的便是我之前见过的黑衣男,那个女的我没有见过,长相明艳动人,一身红衣,与吾凤相得益彰。我大胆猜测她就是传说中的其凰上仙,而她手中抱着一个小孩,正是今天的主角,白白胖胖,可爱得紧。

在众仙的道贺声中,这一家子走到了宴会场地中心。

那黑衣男开口对大家说:“今日小女花小满满月,各位仙友能够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各位不必拘礼,花某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见谅。”说罢,同他媳妇一起一桌一桌寒暄起来。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花小满的父亲叫什么名字。于是推了推身边的吾凤,问道:“这沃之野的主人名什么?”

吾凤眼皮也没抬,回到道:“花美眷。如花美眷。”

啊?我又有点不能接受,这名字是他娘给取的吗?他娘想必很喜欢听戏曲,而且怀他的时候想着生个女儿的。

我觉得我来一次天庭,能回去给人间众妖精们说几回书。正捉摸着这故事从那里起头。那边一家三口已经过来了。

只听一女声温柔响起:“吾凤哥哥。”

我抬头对上那明亮的双眸,还说不是妹妹!她疑惑地打量我,又问吾凤:“这是?”

吾凤站起身,我连忙跟着他起身。他淡然地回答:“她是桃笙。”也不多做解释。

我大大方方对其凰颌首,喊了一声:“其凰上仙。”又对一旁的花美眷施了一礼。

花美眷笑着承了我的礼,不说话。

我觉得气氛有些微妙,斟酌着开口说:“这女娃娃真可爱,可以给我抱抱吗?”

其凰温柔地递给我,我小心接住,逗弄起小小的小满。小满眼睛乌溜溜地打量我,嘴巴巴扎巴扎不知道在说啥鸟语。我双手抱着小满,示意吾凤帮我解一下腰间的香囊。吾凤怀疑地看我,大概觉得我又要做蠢事了。我又用眼神催促他,他才出手帮我解下香囊。

香囊里放着我从老屋子里带来的小铃铛,用红色的绳子系着。

“我也没什么像样的礼物,这铃铛是我从我树身上挑下来最好看的一个,把它送给小满全当个纪念。也是我一份心意。”有点羞涩,是寒酸了点。

其凰倒是一副不嫌弃的模样,把铃铛立马系在小满肥嘟嘟的小手上,小满一动就脆生生地响了,很动听,小满好奇地动个不停。大家都笑了,也不再说什么,花美眷告辞了我们这一桌,又去到别处。

他们走后,吾凤在我旁边冷哼一声道:“你倒是有心。”

我也恬不知耻地回他:“我是七窍玲珑心。”边说边拍着我的桃木心。

吾凤白了我一眼。又坐了会,就带着我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