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

更新时间:2019-09-02 00:03:29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 已完结

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

来源:落初 作者:李且安 分类:言情 主角:贺明朗 人气:

新书《丑颜绝色撩人:弃妇大皇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李且安,主角贺明朗,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在人前是病弱、丑颜、嫁不出去的大龄公主,她在人后是横刀立马征战杀场的金帽子王……她可以为皇弟女扮男装征战天下,她也可以为救心上人舍去一身功力,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就要让世人看看她一身红妆是如何保家卫国的!惹到她,对不起,你请上路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冤情误会?”

贺华尊明知故问,他倒要看看皇姐怎么圆下这出戏。

“是,昨晚之事,与驸马无关,是臣妾劝驸马前往侧院看望茹侧妃的。”

贺明朗这话一出,刚被贺华尊压下的窍语又复而起。前方所跪之处,厉王父子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贺明朗只当没看到。孟家父子有什么样目光都在理所应当的。贺明朗提高警惕,她注意的是周围其他朝臣的态度。她登这金銮宝殿,可不并只是为了给孟家父子求情的。

“皇姐,举当今皇室,除朕娶皇后,便再也没有比皇姐你下嫁更隆重的大事了,无论你劝驸马与否,他都不应离开你的寝宫,这是他的本份,否则,欺的不只是皇姐的脸面,更是整个大印国皇室的脸面,怎能说与他无关呢?”

贺华尊不依不饶地推动着紧张的气氛,似又再次推到了贺明朗进来之前时的那个高度。

“陛下,昨晚驸马与臣妾饮过交杯酒后,听闻外间传禀茹侧妃突发皮疹,疑似天花,又知臣妾并未得过些病,驸马大惊,这才慌忙于臣妾商量,亲自前往处理的。”

天花这病,无论在哪朝都是重疾,一经出现,必会严阵以待的。中千丝百转之毒,其状况与得天花无异。

在明朗掌握的情报之中,柳品茹并未得过天花,而孟千宇幼七岁时刚恰得过此病。

“噢?真是如此?”

贺华尊挑眉,若真是天花,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明朗回宫。

“陛下可派御医查诊。”

玄墨调配出来的毒药,华佗再世,也奈他不得。贺明朗有十足把握,宫内所有御医去,也会如她所说,天花……而已。

“好,宣林太医携太医院两名主管太医去厉王府为茹侧妃诊病。”

“是!”

两边内侍应声的同时,厉王孟战风连同孟千宇一同谢恩。

很快,御医便派人传来消息,确为天花。

“陛下,王道如砥,本乎人情,出乎礼义,我皇室之家更应宽容大度,因此,臣妾才劝驸马过去。”

在等待消息的这段时间里,贺明朗大致把朝堂之内几位首府大臣的神态暗中观察了一遍,做到心中基本有数。戏也该到收尾的时候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朕之前寻问时,厉王与驸马俱为澄清此事呢?”

贺华尊这个矛头挑起的对。刚好可以抚去一众朝臣的疑虑。

贺明朗笑了笑说:“府中出此之事,并非吉事,且又遇到臣妾与驸马的大婚,自是不好张扬。臣妾本是想明日回宫之即在与皇弟说的,谁想……多话之人,何时都有,这世间果然没有什么是可以瞒下的。”

这最后一句,明朗说给谁听的,谁自然明白。

“既然如此,皇姐今日也不要回府了,且看茹侧妃的病今日能否稳定下来,若是御医会诊说无碍了,明日正是三朝回门之即,驸马也会回宫,再来接皇姐一同回去。”

既是皇帝吩咐的,谁又敢多言。

氤氲雾气笼罩中,游龙戏凤,带出水花一片涟渏。

这冤家终是满意了。昨晚自己拒绝了他,他今天就把自己拉下水。虽隔着一层衣服,却满身尽湿……

哎,这人就是想拉自己做下不该做的事。一次又一次,近几年来,越加频繁,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决样子。

也是自己纵容了他,对他,总是舍不下的……

玄墨知道明朗不会同意他提出的要求,他自己也没想过明朗会同意的。他们之间,说是地位悬殊倒不如说是天地、云泥之分。

明朗摆脱不了大印国公主王爷的身份,自己又何尝能摆脱得了江湖第一杀手玉阎罗的名号呢?

他之所以还这样做,只是在搏。他放不得手,好像放下,他立刻就会死掉。

他握住明朗的手,每根指头都挨个放进嘴里,唇嘶舌缠后,退去,换另一根。直到整个手全部沾了他的口水,他才心满意足。

“你就是个嫉妒怪!”

叫他怪物,绝不是屈了他。这只不过是被皇弟拉了那么一下,也不知他从哪个角落里看到了,便不依不饶起来。

“知道我是怪物,就别惹我。”

玄墨挑起眉梢,带出一抹隐隐的杀气,整个温泉池的水,也随着他这微微的动怒,瞬间冷了几分。

“你啊……”

彼此太熟悉了,也说不出什么谴责的话来。满满的都是心疼,却不能任由玄墨再纠缠下去。

明朗飞身跃出温泉池去,在她脚尖点落在玉石上时,她身上的湿衣便被体内施展出的精纯内力烘干。

玄墨并不追去,双手搭在池边,仰头静静地看着。

想起第一次见到明朗时,明朗也是刚从温泉池中走出。自己的剑抵在她的咽喉,她却不惊不慌地望着自己。那目光,现在依稀还在。柔静的可以滴出水来。带着悲天悯人的慈悲。亘古凝聚在自己的头脑眼眸深处。

“我去冷宫看看那孩子,你在这里等我还是去我的临霞宫?”

明朗挽好头发后,玄墨还泡在温泉水里,痴痴地凝望着她。好像每一次,自己回眸处都有他的容颜一般。心里泛起了浓浓郁郁的愧疚。

“去吧,不用管我,我总能找到你。”

玄墨闭上略显疲倦的眼,一个晃身,身体整个往后退了两米多远,整个人就像一截浮木浮在了温泉水面上,似乎已经睡熟了。

明朗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的那刻,玄墨的眼睛快速地睁开,明亮如北极星。

冷宫也是宫。叫做宫的,自然都有前殿后殿偏殿这种结构。明朗顶着公主的名头,实际对皇宫并不熟,特别是冷宫。她还是头一朝来。

只记得宫记记载这处,是前三朝幽居一位废后的地方。久而,便成了宫中固定关押犯过大错的妃嫔之处。

拿出长公主的令牌,叫来了冷宫执事太监。明朗来时就猜到执事太监会装糊涂,明朗也不深究。有的是时间,就一间间的找。总之,这人这事是出不去冷宫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